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中州历八十会二年元月一日。

    楚栖梧望着远处天际,等待着华天宗的到来。

    黑天还是在县衙,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让楚栖梧在各宗来时通知他。

    “大人,妥当了,饭食都准备妥当备在后厨保温,宴会厅里面各后手也都检查了一遍,没问题。”

    冲着前来禀报的张扬点了点头,“昙花”放在了宴会厅的中央,装扮成了雕塑摆件,穹顶毒烟的喷头也已经就绪。

    而宴会厅,在楚栖梧的多番劝说下,设置在了“模型”中,墙壁穹顶地板都焊接的浑然一体,云纹钢打造,整整1米厚度。

    老孙头也走了过来,“大人,杨荫泽跟“种子”都进了潜艇,所有的贵重材料跟库存灵石也都装进了潜艇。”

    就在老孙头刚刚说完之际,天边出现了绰绰人影。

    “来了!去通知黑天吧!”

    “模型”光入口就有100个,朝西的入口处铺设了引导众人降落的显眼图案,华天宗等人接连落在了地上。

    来有近70人,大多是华天宗附庸宗门,还有云岚九宗,楚栖梧不知道的是,因为郁锡斋一事,云岚等九宗似有脱离七星转投华天之势。

    “各位大人,黑护法正在赶来路上,不妨先进入稍作休息。”

    一众人没有搭理楚栖梧,而是互相调笑着道:“这黑天竟派了个筑基期在这迎接,还真是看不起我们。”

    “哈哈,这怎么能怪人家呢,你每次隔三四年就找由头来揶揄一番,有人迎接都不错了。”

    以华服男子为首,一众人绕着“模型”走了一小段,而后直接跳上了顶部,以法术跟飞剑“叮叮咚咚”的攻击着抗压壳。

    这是丝毫没有打算给黑天哪怕半点面子呀!

    在黑天来到时,已经在抗压壳上造出了半米深的坑洼,那块区域更是焦黑一片,有些烧红的壳体冒着红光还未冷却。

    “黑天!你这乌龟壳倒是挺厚实,就是经不起刨哇!”

    黑天脸上并没有露出什么悲愤,“桂凌若,你师傅可安好?”

    “我呸,家师还轮不到你在这惺惺问好,你这乌龟壳到底何用?”

    那桂凌若仍旧一边凿着抗压壳一边调笑:“还挺厚!”

    楚栖梧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桂凌若把壳体真的给凿穿呀,心里想着这炼神怕不是有什么毛病吧。

    其实桂凌若与黑天恩怨已久,黑天欠着桂凌若师姐木纵心一份恩情。

    木纵心是桂凌若师姐,喜欢上了黑天,在一个渡劫期强者遗墓中,东彩双亲与木纵心为救黑天相继陨落。

    黑天一度失落,回宗后就卸去了七星宗宗主之位,上天华宗找木纵心的父亲请罪。

    木纵心的父亲木成生悲痛之下还是原谅了黑天,但打小爱慕师姐的桂凌若恨透了黑天,每隔几年就要寻黑天一次麻烦。

    这也是黑天对东彩视为己出的原因所在,当东彩胡闹着要楚栖梧造战甲时,黑天也是毫不犹豫的从宗门要来资源供其玩乐。

    眼看着那一大块的抗压壳满目疮痍,楚栖梧对着黑天道:“黑护法,里面洗尘宴已经准备好了。”

    黑天冲着桂凌若喊道:“下来吧,那里5米厚,你想凿到什么时候。”

    说完朝着“模型”内的宴会厅走去,后面楚栖梧紧随其后,桂凌若看着黑天进去了,再破坏也是无趣。

    刚入“模型”,除了入口,往里是一片黑暗。

    “由于还未建造完成,就只将今天所用的宴会厅装潢了一番。”

    楚栖梧说着“咔啪”按下了一处开关,白光木一面面在头顶亮了起来,顺着过道一直延续到宴会厅正门处。

    流光银的地面搭配着两旁红云丝的纱帐,经过头顶白光木照射后,普普通通的材料竟营造出了尊贵典雅的光影效果。

    桂凌若看着美焕的通道,“有趣,这可不是黑天你这磐石疙瘩能想出来的呀。”

    黑天默不作声,为避免尴尬楚栖梧只能开口介绍道:“这只是一个样板罢了,材料也是普通的很。”

    “待到“模型”真正建好,内部会有675处区域,装饰各不相同却又呼应衬托,到时各位大人一定要莅临指点呀。”

    嘴上虽是如此,估计今天过后这宴会厅也会拆除,到时候内部不是机械就是舱室。

    已经将液压机跟锻造机还有高炉等设备搬了进来藏好,外面的都是型号老旧或者废弃零件焊接的样子货罢了。

    到了宴会厅的正门,桂凌若盯着向外开的两道厚实大门说道:“为何这门的材料换成了万钧铜?这等好材料用在此处不是浪费?”

    楚栖梧心里想着当然是怕你们冲破这门出来了,嘴上解释道:“这对于我来说挺重要的,各位大人首次前来怎么也得表示庄重才好。”

    入眼就是中间惹人注意的雕塑,似要腾飞的马拉着一辆马车,看上去只是普通的黑铁,其实内部装满了磁实的灵爆珠粉。

    四周桌案上已经摆满了各类妖兽肉制作的美食,东彩正招呼着众人做着最后的摆盘等工作。

    正是由于东彩参与了这座宴会厅从设计到装饰,以及饭食制作的全部过程,黑天才没有对此起疑心。

    “楚栖梧,都已经做好了!哎呀,为了这事,我已经两个月都没怎么睡觉了。”

    东彩上前先是跟楚栖梧打了招呼,可能感觉东彩与楚栖梧表现的过于亲昵,黑天眉间微微动了一下。

    桂凌若倒是对东彩不反感,甚至有些喜欢东彩的性格,“东丫头,看叔叔这次来给你带了什么,整整三十种灵花的种子。”

    “哎呀,桂叔叔,我现在又不喜欢种花了,我喜欢战甲。”

    东彩说完就从戒指里掏出了那套“彩虹”战甲,以灵力操控瞬间覆盖全身,卡扣也是“啦啦啪啪”闭合。

    “怎么样?怎么样?”

    桂凌若只能苦笑,“上次送你紫金铃铛,你说喜欢种花,我这次拿来种子你又喜欢战甲,以后想干嘛了直接捎信给我,我让人带给你。”

    瞅了一眼黑天,“不想某些人,还克扣你的零花钱。”

    “桂叔叔,我为了这次的宴会,可是足足忙了两个多月呢,你说布置的好不好。”

    桂凌若嘴角一阵抽搐,本来打算宴会上发作刁难的,心里怒吼绝对是黑天这个老梆子故意拿东彩让我说不出话。

    黑天也顿时明白了过来,终于找到了克制桂凌若的办法,冲着楚栖梧嘿嘿一笑,整的楚栖梧一脸的懵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