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关于第五次圣杯战争的故事,凡是玩过游戏的人都知道,主要分为Saber线、凛线、和樱线三条不同的发展路线。

    其中前两条路线的剧情当中,虽然也会遇到种种悲惨的遭遇,但最终的结果都是很美好的。

    起码表面上看来是如此。

    但唯有樱线,却是将其中隐藏起来的黑暗,全都赤裸裸的完全揭开。

    名为间桐樱的少女,其从五岁开始就被迫堕入苦痛的地狱之中,所有的一切黑暗和邪恶的悲惨遭遇,全都在这条剧情线中透露出来。

    对比其他两条路线的美好和幸福,就越发显得黑暗、沉重、令人感到为之叹惋。

    几乎每一个有机会来到型月世界的穿越者,都会有一个大宏愿,那就是一定要杀死造成这一切悲剧的元凶,那个名为间桐脏砚的丑陋的虫子。

    这一次郝杰参加圣杯战争的目的,夺得圣杯只排第三,教训中二闪也仅排第二,唯有杀死间桐脏砚并救出小樱才是排在第一位的。

    只是想要做到这一切,光靠他那点孱弱的力量根本不够,因此他必须依靠先知先觉的情报优势,积累起雄厚无比的底牌才能一击必胜。

    “想要知道小樱的遭遇,你首先要知道间桐脏砚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是间桐家的那个老爷子么,虽然只是见过寥寥数面,但每次都给人一种寒冷阴森的感觉,每次见到我都会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么看来你的预感还是很准确的嘛!那个家伙已经不能算是人了,甚至都不能算是一名魔术师,仅仅只是为了活着而苟且的肮脏的臭虫。”

    说这些话的时候,郝杰满脸厌恶之色,完全不掩饰自己对于这个老家伙的排斥。

    “间桐脏砚,其原名为玛奇里·佐尔根。”

    “玛奇里·佐尔根!”

    郝杰只是刚一开口,就被远坂凛的惊呼声打断了。

    “这个名字,我好像听说过!”

    “是的。”郝杰点头肯定了远坂凛的猜测说道:“他就是圣杯建立的参与者之一,令咒系统的研发者,同时更是间桐家族一开始的始祖。虽然户籍上他是小樱的祖父,但其实却是已经活了五百多年的老不死了。”

    “活了五百多年了,这也太久了!”

    郝杰明白远坂凛的意思,虽然很多魔术师都有延寿的手段,但最多基本上也就活过两百多年,在更之上除非是变成长生种的死徒,要不就是使用了一些后遗症极其明显的禁忌手段。

    “他把自己的灵魂转移到了虫子身上,借此获得更长久的生命,结果最终却真的活成了阴沟里的臭虫。”

    “把自己的灵魂转移到虫子身上!?”

    远坂凛整个人都快要惊呆了:“怎么可能有人敢那么做,这种做法明明在魔术界都属于是明令禁止事项啊!再说他就不怕自己的灵魂被彻底扭曲成为怪物吗?”

    “额!”郝杰无奈的摊手说道:“我又不是他,谁知道他自己是怎么想的。”

    “但是据我所知的情报,间桐家族传承的魔术便是虫魔术,驾驭虫子的魔术。只不过间桐脏砚家族的子孙,其实都只是他最初领养的一个孩子,因为他本身就一直以虫傀儡的身份苟延残喘着,因此他其实从来都没有把家族的魔术刻印传承下去。”

    “一代一代皆是如此,因此间桐家族的魔术回路才会劣化到普通人的程度,因此他对这些子孙后辈并没有所谓的亲情,一直都只是当做实验材料而已,包括当初过继到间桐家族的小樱。”

    “当初为了能够把小樱的魔术回路,改造成适合间桐家族魔术的模样,小樱被送到间桐家族的第一天,就被扔进了虫库当中肆虐改造了三天时间。虫库就是间桐家族的修炼场,所谓修炼的过程就是把人给扔进去,然后不断被各种刻印虫、**等恶心的虫类,不断在身体内外钻进钻出”

    “不!不要再说了!”

    远坂凛紧紧抓住了郝杰的手臂,两只手上不断传来颤抖的感觉,仿佛哀求似的抱着他的手臂,如同溺亡之人抱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虽然郝杰只是尽量不含个人感情的简单描述,但仅仅只是这些简单的文字,就已经能够想象到其中的血腥、黑暗、和残酷。

    一想到小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经历那样痛苦的折磨,她的内心简直就像被揪住了一样痛苦万分。

    “这算是哪门子修行啊!”

    对于凛心中的痛苦,郝杰也是深有同感,当初在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其内心所承受到的震撼冲击,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剧烈。

    因此在得知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一定要想办法拯救那个可怜的少女。

    小樱明明是那么一个善良美丽的女孩,所渴望的仅仅只是普通人程度的幸福,却就连那样普通的生活都无法渴望,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允许继续下去。

    此时浅上藤乃和濑尾静音那边,也同样被这样的人间惨剧震撼到了,两个人全都沉默无言,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想法。

    其中浅上藤乃更是感同身受,不又想到了自己曾经遭遇过的黑暗,心中不由对这个经历相似的少女非常同情,并且也想像当初的两仪式小姐那样,伸出援助之手把她拯救出来。

    “好!郝杰先生,你的请求我答应了!这样的事情我无法视而不见!”

    浅上藤乃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就算出言安慰对于当事人可能也只是伤害,因此她直接以行动表达自己的态度。

    “谢谢!”

    郝杰郑重其事的鞠躬行了一个大礼说道:“我替凛还有她的妹妹小樱,感谢两位愿意无私相助。”

    “其实我也没有你说的那么无私了,我选择加入其实也是为了藤乃。”

    “是么,我明白了!”

    听到濑尾静音不好意思的回答,郝杰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回答到。

    同时在他心中也已经做出决定,如果最后真的能够拿到圣杯,并且可以安全使用部分功能,那么他第一时间就会帮助浅上藤乃治愈她的眼睛和身体。

    毕竟对于浅上藤乃当初的遭遇,郝杰也是深感同情的,虽然事情已经过去无法挽回,但起码自己能够做到力所能及的事情,让她今后的人生变得更加幸福。

    虽然郝杰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但是濑尾静音既然这么说了,那显然是她看到了某种可能性,这或许也是她愿意答应和浅上藤乃一起加入队伍的原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