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时间已经来到了十月份,适应了北方气候的肖天全一路向南,逐渐湿热的环境虽不至于让他出汗,却也烦躁的很。

    不知道是第几次跳着眼皮看戒指里的两块令牌,一块七星宗的是楚栖梧从东彩那仿制的,另一块直接就是一个小型的阵盘加了层材料,上面写着华天宗。

    东彩那块还好,不拿在手里细看差别不大,可楚栖梧让他拿着那块“极为精美”的华天宗令牌往南去各国勒索材料,这不是要了狗命了么。

    “算了,大不了就是逃命嘛!”

    自从身体出了问题后,实力增长的速度甚是可怕,感觉身体的素质已经跟不上妖丹的壮大,以至于得吃很多的妖兽肉还是有饥饿感。

    现在平常的元婴修士已经不是肖天全的对手,说到逃命,凭借着速度跟铜皮铁骨一般的身躯,没有炼神期根本拦不住。

    肖天全咬咬牙直接释放威压一路闯进了卫仓国朝议大殿,“卫仓王何在?我乃华天宗七星宗两家联合特使,速来见我。”

    一屁股坐在了大殿最上方宝座上,早朝已经过了时间,殿内只剩下些撒扫的仆人,不多时卫仓王就领着侍卫进了大殿。

    “敢问特使可有证明之物?”

    肖天全没有回答卫仓王的话,而是一把将他凌空摄了过来,按在宝座扶手上,“你敢向我要证明?”

    卫仓王也有金丹的修为,被按住动弹不得,肖天全探手一挥,一个闪耀着“七星宗”的令牌浮于半空,“这件是七星宗的。”

    不见那令牌落下,肖天全又拿出一块更加精美的令牌,这令牌一出就让卫仓王感觉到了巨大的威压,只是被掐住脖子动弹不得,灵气不顺也没办法验证真假。

    被那块华天宗的令牌“咣咣咣”敲着脑袋,还听着肖天全嘴里“让你验证,给你证明!”之类的话,卫仓王只得认怂,“特使息怒,特使所来何事。”

    肖天全收起了两块令牌,一脚把卫仓王送到了宝座前的扶梯下面,正了正衣衫,脸上表情更是变得严肃。

    “着各国,收到此令后,即刻筹集国内物资于指定地点,量大者赏,量小者罚。”一张清单悠悠飘落在卫仓王身旁。

    “小王领令。”

    除了接受还能怎么样?卫仓王心里暗骂宗门不是东西,“特使大人,敢问为何会有天华跟七星两宗令牌呀。”

    肖天全瞥了眼卫仓王,“反正以后就会传开,七星宗跟天华宗准备合力建造一处陆地奇观,这个时候想必天华宗的督造人员已经出发七星宗了。”

    “我还要去其余各国通传,记得三天内把单子上东西能备多少就备多少,运往指定的地点,这次少不得你们好处。”

    卫仓王心里已经信了肖天全所说的话,还没人敢拿天华宗跟七星宗行骗,更别说打着两家一块的名义了。

    再次拱手保证,不过心里也不以为然,奖励不指望,只是那惩罚不能落在自己头上,如果不是为了自己那宝贝幺儿,金丹的自己早撇下卫仓国加入宗门了。

    沿着楚栖梧给自己画定的路线,一路诓骗的肖天全对于各国的拿捏越发得心应手,更是无师自通了吃拿卡要,贪财赖宝等诸多技能。

    很多的派送队伍已经跟东来镇做了交接,黑天根本不在意楚栖梧安排的种种小动作,也让各国都更加确信肖天全的话,长长的物资输送队伍加快了步伐。

    迎接的会场已经布置完成了两个多月,却不见天华宗的人前来,对此楚栖梧心里希望着他们来的更晚一些。

    “哼,华天宗,好大的面子!!”

    黑天很是恼火,华天宗三个月前就说前来,到现在消息传来说待到新年首日到访,在他看来,这华天宗明显是瞧不起他,来不来都是落了自己面子。

    连带着楚栖梧也遭了殃,时不时就会被拉去训斥一顿,不过事后黑天竟然派东彩来询问还少什么,真的是对天华宗火大了想争口气。

    既然问了,楚栖梧就趁机开口说串联白光木的妖兽筋还差很多,黑天直接从七星宗调来大批的低阶妖兽筋,可算满足了楚栖梧的发动机需要。

    黑天想的是反正东西给了还能拆掉拿回来,东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是一团糟的话,那自己面子岂不是更过不去。

    索性就准备给楚栖梧解决一些麻烦,如果华天宗真的看上了这华而不实的东西,那自己一句“不给”岂不是更有面子。

    肖天全也回到了东来镇,之所以让狗子去到处奔走,是因为郁锡斋跟狗子的关系除了楚栖梧,也就杨荫泽跟张扬知道。

    楚栖梧找人通知杨荫泽,张扬跟老孙头,做最后的准备工作,老孙头由于就在镇城,所以第一个赶来。

    “大人,没必要的舱室都没安装,已经最大可能的减少重量了,还有就是各国送来的材料,都用在了拖拽船的建造上,用不完的挑重量大的都装进了储物戒。”

    楚栖梧一直没有对老孙头提起工作量太大让人累死一事,眼看到了最后的阶段,更是不想提起,不是自私,是为了避免更大的悲剧发生。

    “老孙头,你说如果到了海中,如果找不到我们想要的发展资源,那该怎么办。”

    老孙头眼中恍惚闪过,而后又坚定的对楚栖梧道:“大人,就如你之前对我们说的,北方为何资源丰富,就因人类修士涉足太少,而海底,从未开发,将会遍地是宝。”

    楚栖梧点了点头,“人员收拢的怎么样了?”

    “照大人的吩咐,已经解散了大多数,编练的5万新军已经全部集结在了东来镇外海岸的营房,每天都只是修炼,没有引起黑天的注意。”

    张扬跟杨荫泽也赶了过来,楚栖梧朝着张扬问道:““浪花”,“昙花”都准备好了?”

    张扬“嗯”了一声,然后又道:“都已妥当,还有就是以防万一做的毒气室也做好了。”

    毒气室造的极为庞大,穹顶白光木缝隙中密密麻麻排满了释放毒气的管头,这是楚栖梧做的一道出逃保险。

    如果失败,黑天不会让用到第二道就可以杀光自己这些人,所以楚栖梧的第二道,就是同归于尽的“昙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