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交流会过后,卫老爷子一次次热情地请人前来品鉴玉马,并高调地欢迎大家指出不符合古玉特征,然而,随着品鉴次数的增加,大家发现除了玉马的外形较新之外,居然没有找出任何不是古玉的特征。

    玉马逐渐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甚至有人信誓旦旦表示,玉马确是古玉无疑!

    这些言论的传播速度极快,本来嘛,如此精致且又有较大体量的一件玉马,居然被卫老爷子以较低的代价拿到手里,无异于在榕城古玩界掀起了不大不小的风波!

    这些日子,老张的内心也如同坐上了过山车,从刚刚得到玉蝴蝶时的欣喜,慢慢变得患得患失,待得知玉马被确认为古玉,他的心情简直跌入谷底!

    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又一则消息开始在榕城古玉圈子疯传,有人说,玉蝴蝶有些特殊,本体的颜色与包浆色泽极其接近,难辩真伪!

    刚开始,老张还认为只是玩笑之语,不足为虑,可是,当他周围人都听说了这一消息后,就再也坐不住了,变得慎重起来,重新认真研究玉蝴蝶!

    不研究不要紧,一旦较起真来,老张终于发现了墨菲定律在自己的身上得到了良好的应验,越不希望他发生的事情,就越有可能发生!

    事实上,他用了两件古玉,从老卫的手里换得一件新玉,尤其现在才知道,自己的那件玉马,居然是精品中的精品!

    老张之前确实在老卫手里讨到过便宜,不过,与自己此次吃的亏相比,那个小便宜简直不值一提!

    “老卫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就是大招,咦,他身边的那个孩子又是谁?”这是后来老王的感慨。

    这些都是后话,交流会结束后,董明、卫教练和卫老爷子与大家共进午餐,餐后,卫教练先将老爷子送回了家,再驾车带着董明,返回赛场。

    路上,卫教练也是满心兴奋,车里终于只有他与董明两人,因此,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董明,那件玉马,你有多大把握认定它是古玉?”

    “在以前从来不关心我如何辨玉,现在怎么了?觉得我的判断有多大把握呢?这个问题我不好回答,您家老爷子最后的选择,不能说明问题吗?”

    我老爷子是被你忽悠了,卫教练腹诽一句,也没再继续纠结这个话题,事实上,他在玉马身上找不出什么疑点,再考虑到董明辨玉的一贯正确,早就选择了相信!

    下午的比赛,只有女双和女单,而董明与卫教练回来后,只看到了女单的尾巴。

    “夏雨荷在决胜局落后了,有点悬啊!”由于赵琨教练此时在场上负责指导,卫教练随意坐在了燕泽的身边,指着赛场说道。

    “她的对手在首局失利之后,第二局打得非常顽强,特别能拼,以24:22扳回一局,现在,夏雨荷的体能有点支持不住,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燕泽同样担心地说道。

    “机会不大,”说到此处,卫教练侧脸瞟了过去,那边有结束比赛的国青一队女双选手徐红和荆晓晓,才继续说道,“女双的战况咋样?”

    听到卫教练问起了女双,燕泽脸上登时浮现出了兴奋之色,他稍稍将身子坐正,激动地说道,“我们的对手是粤广选手,她们配合默契,实力很强,并且分工明确,其中一位选手擅长后场进攻,另一位选手精于网前,比赛刚刚开始,我们不适应对手的打法,比分一度落后。”

    “但是,徐红和荆晓晓顶住了压力,加强了防守和网前保护,终于止住了败势,虽然第一局仍然负于对手,但是,我们从第二局开始,便将比分牢牢咬住,最终逆转获胜,她们整场比赛打了一个小时!”

    “四强了,不容易啊,她们两人还没在这种级别的大赛中取得过名次,不知道这一成绩能否保持下来,四月份的海角赛一队是不会参加的,等到五月的沪市站比赛,我们就有了答案。”

    “沪市站您还会带我们观摩吗?”燕泽弱弱地问道。

    听到燕泽的问话,卫教练看似随意地扫了扫一边的董明,轻轻呼出口气,“今年我是不会带队出来了,观摩比赛只能让你们开开眼界,对你们的帮助并不明显,还是安心训练吧,等到有了实力,自己出来打比赛,不是比什么都强?”

    大家边看边聊,不多会儿,夏雨荷的比赛结束了,没出意外,她还是输掉了比赛,在全国青年羽毛球赛榕城站的比赛中,最终取得了八强的成绩。

    其实,这一成绩不算差了,但是,却没有达到她的心理预期,回来时情绪有些低落,或者她还在想,如果在第二局比赛中表现得更加积极一些,已经将四强成绩纳入囊中!

