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整整三个时辰,唐珂就像是一名勤劳的老农,不断地收割着丰收的果实。

    一整个网格镇压的上千妖魔都被他屠戮一空,感受着识海内怨气的充盈,这三个时辰他收获了四万怨气!

    平均一个时辰一万多,这份时薪让唐珂有些沉迷工作,不可自拔。

    看着空荡荡的网格,唐珂准备前往下一个,却发现旁边一个网格,原本是空荡荡的一片,此时却被妖魔填满!

    足足有四百头妖魔落在其中。

    这个大阵怎么回事?还会自动刷怪的?

    唐珂有些惊疑不定地盯着,然后把自己渗透过去,冒险提高效率,花了一个时辰将四百头妖魔尽数斩杀。

    又是接近两万道怨气入账!

    幻觉可以骗人,但是怨气不会!

    所以唐珂又陷入了迷茫,这里是真实世界,哪来的刷怪一说?

    估摸着时间快天亮了,唐珂只能抛下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尽快前往下一个网格。

    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

    浪费时间,浪费的就是南荒大地亿万人民宝贵的生命!他必须加快步伐,迅速投入到一场新的收割中。

    大阵边缘的另一处。

    君浩渺从太玄剑派中下来,坐镇在阵法边缘,由于这里阴气过于浓郁,即便是他元婴玄境的修为,神识都无法将整个大阵覆盖。

    加上这里的妖魔鬼怪实在太多了,每一头妖魔的气息都在沾染侵蚀着他的神识。

    即便是元婴修士也不敢在这里长久停留。

    “君师叔,新的一批妖魔已经被投入阵法之中,现在还剩下三百零八座囚笼还在运转。”

    一位金丹弟子汇报着,抬头,赫然是重方!

    君浩渺眉头皱起,盯着大阵中央的青铜大鼎,道:“阵法运转又加速了?”

    重方的境界无法触碰到这种高深机密,作为宗门心腹,他能知道地下镇压着诸多妖魔,但不知道是用来做什么。

    也无法回答君浩渺的疑惑。

    盯了一会,君浩渺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此地阴气浓厚,不宜久留,你先回去吧!”

    “是,师叔!”

    接触到地下阵法已经三年时间,重方仍旧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君浩渺或者是其余几位元婴大修,也从来没有主动解释的意思。

    宗门的上下尊卑极为森严,重方只是办事,从不敢多言一句。

    走到阵法入口,是一片清净的旷地,这里诸多符篆覆盖,踏入之后更有缕缕灵光从他身上扫过。

    沾染的阴气从他身上剥离,随后涌出阵阵云雾,承载着他的身躯,飞快往上空腾起。

    这是一个从太玄剑派山门宫殿开辟的竖井,笔直往下两百丈!

    万灵转生阵的边上,君浩渺盘坐在地上,灵力翻腾,隔绝着身周阴气的侵袭,只是神识一直锁定着大阵中央的青铜大鼎。

    眼中掠过一抹异色。

    就快要完成了!

    天亮了,太阳升起的瞬间,炽热的阳气洒落,天地间弥漫的阴气为之一肃!

    修仙者的灵力活性也在不断复苏。

    唐珂察觉到变化,神色一凛,也不管动静是否太大了些,挥起一掌直接把剩余的上百头妖魔一扫而尽!

    十万怨气!

    识海内怨气充盈得几乎要胀开,而被下了魔种的魔念,仿佛来到了极乐净土。

    被这么多怨气刺激得开始疯狂吞噬!

    唐珂现在财大气粗,任由它吞,反正吃得越多,到时候都是要吐回来的!

    转身朝着阵法渗去,这一次轻车熟路,渗透的效率急剧提高,不过多时已经穿过了阵法的阻拦。

    而在他走后,阳气洒下,青铜大鼎仿佛察觉了什么,不住地颤抖。

    清光冲刷下的人影再次显露,盯着此前唐珂落脚的区域,腥红的眼瞳中也不免充斥着疑惑之色。

    他虽然没办法捕捉到唐珂留下的气息,但执掌大阵,自然也能察觉到许些异常。

    难道是阵法崩碎的速度太快了,导致阴气严重泄漏?

    鼎中人一脸迷惑,只是充斥在识海中的各种杂念,让他无法正常思考,剧痛让他忍不住放弃了推演,重新沉入鼎中,任由清光将自身的躯体彻底掩埋。

    另一边,庞晴柔跟随着另一位同门,两人都是筑基期修为。

    今天分配到的任务是在望龙川周边巡视。

    祖师千年寿辰将至,广邀同道前来会宴,期间各种安保等级都会被上调到最高。

    各种进出望龙川的修仙者都会被严格盘查,并且望龙川外围区域也是被密切监控,一层层扫过去,确保没有半点纰漏。

    像唐珂这种,背后有万象门背书,才能安然无恙地在望龙川内自由行走。

    “庞师妹,我听说了那天你们的事情,季师兄多好的一个人啊,可惜了。”

    与庞晴柔同行的是另一位女修士,两人结伴而行,神色轻松。

    这里距离望龙川不过一里地,宗门的支援转瞬即至,自然也不用怕遭遇什么袭击。

    提到那天的事情,庞晴柔神色有些黯然,摇了摇头:“我们也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那么多妖兽。”

    “师叔师伯们不是说了吗,妖兽迁徙,或许是路线有些偏差,遇上了这种事情谁也没办法,你不必自责。”

    真的是妖兽迁徙?

    庞晴柔隐约察觉到什么,那些妖兽的轨迹也太过异常了,仿佛是在泽鹿原土生土长的一样。

    而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地面一阵剧烈颤抖。

    “怎么回事?”

    “有异象,庞师妹,发符!”

    两人也是反应极快,但庞晴柔刚从储物袋里取出符篆,却忽然感到一阵巨力袭来。

    腥臭的狂风扑面而至,护体灵光瞬间破碎!

    而庞晴柔看到的是自己身侧的同门,转眼间已经被撕成两截,鲜血狂涌,断肢飞溅!

    恐惧占据了庞晴柔的全身,极度的惊恐之下,她握着符篆,却是连一滴灵力都无法注入,全身僵直着不敢动弹。

    在她面前是一头巨蟒,足足有七八丈的长度,口中利齿还沾染着血污,对躺在地上的血肉不屑一顾,反而是盯着庞晴柔。

    拳头大小的眼瞳里掠过残忍而嗜杀的血芒。

    蛇信吞吐间有白色焰火闪耀,发出滋滋的响声。

    白焰巨蟒!

    庞晴柔瞬间能判断出来这头妖兽的身份,门派里的经卷记载着各种对付的方法。

    只是全身因极度恐惧而僵直,什么办法都施展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