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玉蝴蝶无论雕功还是花饰,再加上包浆,都带有明显的古玉特征,董明却可以确定,它不是古玉,但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总不能告诉大家灵力的事情吧!

    不说感受灵力是他最大的秘密,即使说了,总得有人信才是?

    董明略一沉吟,只得轻轻摇头,既然拿不出合理的解释,索性就不再解释,他涩声说道,“卫教练,玉蝴蝶是不是古玉,我建议您再仔细瞧瞧!”

    “呵呵,我的这些藏品,如果说只有一件是古玉,也肯定非玉蝴蝶莫属,无论在大马,还是在回到国内之后,见过我玉蝴蝶的大师也不在少数,他们对这件藏品的评价都相当高,认为是不可多得的精品,尤其是,榕城玉石协会的曾老先生,在半年前还让玉蝴蝶参加了民间藏品展览,并颁发了参展证书,你竟然怀疑它不是古玉?”没等卫教练开口,卫老爷子立即不干了,神情异常激动地争辩着,看得出来,他有些动怒了,说话时,眼珠子通红,胡子都似乎翘了起来。

    与此同时,老爷子还不忘将玉蝴蝶一把夺了过去,捧在手里,一脸深情地凝望,轻轻抚摸,仿佛在呵护襁褓中的婴儿。

    卫教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先正色端详董明片刻,又将视线移到老爷子身上,他发现,自己处在了极度尴尬的境地。

    一边是自家老爷子,他惹不起,而另一方的董明,虽然是自己手里的队员,但人家辨玉的水平摆在那里,否则,也没必要大费周章请董明来榕城!

    卫教练仔细想了想,不敢轻易触怒老爷子,不得不委婉地继续询问董明,“呵呵,董明,这只玉蝴蝶的情况,我倒是知道一些,得到了许多高人的肯定,你既然说它是新玉,能不能说说判断依据啊?”

    说到此处,卫教练似乎觉得自己的要求有些过分,再次歉声说道,“董明,我是相信你的眼光的,不说多次古玩城的共同经历,就是年初对那五件新玉的鉴定,都让我对你信心十足,可是,这件玉蝴蝶是老爷子的心爱之物,你却说它不是古玉,换成是谁,心里也很难转过这道弯儿,你能理解吗?”

    “教练,如果不说出一点什么缘由,肯定不能让你满意,是这个意思吗?”董明苦笑道。

    “那肯定啊,我也不想这样,你说是吧?”卫教练摊了摊手说道。

    “可是,如果我现在说,我鉴别古玉没有任何依据,全凭感觉,您对我还有那么大的信心吗?”

    “咳!”听到董明的话,卫教练被茶水呛到,用力咳了几声,又抽出张纸巾用力擦着嘴,待稍稍平息之后,突然眉头一动,额头已经有汗水渗出,心头涌出一股极不合理的念头,当即目光凝视董明道,“你不说,我倒是还没有在意,现在想来,以前你断玉的时候,每次观察得都不是多么仔细,几乎立即就能得出结论,难不成,你断玉,全凭感觉?”

    不是凭感觉,我的判断依据是灵气!董明心里给出了否定答案,却好像非常认同卫教练的观点,用力点了点头说道,“还真的让您说中了,我确实通过感觉判断,呵呵,是不是后悔带我来榕城了?”

    “感觉,嘿嘿,单凭感觉就要给我的玉蝴蝶判处死刑,你对自己的感觉真是有信心啊!”卫老爷子也适时插话。

    “都少说两句行吗,人家董明进了家门,一口水没喝,一点东西没吃,一个个催着他看那些玉器,有啥好看的?董明,别理他们爷儿俩,快来几颗龙眼尝尝,告诉你啊,今年的个儿大水又多。”卫教练的老娘看到场面似乎有些紧张,连忙过来打圆场。

    “行行行,是我的话多了!”卫教练也只得收声,然而,在啜了一口茶水后,却又忍不住轻声嘀咕道,“仅凭感觉就可以将五样玉器看得一清二楚,不能说明问题吗?那些大师们倒是专业的,不是凭感觉,可是,谁能保证比董明做得更好!”

    卫教练的话,倒让卫老爷子感到了一点讪讪,下巴上的胡子立时顺溜了不少,脸上不服气的劲头也基本消失不见,挤出了一点笑容,“那五件,董明,那五件你也是凭感觉做出的判断?”

