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马小雅的不自在,同样源于卫教练,在大家吃过晚饭之后,卫教练居然开着车带大家去走栈道,也就是燕泽所说的金鸡山栈道!

    要说晚上的金鸡山,在灯光掩映之下,确实显出一种别样的意味,五彩的光华照在金鸡山上,将其妆点成了一副童话般的世界!

    马小雅对栈道是极度抵触的,可是,她不愿意与队伍分开,也只得勉强走上栈道。

    晚上前来栈道闲逛的人很多,基本都是当地居民,在说说笑笑间逛一逛栈道,既可以欣赏美景,也可以作为饭后休闲,实在是一件享受之事。

    然而,我们的马小雅却没有这份福气,她对高度的恐慌超乎了想象,谁能想到,一旦栈道高度超过两米,就会产生出强烈的不安,接下来要么止步不前,要么,就会双手死死抓住身边之人!

    卫教练、燕泽还有董明,都不止一次遭遇马小雅的魔爪,比较有趣的是,唯独楚南雁始终未成为马小雅的目标!

    董明曾经想问她,这么一点高度都受不了,为什么坐飞机反倒没有事情?

    然而,看着此时马小雅那般不自在,最终也没好意思问出口。

    第二天是半决赛,第一场混双与第二场的男双董明不感兴趣,重点将注意力放在了第三场男单的比赛。

    可是,看着比赛,董明却沉默了,选手们实力太强了,如果让他去面对这些对手,几乎生不出任何反抗之心,没错,差距就是如此之大!

    下午,徐红和荆晓晓不出意外输了,输得一塌糊涂,被对手打得没有一点脾气!

    明知是一场必输的比赛,赛后,赵琨教练的脸上仍然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董明来到国青已经两个月了,对国青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获得这一成绩实属正常,却不知道赵琨的这副样子做给谁看!

    有人说了,难道国青没可能取得更好的成绩吗?当然可能,但确实极难,除非存在超级高手,就比如鄂北队的代姝与王小玥,否则,就不要妄想!

    在决赛结束的当天,国青一队与二队同机返回了蜀都,队员们也再次回归了原来的生活。

    在观摩比赛归来之后,国青二队,将在四月初召开球员们入队以来第一次队内赛,队内赛的消息使得队员们紧张起来,每个人都希望在这一次比赛中,获得更好的表现!

    队内赛不同于正式比赛,不仅需要决出最终的强者,还要排出所有队员的名次,因此,成绩靠后的球员同样需要进行排名赛。

    国青二队共有八位女球员,她们可以直接分成两个小组,首先要按照正常比赛那般,每组两名选手出线进入四强,再进行淘汰赛,决出前四强;未出线的四位选手,同样进行淘汰赛,直至完成最后排名。

    而男选手因为共有九名球员,比赛采用了另外的方式,球员分为三组,每组三人,小组赛后,每组第一名的三位球员通过循环赛角逐前三名,小组第二的球员同样通过循环赛,角逐四至六名,最后三位球员角逐七至九名!

    面对即将来临的比赛,董明的心情与他人自是不同,他非常清楚自己的情况,或许在燕北的同龄球员之中,实力还说得过去,但是,在这群精英面前,还真不够看!

    加入国青的这些球员,在本省或许不是最出色的,但是,名次绝对不会靠后,董明与这些高手同场竞技,能排在什么位置呢?

    国青二队,除董明外,来自羽毛球二类地区的男选手,只有一位豫省的高黎明,即使这位高黎明,可能也不是轻与之辈!

    这段日子里,董明心情略显沉重。

    队内赛开始的日子是周一,就在赛前一天的周日下午,当董明独自待在房间,沈醉蓝却敲响了他的房门。

    沈醉蓝来寻董明的次数不多,也不显得突兀,本来嘛,大家均来自燕北,老乡之间偶尔凑到一起聊聊天,是人之常情。

    如往常一般,董明请沈醉蓝就坐,先奉上了吴修为的水果,再烧了点热水,便坐在自己的床头,与对方聊了起来。

    两人所聊无非队内趣事,或吃穿用度,聊着聊着,沈醉蓝终于引入了正题。

    “今天上午听说,陈青的脚伤又复发了,据说挺严重的,还去了康复中心。”

    陈青的伤病,董明是清楚的,发生在进入国青正式训练的第一个月,她还因伤导致了一周无法参加训练。

    在第二个月,她再次受伤,没有第一次严重,也没有影响训练,却是相同部位受伤!

