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卫漏子怎么把那件宝贝,玉蝴蝶给带过来了,平常,别人想多看一眼他都舍不得,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一位瘦高老者说道。

    “老张啊,你问我,我问谁去?我猜测,卫漏子八成是因为漏了两个宝贝,受刺激了,唉,我们也只是拿他开开玩笑,他不会心理素质这么差,想不开了吧!”另一位同样很高,却较胖的老者说道。

    “可惜了,今天没有准备,早知道老卫带了王炸过来,我就应该带上我的玉圭,也许还有一线机会,老王,你在笑什么?”

    “我没笑,没有,你肯定看错了!”被称为老王的高胖老者矢口否认。

    “你肯定笑了,大家在一起相处了几十年,还不知道你嘛!”老张坚持道。

    “真的没笑,可能脸上有点痒,只是嘴角动了几下!”老王继续否认。

    老张一脸狐疑地看着老王,没有在对方的脸上发现更多东西,只得作罢,不过,他却忽然一动说道,“想起来了,你今天带了那只玉扇,所以,想用玉扇换卫漏子的玉蝴蝶?”

    “哪儿能啊,玉扇虽然不错,可惜只是清末作品,哪怕卫漏子的心再大,也不一定同意交换的!”老王叹然道。

    其实,老张和老王,就是曾在卫老爷子身上捡漏的那二位,他们捡漏之后四处宣扬,把卫老爷子气得牙根痒痒。

    而老王,也确实打算用身上的玉扇换卫老爷子的玉蝴蝶,当然,他不认为有多少成功的可能性,可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否则,以前就不会在卫老爷子身上捡到漏了。

    老王的玉扇长约十几厘米,可以打开,扇骨与扇钉均由玉石磨制而成,边骨与芯骨共七根,一侧边骨雕有竹鸟图,另一侧雕了草书,确实是件相当精巧的东西。

    “喂喂喂,老卫,莫急离开,我对你手里的玉蝴蝶很感兴趣,今天也带来了一件好东西,能不能给个机会,看过再走?”

    “是啊是啊,如果老许手里的东西你看不上眼,不妨看看我的!”老许与老胡借着地利,双双将卫老爷子拦了下来。

    “假如我的东西老卫看不上眼,你的那件白玉璧就不要出来丢人了,带着它参加了那么多次交流会,有谁多看它一眼吗?”老胡不满意地瞥了老许一眼,身子不动声色地向前挪动半步,挡在了老许的前面。

    “我的玉璧肯定是个好物件,虽然一直没能出手,但是,见过对它评价不好的吗?哼哼!”老许不服气地说道。

    “也没有多好的评价,要不然,你来说说,谁给它断过代,谁对它做出了正面评价?”

    “是他们有眼无珠!”

    “你俩别争了,老许的那件玉璧,我没兴趣!”卫老爷子看两人争得实在厉害,终于出言制止,以便熄灭老许争夺玉蝴蝶的念头。

    老许的玉璧卫老爷子是见过的,也不能判断它是古玉还是新玉,可是,今天不是有董明在嘛,玉璧是白玉,而董明的“感觉”只对黄翡有效,因此,无论玉璧是否古玉,卫老爷子都不会考虑的!

    “为什么我的玉璧不予以考虑,老卫你不能预设观点啊,不考虑可以,但是,必须给我一个说法,这么含糊的答案我是不认可的!”老许兀自争辩。

    “你的玉璧别人又不是没有见过,拒绝了还需要什么理由,难道嫌人家说得不够直接,直接告诉你不看好,才能让你满意?”听到卫老爷子对老许的玉璧不感兴趣,老胡立即神采飞扬,感觉接下来自己的机会来了,索性对着竞争对手直接开喷。

    “我在与老卫说话,有你什么事儿,别瞎掺和行吗,没凭没据就说我的玉璧不是古玉,你有依据吗?拿不出来依据就是瞎说八道,信不信我把你的底给兜了?”老许向着老胡怒斥,浑然忘记了,几分钟前,两人还是相谈甚欢!

    “咳!”老卫不得不再次打断了胡许之争,看了看身后的董明与卫教练,继续说道,“我的玉蝴蝶是黄翡,今天交换的对象,只能是黄翡,而老许你的玉璧是白玉,不符合我的要求,明白吗?”

    “可是,老胡的玉碗也不是黄翡!”老许继续道。

    “我一样不会同他交换!”卫老爷子毫不犹豫道。

    “老许!和我攀比啥啊,现在我也没戏了,你开心了?”老胡气乎乎地看着老许,恨声道。

    “貌似你也没少说我坏话,哼哼,咱俩就是呆女遇到了痴汉,谁也别嫌谁!”见到了老胡出局,老许的心情居然好了一些,讥讽说道。

    “哎哎,这不是卫漏,老卫嘛,听说这一次交流会,还有你的竭力推动,哈哈,原来我还没想明白,为什么突然变得积极了,今天看到你拿来的宝贝,才知道原来是要放大招啊!”却见一位高高胖胖的老者,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乐呵呵地向卫老爷子走来。

    这位老者,赫然就是刚刚那位老王!

