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大部队离开的第二天,圣者教堂内的黑暗骑士出门,将留在瓦伦迪诺的圣战骑士斩杀。

    反杀骑士之后的第二天,众人收集城内的尸体,集体焚毁。

    第五天,地面的雪彻底融化,瘟疫出现了,撸瑟他们见到了第一波逃离南境的领民。

    互送的教士看着站在空荡街道上的一众黑暗骑士,低下头如同没有发现般,领民们也都战战克克的向北方迈步走去,生怕招到圣者教堂的拦截。

    “我真的很难相信,圣者教堂对那些信徒那么好,剥离了他们低人一等的身份,让他们吃饱穿暖,他们竟然会选择离开。”伊娜看着那些颠沛流离跑路的领民背影说道,“虽然下了大雪,但哪一顿也没饿到他们吧。”

    “几十万大军过去了,对于只有几千正规侍卫的诸多伯爵领和希尔顿,人们肯定是要恐慌的。”巴弗灭在一旁说道,随后啃了一口鸡腿。

    “哪怕是黑暗傀儡师那种存在,也只能在暗中偷袭才能造成一些伤害,正面对敌,没有人能够打破希尔顿,哪怕是集齐全世界的兵力。”撸瑟说道。

    巴弗灭闻言看了撸瑟一眼,擦了下手说道,“好吧,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你好受一点,实际上与战争无关,主要还是信仰,他们觉得你不行了,阻止不了末日审判,那么又何必要跟你一起陪葬呢,哪怕他们之前是多么的信仰你,依赖你,但最终为了生存还是会抛弃你的,这就是现实。”

    “他们这是背叛!从出生到死亡,哪一处不需要圣者教堂的帮助,就这样的抛弃了我们,都忘记对神的誓言了!”伊娜在一旁愤怒的说道,“背叛信仰的人没有人会容得下他们。”

    “事出有因,可以原谅,比如他们不是为了自己,不是怕死,而是为了家人。”巴弗灭笑道,“他们自己死了没事,但不能连累家人,他们还有家人呢。”

    “真的是好借口呢。”伊娜道。

    “还不是因为你们已经落魄了。”巴弗灭叹了一口气,随后望向南方,“瘟疫原本起不了这么快,哪怕战争让大量人牺牲,一定是那个骑绿马的家伙来了。”

    撸瑟有些恍惚,信仰大量的流逝对他有一定的影响,他对巴弗灭说,“万物皆可烧烤,去找吉米娅,让她算出瘟疫的根源。”

    “你怕不是忘了,当你告诉他们希尔顿有活路后,第二天他们就跑了。”巴弗灭闻言嗤笑了一声,“是不是很后悔给他们指出路了?”

    撸瑟闻言晃了晃头,有些茫然的看向巴弗灭,他感觉自己好像废了一般,许多事物都脱离了掌控。

    就在这时,一直跟班的使者突然走出来,拿着一个木箱说道,“大人,其实吉米娅女士离开的时候有给我们留下些东西的,我认为身为一个合格的占星师,肯定会预测到之后会发生什么,尤其是她在前往希尔顿的途中和达到目的地后,都会尽量的预测一下。”

    撸瑟接过箱子打开看了一眼,里面是一个卷轴和一颗水晶球,此时那水晶球正发着红色的光辉。

    “这东西不会爆炸吧?”撸瑟看着一闪一闪很恐怖的水晶球说道。

    “那是真理之眼,祸星降临的监测工具,天体运行派的宝物。”巴弗灭看了一眼说道,“外神降临如陨石一般,属于被感应目标。”

    “现在就是用屁股都知道有那些东西存在了。”撸瑟闻言说道,随后打开卷轴,结果却发现那是一副油画。

    看着那上面被画的乱七八下扭曲的人物和海伦娜蝴蝶,撸瑟叹了口气说,“这是预言图吗?谁能看得懂?”

    “这应该是外神降临的时间和坐标,以及引起的现象。”巴弗灭闻言走了过去,指着其中一片雪说道,“你看之前我们被打跑那个,这郁金香和雪花,是不是瓦伦迪诺和之前的雪灵,在看这边,战争中冒着绿气,那是不是他就在战场,还有那个带着十字架吸水的蚊子,哪里有水,一定是无尽之海了,他要发动大洪水啊这是,不然他抹杀不到这里”

    撸瑟听着巴弗灭的话渐渐的打起了精神,他仔细的对照着预言图,随后对众人说道,“瘟疫这件事太危险,我自己过去。”

    黑暗王国,阿尔弗雷德伯爵领与希尔顿列曼伯爵领边境,这里缠绕着大量的铁丝网,原为黑死病时期隔离外来人员所建,现如今成为了抵挡外敌的防御。

    “轰!轰!轰!”

    几个要过去翻网的骑士斥候被掩埋的炸药炸上了天,为两边的人演了一场天魔解体。

    人们盲目的看着这些,主教打着信仰的旗号让他们冲锋,实际上就是送死,不过虽然有些残忍,但是也要比大伙一起冲锋,然后全都被炸死的要好一些。

    “我这几天总是看到绿马骑士。”指挥官看着新一天的试探结束,转身回到帐篷里说道。

    “因为地狱已经掩盖了高贵的十字架,所以那绿马瞎了,分不清敌我。”主教咳嗽了一声说道,“召集大家研究一下有关疫病的问题,我们虽然解决了饥饿,但疫病同样不可小视。”

    指挥官闻言点点头,不大一会儿就召集了各处的指挥官进来,众人就针对天启四骑士之一的绿马骑士做出了各种对策,直到许久众人才离开了帐篷。

    “头,你们的会议商讨出解决办法了吗?”有骑士问道,其他人也都看向自己的头,毕竟瘟疫什么的太可怕了。

    “当然,甚至我们归纳出了十个解决瘟疫的办法。”那头说道,随后看向铁丝网对面的列曼领,“那边的人不知道是如何应对的。”

    “他们在释放一种药香,似乎要以这种方式驱赶瘟疫。”骑士有些嘲笑的说,“那都是巫师手段。”

    “别那么说,我们归纳的十种办法都是药物的手段,如果说唯一正式一些的恐怕就是主教提出来的向神救命了。”指挥官闻言摇摇头,然后告诉了他们方法。

    一群人闻言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随后看向四周,就见四周已经有人在那里按照节奏吸气吐气,防止瘟疫入口,还有人直接在篝火上架上了大木桶,往里放胡椒和大蒜,最后自己跳了进去,更有拿出止血药粉的,脱了衣服就往身上拍,以及那往自己身上孔洞塞水银的,不过看那样子很快就就晕了过去。

    “头,这真的好使吗?”骑士们有些担忧的问道,“要不我们还是向神救命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