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国青队五月征战沪市,除史彬彬和蒋双这对混双异军突起,最终打入了四强,其余选手包括女单夏雨荷、女双徐红和荆晓晓在内,全军覆没,结果可以说喜忧参半。

    喜的是在一对混双的身上,看到了崛起之意,而忧的却是,全队整体实力在明显地下滑!

    五月末,那些即将离队队员的去向问题,也基本被敲定下来,比如,夏雨荷虽然近期比赛成绩不佳,但已经确定可以进入国家二队,实现了球员们终生的梦想。

    尹玉龙的出路也比较不错,他将回到本省的省青担任教练,而他的混双搭档兼女友江岚,却联系了一所大学,至于他们将来还有没有可能走到一起,就不好说了。

    那位曾与董明发生过冲突的李小波倒也有趣,他既没有联系到教练的工作,也没有联系大学,而是在都城寻了一所中学,准备前去担任体育老师。

    一队将要离开的球员很多,将近二十余人,待到九月份,还有同样数量的新球员要补充进来,不过,新进球员却并非完全属于一队,其中大概半数的名额要融入二队。

    六月初,董明陪卫教练跑了一次古玩市场,这一次没有任何收获,原因不是市场中没有发现黄翡古玉,而是发现了几件,只是几样古玉全是人家店里的精品,其价格着实让人感动。

    两人也不是空手而归,比如,卫教练收入了一套紫沙壶,他买来只是用于泡茶,并非为了收藏,价格不是多高,董明则入手了一件针刺葫芦摆件,个头不大,比乒乓球大些有限,上面雕了两只可爱的猫咪,不用问,是准备趁着这趟回康宁的机会,送给左婕。

    “这一次燕北省大学生运动会,做好准备了吗?”坐在回基地的地铁里,卫教练无聊地与董明闲扯着。

    “还需要什么准备啊,听招呼就是了,嘿嘿!”董明轻笑说道。

    “运动会怎么组织的,都弄清楚了吗?”

    “听吕老师讲,本次燕北大学生运动会,在滨海城市临榆召开,由燕郊大学主办。”

    “你们学校,参与了哪些项目呢?”

    “康宁师范体育教育系,各类专项的体育生都不缺,球类项目尤其乒乓球、篮球、排球和羽毛球发展得不错,所以,应该参加部分田径项目,还有几项球类运动。”

    “对于这场比赛,你有什么样的心理预期呢,有没有考虑过拿名次?”

    “还真没那么想过,参加赛只是去尽一下本分,既然您也说了,注意不要受伤,我到了赛场上肯定不会盲目去拼,正常比赛而已,所以,没给自己制定什么目标。”

    “其实,那些高校选手,他们既专业也不专业,技术水平一般,有些时候相当难缠,只要到时候别头脑发热与他们硬拼就好,若因为那些人受伤实在不划算。”

    我来到训练基地之后,还从来没有受过伤呢!

    董明暗自嘚瑟,嘴上却问道,“那些高校的羽毛球选手,很不容易对付吗?”

    “哪里都避免不了出现高手,在大学生运动会中也是同样,遇到高手不怕,我只是担心比赛安排实在紧凑,强度有点高了。”

    队内赛的强度不是更高嘛!董明心里吐槽一句,仍然连连点头附和道,“没关系,我还是知道变通的,如果到了最后体能不足,顶多减速呗,嘿嘿!”

    “我们国青培养出来的球员,与那些高校选手没有什么可比性,怎么会在体能上面出现问题,你这一次出去比赛,也不要给球队丢脸!”

    “噗!”董明好悬没被卫教练的话给噎到,您既担心我在比赛中受伤而影响训练,又担心表现不佳给球队丢脸,到底要我哪般啊?

    董明不喜欢抬杠,只是嗯嗯啊啊地,把这段给糊弄了过去。

    燕北省大学生运动会在期末考试后,董明正好赶在“运动与健康”课程考试之后出发。

    他请假参赛这件事情,两个人是不能隐瞒的,一个是他的室友吴修为,你一下子跑出去三天,不讲清楚原委肯定说不过去,另一个却是沈醉蓝,因为,比赛的地点在临榆,那里就是人家的老家。

    董明在临行前几天告诉了沈醉蓝这一消息,结果,转天的中午,丫头便找了过来,托他给家人带一些蜀都的特产。

    “你们在燕郊大学参加运动会,到时候,不用你单独送一趟,我爸到学校找你就行!”看到董明似乎有些为难,沈醉蓝撇了撇嘴说道。

    “你想让我带点什么,我带上就是了。”董明被打败了,只得点头同意。

    “东西还没准备,你,趁中午的时候,跟我出去买一趟吧!”见到董明服软,小丫头立即打蛇随棍,求人时,说话甜腻腻的,看得室友吴修为直翻白眼。

    “吴修为,你是什么眼神儿啊,我让董明帮家里带点东西怎么不行了?”

