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凛,不要紧吧!”

    一行人再次出发了,依旧没有购买飞机票,而是使用催眠术混了进去。

    毕竟紧急订购飞机票很麻烦的,郝杰更是没有身份证件的黑户,正常手段根本就走不进机场。

    只不过凛的状态,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作为凛的从者,阿尔托莉雅对此非常关心。

    “没问题的Saber,我会调整好自己的状态。”

    “Master!”

    御主和从者之间,是相互连接在一起的,心灵相通大致可以形容这种奇妙的状态,因此对于凛此时心中的悲伤,阿尔托莉雅感受的一清二楚。

    同时她自己的愤怒,也同样无法遏制,作为一名奉行骑士之道的正直之人,阿尔托莉雅对于这种邪恶的行为深恶痛绝。

    “Master,就让我化作兵器,尽情的使用我的力量吧,我会为你破开一切黑暗!”

    “谢谢你,Saber!”

    在阿尔托莉雅的安慰下,远坂凛的精神状态变好了许多,只是想到妹妹这么多年以来吃到的苦头,心中就不由涌现出强烈的愧疚感和源源不断的愤怒,间桐脏砚你这个老虫子给我等着,我一定会把你撕成稀巴烂彻底消灭掉的。

    在飞机回去的路途当中,郝杰一直都紧紧握着远坂凛的手,想要借此把自己的心意和力量传达过去。

    安慰人的话,有时候不适合由他说出口,他所能做的只是成为她的支柱给她一个依靠。

    毕竟凛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同时还是自己的可爱随从,郝杰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她的事情就是自己的事情,往后的日子里两人将会一起相处很长一段时间。

    “藤乃小姐小心!”

    走出冬木市的机场,郝杰一行人依旧非常低调的离开。

    很多魔术师的情报,往往都是从机场这些公共场所暴露的,但好在他们一行人是偷渡上飞机的,因此只要小心一点就没问题。

    由于浅上藤乃现在是一位盲女,所以在平常的时候郝杰都尽量多照顾一些。

    虽然只要开启魔眼的力量,对于外界的事情她依旧能够看得一清二楚,但总不能在平时生活当中都要时时刻刻开着魔眼吧。

    “谢谢!郝杰先生!”

    “叫我阿杰就行。”

    “阿杰先生。”

    好吧,相对来说浅上藤乃的防备心更高一些,不像加藤静音那边自己自来熟的叫自己阿杰了。

    毕竟两个人给人第一映像的感觉就完全不同,加藤静音像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吉祥物少女,而浅上藤乃给人的感觉,却像是表面彬彬有礼实则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大小姐。

    当然郝杰明白,这跟每个人各自不同的经历有关系,不可能强求。

    毕竟他又不是人家的黑桐学长,能够让女孩子见了就一见钟情,不管是两仪式、浅上藤乃、濑尾静音、已经自杀了的巫条雾绘,甚至包括他的妹妹黑桐鲜花,以及女儿两仪末那,竟然全都喜欢着那个家伙。

    郝杰感觉自己对那个家伙越来越讨厌了,偏偏还不能口出恶言,还要装作很有风度的样子,不然要是让女孩子听到自己对她们的心上人说坏话,一个气量狭小的标签肯定会被贴上来的。

    总之郝杰感到既无奈又委屈,对于某些幸运的家伙越来越讨厌了。

    也就是这次自己来得晚,要是能够早来个五六年,哪还有那个家伙的机会啊!

    哼!

    不过现在也不算晚,起码凛和阿尔托莉雅这边被自己抢了先,已经没有卫宫士郎什么事情了。

    其实认真说起来,郝杰并没有招惹浅上藤乃的打算,毕竟他将来肯定是要离开的,能够一起带走的也只有远坂凛,沾花捻草的话太没责任心了。

    他对浅上藤乃更多的只是对于美丽事物的一种欣赏,同时由于了解她曾经的经历,因此还怀有一份同情心理,于此之外更有一份对于她的尊敬。

    毕竟型月四大悲惨女性,浅上藤乃和间桐樱都包括在内,她经历过的黑暗和绝望并不一定比小樱差。

    如今面对类似处境的小樱,却能毫不犹豫的伸出援助之手,这样的她真的很美。

    毕竟对于圣杯战争的危险性,郝杰已经详细讲解过了,并且圣杯已经损坏的情报也没有隐瞒,但她最后答应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犹豫。

    显然对于圣杯这样的存在,浅上藤乃并没有太多兴趣,她最后之所以选择答应郝杰的请求,更多的是同情间桐樱的处境想要帮助她。

    远坂凛显然也能够看出这一点,对于浅上藤乃的无私帮助也怀有深切的感激之情,于是没过多久几个女孩子就相处的非常要好了,感觉救他一个人被排除在外了。

    看着此时正聊得火热的四位美少女,郝杰颓然的发现完全没有自己插入的余地啊!

    唉!

    “哇!这里就是小凛你住的地方啊!好大,好豪华啊!”

    刚一进入远板府邸,活泼跳脱的濑尾静音便已经两眼放光的四处打量起来,毕竟远板府邸是已经传承数百年的古老洋房庄园,光是府邸本身就已经算得上是文物古迹了,更别说里面的陈设也都是非常古老珍贵的物件。

    虽然远坂凛平时都一直在喊穷,就连使用魔术消耗的宝石都买不起,但那主要是她不想要肯先辈留下来的老本,不然光是冬木市幕后大地主的身份,就赢足以让她吃的满嘴流油了。

    当然这里面也有言峰绮礼的锅,这家伙虽然本质上是个邪恶的愉悦犯,但本身反而意外的没有奢华的享受欲望,崇尚俭朴以及刻苦的训练生活。

    当初远板时臣留下遗嘱,如果他不幸死亡,就把家人托付给言峰绮礼代为照顾,一直等到远坂凛能够独立自主的是生活为止。

    而在此期间,可能是言峰绮礼本身崇尚节俭,也可能是故意想要看到远坂凛艰苦生活的恶趣味,总之他以非常粗暴的方式,把远板时臣给凛留下来的大量产业都给贱卖了。

    所以说远坂凛现在贫穷的生活,一部分是她不想啃老本,但剩下的绝大部分愿意都要算在言峰绮礼头上。

    总之不管从哪方面来讲,远坂凛都有很多帐需要跟言峰绮礼一一清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