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董明所在小组球员们的实力,钱昇排在首位毋庸置疑,然后祝国力次之、董明最末,既然钱昇可以轻易击败祝国力,休息一局之后,再战胜董明应该毫无悬念,因此,无论董明与祝国力谁胜谁负,对他的成绩不会有丝毫影响!

    可是,钱昇却偏生暗中对董明下了黑手,做出了损人不利己的行为,不是挟私报复又是什么?

    祝国力的脸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作为场上运动员,或许无法看清楚比赛的全部情况,但是,董明这一次的“过网击球”却落在了他的眼里。

    他清楚钱昇做出了非常低级的误判,况且,判罚结果对他还有利,自然不会多事。

    扑球动作在瞬间完成,对此做出过网击球的判罚,事后极难寻找证据,因此,董明气愤归气愤,面对不公却不好争辩!

    就在董明准备忍下一时之气,继续比赛之际,忽然,一道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钱昇,作为一位专业运动员,懂得什么叫做过网击球吗?”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三人齐齐望向钱昇的身后,却见廖教练一脸怒容地盯着钱昇,很显然,这个“过网击球”的判罚,被他全部看在了眼中。

    目前国青二队共有五位教练,其中卫教练是主教练,宗平教练是综合技术教练,而廖教练、肖教练和彭教练都是体能教练,在今天的队内赛中,几位教练全部到了现场。

    其中宗教练与肖教练负责女队第一小组的裁判,余下三位教练则负责场上巡查,因为有四片场地的裁判由队员客串。

    实际上,队员们基本都会尽职尽责地完成裁判任务,何况旁边还有教练的监督?

    教练们在比赛时,表现得也都相当随意,基本不会影响大家的判罚,督导环节比较宽松。

    尽管教练们对督导工作不是多么用心,甚至在出现一些有争议的判罚时,也多以裁判意见为准,但是,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存在,可以起到足够的震慑作用,保证了比赛有序地进行。

    按理说,廖教练也不会关注到董明的这场比赛,刚刚他也是在场边走神,可是,谁让祝国力出现了受伤的情况,导致了比赛一度暂停呢!

    教练们可以对一般意义上的误判视而不见,见到球员受伤却不可以无动于衷,恰好廖教练距离四号场地最近,出现状况后便立即赶了过来。

    然而,祝国力的伤似乎不是多么严重,祝教练未来得及上前之际,比赛居然又继续了,他便不再多事,站在场边开始观察祝国力的伤情。

    可是,廖教练才刚刚看了几眼比赛,还没看到祝国力出现什么不利的状况,便见到钱昇做出了一个非常严重的误判,是主观误判,并且充满了浓浓的恶意!

    廖教练对于误判的态度同样暧昧,在他看来,比赛中的误判不可避免,没有必要过于纠结,甚至对于一些重大误判,也基本上不会刻意去纠正。

    误判对球员并非全然不利,同样也是一种磨砺,况且,误判的概率非常低,不可能连续出现,一次两次的误判,确实会对比赛产生影响,但影响也着实有限。

    谁都不愿意平白惹人,哪怕仅仅惹了一位球员,怎知道他们将来不会一飞冲天?

    廖教练已经五十多了,没有几年就要退休,安稳地度过最后几年的教练生涯,才应该是最稳妥的作法。

    可是,他在此刻还是出声了,出声的原因也非是误判中蕴含的恶意,而是,其中牵涉到了董明。

    在年初归队时拜会卫教练之际,廖教练便见董明跟在了卫教练的身边,知道两人渊源不浅,若他在此时仍然坐视不理,估计在恶了董明的同时,也会恶了卫教练!

    在权衡之后,他还是出声了。

    钱昇见到了身后的廖教练,立时冒出了冷汗!当然知道刚刚的情况已经落入了廖教练的眼中,人家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又怎么可能看不到发生了什么?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辩解,有意义吗?

    钱昇只得耷拉着脑袋,回答了廖教练的问题,“在击球的瞬间,羽球的球头尚未越过球网,就是过网击球!”

    “那么,刚才又是什么情况?”廖教练眯着眼继续问道。

    “过网击球啊!”钱昇硬着头皮答道。

    “我不是问你判罚结果,而是,让你说说这一回合的比赛过程!”

    “过程!为什么还要问我比赛过程?”钱昇不解道。

    “让你说,你就说,难道,刚才的过程你也没有看清楚?”廖教练道。

    “看清楚了,当然看清楚了,由董明发球,然后祝国力接球放网,接下来,董明再上网扑球,发生了过网击球。”钱昇弱弱道。

    “奥,也就是说,董明先发球,在发球之后抢网扑球,我说得没错吧?”廖教练盯着钱昇说道。

    “是,这个过程没错。”

    “也就是说,董明在发球后,在抢扑网前球时,发生了过网击球?”

