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随着运输艇的增加,星炽铁,灵石跟星灵精金的储量也都在增加。

    楚栖梧并没有派出潜艇去将矿脉完全勘测。

    以现有的500里内矿脉规模看,已经完全值得去设计从小型到大型的一系列的星炽铁潜艇了。

    研究所那边也是讨论的热火朝天,对于已经有3款设计经验的团队来说,并不是多难的事情。

    “哈哈哈”

    每天拿到新报表的楚栖梧都会放声大笑,对递报表过来的帐房说一声:“继续努力!”

    然后就是打坐修炼。

    运输艇跟“海狼”下饺子一般被制造出来,从“模型”撒出去而后带回矿石。

    在换人不停艇的情况下,现在每天都能带回近1万块的灵石。

    只是高炉只能对矿石粗炼,而后要使用星辰陨铁的高炉深加工,每天只能得到300吨的星炽铁,星灵精金矿石则被封存,现在没有熔炼的必要。

    “司令,不好了!有艘运输船已经消失1个小时了!”

    张扬的办公室被3团长撞开了门,今天是三团外出采矿,四团警戒护送。

    “沿途没有发现?”

    “没有,据推测应该是从矿区沿沟壑逃的。”

    矿区地形有着许多深浅不一的沟壑,从中航行能避过稍高位置的海狼搜寻。

    3团长满头大汗,深知如果位置暴漏,那将不得不放弃刚开始探明的矿脉跑路。

    毕竟七星宗的前宗主可还在“模型”内绑着,其他宗门也不会放过自己这些人。

    张扬也是惊坐而起,“你将各艇位置给我画出来!”

    “我去禀告大人!”

    大步离开。

    从各潜艇负责的矿区图看,叛逃潜艇是靠近东边,四周作业潜艇更是多达8艘,所以如果遇到袭击不可能其他潜艇毫无察觉,只会是叛逃。

    得知消息的楚栖梧更是手上修炼的灵石掉在地上而不自知。

    “张扬,通知3艘‘开拓者’待命,将逃离运输艇上所有艇员信息发给他们。”

    楚栖梧晃过神后吩咐道:“另外,泊位上应该有一艘刚下水的‘海狼’,我们也赶快出发。”

    从各潜艇负责的矿区图看,叛逃潜艇是靠近东边,四周作业潜艇更是多达8艘,所以如果遇到袭击不可能其他潜艇毫无察觉,只会是叛逃。

    已经来不及再调遣其他“海狼”追捕,如果让运输艇自行回“模型”,鬼知道还会跑多少,毕竟很多人只是为了筑基丹,而且已经到手。

    虽说耽误不得,还是将所有潜艇的位置图,叛逃潜艇所有艇员的信息都发给了追捕的潜艇。

    “大人,我们往哪追捕?”

    静下心的楚栖梧思前想后感觉追捕不能太过盲目,喊上张扬,众多在“模型”内轮休的团长在张扬的办公室开始研判运输艇的叛逃路线。

    楚栖梧看着叛逃艇员的资料,上面平平无奇,有两人已经得到筑基丹,已经晋升到了筑基期,嫌疑最大。

    剩下3名艇员都是炼体期,嫌疑稍小,都没筑基期跑什么,自己这里可是奖励筑基丹的。

    也不排除团伙叛逃的情况。

    “他们都是什么性格?”

    毕竟是3团长手下的兵,互相也有过了解,道:“洛国两人挺豪爽的,镖局的两个伙计可能镖局呆的时间久了,都是小心翼翼的性格,至于那个郎中,也是能说会道。”

    这么说的话也找不出什么原因。

    “到底是为什么逃呢?”

    楚栖梧声音不大,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众人。

    这里距离陆地4000公里,以运输艇最高15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要一天多才能到达最近的陆地。

    而“开拓者”每小时能够达到300公里的速度,就是“海狼”时速也能飙到250公里,完全追的上,所以现在确定方向尤为重要。

    “他们在矿区稍作筛选,应该就够叛逃所用的灵石了。”

    张扬在一旁补充,“可筛选是需要艇员配合的呀,难道是集体叛逃?或者思家心切?”

    “他们中有两人曾是洛国士兵,一人是江湖郎中,还有两人是东烈国三河郡镖局伙计,只有郎中有家世,另外给他们编队也仅仅在一周前呀,互相之间还不熟悉吧。”

    3团长道:“两名筑基期分别来自洛国跟三河郡,所以这两处嫌疑最大。”

    6团长补充道:“那名郎中有家室,嫌疑也不小,可他实力不足以组织这次叛逃呀。”

    楚栖梧在地图上将两处地方做了标注,又将靠近附近的海岸线圈了起来。

    “通知下去,回来的运输艇不再出航,今天研究所有表演,放松一下,待所有运输艇都返回后‘海狼’也集体返回。”

    听了楚栖梧指示的3团长转身去派通讯艇通知各艇。

    楚栖梧看着张扬,道:“所有人回来后,派出绝对可靠人手接管10艘海狼,朝我圈出来的这10个地方出发蹲守,看到目标艇就地击沉。”

    刚在地图上圈出来的海岸线都是远离了港口,有些甚至不易登陆的地方,但是它们有个共同点,那就是跟叛逃地点相连的话,都是不易追踪的复杂地形。

    说是港口,其实就是类似于原本东来的小镇,这个世界除了渔民,哪会造什么港口。

    楚栖梧看着正在点头的张扬,“如果是我的话我会这么逃,毕竟就是料到了在这些地方有追兵,也利于躲避。”

    “他们拼速度肯定是拍马不及‘开拓者’跟‘海狼’的,所以这种可能最大。”

    将手中的笔递给了张扬,“说说你的看法。”

    张扬一脸的难为,道:“大人,以后遇到这种事情,你让我先来,你补充行么?你这说完了让我怎么说。”

    看着就要落下的大手,张扬又急忙补充道:“没有以后,没有以后了大人!”

