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泽鹿原,一片广袤而荒凉的平原,只有起伏的丘陵以及横穿而过的溪流。

    没有任何绿植也极少见到动物的踪迹,更别提人类的踪迹了。

    这里距离太玄剑派所在的望龙川还有两百里地。

    唐珂与陆羽裳两人穿行在平原上,虽然只是匀速前进,但这份速度也是极快,从远处只能看到淡淡地两道流光掠过。

    两百里地,今夜就能抵达望龙川!

    至于那艘浮空船,已经被收起来了。

    八天跑了三千里地,储备的灵石统统被烧光!

    陆羽裳只是金丹修为,小身板根本撑不起这艘浮空船的消耗,而唐珂的炼气九层就更别想了。

    所以之前青浦他们是如何远渡重洋,从中原抵达南荒的?

    根据地图上测绘的距离,南荒与中原之间的海洋之辽阔,距离是青州到望龙川的三倍不止!

    也就是超过一万里的距离!

    看着唐珂的疑惑,陆羽裳有些诧异,问道:“你没进入他们的战舰内部去看看?”

    “没有。”

    唐珂都是一道剑气飚过去,破开外层防御,随后把核心法阵斩了就完事,哪里会去研究那些船的内部布置。

    他又看不懂!

    陆羽裳无奈地叹了口气,解释道:“之前无定森罗门的浮空战舰,除了部分是用灵石支撑的以外,其余的都是用修士或者灵兽代替。”

    “修士?灵兽?”

    “元婴层次以上的修士或灵兽才足以支撑浮空战舰的消耗,所以他们用的是俘虏!”

    “有一套特制的阵法,能够抽取修士灵力,起到镇压效果的同时,也能支撑浮空战舰的灵力法阵运转。”

    这不就是人体电池?

    唐珂听到这个解释,眉头一皱,他之前在破坏浮空战舰的时候,却是察觉到灵力法阵里面有修士驻留。

    只是从未深究,通常都是一剑斩过去了事。

    “他们哪来的这么多俘虏?”

    “在中原时,是豢养灵兽以及灵石堆砌,而抵达南荒之后,灵石耗竭,他们接连攻破陈、永两州,掳掠青云法脉、太乙流仙门十余位元婴,此时这些人还被封镇在灵力法阵中。”

    唐珂仔细回忆,似乎青浦也汇报过这个,只是当时没在意,忽略过去了。

    而原四象门的修士也对这个处置方式没有意见,反正又不是自家的修士。

    无论杀了还是放了都是一种极大的浪费,不如维持原样,大家装作无事发生,岂不美哉!

    就在两人闲聊之际,唐珂却是感应到远处有异常气息,将感应场拉成直线,朝着前方延伸。

    “发现什么了?”

    陆羽裳看到唐珂脸色变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她只是金丹修为,至今还停留在金丹初期,实力不济,自然感应不到数十里外发生的事情。

    踏入金丹不过大半年时间,按照正常的修炼进程,十年后她能踏入中期,这已经属于了不得的天才!

    但这种天才跟自己的徒弟一比,那简直得羞愧自杀!

    幸好袁红衣专门抽出一天时间,给她开导了许多,甚至抛出了唐珂是化神大修转世这个说辞。

    这与陆羽裳第一次在船上遇见唐珂时,做出的猜测正好不谋而合!

    以至于化神转世这个说法越穿越广,搞得大半个万象门都接受了这个事实,就唐珂本人还被蒙在鼓里。

    “有妖兽还不只是一头,另外还有修士的气息。”

    唐珂的感应场没有修士的神识那么灵敏,只能捕捉到气息强度及性质。

    “这里灵气贫瘠,距离望龙川也不远,大概率是太玄剑派的修士。”

    “过去看看!”

    两道身影陡然提速,在苍茫的大地上撕扯出两道烟尘,狂风呼啸,转眼间消匿无踪。

    “诸位,这些畜生凶厉,唯有结阵能争取一线生机!”

    一声大喝,紧随着阴阳缠绕的剑锋斩出黑白二色,撕开的太虚裂痕将一头妖兽笼罩,血肉纷飞!

    一行七名太玄剑派修士,被十倍计的妖兽围困在平原上。

    这些妖兽外表如豺狼,但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远非普通野兽所能比拟。

    口吐烈火风刃,爪牙闪耀五彩斑斓的幽光,寻常的法器,在它们爪牙下转瞬间就被捏成废铁!筑基修士的护体灵光更是跟纸糊一般,一触即溃!

    七名太玄剑派修士,尽是筑基修为,五男二女,结成阵势之后,每个人身上都泛起华光,气息陡然拉升了一截,但仍旧被这群豺狼妖兽扑咬得岌岌可危。

    十倍数量的绝对差距,阵法或者其他秘术,只能略微阻缓颓势,而无法彻底扭转局面。

    “速速退入太虚界!”

    见到这些豺狼愈发凶狠,领头的一名修士咬牙做出决断。

    “季师兄,师傅曾说太虚界危险莫名,非金丹不可妄自闯入!”

    “来不及顾及这些了,不进去我们都得死!快走!”

    一声喝令,剑锋劈开虚空,露出太虚界的黑白虚空。

    走到绝境的这批修士,他们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一人咬牙率先进入,紧随着是第二个、第三个

    在第四个人走进去之后,留在外边守卫太虚间隙的只有三人。

    而此时阵势已散,加持在身上的力量逐步褪去,三人根本守不住数十头豺狼妖兽的扑杀。

    很快就有一位修士倒地,护体灵光还未溃散,整个人就被几头豺狼撕扯着裂成几块。

    鲜血跟破碎的脏器、血肉洒了一地,另一名还未进入太虚界的女修士嘶声裂肺地尖叫着。

    “快进去!”

    季师兄强咬着牙,不让自己去看师弟的惨状,挥剑斩杀一头豺狼,反手欲将师妹推到太虚界中。

    嗤!

    护体灵光破碎,一只利爪撕破了他的胸口,绣着太玄剑派标志的上衣变成了破烂的布条。

    而他握着剑的手掌也随着被撕断,带着鲜血高高飞起。

    剧痛让灵力中断,太虚界的间隙再也维系不住,彻底闭合。

    “师兄!”

    最后剩下的女修士梨花带雨地哭喊着,想要扑过来,却被更多的豺狼围住。

    “师兄,对不起你”

    遗言最终还是因为气力微弱而喊不出口,等待多时的豺狼扑上来享用鲜美的血肉。

    只是在这一刻,忽然所有的豺狼都凝固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