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一周后,10艘“海狼”潜艇威风凛凛的停靠在泊位上,它们旁边还有10艘运输艇,3艘“开拓者”侦察艇。

    “海狼”的作用是保护运输艇,“开拓者”由于体型小,所以任务是将运输艇不便查探的地形搜寻一遍,至于运输艇则是苦逼的拉网。

    运输艇由于工序简单,只有三天的建造周期,每天都能下水5艘。

    “海狼”也每天以2艘的速度下水,之所以有这么快的速度,是因为有一大批的艇长只有兵没有潜艇,索性都加入了制造所帮忙。

    楚栖梧的海底群狼战术,正一点点的形成规模。

    一共23艘功能不同的潜艇在张扬下令后驶出了“模型”,以每小时100里的速度,顺着既定路线开始撒网勘探。

    运输艇张开了大网的支臂,能扫过宽50米的海底,腹下还每隔千米就会伸出钩爪将海底沉积物跟岩层抓碎,收取到潜艇内,留下身后海水跟沉积物翻滚的浊流。

    鱼虾都四散向上游动。

    “艇长,你看运输艇的动作像不像下蛋的母鸡。”

    “开拓者”3号艇内传来一阵的哄笑,如果楚栖梧看到这幅景象,一定会认为更像是播种加翻土的拖拉机。

    金属矿脉可能延绵几十里甚至上百里都是一种的矿石,可灵石矿的话,好的才十几米出产1颗灵石。

    所以钩爪的存在是为了探查金属矿脉,而大网则是对钩爪针对灵石矿脉的查漏补缺。

    “艇长,运3区域有大片的珊瑚礁,他已经上升,发信号让我们过去勘查。”

    “给他发信号说‘开拓者2号’收到,我们下去吧。”

    类似的消息层出不穷,本应在旁边嬉戏玩耍的“开拓者”3艘侦察舰被不停的指派任务,忙的上跳下窜,也没了嘲笑的力气。

    所有的运输艇内,都是一副繁忙景象。

    被腹下钩爪抓取的岩石,经两道舱室后被装在一条两旁站人的传送带,碎石随着传送带缓缓移动,会经过不同的灯光。

    这都是些特殊的灯光,不同的光源照射碎石可以分辨出几类金属的成分。

    连续三次都采到有价值矿石后会发信号,整队停下做进一步的测算。

    这样的走走停停已经有13次了,极耽误功夫,都是含量极低的普通金属矿,没有开采的价值。

    向前,已经距离“模型”500里了,就是此次任务的拐点,23艘潜艇将掉头返回,一路继续勘查着回去,然后结束这一天的任务。

    直至各艇回到自己的泊位,也没有发现有价值的开采点。

    运输艇上众人眼睛不停盯着碎石近10个小时,也是累的发懵,垂头丧气的回到舱室倒头就睡。

    带回的8份不确定的碎石样品已经被研究所带走做进一步查看。

    “真特娘的累。”

    “屁大的小沟也喊我们过去,真是废物!”

    至于“海狼”跟“开拓者”上的艇员,都是骂骂咧咧的下了潜艇,尤其是“开拓者”的艇员,被折腾的不轻,“海狼”只是在忙不过来的时候才会搭手帮忙。

    不久后不确定的碎石样品经过进一步查验后,确定了并没有开采的价值。

    第一天的勘探量也是小的可怜,如果照这个速度下去,方圆500里的范围要一年多才勘探的完!

    好在每天运输艇都能增加5艘。

    第二天。

    15艘运输艇,12艘“海狼”,3艘“开拓者”。

    第三天。

    20艘运输艇,14艘“海狼”,3艘“开拓者”。

    第七天,扫描返航中。

    “受不了了,我回去就抽6号运输艇的艇长去!”

    眼见已经压制不住手下艇员,“加上我!连我那份一起抽上去!”

    “艇长,你不是一直说咱们‘开拓者3号’是精锐,以服从命令为荣么?”

    艇长摆了摆手,道:“所以我让你去抽呀!抽完我顶多挨个管教不利,而你,是出了名的技术精英,还怕张司令给你处分哇?”

    那艇员撇撇嘴,“那6号运输艇也忒过分了,7天时间一共停车勘查296次,他自己就占了31次!”

    剩下的队员夜读开始抱怨,“就是,现在都40艘运输艇,22艘‘海狼’,3艘‘开拓者’的队伍了!他停下连带着10艘都得跟着他停下!”

    “这么大的队伍有时候等他自己,我看呀,完全是他们技术不行!”

    张扬已经被任命为潜艇第一司令,而余榕则是第二司令,下面还有10位在磐石镇呆过的东来子弟团长。

    只不过第二司令在烧高炉,4到10那几位团长在制造所带头干杂活。

    “开拓者3号”抱怨的声音刚刚熄下没多久,6号运输艇上就亮起了“编队停车”的信号灯。

    顿时又像是捅了马蜂窝,“妈的,6号有完没完!”

    “这次回去就建议拆散编队,让他们自己拉网去!”