    巴掌还是落在了张扬的头上,还不止一下。

    像是被楚栖梧拍的开窍了一般,说道:“大人,也不能太高估他们的智商,派5艘’海狼‘守在这5处港口吧,万一他们就想在港口停靠呢?”

    楚栖梧点点头,“也不是不可能被他们玩一手灯下黑,这5处也得保证绝对放心的人去。”

    就此确定后张扬也离开安排,顺带着去通知杨荫泽让他安排节目,即便是叛逃成功了,剩下的人也不能再出乱子。

    楚栖梧盯着地图轻敲桌面,将所有的事情又重新捋了捋,仍旧找不到头绪。

    杨荫泽听了张扬的话,也是大吃一惊,而后又苦笑起来,“找个借口让潜艇都回来,干嘛让研究所充当这个借口!”

    “一群大老爷们能会什么表演,这只剩下3个小时的时间排练怕也来不及了。”

    嘴上虽然这样抱怨着,杨荫泽还是将事情安排了下去,毕竟相比于叛逃,就是让研究所全体变身女装大佬都能算是小事了。

    3个小时后,杨荫泽带领着研究所班子踉跄着开演。

    “我再强调一遍,此次任务什么时间到达什么地点已经给你们详细到了每分钟,每艘必须按指定计划完成,时间一到,必须按计划返航,不得拖延!”

    “明白!”

    3艘“开拓者”跟15艘“海狼”出发了。

    “海狼”的到达跟返航时间都精确到了分钟,“开拓者”却没有这样的硬性要求,因为开拓者速度更快,随时计算叛逃者的速度等数据,每次都前往最有可能抓捕的地点。

    楚栖梧就在“开拓者1号”内,望着舷窗外漆黑的环境,仪表台上时不时响起潜艇上浮或者下降时机械读数的跳动。

    “大人,按给出的数据推算,如果走这条路线的话,他们半个小时内会路过这片区域。”

    海洋何其大,只要叛逃的运输艇有意躲避追踪,是很难发现的,这里可没有雷达跟声纳等玩意。

    楚栖梧看着已经静止的潜艇内桌上一杯水,苦笑着对艇长说道:“我们竟用水震动这种笨方法守株待兔,也不知道能不能奏效。”

    艇长时跟随楚栖梧骗过陆有道,北上磐石镇,诛杀云光的老人,显得信心满满,“大人一直都是神机妙算,这次也不会例外!”

    这时候也没心情调笑艇长的盲目崇拜,只是怔怔的盯着杯中水发呆。

    只能寄希望于运输艇上那种震动比较大的发动机了,原本一直诟病的缺点现在竟想着它能震的更大声一点。

    时间“滴答”而过。

    已经40分钟,“开拓者1号”也正准备前往下一个伏击点。

    楚栖梧突然开口问舰长:“你说他为什么叛逃呢?”

    平常心思活跃的艇长面对问话,生怕自己的回答影响了楚栖梧的判断,有些紧张的道:“大人不知道,我们就更不知道了。”

    楚栖梧看出了艇长的紧张,换了个方式问:“你为什么相信我呢?”

    艇长这次心里有着明确的答案,脱口而出道:“大人来了之后,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就连面对修士也没了原来的那种怯懦。”

    楚栖梧点点头,照这么说的话,相信自己的原因,是自己将东来镇变得更好。

    那反过来说,他们为什么叛逃?也是因为会越来越好?怎么会好?逃回去什么也没有呀。

    楚栖梧心里并不相信他们回去会向七星宗华天宗索要赏金荣华之类的,那般宗门还不一巴掌把他们拍死呀,回去怎么变好呢?

    楚栖梧心里的结感觉就要打开了,由为什么叛逃转化为回去会变好,由什么变好?灵石!对,就是灵石!

    “掉头,回去!希望还赶得上!打信号让2号3号一起来!他们还真的玩的是灯下黑,不过是高级黑。”

    楚栖梧抓住了心头那灵感,他不相信从“海狼”眼皮下面溜走的家伙是一群笨蛋,按照聪明人的思路又想不通。

    他们为什么逃?为了更好。

    怎么更好?更多灵石。

    怎么获得?500里以外矿区。

    都只是想到了他们叛逃,就想着赶紧去堵截,却没有想到他们根本不急,跑去挖矿去了,装满灵石再回去,这也正好解决了回去更好的问题,也会躲过前期对他们严密的封堵。

    这是目前最符合逻辑的思路,如果真如张扬说的他们顺着“康庄大道”一路回了那5处港口之一,玩低级灯下黑。

    回头就给张扬颁发一张写着“牛掰”两个大字的奖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