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接连目睹了两位师兄被豺狼分尸,感受着自己体内灵力近乎耗竭,庞晴柔还以为自己要死了。

    太虚界的间隙也被关上了。

    她想不到任何能够逃生的办法,只能闭上眼睛,站在原地瑟瑟发抖等待死亡的降临。

    现在只能祈祷这些畜生下口再狠一点,别让她感受太多痛苦。

    只是庞晴柔等待了半天,就是没等到利爪利齿撕开自己皮肉的疼痛,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切让她惊骇得嘴巴都长大了。

    苍茫荒原大地上,除了她之外,再无任何一个站立着的活物。

    两位师兄的残骸胡乱地撕碎洒落在地上,而数十头豺狼也同样躺在地上。

    身为筑基修士,庞晴柔感知也是极为敏锐,在这么近的距离上,能够轻易判断出这些豺狼都已经死了。

    从表面看不出半点血迹,浑身冰冷,每一头都瞪圆了双眼,仿佛见到了某种让它们惊骇莫名的天敌。

    这是怎么回事?

    死里逃生的庞晴柔来不及高兴,只是无比警惕地盯着四周,这时她才注意到,不远处还有另外一两人?

    一男一女。

    女的气息浩瀚,属于金丹境界的灵力气息并未掩饰。

    而男的在她的感知中却是空无一物,宛若鬼魅!

    身为太玄剑派修士,庞晴柔见识极广,元婴老祖都接触过不少,但却没有一人在她的感知中是呈现出如此空荡虚无的异象。

    仿佛这人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一道虚影而已。

    “多谢两位出手相助,太玄剑派庞晴柔,感激不尽!”

    庞晴柔躬身行礼,道谢的同时也是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在南荒地界上,无论是宗门还是散修,太玄剑派这块金字招牌都是响当当的!

    任谁都要给几分面子!

    除了妖兽。

    “路过而已,有缘再见。”

    唐珂淡淡地打了个招呼,转身准备离开,看着满地血腥,内心毫无波澜。

    身为修仙者,实力不济,身死道消,也怪不得他人。

    “等等!”

    庞晴柔性子柔弱,平日里也极少与人交流,只是想起陷在太虚界中的师兄弟,咬紧牙关,鼓起勇气喊了一声。

    “怎么还有事?”

    庞晴柔低下头脑袋,语气诚恳地求助道:“烦请二位前辈出手救人!”

    这里七名太玄剑派的修士,只有死掉的季师兄才初步掌握开启太虚界的手段,其余人根本没接触过这种高端的秘术。

    “太虚界?”

    唐珂时刻都能感知到三界的存在,这片地域上,太虚界开启时留下的痕迹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只是刚才来迟了一步,并没有看到那些修士进入太虚界,还以为他们都已经葬身豺狼之口。

    “前辈若能出手,我太玄剑派定然有厚礼奉上!”

    “他们进了太虚界?”

    “是”庞晴柔有些茫然,你不是看出来了吗,怎么还要问?

    唐珂却是眉头微微皱起,引得身旁的陆羽裳不由得多看了一眼。

    “怎么了?”

    “无事,就是有点奇怪”

    唐珂伸手在前方虚地一划!

    手指就像是探入了深层世界的衣角,扒下了外衣,露出太虚界的真容!

    黑白二气缠绕旋转,构建成一个虚幻而缥缈的界域。

    但此时里面却是空无一物,只剩下不断流淌的黑白阴阳。

    进到这里面来的四名太玄剑派修士呢?

    不仅是唐珂眉头紧皱,庞晴柔也是一脸茫然。

    “你确定他们真的走进来了?”

    庞晴柔迟疑了片刻,随后用力地点了点头,“确实是季师兄开启的太虚界,另外四位同门接连进入,然后季师兄身死,那道太虚界限就随之闭合。”

    混元界有神孽以及其他各种更加要命的东西存在,唐珂连武道法相都不敢启用。

    而位于三界中间的太虚界,只是有阴阳二气,除此之外一片虚无,也没什么价值。

    因此唐珂也没花多少精力在这上面,但现在看起来,太虚界似乎并不简单?

    也是,三界之一,哪里只是空荡荡的摆设!

    唐珂检讨着自己的狂妄自大,在这种处处危机的世界上,膨胀往往就代表着灭亡!

    内力运转,感应场全力探寻,但仍旧除了阴阳黑白之外,别无他物。

    连最微小的气息都未曾留下。

    驻留了小半个时辰,仍旧是一无所获,但唐珂却感觉到有一股莫名的心悸。

    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太虚界的深处缓缓苏醒,正睁开眼睛将视线放在自己身上?

    错觉?

    凡人可能存在错觉,但无论是武者还是修仙者,任何的感知都不是无缘无故。

    有所念才有所感。

    我停留的时间太长了,引来沉睡在太虚界中的恐怖存在?

    想到这里,唐珂毫不犹豫地抽身急退,退出来之后顺手将那道太虚界限封死!

    “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来不及解释什么,一手拽着一人,唐珂身化流光,消失在这片血肉狼藉的荒地上。

    而他们三人刚离开不久,虚空一阵扭曲,无论是泥土还是残留在地上的尸骸,都在一股无形力量的作用下,不断扭曲着,被一个无形的漩涡卷入其中。

    片刻之后,漩涡消弭,扭曲的空间也逐渐平复。

    只是地上多出了一个凹陷的大坑,躺在上面的豺狼与修士尸骸也不翼而飞!

    一连狂奔出去数十里,唐珂甚至都不敢用感应场去监控,生怕留下痕迹。

    实力抵达他这个阶段,能够让他感觉到心悸的东西已经不多了,极大可能是神孽,甚至是更上层的怪物!

    庞晴柔这时才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超高速移动,让她的身体产生了不适感。

    只是筑基修士的强大体质,还是让她勉强撑了下来。

    “究竟发生什么”

    庞晴柔双手紧捏着自己的衣角,怯生生地问道。

    “很复杂,解释不清楚,并且你最好也不要知道。”

    唐珂摇了摇头,这里已经是泽鹿原的边缘,再往前数十里就是望龙川所在!

    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庞然大物,遮蔽天日,投下巨大的阴影,不断地拉伸。

    那是一座高悬于空中的巨大山峰,体积比太禹山略小,但却无比狭长。

    更像是一柄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