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楚栖梧看着门外黑天安排的侍卫,只是金丹修为,不过数量有8个,倒成了最为麻烦的一环。

    两扇万钧铜的大门,必须在一瞬间关闭锁死,所以杀这8名侍卫跟关门必须同时进行。

    张扬在门外等着,除了楚栖梧以外,黑天没有允许其他东来镇的人进入“模型”,以现在的情况,楚栖梧出去的话只怕也会引起怀疑。

    不过这些都在预料之内,武装到了牙齿的肖天全在众人进入“模型”后,就从基地奔袭而来,他就是楚栖梧安排的关门狗。

    万钧门由于太重,就没指望以人力去关闭,门后早就放置了炸药,只要炸药以推力将门闭合,那已经设计好的卡扣会自动落锁。

    4把狙击枪已经瞄准了门后经过伪装的炸药包,在楚栖梧出门后就会让他们爆炸,怕的是那8名金丹拦下射来的子弹。

    虽说可能性很小,也不能拿整个东来镇去赌,肖天全在枪响之前,就得让8名金丹失去阻止能力。

    “东彩小姐,这是我新设计的战甲图样。”

    楚栖梧递给东彩一本厚厚的图册,准备借着机会从大厅溜走,大厅内只有东彩一直关注着楚栖梧,只好拿出事先准备的图册吸引她的注意力。

    就在将要出门的时候,看着图册的东彩想问一些问题,却发现楚栖梧快要走出宴会厅了,就快步追了过来,边走还大声道:“楚栖梧,你出去干嘛!”

    哎呦,这可要了老命了,响亮的声音虽不至于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可还是有几个人朝这看了一眼。

    黑天看到后还皱了皱眉头。

    楚栖梧看着拿图册走来的东彩,“东彩小姐,你没发现咱们忽略了点什么吗?”

    大厅的设计是东彩全程参与的,说不好那不是打了脸么,气冲冲道:“忽略了什么?”

    楚栖梧一脸的难为情,“你们都是金丹以上修为了,自然可以控制住,可我是筑基期呀,紧张之下想小解”

    东彩听完也是无语,啐了句:“这算什么忽略,都怪你修为低好不好。”

    楚栖梧身上那道灵力也消散了,说不得就是黑天发出监视自己的,拱手后朝着门外走去,一名金丹尾随着楚栖梧。

    黑天之所以放心,也是厅内炼神期都有5个,剩下的包括东彩在内都是元婴,楚栖梧逃跑倒有可能,可他一个筑基期能跑到哪里?

    5分钟不出现,吃在嘴里的菜没嚼烂就能把他捉回来。

    出了门的楚栖梧眼中闪过坚定,朝着“模型”外走去,忽然刮过一阵风,身旁金丹脖子处银光一闪,是肖天全路过顺便解决了楚栖梧身旁的麻烦。

    开始了!!

    肖天全模糊的身影在门外金丹还没发出声音时就干掉了两名金丹,屏风的遮挡让宴会厅内众人也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动静。

    “啪”“啪”两声枪响跟万钧铜门后“嘭”“嘭”爆炸声一同响了起来。

    两门“咚”的关了起来。

    大厅内飞剑磕碰到万钧铜大门的声音也“叮叮咚咚”的一片乱响。

    门外金丹被肖天全杀了个干净,门内传来黑天的怒喝:“楚栖梧,你待如何?你以为你逃的掉么?”

    楚栖梧并没有去回应黑天的话,继续向着模型外走去。

    我待如何?我想活命,带着东来镇一起活命,带着所有你们眼中的蝼蚁一起活命。

    穹顶的喷头已经开始喷洒毒烟,这烟雾叫灵散烟,可以消融灵力,但是极为缓慢,是经人皮肤后慢慢让体内灵力消散。

    灵散烟的诸多局限性让它虽很普遍,却没人愿意使用,也正是这种局限性,让楚栖梧费劲巴脑的设计了这种宴会厅。

    “快,破坏头顶烟雾的喷头!!”

    黑天眼见攻击大门失去了作用,又操着飞剑将穹顶的喷头一个个破坏,可有什么用呢?烟雾还是不停的向着整个大厅倾泄。

    “楚栖梧,我要你不得好死!!”

    无能狂怒。

    大厅经过特别照顾,墙壁都是3米厚,任是高手众多,也不是一时半会破的开的,千钧铜的大门外一群可爱的技工正将一块块轻灵银焊接在门上。

    张扬正指挥着东来镇的大批技工进入“模型”,已经进入的奔赴各个地方操起焊接工具就开始抓紧焊接各个舱室。

    “发信号,让拖拽船到达预定位置锚定。”

    三发红色的信号上天。

    “发信号,让各山间制造基地开始搬迁。”

    绿的上天。

    “发信号,让城镇民众过来。”

    黄的上天。

    于此同时,黑天带来除了东彩唯一的元婴修士带领着几名金丹,从东来镇急掠向岸边“模型”。

    已经完成关门任务的肖天全带着1000名的东来军正埋伏等候元婴的到来。

    没有在东来镇解决,一是怕民众伤亡,二是怕元婴逃脱导致黑天得到消息,因为只有肖天全才能百分百拖住元婴修士。

    “嗖!”

    一犬当先咬住了低空掠行的元婴修士,剩下的东来军手上武器齐齐发射,对肖天全也是不管不顾,反正狗子出的肉装。

    从高空俯瞰,“模型”就跟蚁巢一般,吸引着蚂蚁四方来聚,每个储物戒内的东西倒在指定的地方后被带走去装填其他货物。

    “楚栖梧,等到各宗到来,就是你的死期,你不是在乎东来镇城民吗?我答应你不伤他们性命。”

    黑天也是没了法子,已经一个小时了,墙上被凿了近2米的深坑,可所有的元婴已经失了灵力瘫软在地上,只有5名炼神期还能坚持。

    透过穹顶的瞭望口,虽有烟雾遮挡,也将将看的清厅内众人破墙的位置,那面墙已经又被焊接了很厚的轻灵银,厅内众人只是在做着无用功。

    楚栖梧在干嘛呢?坐在“模型”上,嘴里叼着烟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望着海面正抓紧锚定的上百艘的拖拽船发愣。

    西边竖起了很多的支架,为了防止海啸将“模型”给推的更向陆地。

    一根根的牵引铁链被小船拖过来连接在“模型”上,只等着岸上所有东西收拾完毕,“浪花”爆发。

    肖天全过来了,嘴上流着血,身上一片焦黑,是东来军打的,那种无差别的攻击也只有肖天全扛的下来。

    “已经解决了,现在就赶在各宗到来前撤退了。”

    楚栖梧点点头,各宗肯定已经收到了消息,传讯灵玉虽不能传递具体信息,可预警跟报急还是做的到的,想必各宗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动身了。

    距离东来镇最近的宗门是紫焰宗,赶过来起码要一天的时间,就是周围有个别修士,自有肖天全跟“模型”周围东来军伺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