    “对。”

    “对什么对!”廖教练的眼睛立即瞪了起来,一脸严厉地看向钱昇,继续道,“你见过在发球后抢扑网时,能出现过网击球吗?”

    钱昇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暗道,坏了,因为,发球后抢扑网出现过网击球,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首先,发球后抢扑网的情况,在单打比赛中极为少见!

    在单打比赛中,接发球放网的机率超过五成,可是若想做到发球抢扑网,需要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到网前,几乎等放弃了后场,谁又会那么做呢?

    不说对手可能突然挑后场,让你落入被动,即使对手放网,手上都会带着假动作,扑球成功率很低,因此,极少有人在发球后抢扑网!

    董明之所以敢于发球之后抢扑网,是因为情知对手已经受伤,进攻与防守都形成了短板,为了防止遭到进攻,接发球放网的概率更高,即使猜测错误,祝国力挑后场,董明也不需担心,大不了将球回到对方的后场,把进攻机会送给祝国力,现在祝国力的进攻还能剩下多少威胁?

    或许有人觉得这种做法有些无赖,有乘人之危之嫌,可是不要忘了,这是比赛,不正规的比赛也是比赛,在比赛中不能讲究恭俭温良!

    其次,接球一方属于远网放近网,这种放网方式几乎不可能形成贴网球,如果没有贴网,又谈何过网击球?

    如此说来,钱昇所谓的“过网击球”判罚纯属无稽之谈,根本是在嘲笑他人的智商!

    知道被廖教练抓住了痛脚,钱昇也只能狡辩道,“也可能,是我看错了,您说应该怎么办?”

    “忘记了开赛前宗教练的话吗?持心如衡,以理为平,这么浅显的道理,你却连最基本准则都没能保证,让我怎么说你好!”

    “要不然,这个球,判定董明得分咋样?”钱昇心如死灰,嗫嚅着说道。

    “算了,判罚既然已经做出,就不要更改了,让比赛继续吧,我只希望你记住今天发生的事情,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董明对于这个结果倒是没有疑义,廖教练的举动虽然没能改变什么,却斥责了钱昇,让他气顺了,祝国力获得了赛点也算不得什么,如果连一个受伤的对手都应付不了,也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这场比赛,因祝国力的受伤,董明在第二局实现了逆转,最终竟然以二比一的比分,击败了对手,戏剧性地取得了胜利。

    当然,在接下来与钱昇的比赛中,董明毫无悬念地输了,至此,他所在小组中,钱昇两战全胜,位列小组第一,董明一胜一负排名第二,祝国力最倒霉,两战皆负排名末位。

    在明天下午的比赛中,董明将与另外两个小组第二的选手进行循环赛,来决定第四至第六的排名!

    在董明比赛结束之际,其余两个小组的比赛也相继决出了名次,吴修为的小组排名依次为:张宏伟、那永春和吴修为,吴修为位列末位,另一个小组的排名分别为燕泽、安晏和高黎明。

    因此,董明循环赛的对手分别是安晏与那永春!

    “董明,你的运气倒是好,可我命苦啊,今天第一个上场,排名最后。”比赛刚刚结束,吴修为便在董明跟前,哭丧着脸说道。

    “别逗了,第一场赢不了那永春,换成张宏伟,你就有机会了?”董明撇了撇嘴道。

    “如果第一场我可以轮空,赢那永春应该有戏,就比如说你,第一场轮空,然后就把祝国力给干掉了,换成平常,你能是他的对手?”

    “哪怕我以逸待劳,仍然不是祝国力的对手,但是,谁能想到,他碰巧在比赛中受伤了呢!”

    “唉,你的运气啊,真是没法说了!”吴修为晃着头说道,突然,他的目光瞟向了女队方向,然后压低声音说道,“你的那个老乡哎,同样运气不错,获得了小组第三!”

    听到了吴修为的话,董明不由得一怔,他只知道沈醉蓝被分到了第一小组,至于其他什么的,还真的没有怎么关注。

    接下来沈醉蓝要参加第五至第七的排位赛,她所在小组是四人小组,排名第三,那么在第一轮淘汰赛中必然轮空,她小组的第四名将与另一小组排名末位球员先进行比赛,负者排名第七,胜者再与沈醉蓝比赛,二人的胜者排名第五,负者位列第六!

    “这么说,我的老乡也不需要再担心排名末位了!”董明惊喜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