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客栈悬空的高度只有不到百丈,再往上才是太玄剑派的磨剑峰。

    此时陆羽裳祭出紫曦,化作漫天紫霞,拉扯出一道道玄丹剑光,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罗。

    凶厉的剑气激荡着,震慑百丈之地!

    而她的对手是一个驾驭着金色长刀的虬髯壮汉,披着半身甲,甲胄上满布斑驳的裂痕,一副久经沙场的模样。

    杀气冲天,身侧的金色长刀更是不断斩出一道道锋利的刀芒,将陆羽裳布下的剑网撕扯得破碎不堪!

    这更像是一位江湖刀客,而不是仙道修士。

    两人势均力敌,短时间内谁也奈何不了谁,周边还有众多金丹修士在围观。

    此外还有一名修士被禁锢的女修士躺在一旁,修为也是金丹初期,但气息衰弱,看样子受了伤。

    “你这个女娃子,再胡闹,就不要怪我老坤下狠手了!”

    虬髯刀客森然威胁了一声,刀芒陡然暴涨,蛮狠无比地绞碎紫曦所化的剑光,更朝着陆羽裳袭去,临近身前才被剑光所挡。

    “放了小葵姐,不然我杀了你!”

    陆羽裳嘴上喊得厉害,但攻势渐缓,大部分剑光都回拢身周防守,只能偶尔找到一点间隙反击。

    “这个女人是我的俘虏,想要我放人?没问题,打败我的刀就行!”

    虬髯刀客被陆羽裳缠得有点不耐烦,金色长刀猛然一颤,刀锋回转,撕出十丈长的刀芒!

    陆羽裳毫不畏惧地迎了上去,但双方修为差距极大,金丹初期与后期的交锋,高下立判!

    虽然得到了内功心法,修炼进度提升极快,但仙道修为动辄数十年才能晋升,再快也没办法在半年内突破。

    在霸道无双的刀芒面前,紫曦所化的剑光节节败退。

    陆羽裳甚至被逼出护体灵光,燃起两枚符篆才挡下刀芒的余波。

    “女娃子,该收手了,如果不是看在这里是望龙川,那一刀早就把你人斩了!”

    虬髯刀客冷冷哼了一声,金色长刀收回背上的刀鞘之中。

    他说的是实话,最后那一刀并没有尽全力,如果是生死相搏,陆羽裳刚才护体灵光决计挡不住,两枚符篆也扛不住!

    陆羽裳心有不甘,但灵力消耗过半,紫曦也是重新化成灵丹形态,锋芒不再,看样子受损不轻。

    “羽裳,这是我的事情,你不是他的对手,快走吧!”

    “小葵姐,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的!”

    陆羽裳盯着小葵,眼中满是无力与不甘,如果唐珂在这里,事情一定不会是这样!

    手上握着紫曦,紧紧握着。

    看到陆羽裳不再纠缠,刀客手袖一卷,躺在地上的女修士也被他摄走。

    只是即将抓到手上的时候,却是察觉到一股无形的阻力降下!

    “又是哪个不长眼的?”

    三番两次受阻,刀客再大度也受不了了,背上金色长刀长吟一声,再度出鞘!

    凶厉的刀气遍布身周,斩仙屠魔的霸烈刀意轰然涌动,誓要斩碎着苍茫大地!

    只是刀身出鞘出了一半就卡住了,霸烈刀意也在一股无形的力量震慑下,轻描淡写地消弭于无形。

    咔咔咔!

    一阵牙酸的异响摩擦中,刀客的脸色极为难看。

    他的刀出不了鞘,内心惊怒无比!

    修成金丹以来,他遇到过无数强大的对手,无论是哪般秘法,将他逼到何等绝境,都还留有一刀之力。

    但此时,他的刀,却是连拔出来都做不到!

    元婴,唯有元婴!

    但是元婴又如何!

    “山海观弟子丁正,我有一刀,请元婴高人品鉴一二!”

    丁正口中轻喝,身上气血翻涌,鼓起巨量灵力,撑得整个身躯都膨胀了数倍,宛如一尊小巨人。

    而在他身后,刀鞘直接炸成粉末,金色长刀终于是挣脱了无形的束缚,锋芒毕露!

    无数刀芒猛然迸发,将身周的虚空划得破碎淋漓,霸烈无双的刀意这一刻被催生到极致!

    身上涌动的气息,让无数旁观的修士内心纷纷一凛!

    这还是金丹m.层次的修士?

    蓄势的一刀,仅仅是散发出来的余韵,就给他们造成了一股无法抗拒的压迫。

    这一刀真正斩出来,释放出的威力得多么可怕?

    只是丁正握着刀的手却在不住地颤抖,蓄势的一刀,凝聚的力量让他的身躯超出承载极限,不断有鲜血从毛孔中挤着激射而出。

    破坏力再强,也要能找到敌人位置所在才行,他一刀在手,却不知道斩往何处!

    “来,斩我。”

    一道身影凭空而现,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现身的。

    没有任何轨迹与征兆,就这样陡然出现在场中,挡在陆羽裳身前。

    一身月白长袍,身躯更显得清瘦,犹如凡尘中的书生,只是相貌平凡,身上看不出有半点异样。

    炼气九层!

    这份毫不掩饰的修为,让在场众人都是一惊。

    且不论他的身法遁术如何高明,这份修为刚挡在一位金丹后期,还是爆发出超越极限一刀的金丹后期面前。

    十条命都不够砍!

    旁人神识交流议论纷纷,但直面着唐珂的丁正,却是呆滞在原地,手上的刀不知道该如何斩下。

    目光扫过平平无奇的唐珂,眼前这人炼气九层只是个幌子,而隐藏在幕后的元婴大修才是真正的强者!

    无数隐晦而霸道的气机铺天盖地而来,牢牢地锁定着他的位置,镇压着他周身每一个毛孔!

    仿佛整个天地都在排斥他,虽然手上握着超越极限的一刀,但直觉告诉他,这一刀斩出去。

    他会死!

    死无全尸,死无葬身之地!

    “你是嫌自己活腻了?”

    犹豫了片刻,丁正最后还是开口了,每说一个字,身上积蓄的霸烈刀意就散了一分。

    但他仍旧有把握把这人从头到脚斩得灰都不剩!

    唐珂淡然地瞥了他一眼,“想动手就动手,犹犹豫豫算什么男人!”

    说完也懒得理他,直接把半昏迷状态的小葵带走,把人交到陆羽裳手上。

    此时他背对着丁正,也背对着那足以轻易宰杀任何金丹的一刀,甚至连元婴都能威胁的一刀!

    衰弱大半的刀意对准着他,丁正无法忍受自己被一个小辈如此羞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