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不少浪漫的人,都有过这样的执着,一生必淋一场蓝花楹花雨!

    似乎在一部分人的印象中,这些美丽的蓝色楹花海洋,应该只存在于国外,例如被称为“蓝花楹之城”的南非,或者在春夏交际的澳洲,但其实,在蜀都,同样拥有这些悲伤浪漫的蓝花楹。

    一到五月,蜀都大街小巷,便成为了蓝紫色的海洋,虽不如南非盛名,不如澳洲普遍,但那抹温婉的紫色,同样直击你的心扉。

    董明来到羽毛球训练基地已近四个月,完全适应了这里的生活,训练虽然辛苦,却痛并快乐着,还有什么事情能比看着羽毛球技术飞速增长,更让他开心?也许,这才是他需要的生活!

    他不仅羽毛球技术进步飞快,并且,进步速度也超过了每一位队友,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从来不会受伤!

    运动损伤通常由两方面因素引起,其一就是过度训练,怎样才算是过度训练呢?这也是因人而异,比如,国青二队属于训练过度吗?对于董明来说肯定不算,但是,对于那些伤者来说,或者存在过度训练之嫌!

    受伤的另一方面原因,则是由于球员动作不规范,使身体某个部位长期处于过度疲惫之中,积累下来,受伤在所难免。

    进入国青二队以来,董明的这些队友,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一些伤病,严重的伤病对训练造成影响自不必说,即使比较轻微的伤病,同样在影响着他们的训练。

    伤病严重与否,界定起来并不如想象那般容易,有些时候,队员看似不严重的伤病,仍然可以保持训练,也没有采取医疗手段的必要,但是继续训练伤病通常会逐渐加重,甚至造成极其严重的后果!

    任何一位受到伤病困扰的运动员,不可避免地在训练中,心中有所顾忌,并非是畏难情绪作祟,而是,一旦伤势加重不仅直接耽误训练,更有甚者,会断送他们的运动生命!

    心有顾虑,训练效率必然会打折扣,而董明则没有这方面的后顾之忧,他随时可以掌握自身状况,一些隐患可以被及时利用功法清除,因此,训练起来如鱼得水。

    进步虽快,想追赶上队友的步伐,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左右他不是多么心急,只要保证按部就班地训练,迎头赶上那是迟早之事。

    这一天,董明刚刚结束了力量训练,便接到了一个电话,掏出一看,居然是康宁师范的吕莹吕老师!

    待电话接通,对面传来了吕老师清脆的笑声,“咯咯,董明啊,你去了国青已经将近半年,过得还好吗,适应那边了吗?”

    吕老师的话浅显易懂,听起来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不过,董明却微微沉思,估计若非学校那边出了什么事情,就是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去做,因为,他的学籍,还留在康宁师范。

    “吕老师,有段时间没和您联系了,您也挺好的吧!现在蜀都的天气有些热了,不知道更热的时候是什么情况,呵呵,有些怀念咱们北方的气候。”董明轻笑着说道。

    “想家了是吧,哈哈,如果想家的话,欢迎随时回来啊,现在就有这么一个机会,你知道的,咱们学校马上就要通过省教委的评估,成为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所以呢,准备参加今年的燕北省大学生运动会,方便回来参加运动会吗?”

    “不是,吕老师,这种事情,您怎么会想到我呢,不说别的,仅在我们03级,就有多名高中生源羽毛球专项生,更不要说还有02级的师兄师姐,他们的实力,比我们强了许多吧!”董明皱眉说道。

    “不要妄自菲薄,他们还真的不及你们!”吕老师断言说道,“高中生源体育生,年龄确实要比你们占了优势,在刚刚入学的时候,实力也在你们之上,但是,他们的基础却相对薄弱,经过了近一年的训练,暴露出来许多问题,现在啊,你的室友马凯,已经基本具备了不弱于他们的实力,你在国青经历了近半年的训练,不会连马凯都不如吧?”

    “马凯的实力赶上那些师兄们了?”董明讶然。

    “呵呵,你也知道,目前咱们学校的生源比较复杂,高中生源的羽毛球专项生,01级只有两人,实力一般,也马上面临毕业,不可能参与运动会,02级多了几个,没有表现特别突出的选手,只有03级保留了一点战力,可是遇到比赛,已经及不上马凯了,所以啊,只能请你回来参赛。”

    “吕老师,其他院校的参赛球员,应该都属于高中生源吧,他们在年龄上面占据了绝对的优势,我们能行吗?”