    “老王,你不是耳朵已经发背了吧,没听老卫刚说嘛,人家的玉蝴蝶只换黄翡,所以啊,你的玉扇虽好,却不是人家的菜!”瘦瘦的老张跟在了老王的身后,笑嘻嘻地说道。

    “也许人家老卫只是看不上老胡和老许的物件儿,随口说说而已,遇到满意的东西,还能不换吗?比如我的玉扇,老卫,我说得对不对?”老王没有理会老张,眼神紧盯着卫老爷子问道。

    “确实,只换黄翡,其他的概不考虑!”卫老爷子咬牙说道。

    自从卫老爷子心里对玉蝴蝶产生了疑问,对这个物件的估值已经大大缩水,恨不能早早出手,当听说老王有意用玉扇交换,已经有所意动,几乎立即要点头应承下来。

    然而,他又想到了出发前董明的叮嘱,还是将那股强烈的念头压了下来,为了揭去身上“漏子”的外号,索性今天让董明作主了!

    拒绝了老王,卫老爷子仍然不甘心地看了他一眼。

    “我的玉扇,你不感兴趣?”虽然知道玉扇及不上玉蝴蝶,老王依然表现得很惊讶,至于为何如此做派,是因为他发现了老卫的意动,便继续刺激对方。

    “行了行了,老王,老卫对你的玉扇没兴趣,就不要死乞白赖了,哈哈!”瘦高的老张大笑着走到了卫老爷子跟前,伸出枯瘦的手,与老卫轻轻一握。

    “既然你没带玉圭,想换走老卫的玉蝴蝶恐怕也是做梦!”老王恨恨地看向老张。

    他不忿老张刚刚的拆台行为,虽然玉扇交换玉蝴蝶的机会渺茫,毕竟也有机会不是,可是,被老张这么一搅合,什么机会都没了!

    其实,刚刚的老胡与老许,又何尝不是在相互拆台?

    “玉圭及不上玉蝴蝶,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但是,我今天带了玉马,是黄翡哦,完全符合老卫的要求,哼哼!”老张白了老王一眼说道。

    “噗!”听到老张的话,老王差点笑喷,以一副极其怪异的表情看着老张说道,“你想用那个玉马换玉蝴蝶?难道不知道老卫的玉蝴蝶是古玉,上好的古玉吗?你想用新玉换古玉,唉,刚刚还在说别人脑子进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我的玉马是不是古玉,你说了不算!”老张瞪了一眼老王说道。

    老张已经万分后悔没带来玉圭,在他看来,玉圭勉强与玉蝴蝶等价,虽然承认玉圭不及玉蝴蝶,也只是为了给玉马交换玉蝴蝶寻找机会他更不看好玉马,但是,为了这件玉蝴蝶,也只得舔着脸胡说八道。

    “我说了不算,难道你说了就算?”老王立即反唇相讥。

    “我们参加的是藏品交流会,当然要以对方的判断为依据,如此浅显的道理,需要我来多说?”老张同样反驳道。

    “就你的那件玉马,恐怕,连你自己都知道它不是古玉吧!”老王不示弱道。

    “嘿嘿,话不能这么说,只要老卫看上了,说它是古玉,那么,它就是古玉!”老张有些怒了,说话渐渐偏离理性。

    “咳咳,都少说两句,那个啥,老张,那个玉马,嗯,给我瞧瞧吧!”卫老爷子咬着后槽牙说道。

    他见过老张那件玉马,怎么说呢,是一件黄翡,可是,那就是新玉啊,基本没有再看的必要!

    怎奈,身后的董明提出了要看一眼玉马,不得已,只得答应这个要求。

    卫老爷子的话,显然出乎了老张的预料,他当然知道卫老爷子见过玉马,也知道玉马从来未被卫老爷子看上眼,因此,有些不敢相信,讷讷道,“不是,老卫,你确实还要再看看那个玉马?”

    “怎么,不想给看还是咋的,如果不愿意那就算了,我还不想看了呢!”卫老爷子拿腔作调地说道。

    “看你话说的,不让谁看也不能不给你看啊,那就跟我过来吧,嘿嘿!”老张的脸上登时笑如一团菊花,干枯的菊花。

    卫老爷子没有犹豫,带上董明和卫教练,跟在了老张的身后。

    待几人来到一处桌子近前,董明的眼睛已经瞪得溜圆,暗叫,好漂亮的一件玉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