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按董明当前比分,容不得再出现任何疏漏,否则,对手将马上获得赛点,他也基本上没有了多少转圜余地!

    还能怎么办,在整局比赛内都没能寻到克敌之法,难道此刻还有转机不成?

    董明叹息着,发出了一号位的小球,或因情绪的不稳定,发球居然出现了疏忽,应该是短了,他的心,也登时揪了起来。

    在这种紧要的关头,还能出现如此低级失误,他立即清醒了过来,额头渗出了一层冷汗,对自己的不谨慎暗暗自责,在比赛中,输球可以,心态失衡却决不能原谅!

    而接发球的祝国力,也察觉到了此球可能存在的问题,却无法做出明确的判断,因此,他先是愣了一愣,在继续观察与立即接球之间,选择了后者。

    比赛来到了尾声,他宁可将球接起,也不愿意在此时因误判而失分。

    因为对发球产生质疑,祝国力在接球时慢了半拍,因此,考虑到继续放网的风险较大,又因对手的进攻无甚威胁,他索性将球挑起,挑向了董明的反手后场。

    见到对手没有放掉这粒发球,董明心中暗道侥幸,却见对方挑衅般送出后场高球,胸中的怒气已经高度累积,因此,明知道自己的进攻威力不足,也准备给对手实施一次猛烈的打击!

    这粒后场球相当主动,他可以得到充分地准备,先将身体调整到最佳位置,再双腿同时爆发出最大的力量,腾空而起。

    起跳的同时,董明居然再次运转功法,努力将身体的力道整合于一处!

    他的跳杀,其实早已经在训练阶段,通过技术动作的微调整,实现了部分力量的整合,并不需要运转功法辅助。

    当然,通过功法的整合力量,比直接进攻强了不止几分,只是运转功法会牵扯大量的精力,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他希望给予对手最强的一击!

    此次进攻,打出了滑拍斜线,而进攻的质量,也同样让人满意,不仅出球具备极高的隐蔽性,球速也快得出奇,不枉如此努力!

    高质量的进攻带来了不一样的效果,祝国力在接球之际,慢了半拍,救球相当勉强,快速上网球救起之际,整个人差点撞到球网,此时,身体的惯性让他不利于回位!

    董明没有想到,进攻获得了出人意料的结果,可是,祝国力怎么如此狼狈,不应该啊!

    他心里寻思着,脚下动作却并不算慢,发现对手挡出远网小球,自己又可以较早到位,心中便有了定计。

    祝国力救球之后,应该在第一时间回位,否则,如果董明平推后场,他将非常被动。

    董明会推对手后场吗?还真不好说,他现在有两种选择,回放网前、或平推后场,至于最终如何选择,需要根据祝国力的反应决定。

    假如祝国力回位意愿强烈,董明自会果断放网,若在回位之际仍然不放心网前,推他后场是必然的选择。

    可是,董明发现祝国力不仅回位意愿很低,甚至还有赖在网前不走之嫌,这个时候,他虽然无法理解对方的意图,却不会有丝毫客气,直接将球推向了祝国力的斜后方身后正手底线!

    推球,没有高度,速度却极快,若防守方无法实施中途拦截,仅进行追赶的话,必然会陷入严重的被动!

    祝国力很厉害不假,但不符合常理的做法,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帮助,虽然发现了董明的推球,开始奋力挥动球拍,妄图将此球拦截,可时,在顾前不顾后的状态中,想击中如此快速的平球,机会低得可怜!

    他漏掉了此球,并且眼看着羽球落在了场内,失去了一分,比分来到了17:19。

    董明无法解释祝国力出现这般重大失误的原因,却知道,自己的希望又多了一分!

    站在单号区的董明,继续发球,发出了五号位小球,祝国力利用反面拍网轻搓,将球放置于董明的正手网前,放网后,果断逼网。

    董明被对手逼迫,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得将球挑起,挑向了对方的反手后场,挑球之后,他的内心开始狂跳,不知道能不能防住对方这一波进攻!

    获得了后场球,祝国力立即后退,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后退动作稍显磕绊,哪里像他平时的作风,原来的刚勇又哪里去了?

    不仅他的后撤动作不大正常,起跳居然也出现了问题,跃起高度非常有限,这般表现,杀球质量几乎无法保证!

    在董明犹自狐疑之际,迎来了对手的进攻,以直线杀向了他的正手边线,可是,杀球质量,也忒初级了,甚至达不到自己的效果!

    疑惑归疑惑,还是稳稳将球接起,挡出了网前斜线,接下来,祝国力将面临场上最大范围的转移!

