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平地雪崩堆积的雪山很快就变成了紫色,伤悲之火透到了表面,随后开始四处蔓延,直奔天际。

    雪花中有灵在向天上逃去,他是如此的巨大,在火焰中慢慢消逝,撸瑟可以感觉到那意志注视着自己,就像一个强壮的匪徒盯着点燃汽油的孩子。

    大片的紫火在上升到一定高度后从天空落下,于王都上空消失,那人断尾逃生了。

    “灵魂炙烧,想必是回去告状了。”巴弗灭出现在撸瑟身边说道,他看着紫火消散,天空中的太阳再次给了地面温暖。

    “这可能是我唯一能够伤害到他们的手段了。”撸瑟并没有一丝的高兴,他知道这只是开始,世界崩塌的先兆而已。

    南部的冰雪在撸瑟赶走了那个家家伙后的第二天便开始融化,地面泥泞不堪甚至有些地方在发水,教会的教士们已经公然在大街上宣讲羔羊已经打开了卷轴,七个封印被打开后就是真正的末日审判。

    领民们在教堂求到了一些粮食后开始向北迁移,贵族们也没有挽留自己的领民,因为在国王的号召下,他们也要走,奔向新的生活,如果说还有人能够留下,那么大多数是已经无法长途跋涉的老人。

    “如果实在想走的话,我可以帮你叫一辆马车。”

    在某条街道上,撸瑟看着那拄着棍子的老人缅怀的欢送他自己的一家人,孤独的站在门口,于是忍不住说道。

    “我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无论是什么王国更换了哪位领主和信仰,这里都是我的家,即便是世界末日,我也不想离开自己的故土。”老人闻言微微摇头,他看向撸瑟,这个时候能说出这样话的人也只有圣者教堂了,他本想责备,但却张不开嘴,毕竟除了引起末日,圣者教堂的统治一直都不错。

    瓦伦迪诺,这座南部王国的都城最终还是空了,街道上人烟开始稀少,一些神奇的东西也就开始冒了出来。

    在黑暗骑士巡逻的时候,他们发现了圣战骑士的身影,那些爬山失败的家伙最终又改变了策略,借着瓦伦迪诺空缺的时节,进入了这座都城。

    “瓦伦迪诺的圣者教堂不多,因为一直是女巫森林管理所以也没有配备大量的武器,神使大人我们是要撤退还是做什么打算?”

    透过教堂的窗户,主教望着外面如流民入境的圣战骑士说道。

    “再与他们打仗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伊娜透过窗户看着那些冻的浑身颤抖可怜不行的骑士说道,“只要他们不打教堂的主意,我们就不用去理会他们。”

    “可是如果放任他们过去,是否会影响希尔顿那边的进度?”主教提出自己的疑虑。

    “那也要他们能占领希尔顿才行。”伊娜哼声道。

    今天知道了圣战骑士入城撸瑟便让她守在教堂里,所有的黑暗骑士也都撤了回去,自己和巴弗灭则游离于街面上,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消息。

    “你们两个站住!”刚刚从王宫里走出来的骑士朝他们喊道。

    “有什么事吗先生?”撸瑟闻言问。

    “大军过境你们竟然不害怕,说!你们是不是黑暗骑士!”那骑士高声呵道,立即四周的骑士就哆哆嗦嗦的围了上来。

    “诸位是神的骑士,是正义之师,又不是叛军和强盗,我为什么要害怕?”撸瑟闻言反问道,弄的那骑士一愣,随后又说,“至于黑暗骑士,抱歉我们还真不是。”

    “你说不是就不是了?谁能给你们证明?”骑士闻言仔细的打量着撸瑟的身上和脚下,“根据我们的搜查这里的年轻人都走光了,留下的只是无法行动的老人,你还留在这里,不是黑暗骑士是什么?”

    “你们是征服者。”撸瑟看向那骑士,就见他们身上都凝聚着一丝联系,在那汇集的联系之地,有白马骑士形成,他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不再去看那形成的气势,“但是你在这里勒索我是没有用的,你们应该遵循自己的使命扫清这里的黑暗王国,而不是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

    骑士闻言嘴角上扬,他笑着向撸瑟靠近,正要发难的时候就听到远处的街道传来了轰鸣声。

    “轰!”骑士停住了脚步,他脸上不再有笑容,扭头看向身边的骑士道,“都跟我过去看看。”

    “看来他们在攻击教堂。”见骑士们走后,巴弗灭说道。

    “过去看看吧。”撸瑟说着一把抓住了巴弗灭,暗影之门一开,瞬间出现在爆炸地旁的楼顶。

    到达楼顶的他们向下方看去,就见圣者教堂四周的空地上已经死了不少人,尸体堆积在教堂门前广场上,一些地方还燃烧着火光,明显带有剧毒的绿色气体从教堂向四周推移,而那边站立的圣战骑士除了用投石车攻击外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嗖~”一颗巨大的石头被抛了出去,巴弗灭打了个手响,瞬间有阴暗将其吞没。

    骑士们见状一惊,主教更是看向天使,那天使皱了下眉头,却没有任何动作。

    “那些异端已经被我们围在了教堂里面,没有食物几天就能饿死他们,没有必要消耗大量的人力在这里。”主教想了想说道,“瓦伦迪诺已经被我们再次收复,剩下就是带领这些被蒙蔽的信徒脱离这里,以及捣毁黑暗神殿。”

    一群指挥官闻言点了点头,主教说的很有道理,这瓦伦迪诺的贵族全都响应号召前往努埃莱,所有贵重物品都带走了,他们大军来了根本就没捞到个毛,而且食物与其说是不多,倒不如说是没有,为了生存和信仰,他们必须再次前进。

    大队调拨,只留下了一小队人和食物留在圣者教堂前,撸瑟看着那南下的队伍,对巴弗灭说,“我看到了他们身上凝聚的红马骑士,战争要开启了。”

    “哦,我怎么看到的是绿色的,他们要死亡了。”巴弗灭说。

    “或许是带来死亡。”撸瑟摇头,这些与兽决斗的羔羊仆人,最终能欺负的还是那些平民啊。

    远征的骑士们踩着融化的雪水同样有着自己的疑惑,既然神已经注视了这里,并降下了惩罚,威力还如此之大,那还用自己来这里征讨个什么,只是为了捞回远征所付出的财富吗?

    随着队伍前行,没有人会有自己独立的思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