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陆羽裳接过小葵,尝试着将她身上的禁制解除,只是折腾了半天也没效果,只能暂时作罢。

    唐珂感受到身后丁正的犹豫不决,他们无冤无仇,也没必要把人往死路上逼,能不动手最好。

    “我们走吧。”

    轻描淡写地招呼了一声,彻底将身后的丁正忽视。

    “你敢!”

    丁正目光冷冽,充满暴戾的杀机!

    “那你就斩。”

    唐珂不耐烦地回了一句,他耐心也是有限的,三番两次威胁,还当他没脾气不成?

    感受着对方的自信与淡然,丁正的目光愈加森然,握着刀的手也更加用力。

    只是与此同时,那股覆盖在他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更加浓烈,动手,那就是死!

    直到唐珂三人离开,这一刀最终还是没有斩出来。

    旁观的修士们意兴阑珊地散开,投向丁正的目光充满鄙夷之色,居然被一位炼气九层的修士吓退,这可太怂了!

    反正不是当事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他们才不在乎会不会惹出背后的元婴高人。

    丁正手上的刀意散尽,冷哼一声,收刀入鞘,转身离开。

    山海观之人,从不畏死,但也从不白白送死。

    回到客栈中,名为小葵的金丹女修也彻底陷入昏迷,身上的禁制有些奇异,陆羽裳尝试了好几种手段也无法破解。

    最终是交到唐珂手上。

    只是唐珂杀修仙者还行,对这种精巧的仙道法术,除了暴力破解,剩下的手段只剩下内力灌体一种。

    不过内力灌体,修仙者有护体灵光自动保护,他还需要肉身接触,否则强行灌体,恐怕会加剧伤势。

    “师傅,她是你什么人?”

    虽然名义上已经解除了师徒关系,但唐珂还是用习惯了这个称呼。

    陆羽裳看着昏迷不醒的小葵,道:“我当年筑基后外出游历,结识了小葵姐,她是定州归元宗的门人,只是没想到今日再见,却是沦为他人俘虏,当年小葵姐救我一命,这一次我一定要救她!”

    “好,那出去吧,我来破解禁制,只是不方便其他人旁观。”

    陆羽裳眼中迷惑,不清楚为什么破解禁制还不能留人在旁边?但出于信任,还是走出房门。

    不信也没办法,反正自己也打不过!

    房门关上,唐珂内力外放,将昏迷中的小葵的身形拨动得背对着他。

    身上衣裳层层剥落,露出凝若玉脂的美背柳腰。

    内力运转,镇住金丹修士自然发动的护体灵光,灵力被压制到谷底,而此时一掌伸出,贴在她背上。

    触碰处光滑柔嫩,不愧是修仙者,灵力常年累月的冲刷下,身体的杂质早就清除一空。

    修仙者只要自己愿意,就没有长得丑的,全都是十级美颜滤镜加持!

    这种容貌看多了,唐珂也没多大兴趣,掌力一吐,内力注入小葵体内。

    内力由唐珂所操控,即便输出体外,也是如臂使指,圆滑无碍。

    换句话说,从唐珂完全可以改换成第一视角,渗入小葵体内,感受着女修士体内的稠黏血肉以及各种脏器筋骨!

    这玩意有什么好看的!

    精巧的禁制在内力的冲击下,毫无阻碍地破碎。

    甚至他还切换了九阳神功,滋养了一番她体内的伤势,第十三重的内力何等霸道。

    肉白骨都不在话下,更别提区区一点伤势。

    唐珂收回内力之后,小葵直接从昏迷中醒来。

    神识自然展开,先是摄来自己的衣裳穿套在身上,不得不说女修士的衣裳全都是特制的,有各种隔绝神识探知的功能。

    穿套衣裳后起身,冷冽地盯着唐珂,手腕一转,已然有一根玉簪在指间。

    “进来吧,免得我还要多费口舌。”

    唐珂无奈地以内力镇压,刚刚清醒的小葵又变成了一尊石雕,凝固当场,连呼吸都停下了。

    收到传音的陆羽裳走进来,唐珂起身走出,同时放开了压制。

    咻!

    几乎是内力收回的瞬间,玉簪化作一道流光刺入唐珂背上,只是还未触碰到体表就已经停下。

    陷入一片泥潭,还能清楚看到放慢了无数倍的螺旋飞行姿态,只是这段距离,注定是无法越过。

    小葵还不服气,挥手又是无数银针飞起,绕着眼花缭乱的弧度,从四面八方笼罩而来!

    这道飞针法,为近身搏杀之术,十丈之内,威力绝伦,她曾以此法击杀一位金丹后期的强敌!

    “别闹了。”

    唐珂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也不见有任何动作,只是内力切换成炎阳奇功,身周七尺之地瞬间沦为熔岩炼狱。

    嗤地一声有火舌凭空舔舐,恐怖的高温让数百枚飞针融做钢水!

    而钢水滴淌在半空,还未接触地面就化作一团飞灰,微风拂过,烟消云散!

    唐珂继续往前,头也不回,脚下的木地板更是完好无损,仿佛刚才涌现的高温只是虚构的幻境。

    小葵眼睁睁地看着他远去的身影,脑子里一片茫然。

    虽然知道这人实力不简单,绝对不是表面的炼气九层,但她甚至没能捕捉到半点灵力的气息,更没看清楚自己苦修的飞针法是怎么被破解的?

    不理会身后两名女修的久别重逢,唐珂走过浮空的碎石小径,走到客栈大厅。

    这里是设为酒馆茶楼,几张散乱的桌椅随意摆放。

    因为是太玄剑派的官方客栈,因此也不在乎盈亏,更不存在什么服务。

    凡俗的食物一律不提供,有的只是蕴含灵气的酒水、瓜果。

    吃这些玩意嘴里能淡出鸟来!修这种仙,迟早能把人修傻了!

    唐珂鄙夷地看着那些把酒言欢的金丹修士,坠下云层,寻了一间凡人酒肆,一进来就是点了三斤牛肉三斤烧鸡。

    特意交代了要辣,重辣!

    然而掌柜的一脸茫然,诚惶诚恐地摇了摇头。

    他们虽然也是太玄剑派的后裔,但隔了数代,早就没什么关联,对待修仙者自然是要小心翼翼。

    居然没有辣椒,唐珂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贫瘠。

    这个世界太无趣了!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就着吃点填饱肚子。

    刚准备吃饭,却感应到脚底下的气息有些不对!

    准确来说,是地下,数十丈泥土的底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