    事实上,赵琨同样对夏雨荷的成绩感到遗憾,虽然在参赛前他将目标定在了八强,可是,人们的欲望是会变的,见到夏雨荷已经进入了八强,还会有更高的期望!

    “只差了一点点,一点点啊!实在太可惜了,今天雨荷的表现已经相当不错,怎奈对手超水平发挥,表现得更加出色!”见到卫教练时,赵琨叹声说道。

    “呵呵,也不用特别放在心上,一场比赛的胜负说明不了什么,培养出来夏雨荷这样优秀的选手,才最关键,在下一次沪市站的比赛中,也许她可以带来惊喜也说不定呢!”卫教练微笑安慰道。

    “但愿吧,不过,春季与秋季的比赛最难打!”

    “我挺看好雨荷的,当然,还有,徐红和荆晓晓,希望明天两人能够创造更好的成绩!”卫教练笑呵呵道。

    “明天她们的对手是那两位鄂北选手。”赵琨黯然道。

    虽然赵琨没有明说,卫教练还是明白“那两位鄂北选手”代表的意味。

    王小玥与代姝,就是赵琨口中的两位鄂北选手,其中王小玥身高接近一米八零,左手持拍,擅长后场进攻,而代姝虽然只有一米六五,可是,一旦出现在网前,必然会成为对手的噩梦!

    她们成名于去年,却连摘两站全国羽毛球赛的冠军,每次获胜,皆呈碾压之势,是女双选手的希望之星!

    “按理说,王小玥和代姝应该只参加五月的沪市站和九月的都城站比赛!怎么也跑来了榕城?”卫教练皱眉说道。

    全国青年羽毛球赛共分十站,虽然未经明确划分,也约定俗成以大站小站区分,通常单月是大站比赛双月是小站比赛,尤其五月与九月场比赛,最受大家重视,任何球队都不会放弃两场比赛的角逐。

    对于一些成名选手,他们除了参加这两场比赛,几乎不会在意其他场次!

    “听老严说,准备提前把王小玥和代姝招进国家二队,九月份的都城站比赛,就不参加了,十八岁的国羽选手,啧啧,前途一片光明!”赵琨由衷赞道。

    他口中的老严,便是国家二队的主教练严和平,队员受他召唤,便可以成为正式的国羽一员,前往粤省的宝安市训练中心参加训练!

    如此一来,即使徐红与荆晓晓再如何努力,在王小玥与代姝这对超一流选手面前,基本不会有多少侥幸,只能以四强成绩,为这一次榕城站比赛划上句号。

    “唉,这事儿闹的,徐红和荆晓晓的运气啊,只希望她们两人在沪市站的比赛中,不要过早地与两位鄂北选手相遇!”卫教练也只有苦笑。

    随着女单赛的结束,全天比赛也落下帷幕。

    赵琨与一干队员住在赛场附近,而卫教练与二队球员,离得相对较远,大家离开球馆之后,便彼此告别。

    现在,卫教练的手里有了一台汽车,正好可以载着四位队员行动,唔,车子比较小,是一台花冠,坐着有些拥挤。

    待卫教练打开车锁,四位队员却不知道自己应该坐到什么位置,这一情景看到了卫教练的眼中,却见他嘿嘿一笑说道,“燕泽你的个子最高,坐前面吧,董明,你跟两位女同学在后面挤一挤!”

    燕泽没觉得有什么异样,副驾驶更加宽敞那是事实,董明却看着卫教练的眼神有些皱眉,暗道,教练啊,你是在给我创造机会吗?可是,能不能擦亮眼睛,人家楚南雁已经有了男友,难道,要搓合我与马小雅吗?

    又想想马小雅的血盆大口,董明不寒而栗。

    回酒店的一路之上,董明如坐针毡,因两位女生都不愿意坐到中间,他只能左边楚南雁右边马小雅,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不自在是会传染的,燕泽与马小雅很快成为了受害者。

    第一个受害者是燕泽。

    晚间,卫教练再次带大家品尝榕城小吃,晚上可以吃到的小吃种类,比早上多得太多,大家都兴奋了,可是,燕泽却不自在了,他对小吃有一种天生的抵触!

    马小雅倒是开心了,那张大嘴也确实如董明想象般不凡,无论什么小吃,都来者不拒,直到她吃撑了,大嘴才停止了工作。

    马小雅却还不知道,接下来,她的不自在马上降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