    嘴上骂骂咧咧,可10艘运输艇已经停了下来,准备更深层的勘探取样。

    3艘“开拓者”也必须上前配合,等待着下一个信号的传来,有必要的话传递信号给其他编队。

    “开拓者3号”很不爽,负责复杂地形的勘查不说,还要充当侦查兵跟传信兵的指责。

    “这是?这是‘全体停车’的信号?”

    收到信号的“开拓者3号”完全没了一丝恼怒的神色,相互间将又吹捧起了不久前还嘴里骂着的6号运输艇。

    “牛波!”

    “6号威武!”

    更是加大发动机功率朝着走远的编队驶去,路上打出了“返回深层勘查”的灯语!

    收到灯语的编队都扇形散开,开始使用钩爪探测,这次不是抓一下就走,而是“哐哐”的向着更深处勘查起来。

    所有潜艇都知道,这是发现资源的信号,不管大小,这是众人出任务以来第一次收到明确的信号。

    因为不确定的话,是不会让“开拓者”去传达“全体停车”的命令。

    所有可以勘测到矿脉的亮着红灯,而没有探测到的亮着绿灯闪烁红灯信号后会在地上打上像是红旗的铁钎。

    红色的铁钎不断的在扩大地盘,大多都是未经勘查的区域。

    两个小时了,运输艇都一直红光闪烁,突然,一艘运输艇亮起了绿灯,而后周边亮起了14处绿灯,一个方向到头了!

    而远离“模型”的方向还是红灯一片,矿脉拐了个弯,朝着更远处一直蔓延。

    众人只是计算着时间,忘却了漫长。

    有些艇内更是高喊着“扩!”“扩!”“扩!”

    已经超过了500里的勘查范围,运输船都停了下来等待1团团长的指示。

    这矿脉竟然从距离“模型”300里的地方一直延伸到了500里以外!

    一艘“海狼”内。

    “让‘开拓者1号’报捷吧,星炽铁矿脉,伴生灵石,伴生星灵精金!品味高于70,具体未知,储量未知,范围已过500里勘测界缘,无法估量!”

    收到指示的“开拓者1号”发动机功率直接开到50%以上,以战斗行进速度飙向“模型”。

    命令接踵而来:

    各运输艇就地开采,装满储物戒与货仓,采满后不等待,不编队,返回“模型”,卸载后人员休整,换艇员以矿脉起点开采。

    “海狼”1至10号艇返回,人员休整,换人出发巡航运输艇采集路线。

    “海狼”11至21号与“开拓者”2号3号散开侦查,保证矿区没有一只体型2米的生物存在,待换了艇员的“海狼”归来后返回“模型”休整。

    指挥艇“海狼0号”上浮200米,指挥调度。

    楚栖梧被办公室外的喧闹从入定状态唤醒,皱了皱眉头,自己这里只是门都三进,能把自己唤醒是吵得又多厉害,正思索间,门被张扬一把推开。

    “大人!发现矿脉了!”

    楚栖梧就坐在蒲团上,像得了疯病般“哈哈”大笑。

    不管是何种矿脉,大笑如何,这!只是开始,以后!只会更多!

    “大人,是星炽铁矿脉,还有灵石跟星灵精金!”

    蒲团上的楚栖梧只是笑,而且笑的更大声。

    张扬怕自己大人气息不顺,想上前扶一把,却见楚栖梧先一步从蒲团上蹦了起来,“走!去高炉那里的矿石分拣机等着!”

    矿石回来了并不是一股脑就开炼,还需要经过分拣跟粉碎好几道工序,其中有灵石跟星灵精金,只能说老天眷顾。

    星炽铁,如果造潜艇的话,那将是现有材料最好的潜艇了吧。

    而星灵精金,等造出利器,上岸先做了云岚宗?

    在楚栖梧翘首以待的第三个小时,第一艘载满矿石的运输船终于靠上了这个区域的泊位。

    潜艇的艇首像是翻开个盖子,指挥室整个向上升起,一条传送带旁的巨大支臂尖端小巧的钩爪直接将艇腹的箱子抓了出来,放在传送带上向分拣的地方输送。

    没了“五脏六腑”的运输艇被又一只更大的支臂拖动着前进,更前方的地方有着支臂抓着空箱子等候。

    待到空箱子被安放好,艇首缓缓降下,闭合后驶向出口的泊位,要在那里更换艇员然后继续采集,毕竟现在的艇员已经忙碌了一天。

    楚栖梧的目光跟随传送带上的铁箱子,一直到分拣处。

    “哐当。”

    箱子被扳开卡扣,机械臂从上部提起箱子将矿石倒了干净,红艳艳的矿石中偶尔闪过灵石的青光,被空间略低的传送带接力传送。

    空箱子则被放入另外传送带输送向远处空箱子的安置地。

    “这是传送分拣装置建好实验后第一次开动吧。”

    “大人,我起码看到了3块灵石!!”

    楚栖梧看着张扬,“没出息,你咋就看不到那黄色的星灵精金矿石呢。”

    原本想着等“海狼”有50艘,就冒险去1000公里以外呢,没想到这里竟有着与当前东来发展如此契合的矿脉。

    如此一来,那寒铁跟灵石矿脉,可以稍等等再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