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队内赛比不得那些正式比赛,自然显得不是多么正规,比赛放在了两个下午,没有单独划出来比赛时间,至于上午,训练仍然照常进行,只是暂时免去了晚间的训练。

    对于这种比赛安排,队员们怨声载道,却也都接受了这个事实,本来嘛,经历了上午的艰苦训练,虽然对下午的比赛状态会形成一定的影响,却也基本保证了公平,大家的处境是相同的,不是吗?

    但这种安排对于董明来说,却是等于占了天大的便宜,此时的他,在赛场上最大的依仗不是速度、也不是进攻,而是变态的体能。

    董明甚至有些怀疑,比赛如此的安排,是否缘自卫教练的偏袒,心中居然生出了别样的感受,有惊讶、有疑惑,或者还有期望与兴奋,这种感受说不清道不明!

    事实上,他还是想多了,卫教练又哪里有诸多的心思,纯粹是在人家心目中,内部赛的重要性根本不值一提,仅是随意安排罢了!

    例如女队,即使没有陈青的退赛,八名球员,分成两个小组,小组赛每人三场、排位赛每人再打两场,小组赛与排位赛均只需要半天即可完成,而男子比赛场次更少,每人只有两场小组赛和两场循环赛,何需大动干戈!

    周一,队员们在上午经历了力量训练场摧残,下午一点半钟准时出现在了训练基地南馆,这里是二队的训练场地。

    董明刚刚步入场地,便被吴修为拉着,向着聚拢着的人群走去,被队员们围起来的正是宗平教练,他手里的两张比赛分组表,是队员们关注的焦点。

    比赛分组比较看重平衡,通常不会将实力较强的选手分在同一小组,也不会让实力较弱的选手进入同组,哪怕是队内赛,也会这般安排。

    队内球员之间虽然没有进行过比赛,但是,通过训练,大家对实力还是有基本的判断,像张宏伟与钱昇这两位选手,就是公认的高手,二人不会被分入同组,而董明与高黎明,作为羽毛球二类地区球员,也不可能分在同组。

    不多时,分组表便到了吴修为的手里,然而,当他看过之后,脸上露出了沮丧的表情。

    “我怎么这么倒霉,唉!”说着,将表格递给了董明。

    董明在好笑吴修为之余,先察看了自己的分组,见到自己的小组成员是钱昇与祝国力,嘴角微微动了动,也没有感到多少意外,他作为实力最弱的球员之一,与谁分到一组都正常。

    随后,又将瞟了一眼吴修为的分组,却见他的组员分别是张宏伟与那永春,明白这小子为什么叫屈,只因为他的小组中,没有分到董明或高黎明!

    “没捡到我这个便宜,感到很失望?”董明将分组表递给了旁人,对吴修为轻笑道。

    “小组里,张宏伟估计是打不过,只能硬拼那永春了,可是,那永春也不好打,我看啊,在下一轮循环赛中,我俩很有可能遇到,对了,还有那个高黎明!”吴修为叹息道。

    “哈,如果那样的话,你岂不要拿到循环赛的第一?”董明嘻笑道。

    “第一有个Pi用,排名也要跑到第七了。”吴修为叹息道。

    “总要好过我吧,目前我是坐九望八!”

    “嘿嘿,说得不假,对上高黎明,你还真是有点悬!”吴修为笑道。

    “老九就老九吧,谁在乎!”董明撇了撇嘴,貌似不以为意地说道。

    “大家都到我这里,集中一下!”就在此时,宗平教练目光扫过队员,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发出了指令。

    此时,国青二队的余下几位教练,如卫教练、彭教练、肖教练与廖教练等,站在不远处看着十几位队员。

    陈青虽然缺赛,仍然来到了赛场,她却只是观看比赛,一动不动远远地坐着。

    “自己的分组,都看清楚了吧?”见到大家已经聚拢过来,宗平向着队员们说道。

    “看到了!”

    “看到了。”

    收到了不多的几声回应,宗教练再次看向了队员,缓缓说出比赛规则。

    “队内赛,参赛的男队员九人,分为三个小组,使用一号、四号和七号场地,女队员两个小组,其中第一小组四人,使用二号和五号场地,第二小组三人,使用八号场地,今天,除女队第一小组每位队员需要打三场比赛,其余队员打两场比赛。”

    “六片场地的比赛同时进行,其中女队第一小组由我与肖教练担任裁判,其余各小组都是三人,空闲队员要临时充任裁判,都听明白了吗?”

