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3艘“开拓者”号以300里的时速奔向矿区。

    楚栖梧还是在艇内不断研判着叛逃人的心理变化,从而预测他们接下来的行为活动。

    “他们没有储物戒,只能靠舱室装灵石,这样一来一个人肯定不够,这是集体叛逃。”

    用手中的笔在集体叛逃上画了个粗线,接下来判断头目的过程又出现了卡顿。

    “两名筑基期哪一位都不能压制另一方,而叛逃艇长原来是镖局伙计,行事谨慎。”

    “他带领叛逃的话,很有可能走一些不易发现的路,如果他们先到矿区采集的话,有充足的灵石补给,更是有了绕路的可能。”

    “如果是洛国士兵带领,那就更不好说了,老兵油子豪爽的外表下通常有颗猥琐的心。”

    楚栖梧揉揉发胀的脑袋,先到“模型”500里外的矿区再说吧,反正着一切都是建立在他们先行采矿的前提下,“还要多久能到?”

    艇长一手拿着海图,也不回头道:“还有1个小时大人。”

    与此同时,距“模型”650里处矿区。

    “李郎中,差不多得了!这些已经够我们回去修炼到金丹期了。”

    那李郎中眼中早已没有了往日的不温不火,厉声道:“闭嘴!不想死就抓紧采集。”

    看着身前劝说自己的镖局伙计,“你们两人只是跟着镖头就有口饭,被截了道死了也是一了百了,可你们知道我行医的时候独自城隍庙里啃冷馒头,夜里听着豺狼吼叫的滋味?”

    这时另外来自洛国的筑基期嗤笑一声:“庸医一个,你也就低眉顺眼的骗骗山村野夫,能有口吃食就不错了。”

    李郎中像是被踩中尾巴的炸毛猫,“你也闭嘴,想着我让你毒发身亡?”

    洛国那人“啪嗒”,丢下手中灵石,“你还别吓唬我,我洛国当兵解决的山匪串起来有1里,你瞎咋呼什么!老子是舍不得这遍地灵石,可也像张火说的一般,这地方不安全,灵石也得有命用才行。”

    洛国那大头兵进山剿过匪是没错,可没杀过一个人,纯粹是兵油子脾气上来了才怼李郎中几句。

    被接连两人质疑,李郎中心中也不安了起来,“可咱们现在才装了这么一小堆,也就5000的样子,我买丹加修炼不够,你们继续挖!”

    由于不需要装矿石再运回去,只是把矿石捣碎,只取灵石跟星灵精金,近4个小时已经挖到5000块灵石,还有更多的星灵精金矿石。

    “继续向北挖!”

    由于矿区在“模型”的北面,向北就距离那500里那警戒线越远。

    这李郎中本是东烈国一名行脚郎中,虽略懂医术,缺买不起药,仅靠着访村串巷卖些掺杂香灰的假药为生。

    家中悍妻逼迫说:如果再没银钱养家,就带着儿子改嫁。

    悍妻也就罢了,只是那儿子可是自己心头肉,无奈之下加入了东来军,更是在刻意表现下被抽中来了海底。

    凭借着往日卖药那份精湛演技,还有那无意中发现的矿中绿植误食后会有心绞痛的症状,就欺骗同艇的4名成员食下,说他们中了自己下的剧毒,胁迫着他们一同制定了这份叛逃计划。

    “多少了?”

    “6000块。”

    李郎中神色纠结,胆小的性格让他现在就逃,可穷日子过惯了,就想一口吃成胖子。

    最终还是贪欲占了上风,“接着挖,向东挖!”

    其实6000块灵石的价值还比不上旁边那一大堆星灵精金,这也是大部分人的通病。

    想得到更多直接实在的东西。

    3艘“开拓者”也已经来到了他们最初挖掘的地方。

    “大人,这里被挖过!”

    “开拓者1号”的探照大灯扫矿床时发现了一堆碎屑,又在旁边发现了一处被挖掘的大坑。

    “快找找其他地方!”

    楚栖梧现在已经确定了自己猜测是对的,更担忧的是他们已经离开,那样的话会更加麻烦!

    沿着挖掘的痕迹,还有运输船尾桨吹开的沉降物细微的变化,3艘“开拓者”已经越来越接近叛逃目标。

    正在忙着挖掘的运输船突然看到远处一道灯光打过,慌慌张张的躲进了一处沟壑。

    “怎么办!怎么办?”

    见到搜捕自己等人的潜艇到来,贪欲上头的李郎中惊叫着回过神。

    “闭嘴!”

    旁边那洛国筑基期一巴掌呼在了李郎中脸上,也不怕李郎中让自己毒发身亡了。

    藏好后将发动机关闭,潜艇内漆黑一片。

    “早就对你说差不多得了,现在干嚎有什么用,躲的过就活,躲不过就死!”