    “咳咳,你来找你的老乡,我可是什么话都没说,怎么也惹到你了!”吴修为一脸委曲道。

    “你那眼神儿不对,行了,不用叫屈,现在也跟我买东西去吧!”沈醉蓝瞪着吴修为说道。

    吴修为痛快地应了下来,只有董明自己叫苦不迭,他寻思着,三个人一起去采买,准备带多少东西啊!

    虽然训练基地地处偏僻,买东西倒也方便,只要走到附近的丰乐街,就有许多土特产超市。

    刚走进一家超市,吴修为的嘴里就开始叨叨,说东西不及宽窄那边的店正宗。

    然而,沈醉蓝接下来的一句话,他就立即哑火,“不如,我们向教练请个假,现在一起去市里吧!”

    开什么玩笑,为了买土特产找教练请假,不是纯粹找骂吗?

    因为人手多了一位,沈醉蓝买起东西来如同扫荡一般,什么手撕兔子肉、什么温鸭子、泡菜、火锅底料一股脑拎了回来。

    当董明苦着脸告诉沈醉蓝,行李箱要装满了时,对方的回答几乎让他晕倒,“放心,可以把我的行李箱也带上,不会让你自己没地方放东西!”

    董明出发的这天,是一个周日的中午,蜀都下着绵绵细雨,沈醉蓝和金小媛居然专程跑来送他,还把他一路送到了机场。

    其实,董明身上的东西不算特别多,一只球包、一只背包还有一个行李箱,这只行李箱是他自己的,只是里面装的大部分都是沈醉蓝的东西。

    “我已经和我爸爸打好了招呼,只要你到了临榆,就马上给他打电话,明白了吗?”沈醉蓝已经不是第一次叮嘱,一路之上,磨得董明的耳朵都快疼了。

    “我家醉蓝很少求人的,也不用表现得这么不耐烦,知足吧,嘻嘻!”旁边的金小媛还在助攻!

    董明耐心地应付着二位,认真地一遍遍点头,没办法,女生实在惹不起,女生的道理,也很难让人理解!

    今天的行程相当顺利,飞机准时起飞,并在下午三点左右,抵达哏儿都滨海国际机场,他在机场等候了近一小时,坐上了直达康宁西客站的机场巴士。

    机场巴士,不仅乘坐起来相当舒适,开动起来后也速度飞快,没有几分钟便驶入了高速,向着康宁方向疾驰而去。

    看着窗外迅速向后方移动的景色,董明的心,早就飞回了康宁,许多东西在脑海中呈现,有康宁师范,有他的舍友,当然,最多的还是左婕的倩影,和她喜怒嗔怪的样子。

    已经半年未见,不知道,两人会不会变得生分呢,一路之上,董明想了许多!

    大巴的速度很快,仅一个小时左右,便在康宁下了高速,又经历了约二十分钟的市区行驶,使驶入了康宁西客站。

    待汽车刚刚稳稳,董明第一个跳下了车,迅速在行李箱里拿上了自己的随身物品,迫不及待地向着出站的方向走去。

    刚刚走出出站口,目光立即被眼前矗立的一副风景吸引,却见一位头扎马尾的少女,一袭珠色半袖小衬衣,纤细的丝带从颈间绕过,恰好挡住心型项链,下穿洗得发白的牛仔短裤,笔直地站在那里,亭亭玉立。

    左婕的瞳孔清澈而明亮,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粉红,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般娇嫩欲滴,把董明几乎看呆了!

    “看什么看,再看,眼珠子要掉出来了!”左婕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很自然地从董明手中接过了行李箱。

    “呵呵,半年不见,好像还是那么高。”不知道为什么,董明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么一句,之后立即后悔,可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只能紧张地观察着对方接下来的反应。

    左婕好像不是多么在意,一边随着董明走出车站,一边继续微笑说道,“我又不是树,怎么能一直长下去!今天路上顺利吗?”

    “顺利,特别顺利,除了在机场等车的时间稍长了一点,其他一切都好!”董明连忙应道。

    “怎么夏天出行,还带了这么一个大箱子?”左婕随口又道。

    “哦,帮别人带了些东西!”说到了这里,董明突然暗道不妙,语气也为之一滞,再次紧张地看向了左婕。

    “帮沈醉蓝带的吗?”左婕说话间,浅笑依然挂在她的脸上,但是,听在董明的耳朵里,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像有一股阴凉的风,从自己的心头掠过,让他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