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这位一定就是万象门的唐道友吧。”

    看到唐珂现身,年轻道人一脸笑容地迎上来,仔细地打量着唐珂,脑海中浮现关于他的资料。

    万象门弟子,身份职位不明,秘法遮掩真正修为,表面只有炼气九层,实际上疑似金丹。

    几个念头流转而过,年轻道人手上翻出一块身份玉简,在唐珂面前展示。

    太玄剑派的标志,一道黑白二气缠绕的微缩小剑在玉简表面浮现。

    南荒大地,除了太玄剑派之外,基本上没几个宗门钻研阴阳太极之道,这一手也是极难伪造。

    更何况这里还是望龙川。

    “我是太玄剑派执事重方,今日前来,是想找唐道友了解一下那日泽鹿原之事。”

    太玄剑派由于元婴众多,因此长老之职只授予元婴修士,金丹只能退而其次,任执事。

    再往下的筑基、炼气则是白身,不担任任何职位。

    重方身上毫不掩饰的金丹气息,估摸着应该是在中期境界,灵力浑厚,圆润无瑕。

    “泽鹿原?没什么好说的,那日我恰巧路过,见到这位道友,顺手将其救出,不过那些失陷在太虚界中的道友却是很遗憾,失去了他们的踪迹,只能选择离开。”

    那天的事情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唐珂全无保留地讲了一遍。

    太虚界中的异象他也十分好奇,或许那一层世界也如同混元界一样,被类似于神孽的怪物所占据。

    听完唐珂的陈述,以及最后关于太虚界可能出现的莫名危险,重方脸色凝重。

    拱了拱手,道:“多谢唐道友告知详情,今日多有打扰,抱歉。”

    重方转身离开,只是刚走了两步,他有想起了什么,转过身叮嘱道:“唐道友,如果近几日没什么事的话,不要走出望龙川。”

    唐珂听得有些奇怪,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根据宗门通报,近期望龙川周边可能有大批妖兽迁徙越境,在这里有阵法守护,安全无虞,但在阵外可就不一定了。”

    庞晴柔也在一旁告诫道:“唐前辈,近期外边真的很危险,你跟陆前辈最好还是不要出去!”

    声音压得极低,生怕被人听去。

    只是这里整个客栈入住的全都是金丹修士,她这声音跟在别人耳旁大声喊出来没什么两样。

    目送着两人离开,唐珂回到房中。

    大批妖兽迁徙越境?有意思!

    小葵体内的伤势都被唐珂给治好,加上陆羽裳财大气粗抛出来的大把丹药,轻轻松松就恢复了原本的修为。

    两人也没在客栈里待着,而是跑到交易广场上采购物资。

    小葵本名慕容葵,出身归元宫一个势力强盛的支脉,这是这几年随着坐镇本脉的元婴老祖寿尽坐化,她这一脉也随之衰落。

    几这一两年不断被肢解、压制,众多修士改换门庭,她也冒险押送物资,只是半路遭遇匪徒,物资被劫,自身也落入贼窝。

    修仙界弱肉强食,自然也存在着践踏秩序的匪徒强盗。

    他们当中由宗门齐徒、邪法修士,甚至是从中原流窜而来,作恶多端的暴徒组成。

    都是临时结成劫掠团体,一击即散,绝不抱团停留,免得目标太大引来宗门打击。

    慕容葵算是运气好的,刚落入匪徒手上没多久,还没来得及被人炼成鼎炉,就遇上了外出扫荡贼寇的丁正。

    结果自然是丁正一刀将贼人斩杀当场,慕容葵也根据修仙界的规矩,沦为了他的战利品,以俘虏身份活下来。

    如果不是遇到陆羽裳跟唐珂,等待她的命运,大概是在交易广场上被置换成灵石等物资。

    “怎么可能?你说他是你的徒弟?”

    傍着陆羽裳这位富婆,慕容葵采购了好几件上等法器,只是听到陆羽裳的话,震惊得神识都凝固了。

    “没错”陆羽裳想了想,唐珂的身份太敏感,不适合在望龙川透露出来。

    于是只提了两人遭遇的经过,以及太禹山中的一段时日,至于青州城的事情,却是只字未提。

    “那他现在是什么境界?金丹后期,还是”

    隐藏修为自然有自己的缘由,打听别人的秘密是件很失礼的事情,但慕容葵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金丹,后期。”

    陆羽裳给出了答复,借着内功心法的敏锐加持,她能感应到整个望龙川都被阵法覆盖,轻易监控所有外来者的一举一动。

    此时更有数道隐匿在暗处的神识,在身旁驻留。

    金丹后期,这个就是唐珂一早给自己设定好的表层身份。

    里层身份自然是万象门主,元婴老祖!

    真正的身份才是炼气九层,自创武道的穿越客!

    慕容葵不过金丹中期的修为,听到这个境界层次,内心隐隐平衡了不少。

    丁正的实力她略有猜测,能从丁正手上将她救出的实力,轻易化解她的飞针法,好像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理解的事情。

    入夜,唐珂从房中走出。

    日夜变化,或许在万年之前对于修仙者来说区别不大,但现在是阴阳逆乱的时代,夜晚阴气旺盛,阳气微弱。

    所有生者的实力都不免下降一截,修仙者也不例外。

    跟实力一起下降的,还有感知与反应能力,所以这就成为了唐珂最佳的搞事时间!

    毕竟武者一身气血内敛,以内力杀敌,不受天地灵气影响,无所谓什么昼夜更替!

    大大方方地从客栈走出,身上气息在内力运转下不断收敛,很快在笼罩整个望龙川的阵法监控下消失。

    太玄剑派监天殿,这里是负责维护、操控整个望龙川大阵的阵法中枢。

    一个巨大的沙盘在大殿中央,沙盘中央有各种颜色标识的气息移动或者是静止。

    白色代表凡人,灰色代表禽兽牲畜,绿色代表筑基炼气,蓝色则是金丹,元婴是红色。

    此时一道绿色气息在角落处盘绕,逐渐淡化,一直到消失无踪。

    纷立在四周的十几位金丹修士,有一人观察到这份异常显露,睁开眼凝神搜寻了一番。

    只是将这个情况记录在案,并未上报。

    根据监天殿的规矩,金丹异动才需要通传上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