    “不要完全迷信年龄,比较有发展前途的球员,早在初中毕业的时候,几乎都有了去向,很少有人会进入高中,再说,高校的训练条件有限,并不容易有高手涌现,所以,你们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可是,您知道,我们除了年假,其他时间是没有假期的,若我想参加比赛,要征得球队的同意。”

    “咯咯,能请下假来更好,不行的话,也不要强求,老师等你的好消息哦,对了,比赛在六月份举行,具体信息,老师给你发短信吧!”

    挂断吕老师的电话,董明陷入了沉思,其实他早已经心动,因为可以借此机会,回一趟康宁!

    捱到了全天训练结束,董明悄悄跑到了卫教练的房间,将这件事情讲给了卫教练。

    卫教练沉默片刻,摊摊手说道,“通常情况下,我是不赞成你出去比赛的,因为这段时期,是你们进步最快的阶段,随便外出一趟,至少会影响几天的训练,但是,谁都会遇到一些抹不开的关系,不好拒绝,我只能对你说,快去快回,哦对了,运动会一共几天?”

    “运动会安排得比较紧凑,小组赛一天,淘汰赛加决赛也是一天,估计前后不会超过三天。”

    “哦,燕北省的比赛,问题倒也不是特别大,但是也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受伤,若影响了训练,就得不偿失了,对了,听说你与赵大伟之间闹出了一点误会?”

    什么,赵大伟,那个四季公司的赵胖子,这是什么神转折,怎么忽然想到了赵胖子!

    董明对赵胖子没有任何好感,开始的时候对我穷追猛打,发现进入省青队无门之后,态度立即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改变,典型的人性惊薄!

    他对赵大伟没有好印象那是事实,要说两人间存在什么误会,倒也算不上,可是,为什么卫教练有此一问?

    “呵呵,我跟他不算多熟,也好久没有联系了,我们,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吧?”董明轻声问道。

    “唉,大伟与我关系不错,这个人啊,怎么说呢,为人还是挺不错的,可能与你缺乏沟通,要知道,他,也有许多的无奈。”

    “可是,我怎么听许多球员讲过,他们四季对待球员向来,刻薄,并且,经常与省青考察搅合在一起,广受诟病,您,确实要我和他接触?”董明不解问道。

    “假如遇到了,不妨与他聊聊,对你没什么坏处的。”卫教练淡淡道。

    什么叫作“没什么坏处”?董明心中万分不解,然而,无论再如何追问,对方都是笑而不语,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他也只得作罢。

    再随便聊了几句,董明带着疑问,离开了卫教练的房间。

    五月,还有另外一件比较热闹的事情,那就是全国青年羽毛球赛沪市站的比赛打响,五月与九月的比赛,向来受到各个青年队高度重视,这一次,国青一队,共有二十多位球员及教练员,再次踏上了征途。

    因为外出的参赛人员着实较多,让原本人数不多的训练基地,显得更加冷清,倒是前方的赛况,会在第一时间传回基地。

    “听说了没,在这一次沪市站的比赛中,徐红和荆晓晓出师不利,目前在小组赛中一胜一负,最终能不能出线,还需要看他们明天比赛的表现!”晚上,吴修为献宝似地对董明说道。

    “你是从哪儿听来的,又是通过老乡?徐红和荆晓晓,她们实力不是很强嘛,怎么小组出线都成了问题!”董明皱眉问道。

    “这些事情,队里谁还不知道,也就是你不爱打听罢了,徐红与荆晓晓,在小组赛中遭遇了一对来自都城的选手,处处受到对方的克制,处境艰难,而夏雨荷在这次比赛中,也遇到了困难,目前的小组赛成绩同样是一胜一负,然而呢,明天她要迎战一位沪市高手,啧,悬了!”

    “难道说,我们国青在这次比赛中,要全军覆没?”听说一队的高手,全部面临困境,董明关心地问道。

    “嘿嘿,也不是的,史彬彬和蒋双这对混双却发挥出色,已经取得了两战两胜的战绩,提前锁定了出线权!”

    史彬彬与蒋双,以前的成绩一般,然而,却突然在五月赛中大放异彩,难道,他们也开窍了?

    董明暗地里寻思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