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怎么回事?黑科技”

    纪晟感受到体内一阵燥热,看着空间制衡者浑身散发着白色的烟雾,漆黑的瞳孔之中隐隐约约闪烁着怒火,不由感到诧异。

    空间制衡者的存在便是维护整片星域的平衡,囚烛如此光明正大的掠夺行星能源,无疑是再扰乱太阳系的秩序,不过仅仅只是虚体状态存在于人体之内的它,也只能尝试呼唤本体而来。

    “他这样会扰乱太阳系的秩序,而导致发生空间爆炸,剧烈的冲击甚至会引发第二次星系黑洞”

    空间制衡者已经存在数个纪元(一次宇宙爆炸为一个纪元),所经历的黑洞事件成千上万,最恐怖的一次便是两个星域之前打破了粒子平衡,形成斥力与引力相互交融,最后引发了恐怖的黑洞吞噬事件。

    如果不是寰宇星域中降临数位“祖”境大能,以自身的无上基因构成分子,稳固住暴躁因子,后果不堪设想。

    “不行,我得阻止他”

    纪晟闻讯而动,身形阻拦在囚烛面前,不给予他继续吸收能源核心的机会。

    但低微的一级文明如何阻挡住三级文明的吸收晶核,位于身前的纪晟感受到灵魂都要脱离肉体,血肉沸腾将要呼之欲出。

    “蝼蚁,你这是在找死?”

    囚烛赫然停下吸收的进程,什么时候可以继续吞噬小行星,但眼前的人类死了,一旦找不到那两个叛逃者,他面临的将会是严重的黑暗惩罚。

    “想要找到盘古与女娲,就得保证太阳系不能遭到平衡破坏,不然被他们感应到了,然后逃跑了,就不能怪我了”

    体内的空间制衡者利用自己独特的空间控制,将纪晟的异状即刻净化,稳固下来的纪晟恶狠狠的盯着囚烛,似乎只要他继续吸收能源核心便立刻死在这里。

    “希望你等会也能这么硬气”

    “将军,这一次皇派你征战哪里?”

    身着锁子甲的副将手握剑鞘,脚踏白马,腾空于星空之上,身后红旗招展,数千铁骑紧跟其后,血旌挥洒如雨,气势汹涌澎湃。

    “祖星!”

    白起一席青衣骑于血汗宝马之上,手抚半扇微开,腰间别挂着越七十厘米长剑,座下马蹄所过之处,皆是一处处即将支离破碎的裂缝。

    “全军听令,目标,太阳系!”

    踏踏踏!

    一瞬间数千铁骑如同洪水涌动,自山顶倾泻而出,虎狼肆虐横行,穿梭在万千星域之中。

    “这就是你说的陨石遗迹?”

    彩色的分离质点构成的冰块,与从行星之上剥离的碎石交融在一起,形成了一道梦幻光晕,因为引力共振的缘故,近距离观察时能够清晰的分辨出中间落差的缝隙。

    古铜巨门巍然屹立于一座浮空陨石之上,四周环绕着仅有两人高左右的行星,如同护卫一般有条不紊的环绕运转。

    从门上层层枷锁上的破碎痕迹来看,应该是霍云博士以及他们的研究团队,想要打破这里的封锁,查看其中的奥秘,但最后皆无功而返。

    “你要的人便在这门后,不过这门的枷锁太过坚硬,我们无法打开”

    纪晟摊了摊双手,耸耸肩,只是斜着头望着眼前的囚烛,不知道这个神秘的枷锁能不能挡住囚烛的攻击,要知道整个太阳系存在的生命体,目前人类已知最高文明,也就是原本深藏地核之中的地心文明,只是自从波卡一族突然疯癫之后,便再无他们的消息。

    囚烛并没有贸然行动,虽然人类文明实力低微,但科技手段也是层出不穷,哪怕是凡也得学习这些手段,他们都没有轻易打开,那么至少拥有三级文明的强度。

    “泯灭光束”

    囚烛体内浮现出一颗紫色的晶核,从中释放出一道充满死亡气息的光波,虽然大小程度只有筷子粗细,但轰击在枷锁上,释放出的余波甚至连运转的行星,都不由一震。

    原本稳定安逸的因子瞬间变得躁动不安,一些本就脆弱的空间开始频繁出现裂缝,其趋势竟隐隐偏向黑洞的构成。

    “这好可怕的一击”

    纪晟不由感觉到喉咙一阵燥热,下意识吞了吞口水,但是没想到这枷锁比他想象中还要坚不可摧,哪怕是这样恐怖的泯灭光束之下,也只是留下了淡淡的白痕。

    “这才像那两个叛逃者留下的东西”