    然而,令人惊奇的事情发生了,祝国力在发动进攻之后,上网途中,脚步居然停了下来,然后,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接下来,左手已经按住了腰部!

    董明恍然醒悟,怪不得,祝国力在场上频频表现得不符合常理,他居然,受伤了!

    顿时,董明和钱昇的目光,全部落在了祝国力的脸上,四号场上呈现出片刻的安静。

    稍后,钱昇来到祝国力的身边,盯着对方的腰部,轻声问道,“怎么样了,很严重吗?你,还能不能继续比赛?”

    “两个球前的那个回合,接球时扭到了腰,还是以前伤到的位置,缓一下试试吧,现在动作大了就疼。”祝国力苦笑着说道。

    老伤?听到祝国力说完,董明立即联想到了来到训练中心的第一个月,那个月,出现了三个伤者,吴修为的伤势最严重,却不是运动损伤,而是摔的,休息一个月就没事了;陈青的伤在足踝,经过一周的调养恢复了训练,后来发生了复发,本次队内赛也没有参加比赛;伤得最轻的就属祝国力,受伤后自己去了康复中心,也没有影响训练,仅做了几次按摩治疗。

    而今,却因高强度的运动,导致了伤病的复发,实在不幸!

    祝国力的不幸,却是董明的万幸,并且发生在紧急的时候,不然的话,他们二人的比赛,已经基本没有了悬念。

    祝国力歇了片刻,活动了活动上身,向着注视着自己的钱昇与董明摆摆手道,“好了,应该问题不大,继续吧!”

    董明自是没有意见,钱昇同样认可。

    现在的比分已经是18:19,董明仍落后一分,比赛来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董明发出一号位小球,祝国力上网,却没有立即将其挑起,而是规矩地放出了网前球,至于原因嘛,嘿嘿,他已经没有绝对把握防住对手的进攻。

    可是,已经洞察了对手意图的董明,又怎么可能放过眼前良机,哪怕对手已然受伤,但是,比赛就是比赛,是你死我活,呃,是非胜既败的局面,容不得半点怜悯,他立即飞向上网,反拍迅速拍出,将球扑到了对手的场上!

    看到扑球成功,已经十九平了,董明心里美美地想着,若在本局将比赛扭转,那么,接下来的第三局,祝国力还有战斗力吗?

    对手的体能近乎枯竭,并且还有老伤复发,无论如何也不再是自己的对手,如此一来,咳咳,哪怕打不赢钱昇,小组第二的成绩,岂非纳入囊中?

    董明想得挺好,然而,钱昇下面的话,却犹如泼了一盆冷水,从头而下浇了他一个透心凉,“过网击球,祝国力得分!”

    我离网还挺远好吗!董明讶然,心中已经生出了怒意,对手是远网放近网,哪怕质量再高,几乎不可能形成贴网球,没有贴网,又怎么来的过网击球?

    “我的击球位置距离球网还很远,怎么可能是过网击球!”董明不认可钱昇的判罚,当即争辩。

    他们二人从前是有过节的,原因是在一次放网训练的喂球中,钱昇仅仅为了吸引教练的关注,有意抛出翻滚球,使得董明频频失误。

    钱昇本想着凭老乡身份,够迅速拉近与主教练的关系,但是,他却不曾想到,卫康从小生活在大马,又能有多少的同乡情分,反倒与董明关系较近。

    结果,钱昇的筹划彻底失败,非但没有获得希望的结果,反而遭到了卫教练的斥责,可谓偷鸡不着蚀把米。

    也正是因为那次事件,他开始极度痛恨董明,在今天担任裁判之际,便准备做出有倾向性的判罚,可是,董明很不争气,根本用不着他任何“关照”,也要败于祝国力之手!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在关键时刻,祝国力居然旧伤复发,一场必胜的比赛,眼看着就要走向了失败,钱昇准备出手了!

    碰巧,董明抓了祝国力的一个网前机会,实现了扑球,虽然将球扑中了,但是,作为裁判,钱昇却可以颠倒黑白,硬生生地判董明过网击球!

    钱昇想的很清楚,过网击球,与其他判罚不同,讲究一个时效性,哪怕引起了争议,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谁还能找出证据不成?于是,他就是这么判了!

    见到董明争辩,钱昇撇了撇嘴,轻哼一声说道,“是不是过网击球,你说了不算,而我,才是裁判!”

    看着嘴角带着笑意的钱昇,董明的胸口好像遭了一记重锤,眼冒金星,怒视着对方,心中暗骂,你还能更无耻一点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