    虽说是被李郎中胁迫才参与了叛逃,可真到了生死决断的时候,4人却都比李郎中表现的更沉稳。

    这也是与4人参加东来军之前的职业有着很大的关系。

    而李郎中开始所表现的奸诈,贪婪,在这一刻也变得一文不值。

    那道灯光扫过后,很快就出现了3艘“开拓者”的身形,顺着运输艇挖掘的痕迹一路而来。

    躲在沟壑中的运输艇只希望着“开拓者”没发现什么,继续向着远处搜查,这样一来错开方向一分钟他们就会失去自己的踪迹。

    艇内4人虽身处黑暗之中,也能清晰的听到李郎中带着哆嗦的呼吸声,都暗啐真是栽到了这个蠢货手中。

    每一道灯光扫过,5人心中都是一紧。

    海底其实能见度并不高。

    “大人,向前没有了。”

    楚栖梧透过舷窗看向最后一处矿坑,只用钩爪取了一方左右的矿石,裸露的断层处还有着5颗灵石。

    从之前观察的情况看,他们有些地方下了不止一次爪,灵石更是没有一颗。

    也就是说,如果坑内有看得见的灵石,他们不会就抓这一下离开。

    “他们应该还在附近!”

    300米远沟壑中的运输艇见3艘“开拓者”并没有离开,而是灯光不住的扫来扫去探查起来,5名叛逃艇员都暗道一声:完了!

    仅仅两分钟以后,就有一道灯光停留在了运输艇的舷窗外,接着又是几道灯光打在运输艇各处。

    “找到了!”

    楚栖梧猛的砸了下身旁的钢铁支架,激动的心完胜抽搐的手,“拖回去!不配合就地消灭!”

    一共6发的爆炸弩箭就能将运输艇炸毁,仿佛认命了一般,运输艇任由比他小好几倍的3艘“开拓者”拖拽着升空朝“模型”驶去。

    而运输艇内。

    4人将所有的错误都归咎于李郎中,从胁迫到贪婪的过多停留,到被发现。

    愤怒的4人开始使用他们知道的方式炮制折磨李郎中,3艘“开拓者”有时灯光扫过看见,也都无动于衷。

    在进入500里警戒线后不久,李郎中就已经被众人折磨致死。

    因为知道,即便回到了“模型”,众人也难以活命,在处置了李郎中后想到让自己等人惶恐的未来,都选择了断自己的生命。

    回到基地清理了叛逃运输艇内部尸体,楚栖梧饶有兴趣的来到了研究所的表演现场。

    “嚯,这是第几个节目了?”

    自顾的坐在后排的空椅子上,旁边听到声音转头看来,发现是楚栖梧后想起身被楚栖梧按了下去。

    “大人,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今天的节目都是东来老人老兵在讲他们跟您的故事。”

    对此楚栖梧确是不了解的,“什么故事?”

    这明显是后面才加入东来军的,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从大人您刚到东来镇,讲了被泼粪水,然后建立教习堂,给渔民造铁船”

    楚栖梧打断了旁边臂章上绣着“海狼45号”字样小伙的话:“他们什么都讲了?”

    “对,不止是大人的,还有项老三的,很多人的,还有一些镇民讲他们的每日生活,讲家里的孩子。”

    士兵扭过头来冲楚栖梧笑着道:“有些人上去的时候还打着哆嗦,说话都是前言不搭后语,可慢慢讲着就流畅很多,到后面更是连喝水的功夫都没有。”

    楚栖梧朝着杨荫泽看去,此刻杨大技工也是一脸的回忆,沉浸在自己世界中。

    “这节目好看么?”

    “这都是东来镇之前的真事,我们艇长就是在陆有道来时被烧得脸上留下了疤,听他们说着,不是好不好看,而是有种感动。”

    表演的内容不止有自夸,更多的是黑损黑损的。

    项老三破了相,痴傻后经常上街追打懒汉。

    杨荫泽被研究所里老家伙安排相亲烦了后躲在办公室一周没出现,拿出了发动机设计图的雏形。

    张扬在大街上想拉人家姑娘手被骂“贱人。”

    还有云光给安定的东来镇带来的灾难。

    肖天全两次玩自爆。

    楚栖梧听着一个个东来镇的一个个真实故事,才发现一路走来已经经历了这么多。

    刚才在泊位上看着清理运输艇内部惨烈的现场蒙上的阴霾都被驱散了好多。

    看着周围时不时的声声笑语,或者一个个汉子揉眼角拭泪,更是让自己觉得坚定。

    “这片土地一直都有柔情与责任,自己只不过是那个放大镜罢了,让底层的美好清晰的展现在世人面前。”楚栖梧心里想到。

    这时杨荫泽走上了台,众人以为他要表演,顿时掌声阵阵。

    “咳咳,今天就到这里,一连3天都会让大家在这里说出自己的故事,你们每个人都可以来这里报名。”

    “哎”

    下面一片叹息,都已经听的入迷了,更有些动容的往向那处报名的地方。

    楚栖梧笑着,正好快要过年,现在已经有资本,有能力给所有人发放福利,发放工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