    没想到吃了大亏的囚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恼羞成怒,反而更加确定这是盘古与女娲留下的东西,只有造神计划中的他们,才可能留下如此坚硬的物品。

    “副院长,难道真的就看着队长被那家伙带走吗”

    孟龙望着神色凝重的苏雄,炙热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哪怕是他的躯体强度无限接近于二级文明,也不是囚烛的对手,就算搭上整个啸月小队,也不过是多了几个尸体罢了。

    “立刻联系正在星际执法局的院长,就说有高等文明侵入,请即刻请求支援”

    苏雄摸了摸那长满皱纹的双手,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副院长的职责,哪怕是议会的众老也无法决定,只有请求目前任职于星际执法局中的院长。

    “是!”

    不等孟龙反应过来,战列于苏雄身后的大数据AI已经自动发布了紧急联系通知,不过从太阳系发送信号至星际执法局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这段空白期他们只能等待。

    “艾克,我们就这么等待吗?”

    孟龙与艾克并肩站在生存基地之外,因为周围隐藏的山脉皆被炸开,所以抬头便能仰望星空。数百年前,这里还是一片青山绿水,因为地心文明的出现,绿林大面积的漠川化,不知不觉能够看到的树木只能在特质的养生舱之中。

    “不然呢,还是和以前一样,一言不合就拉着全队去找死吗?”

    艾克这个科研疯子,第一次对研究感到厌倦,现在他完全平复不下心情去搞那些,鬼面和蓝凌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继续任务,云在总控制室调查孙宇涵的失踪案,整个小队只剩下他与孟龙两人。

    “哎,我们小队已经没有以前那么活跃,那么经常聚集在一起做任务了”

    孟龙低下了头,自从纪晟进入虚拟幻界之后,啸月小队便没有重聚过,都是为了整个小队的运营在不断积累功勋,防止第一小队的名头毁在他们手上。

    “那么这次便再来一次?”

    清脆灵动的萝莉音回响在孟龙身后,三道高大的虚影遮住了孟龙的视线,熟悉的声音以及熟悉的感觉,扭动僵硬的脖子看到的是三道熟悉的身影。

    “云,僵尸脸,蓝风流,你们”

    云早就通过总控制室的监控,看到被带走的纪晟,内心虽然着急但也只能干看着,不过通讯手环的传来的消息让她眼前一亮。

    鬼面与蓝凌进行了二十年的任务已经完成,现在正在返回的途中,预计半个小时回到生存基地之中。

    “大块头,看来你没有履行承诺,看好队长,等回来就收拾你”

    蓝凌摸了摸那飘逸的长发,那张比女生都要妖艳的脸庞,绝对是少男杀手,再配上绝佳的身材,如果不是喉结那么明显,都以为是哪位女生假扮男生。

    不过如果你觉得这样的外表,没有战斗力,那么你就错了,作为与孟龙最有力的副队竞争者,他的实力稳稳不弱于其他人,特别是灵活的机动性,可以表演出一场完美的谢幕烟火。

    “咕噜啦噜,咕噜咕噜”

    鬼面因为幼儿时被人贩子割去了舌头,所以说话只能发出一些奇怪的的声音,但这并不影响吐槽孟龙。

    “啸月小队,准备出发,目标陨石遗迹!”

    “这枷锁,怎么会有如此复杂的因子构成”

    囚烛将最后的底牌次元分解都使用出来,希望直接将枷锁搅碎为齑粉,但这枷锁仿佛是黑洞一般,吞噬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但仍纹丝不动。

    “你要不要试试其他方法”

    虽然说囚烛的每一次攻击,都是一场华丽的视觉盛宴,但烟雾散开之后的无力感,让纪晟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

    哪怕是运转在周围的行星,都已经支离破碎,甚至有些已经偏离轨道,不知飞往何处,无数混乱的空间因子开始大面积形成黑洞,一点一点吞噬分离质点构成的冰块。

    “你这是再小看我们凡?”

    囚烛呼了口气,双手缓缓撑起,整个人慢慢浮空起来,身后竟跃现出太阳模样的金色轮盘,金色的光芒笼罩了整片区域,在折射下甚至一些磨碎的空间逐渐开始愈合。

    “祖,赐我神迹!”

    纪晟揉了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一道金色的虚影赫然显现在囚烛身后,狗头人身,手握日月之斧,这俨然正是蔚蓝星球上金字塔外的壁画所呈现的守护者模样。

    轰!

    如同金色浇筑的大道从天而降,轰鸣般的响声震耳欲聋,一道仿佛穿越跨越时空而来的力量,突破了层层星域直达陨石遗迹之前。

    “湮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