    董明也感到有些无奈,他是来帮人的,但不想帮来帮去闹得大家不开心,哪怕卫老爷子的话仍不中听,也只得轻轻点头,表示认同。

    这一下,卫老爷子没话了,却再次将玉蝴蝶凑到了眼前,细心观察起来,而卫教练则不再理会他人,将功夫茶具拿到手里,专心泡起了茶水。

    倒是董明和卫教练的老娘,呆呆地看着眼前两人不同的表演,怔怔出神。

    房间里的气氛一度比较诡异。

    也许过了两分钟,也许是五分钟,卫老爷子终于长长呼了一口气,轻声叹道,“其实,看过玉蝴蝶的那些人,也不是没有人提出不同意见,不过,他的态度比较暧昧,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

    “那是什么人,他又是怎么说的?”听到了卫老爷子如此一说,卫教练终于打了个激灵,顺势坐直了身子,问向了老爸。

    “当时还在大马,那人倒也没有太大的名气,只是个古玩商人,他提出,玉蝴蝶是黄翡,尤其这件玉蝴蝶的本体颜色与包浆色泽几乎完全一致,非常不容易辨别包浆真伪,他建议我再仔细研究一下,现在看来,玉蝴蝶的颜色,确实给我们的判断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还有这种事情?”卫教练听得也是一愣,连忙从老爷子手里接过玉蝴蝶,认真看了起来。

    获得了提醒,卫教练看玉的速度,比起卫老爷子快多了,只是简单瞄了几眼,便不得不轻轻点头,“以前真是没有注意到,这块玉蝴蝶的本体颜色,居然与包浆色泽高度一致,倒是有点意思,呵呵,但是,只因为这一点疑问,就要判断它是新玉吗?”

    “不好判断,可是,如果我们手里有同样一块新玉,只需要进行简单的做旧处理,就可以达到相同的古玉效果,若非这种颜色的黄翡相当罕见,估计赝品将要大行其道了吧!”卫老爷子叹息道。

    “看来,您已经认定了它是新玉?”卫教练继续道。

    “当我们拿到一件玉器的时候,想判断它是否为古玉,不是要按照古玉特征去迎合它,找出不合理的地方才最重要,哪怕找到值得怀疑的地方,它再多的古玉特征也没有了意义,就比如这件玉蝴蝶,颜色就是最大的疑点,现在,我心里已经隐隐感觉,它应该是一件新玉!”

    此时的卫老爷子,哪里还有刚刚的倔强,头也微微低垂下来,脸上更是充满了惋惜与遗憾。

    “哈哈,您也不要往心里去,不过是一件玉蝴蝶,既然已经发现了其不妥的地方,现在,可以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协会里老刘和老李不是一直在挑您的毛病,今天,就让这件玉蝴蝶教教他们作人!”

    “哈,老刘和老李都还算好,老王和老张两个老头才最可恶,拿着从我这里换走的玉器到处炫耀,硬说它们都是古玉,让别人看我的笑话!”卫老爷子叹声道。

    “那么,他们换走的玉器,究竟是不是古玉呢?”董明听得有趣,随口问道。

    “唉,最后被鉴定为古玉,应该是我看走眼了!”说话间,卫老爷子将头垂得更低!

    董明好悬没有笑出声来,原来,人家没有冤枉你啊!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卫老爷子以玉蝴蝶作为交流会的主收藏品,又由董明过手,再带了五件普通藏品,今天卫老爷子所带的,居然是清一色黄翡!

    全部六件藏品并非全是新玉,也有一件古玉,就是那件七孔挂件!

    带上东西,董明与卫教练父子三人,由卫教练驾车,一同前往东方古玩城西侧的一处茶楼。

    茶楼的二层已被协会包下,待三人走上二层,这里已经人声鼎沸,约有百余人汇集于此,聚会的人并非全是会员,像卫教练这种家属也不在少数。

    三人刚进大厅,便见门口有一位长相富态,肤白头发也白的老人,笑嘻嘻地向卫老爷子打着招呼,“老卫啊,今天过来,不知道带了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

    “老许,你急啥,等人家登记之后,去看大屏幕啊,再说了,老卫的好东西也不一定就轮得到你,没准儿今天能让我捡到便宜呢,哈哈!”

    “老胡你也不用激我,今天还真的带着好东西了!”卫老爷子没给二人什么好脸色,说过话便找到了门口登记处。

    董明听得不禁莞尔,知道那两位老爷子,是在嘲笑卫老爷子的走眼,估计也是因此,卫老爷子才把自己喊过来撑腰!

    “小余,帮我登记一下,玉蝴蝶!”卫老爷子将盛有玉蝴蝶的盒子摆到登记处的桌上,笑眯眯地说道。

    “您稍等,马上就好!”登记处被喊为小余的小伙,态度极好,满脸微笑,利索地打开盒子,然后用相机拍了一张照片,过了没有几秒钟,照片就显示在了大厅中央的大屏幕投影上面,照片下方还标注了藏品持有者姓名。

    这张照片刚挂上去,立即引起了会场内轻微的骚动,同时,还有十数道目光,齐齐向卫老爷子的身上投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