    “教练,三人组的比赛次序怎么安排,由抽签决定吗?”队员们与教练经过了两个多月的相处,相互间已经相当熟稔,说起话来也没有多少顾忌,祝国力第一个问出了心中的想法。

    三人组比赛,首场赛可以由组织者指定,也可以由抽签决定,但无论采取哪一种方式,落败的球员都需要连续进行下一场比赛,这种规则是对强者的保护。

    因此,无论是谁都不希望在首场出战,胜了当然更好,可一旦失败,就需要连续进行比赛,简直雪上加霜。

    “当然要抽签,抽签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不管!”宗教练嘿嘿笑道。

    “教练,如果比赛期间,裁决时出现了争议应该怎么办?”这是黄萱,她的问题也是所有球员想知道的问题,大家本来是竞争关系,却又要相互充当裁判,因此,裁决极有可能出现倾向性。

    “持心如衡,以理为平,是我们为人处世的最基本准则,相信大家在裁决中都可以做到公平、公正,不屑于做歪曲事实、徇私舞弊等事情,当然,我们其余几位教练也会时刻关注,全程监督大家的比赛,请大家放心。”

    余下又经历了几个不疼不痒的问题,比赛随即展开。

    董明、钱昇与祝国力是第二小组,三人默契地来到了四号场地。

    “抽签吧!”待几人在场上站好,祝国力率先开口。

    “手心手背,相同的打第一场?”这是钱昇。

    董明和祝国力自然没有疑义。

    祝国力嘴里喊着号子,几人同时伸手,出现的全是手心,不得不第二次伸手,结果,大家定在了当场。

    钱昇与祝国力都是手背,只有董明一人亮着手心,如此一来,四号场地钱昇与祝国力抽到了下下签,他们将进行首场比赛,而裁判,则由董明临时担任。

    董明满脸的轻松,而钱昇和祝国力却一脸苦相,首场比赛简直是生死场,如果谁要不幸失败,经历了一番厮杀之后,还要立即与生力军进行角逐,那将是何等惨烈!

    钱昇左手持拍,身量较高,身材却相对瘦弱,肌肉看起来不是十分发达,祝国力身高与董明相仿,却更加强壮,身上仿佛散发着无穷的力量。

    看似单薄的钱昇,每一拍挥出,却力道十足,不会比对手弱上半分,倒是肌肉饱满的祝国力,似乎不及钱昇犀利。

    不多时,二人比赛打响。

    钱昇发出一号位小球,祝国力实施中路放网,钱昇动作很快,立即拉出网前小斜线,羽球来到了祝国力的正手网前。

    祝国力同样不慢,于高点拿球,原地回放,网前球质量极高。

    见到这一回球,钱昇身上好像出了滔天的魔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网前,并在不算低的位置,将球救起,挑向了祝国力的正手后场。

    遇到这种高质量近网小球,若无法实现网前扑球,解救手段唯有快速将球挑起,虽然这么做有送给对手机会之嫌,可若妄想继续网前回放,将有很大机率被对手扑杀。

    比赛才刚刚开始,钱昇的头脑是清醒的,不会做出愚蠢的选择。

    祝国力获得了主动后场球,自然会很好地把握,可是也由于这是本场比赛的首次进攻,他的进攻略显拘谨。

    或许考虑到钱昇身材较高,估计欠缺灵活度,中路进攻或是更好机会,祝国力的首次进攻选择了中路,这个进攻线路大家用得不算多,通常边线攻击才是主流。

    钱昇并非祝国力想象那般不够灵活,反应速度奇快无比,在祝国力的进攻刚刚发动之际,就立即将球拍横于胸前,拦在了进攻球路之上,甚至,在防守中,他还有余力做出假动作,手腕轻动,弹出了网前斜线,落于祝国力反手网前。

    这一下,祝国力不仅被假动作晃到,还面临着场上最大范围的转移,立即陷入被动,不得不尽力上网,然后以斜线,奋力将球挑起,挑向钱昇的左手后场。

    钱昇是左手持拍,左手后场球便是他的正手区,利于进攻,在这种情况下,球员最常见的反应通常是迅速后撤,然后发动进攻。

    然而,钱昇的作法却略有不同,他确实后撤了,但是,没有按照进攻技术动作的要求,做出足够的准备,反而迅速跃起,仅以手腕发力,实施直线点杀!

    他的这个动作没有任何美观可言,点杀也远不及跳杀犀利,看得董明都有些皱眉,不明白本来拥有进攻机会,怎么偏生选择了点杀!

    然而,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钱昇这一粒不合常理的点杀,居然直接得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