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桌子上面摆了约七、八样玉器,桌边也围了几人,有些可能是物主,也有些可能是看货之人,不过,却没有一人将目光落在玉马之上。

    这倒是方便了董明,他在第一时间便凑到了玉马的近前,却并没有立即将其拿起,而是就这么站在一边粗略端详。

    玉马长约十厘米、宽五厘米左右,连同底座的高度在十厘米上下,马头高昂,两只前蹄腾空,形态神骏异常。

    再看种水,已是接近糯种,玉质细腻润滑饱满,油性十足,周身根本不存在任何斑驳之意,哪里看得出半点古玉独有的沧桑,多少让董明微微感到遗憾!

    如此完美的作品,雕功也是纯粹的古法,怎奈它的玉质着实新得不能再新,就是经验尚浅的董明看来,都连连摇头,你说它是古玉,别逗了,谁信?

    “老张你的这件玉马,我也挺喜欢的,不若与我的那件玉观音交换如何,那可是出自大师的手笔啊!”此时的老王,居然还不忘损上老张一句。

    “一边儿呆着去,少在这儿说风凉话!”老张轻哼一声,目光在几人面前扫过,一脸郑重,“你们都应该知道,这件玉马在我手里将近十个年头,虽然当年入手的时候也不是依照古玉的行情,可是,通过我这么多年的赏鉴,认为它绝对不是一件新货!”

    “好好好,你说它不是新货,我也不与你争,但是,如何让他人相信才是重点,唉,继续留在手里把玩吧,怎么来说,看起来也赏心悦目!”

    “老王,我知道,你是吃不到葡萄嫌酸,贪图老卫的玉蝴蝶手里却没有黄翡,我也不说你什么,好歹,我还有一匹黄翡玉马!”

    “谁告诉你我手里没有黄翡?”老王不服气地拍了拍腰间,顺势将衣襟向上轻拉,露出一段红色串绳。

    “说的是你那个蝌蚪挂件啊,哈哈,还以为是什么呢!”老张哈哈笑道。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鲶鱼,这是鲶鱼挂件!”老王哼哼道。

    “好吧,就算它是鲶鱼,唉,怎么看它的样子也是个蝌蚪,也不知道当初作者是怎么想的,愣是把鲶鱼做成了蝌蚪的样子,行了老王,我知道你一直想用蝌蚪,鲶鱼,换我的翠竹,但是,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鲶鱼的确是古玉不假,年份也比我的竹子久,可是,品相实在差了些,以后啊,这事儿就别再提了!”

    “我当然可以不提,可是,你也不要老是拿你的知了钩我的玉扇,你也明白,那个破知了,能换我的玉扇吗?我的鲶鱼也是开门儿的物件儿,放在哪儿都不掉价儿!”老王怒哼哼地说着,居然还伸手将它解了下来,突兀地拍到了桌上!

    然后,不知道他是不是有意,居然将这件鲶鱼挂件,直接拍到了董明的眼前。

    此时的董明,正准备拿起玉马端详,却见跟前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件挂件,也是不由得一愣。

    当他看到鲶鱼的瞬间,第一感觉真如老张说的那般,不就是个大头蝌蚪吗?

    圆圆的脑袋占了挂件一半的空间,相当夸张,细细鱼尾盘着,形成一个闭合的挂环,一根红绳挂在上面,只是,为什么蝌蚪还流下了一行清泪?

    呃,当董明再次细看,他才终于弄明白,哪里是什么泪痕,分明是鲶鱼的一对须子,耷拉在脸上,倒是极似蝌蚪流着眼泪!

    看着鲶鱼古朴的样子,虽然体量极小,却是古玉的风范,立时甩了玉马一截,因此,他下意识地看了老王一眼,目光中露出了征询之意。

    “随便看吧,左右不过一个小玩意,无法比拟老卫的玉蝴蝶,但是,也不是玉马那种一眼假的东西可比!”老王就是这个意思,哪怕他没有办法觊觎老卫的玉蝴蝶,也要给老张制造一点麻烦,老人们看中的或许不再是利益,这种作法倒更像是意气之争。

    “确实就是个小玩意,老王你倒是没有说错,不过,人家看了又能咋样,最后还不是个笑话!”老张兀自喋喋说道。

    董明也是被这群老人弄得头大,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吵吵闹闹,安静一点不行吗?

    他不理会老人们的争吵,将鲶鱼挂件拿在了手里。

    挂件没有多大,只有三指长,却相当厚实,玉器似乎在用表面的斑驳,告诉人们这里面流淌的就是岁月。

    事实也是如此,浓郁的灵力,清楚地告诉了董明,这条不大的鲶鱼,确实极不简单!

    要交换这条鲶鱼吗?

    董明思索片刻,以一件新玉交换古玉,定然不亏,不仅不亏还大赚特赚,但是,若他人认定玉蝴蝶也是古玉时,如此交换就不明智了!

