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吵什么吵什么,安静点,年纪大了,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此时的苏雄换上了一身宽松的睡衣,洋洋洒洒的俯身开门,还不等完全打开,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抱起茶杯就咕噜咕噜喝下去。

    “原来是孟小子,咋了,又犯什么错了”

    苏雄儒雅的拉过座椅让孟龙坐下来,完全没有之前那威严四方的首领模样,只是伸了伸懒腰,随手端起苦涩的咖啡小酌一口。

    “没有,副院长,救救队长,他”

    孟龙拍了拍急促呼吸的胸口,刚刚用力过猛差点没给他吐出来。陡然突然想起什么,身体僵硬在原地,面色有些尴尬。

    纪晟还躺在外面,还没进来

    “不着急不着急,你队长不是纪晟那小子,他现在应该还在沉睡舱,怎么了吗?”

    纪晟是苏雄亲手送进虚拟幻界的最后一名人员,为了度过人类最黑暗的百年时间,生存基地遁入地核周围不断转移位置,为的就是防止地心文明找到他们的坐标。

    因为人类科技的进步,DNA基因也得到了改变,所有人不仅限于只有几十年的岁月,而是足足有五百年寿命,百岁不过是刚刚起步的年轻人。

    孟龙咽了咽口水,大脑飞速运转整理所要叙述的事情,哪怕是做了副队长,沟通一直都是他的短板。

    “云今天发现队长的各项身体机能不断减弱,随后定位到了队长的位置在实验室,等我们到的时候,已经被姓葛的老头给拿去做小白鼠了,之后就进入了休克状态,刚刚醒来就浑身散发腐朽是气息,状况与您之前孙女一样”

    听完孟龙完整的叙述后,原本面带微笑的苏雄陡然之间神色严肃,手中端握着的咖啡止不住的倾洒出来。

    “怎么了副院长”

    看着情况有些不太对劲的孟龙,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淡淡看着有些呆滞的苏雄。

    “这个病治不了,你走吧”

    苏雄一瞬间仿佛老了十岁,本就佝偻的身姿更加显得沧桑,对着孟龙下了逐客令后,转身缓缓朝着卧铺走去,喉咙里哽咽着莫名的伤感。

    “副院长”

    孟龙也慌了,整个人类生存基地只有眼前这个老人,经历过这种情况,其余的几个老家伙,要么打着修养的名号,不知道躲在哪边不敢出来,要么投身于实验之中,天天挂着免打扰牌子。

    如果不是一日三餐正常饮食,都还以为死在了实验室里面。

    “怎么了,孟龙,副院长说了什么?”

    姗姗来迟的云看到满脸失落的孟龙,倚靠在墙角边,旁边躺着仍在昏迷状态下的纪晟,看上去孟龙去询问的情况非常不好。

    “副院长说,这种病治不了!”

    一直在外界处于大大咧咧的孟龙,第一次竟然闪烁着泪花,黝黑的皮肤下能够清晰的看到,白色的印迹。

    云内心一颤,虽然她对于纪晟的思想,仍是出于队长与队员之间的感情,但没想到孟龙的反应如此激烈,她并不是人类,搞不懂这些奇奇怪怪情感,只要谁对队长不好一拳打飞就好了。

    在她的印象中,死亡是一种解脱,她的母星到处充斥着死亡,无边的黑暗笼罩着荒凉的大地,飞沙走石的平川一眼看不见河流。

    在他们那里,水源是被誉为最致命的毒药,只有低阶文明才需要它,感情也是。

    “那,他孙女”

    云作为最为理性的生物,抛开感情来看她对待任何事,都能够保持冷静状态,快速切入正题。现在她牢牢把握住的便是苏雄的孙女,已经完全康复,但是为什么苏雄医治不了。

    “除非孙宇涵没有治好?”

    云捂住嘴巴轻声贴近孟龙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之间后者逐渐整理好情绪,抱起纪晟前往了另一个方向。

    既然苏雄不肯解释,那么就去找常年住在修养室的孙宇涵!

    “纪哥,挺住啊”

    咚咚咚!

    “我说过了,那病治不了”

    云轻轻的扣敲着苏雄的休息门,里面传来一阵狂躁的声音,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连绵起伏,整个休息室里回荡着碎裂声。

    “没想到堂堂人类科研中心副院长,竟然也会与地心文明做交易”

    云嘴角微微上扬,只是淡淡的吐露出一句话,房间里的动静便逐渐减小,原本紧闭的感应门自己打开。

    房间里仍是整洁干净的模样,看不出任何杂乱的印迹。

    躺在苏雄脚边的是一带录音器,刚刚的响声便是由它发出来的。

    “你就是纪晟在死亡的行星上还回来的云?”

    苏雄对于每一个的资料不能说了如指掌,但至少个人信息还是能够知道七七八八,特别是啸月这种三星级小队。

    云并没有孟龙那么大大咧咧,随手拉过身边的座椅,无论是礼仪还是面容皆无可挑剔。

    “苏副院长就不好奇,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吗?”

    云不喜欢人类的花花肠子,说一句都要遮三挡四的,生怕被直接听出来,她的切入点总是一针见血,苏雄僵硬的笑容逐渐收敛,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丫头如此难缠。

    “你但说无妨”

    苏雄怎么说也是一代豪杰,还不至于折损在一个其他行星的生命体手上,只是两根大拇指不断的旋转,看上去正在思考如何应对接下来的问题。

    “孙宇涵应该没有被医治好,一直住在修养室便是她的疑点,但是为什么外面盛传孙宇涵已经康复,是因为这是你苏雄苏副院长放出的消息。修养室是所有舱室内,唯一一个不可以被检测手环所覆盖的地方。门牌上的正在修养,其实是正在每日吞服地心人给的药物,但是始终不见好,是不是苏副院长”

    云非常自信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的望着眼前眉头越来越凝重的苏雄,从对方的神色来看,云说的七七八八正确。

    “那种症状不是病是诅咒”

    深深吸了一口气的苏雄,整理了一下情绪,起身负着手走向床铺,那布满皱纹的双手微微颤颤从枕头下抽出一本已经泛黄了的书。

    “那是地心文明数亿年来,一直传承下去的诅咒,噬心蛊毒”

    苏雄小心的翻开那本字迹已经迷糊的书,将一张配有解释图片的页面递给了云,这是一种特定的诅咒之术,整个地心文明也仅有两人学会。

    只不过上面记载,这两人都纷纷毙命于抵抗黑洞之战中,所以不可能有生命体可以施展此术。

    “那个时候救孙女心急的我,带着天网雷达的部署图直奔地心文明的大本营诺亚神舟,但他们的皇帝坚定的回答这种术已经失传已久,就连他们也没有办法,唯一的抑制方法便是以毒攻毒”

    苏雄说到这里越来越激动,紧握的双拳几乎涨红了整个皮肤,随后一瞬间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双目无神。

    “于是我涌部署图换去了大祭司手中的另一种诅咒,蚀骨,这就是为什么涵涵至今不能踏出修养室的原因”

    云内心一惊,难怪说没有医治的方法,蚀骨诅咒她是深有体会它的恐怖,啸月小队中的炼毒高手司徒莫便是他的热狂迷,研究了整整二十年也没有研究出来。

    “那么真的没有解决方法吗?”

    云不太相信,只要有下蛊的方法就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哪怕是艰难,也能克服。

    苏雄摇了摇头,认为云的思想太过于束缚,将这种蛊术的彻底解决方法淡淡说出。

    “除非纪晟的身体极限突破二级文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