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三人又花了半个时辰的时间,跨过剩下的距离,抵达望龙川的入口。

    唐珂当然也可以缩短数十倍的时间,但那样太耗内力,没必要。

    望龙川疑似有化神坐镇,并且又经历了刚才太虚界里面那不知名的诡异威胁。

    唐珂现在无比慎重,每一分力量都需要妥善配置,随时准备全力以赴对抗同境界,或者更高层次的敌人!

    望龙川指的是近百条河流在这里汇聚,再往南边,是一个裂开的巨大间隙。

    跨过间隙之后,便是无尽重山!

    真正的妖兽乐土,非人类所能立足的荒芜之地。

    若是从高空俯视,就能看到这里是一道连绵千里而被撕开的裂痕,它划分着人类与妖兽的世界。

    河水奔腾,争先恐后地涌入间隙之中,形成了庞大而壮观的瀑布。

    只是无人能够观赏到如此美景,山涧之下究竟是什么地方,传闻连太玄剑派的元婴大修都曾冒险下探,但却一无所获。

    因此这山涧也是被太玄剑派列为禁地,门下弟子不能妄自闯入!

    太玄剑派的山门,就设立在这片山涧的边上。

    无数堆叠的殿宇屹立着,粗略估算至少有三四百座房屋。

    整个山门都笼罩在一层灵光之下,此时接近入夜的黄昏,更是显露出磅礴辉煌的气势。

    “那是什么?”

    陆羽裳指着天上悬浮的山峰,走近看,整个山体更像是一把剑。

    “磨剑峰!传闻是我们太玄剑派的祖师所留,内藏神剑万千,自有神异,无需任何阵法辅助便能一直悬浮于天际!”

    提到头顶上的磨剑峰,庞晴柔忍不住流露出骄傲的姿态。

    无序阵法支撑,便能千万年不休止地悬空而立,这份奇景,整个南荒大地也找不到第二份出来!

    望龙川是纯粹修仙者的聚集地,只有寥寥数百名凡人在这里生活,但大部分都是太玄剑派修仙者的后裔。

    缺乏修仙资质,虽不能修仙长生,却也衣食无忧,快活一生。

    太玄剑派每年都在南荒寻觅根骨合适的弟子,宗门造血的能力倒也没中断过。

    “庞师妹,你怎么一个人回来?季师兄他们呢?这两位又是谁?”

    望龙川有大阵守护,虽然没有城墙等防御工事,但外人却无法直接闯入。

    庞晴柔用弟子令牌通行,但带着唐珂两人,也是立即引起值守修士的警惕,立即有几道流光在身前落下。

    领头的一名修仙者正巧与庞晴柔是熟识,神色略微缓和。

    提到季师兄,庞晴柔眉宇间又是一片悲凉之色,忍不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

    “季师兄,他们遇上妖兽,回不来了。”

    路上庞晴柔也告知了唐珂,他们一行人领取任务,外出游历。

    望龙川方圆三百里内都被宗门高手扫荡得干干净净,稍微能成气候的妖魔鬼怪一个不存,外出游历也是作为磨砺门下弟子的一个手段。

    七位筑基修士结伴而行,基本不可能遇上生命危险。

    但这一切却偏偏给他们撞上了!

    六七十头筑基层次的妖兽,就算是金丹修士遇见了,也只有扭头就跑一个选择!

    庞晴柔等人,更是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季师兄只能选择冒险,让人躲进太虚界。

    在了解完庞晴柔的遭遇之后,值守的修士连忙将她送往山门,而其他人则留下来询问唐珂两人的身份。

    玉石小镜轻轻一照,落在两人身上。

    唐珂只觉得一道清光笼罩在自己身上,一股莫名的窥视感,只是稍一接触到他的血肉就自动消退。

    并没有什么奇异的变化。

    倒是一边的陆羽裳身上爆发出金丹气息,与清光相抗衡。

    值守修士收回玉石小镜,脸上遍布诧异之色。

    外来的金丹修士倒是不奇怪,只是另外这个明明只是炼气九层的修为,却怎么不显示?

    忽略了这个小细节,使了眼色,一边的同伴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

    脚下阵纹都现,又是一股奇异的力量笼罩此地。

    力量浩瀚,但却无比柔和,缓缓贴在两人体表。

    唐珂尽量地收敛着身上的内力,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别稍微一个动作太大把这股力量打碎。

    “这是问心阵,若是言不由衷,阵法就会有反应,那么,请问两位的身份来历?”

    值守修士简短介绍了一句之后,目光盯着两人头上旋转的法术气团。

    他虽然只是筑基修士,修为境界与金丹相差甚远,但问心阵的神异却是勾连整个望龙川大阵,连元婴修士都难以蒙混过关。

    陆羽裳用神识扫了一眼头上笼罩的气团,淡然道:“万象门修士。”

    “万象门?”气团毫无反应,代表陆羽裳说的是真话。

    两名值守修士面面相觑,确认了孤陋寡闻的不止自己一个。

    “万象门的前身是四象门,前段时间才改制更名。”陆羽裳又补充了一句。

    “原来是四象门的道友,久仰久仰!”

    两人松了口气,不是什么疙瘩角落的小门小派就好办了,出了事还能找上门去。

    “既然如此就没问题了,请进吧。”

    简单的盘问过后,唐珂两人往前走了两步。

    “等等!”

    值守修士忽然出声喊住,陆羽裳的神识已经搭在储灵袋上,随时可以暴起杀人。

    唐珂也是脸色略微凝重,在这里出手,意味着他可能要正面对上化神修士。

    “请问两位是何关系,这个我们卷宗上要填写,请勿见怪。”值守修士挠了挠头,手上一块玉简正在散发着光芒。

    “我是她的徒弟。”唐珂瞥了一眼头上的气团,仍旧毫无反应。

    “原来是师徒,两位,请吧。”

    目送着两人远去,值守修士脸色微沉,寿辰期间,任何细微的异常也需要上报处置!

    随即一道传讯符飞起,阐述着两人身份来历,以及备注:

    一位金丹,另一位疑似隐瞒修为,并且可能掌握瞒骗问心阵的手段!

    符法速度极快,化作流光遥遥朝着远处的宫殿群飞去。

    那里是太玄剑派元婴长老们的居所。

    只是符法脱手不过片刻,却是撞上了一只手掌,五指合拢,灰烬消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