    董明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只是悄悄将其记下,又轻轻放回,并且顺手将玉马拿在了手里。

    那件一眼假的玉马,在董明的手里停留了不过几秒,便被其放回原位,这也符合大家的认知,一件新玉,看看而已,谁会当真呢?

    “老卫,我的玉马不错吧?”老张似乎也发现,老卫格外在意身边孩子的意见,然而这个孩子仅观察了片刻便立即放下,对自己极其不利,他不得不带着一丝侥幸,硬着头皮问道。

    老卫并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看向了旁边的孩子,那个孩子居然直接开口了,答案不能让他满意,却好像还给他留下了一点脸面,“我们刚刚才来,许多东西还没来得及看,过会儿再说,好吗?”

    老张看来,‘过会儿再说’的意思,就是不会再说了,是一种隐晦的说法,他轻轻叹了一口气,相当识趣地嘿嘿笑道,“好的,好的!”

    董明几人缓缓走开,待离开一段距离,卫教练却开口道,“就是这个老张,实在可恶,在老爷子这里得了便宜不知道见好就收,四处宣扬,所以,今天就不应该给他留面子,什么破玉马,呸!新货也好意思拿过来现眼!”

    新货吗?董明心里笑了起来。

    他对刚刚的经历记忆犹新,当将玉马拿入手中之际,那股清澈至极的灵力立即让他心神一漾,若不是他早就拥有阴阳脸及座佛,说不得就要对这件玉马动心了!

    拥有如此灵力澎湃的黄翡,怎么可能是新玉,妥妥的古玉啊!

    因此,董明立时就做出了交换玉马的决定,但是,无论玉马还是鲶鱼,都是他开始见到的玉器,此时才刚刚来到收藏品交流会,为什么不多走一走,逛一逛,万一还可以遇到更好的藏品,不是吗?

    “教练,人多嘴杂,我们多看少说!”董明不轻不重地回了卫教练一句。

    “就是啊,你学学人家董明,那么大的人了,怎么还是不够沉稳!”没有想到,卫老爷子也替董明帮腔。

    “咳!”卫教练一脸尴尬。

    他们继续逛着,一旦遇到黄翡,董明必在第一时间前去察看,察看的速度也极快,都是浅尝辄止,一触便走。

    如此一来,他们逛得极快,不出半小时的时间,董明过手了十几件黄翡。

    转遍了整个会场,卫教练见到老爷子已经显出一些疲态,便拉着大家坐到一处,同时还为每人倒了一杯茶水,才轻声问道,“董明,逛一圈了,有什么发现没有?”

    “教练希望我有什么发现呢?”董明笑眯眯地说道。

    “废话,当然是古玉了,一圈转下来,不会一块古玉没有找到吧?”卫教练声音不大,却有些气闷地说道。

    “董明是我们请来帮忙的,不会好好说话吗?”卫老爷子瞪了儿子一眼道。

    “嘿嘿,心里有些着急嘛!”卫教练搓着手道。

    “古玉确实有,但数量有点少,比如,那边有个印钮不错,还有一个荷花玉佩看着也挺喜欢,都可供选择!”董明嘻嘻笑道。

    “印钮是老沙的,他那个人不错,不忍下手,荷花玉佩的主人是老屈,平时我们关系也不差,实在不行,就换老王的鲶鱼吧,那个挂件虽不是他的主藏品,好歹也是件古玉,董明你说呢!”卫老爷子说道。

    “没错,老王的鲶鱼确实是件古玉,就是有点小了,看来,您对他的怨念挺深,哈哈!”董明笑道。

    “我恨不得老王和老张倒霉,他们太欺负人了,哼!”卫老爷子恨声道。

    “如果您这么想,不如,可以直接找到老张,用玉蝴蝶换玉马和鲶鱼两件,最后保证让老张吐血,还可以同时震慑老王!”董明微笑说道。

    “换两件问题不大,可是,我要玉马那个新玉做甚?”卫老爷子眼睛瞪圆了说道。

    “董明,你觉得玉马也是古玉?”这是卫教练,他对董明的了解比老爷子深多了,知道被董明看中的东西,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故而有此一问!

    “可能老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玉马确是古玉,他同样没有意识到,老爷子的玉蝴蝶,只是一件新玉!”董明笃定道。

    卫老爷子还是选择了相信董明,本来嘛,如果不是董明的提醒,又怎么可能在玉蝴蝶身上找出疑点,以一件新玉来交换两个玉器,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吃亏!

    于是,在协会的藏品交流会上,出现了一次最不可思议的交易,卫老爷子居然用他的宝贝玉蝴蝶,与老张交换了一件玉马和鲶鱼挂件。

    自然,鲶鱼挂件是老张从老王手中换得。

    在这一次交流会中,大家又在疯传着一个消息,卫漏子,又放大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