    而今,应该是陈青第三次受伤,难道,还是相同部位?

    “还是脚踝受伤吗?昨天训练的时候,没有发现她受伤啊,今天又没有训练,怎么回事呢?”董明心中一边寻思着,一边问道。

    “确实是那个位置,唉,据她说,在昨天训练的时候,她的旧伤部位再次疼痛,但不严重,因此,坚持完成了训练,也没有透露给旁人,大家没有发现什么,今天早上她又照常参加了晨跑,同样没有出现问题,可是,就在上完运动与健康课、回到宿舍之后,她却突然感觉足踝疼痛异常,被舍友楚南雁送到了康复中心,康复中心的大夫也没能说出什么,只是告诉她,我们这里条件有限,如果想做进一步检查的话,可以到蜀川骨科医院,那里更加专业。”

    “我的教练对我讲过,搞体育的出现伤病是常有之事,只要积极治疗一般问题不大,但唯独担心同一部位反复受伤,我们才刚刚进入国青两个多月,陈青伤了几次?好像已经第三次了吧,确实应该引起足够的重视,应该送到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卫教练也是这个意见,可是,陈青自己居然不同意去医院,至于她的理由嘛,居然是不愿意耽误训练!”

    “怕耽误训练?像她这种情况,如果现在不立即进行正确的治疗,以后耽误的恐怕就不再是训练了,很有可能影响到运动生命,她怎么这么不知道轻重?”董明讶然道。

    “陈青虽然不同意去医院检查,却又以受伤为理由,向队里提出了不参加此次队内赛!”沈醉蓝说到这里,嘴角泛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

    看着沈醉蓝别有深意的样子,董明猛然醒悟。

    国青二队的男队员,只有他与高黎明来自羽毛球二类地区,在队内赛中,几乎不用出乎预料,两人估计要充当吊车尾的角色,女队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有来自哏儿都的陈青,与沈醉蓝同属羽毛球二类地区!

    随着陈青退出比赛,女队二类地区的球员岂不是只剩下了沈醉蓝一人?

    她唯一可以与之一战的球员没有了,那么,队里排名末位的名头,将落到谁的身上,还用想吗!

    “难道,陈青在避赛?”

    “不好说,她声称自己有伤,谁还能提出质疑?所以,我只能说,存在这种可能性,唉,这一次队内赛,我很有可能要排到最后一名了。”沈醉蓝苦笑道。

    “也许,陈青确实有伤呢?”董明试探问道。

    “无论她是不是真正有伤,已经不重要了,受她退赛影响最大的,就是我了。”

    沈醉蓝的实力咋样呢,在这一点上,她的情况与董明类似,放在燕北省,她也可以算是一方强者,但是,若在国青二队的这群高手里面,却极有可能是垫底的存在!

    董明听得也是有些头痛,他自己也是在球队的底层边缘挣扎,估计可以与之一战的球员,也只有高黎明一人,还好,高黎明没有像陈青那般退赛!

    “退赛就退赛吧,也不用想得太多想太多也没用,还是用心比赛,也许,垫底的另有旁人也说不定,你说是吧?”董明还能咋办,只得尽量安慰。

    “很难!前两周,我曾与室友金小媛私下里切磋,你不知道,在她的面前,我没有任何机会,大家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差距大就对了啊,现在的董明,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些,却不知道应该再如何宽慰沈醉蓝,他也是自身难保!

    “那你想怎么办,不会,也准备退赛吧?”董明试探道。

    “怎么可能!陈青退赛也就退了,还算是有理有据,仍然引起了我们的猜疑,若我也有样学样,显然就是在逃避,让大家怎么看我,我还怎么继续在队里呆下去?今天来找你,只是希望你能在队内赛中,努力发挥,尽量不要让末位落在你的身上!”

    董明听到沈醉蓝的话,感到有些费解,她已经几乎处在了末位排名,怎么反倒关心起了我?

    见到董明露出了疑惑的目光,沈醉蓝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我知道对你来说很难,不过,我已经这样了,基本难以幸免,但是,你仍然存在一争之力,不要忘了,我们两个都来自燕北,若在队内赛中,两位燕北选手双双排名末位,你觉得很好看吗?”

    董明立时愣在了当场,终于明白了沈醉蓝的良苦用心,是啊,这倒是个必须重视的问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