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夜风呼啸寒冷彻骨,万兽狂奔震动大地,整座阳湖郡城都开始微微震颤起来,李宗乘着白凤带着四个少女竭力在城中扑杀钻地而出的妖兽,城外三面城门都传来喊杀声震天响,若无五位长老坐镇,这座城只怕一时半刻都坚持不住!

    “宗哥!”

    混乱的城中角落里不知何时冲出一道道灰色影子四处穿梭,许多士兵和武者尚未反应过来便被灰影穿喉而过,当场惨死,惊得水妙连忙焦急的高声提醒李宗。

    李宗眼中神光闪烁,一眼便认出这东西是极为少见的嗜血鼠,高声喝道:“联手结阵!”

    金色剑气铺天盖地落下,金色身影不断出剑杀戮,脆弱的嗜血鼠速度快到无影,却仍旧能被李宗追上杀死,不过短短数十个呼吸间,便有近百个嗜血鼠被剑气格杀,四个少女联手也分担了不小压力,让众多武者和士兵活了下来。

    白凤四处吞吐着元气炮弹,掩护着众多士兵,不时还要升上高空警戒。

    “还有更多!”

    人群中一名江湖武者跳上房顶远眺,夜色下四处穿梭着的灰影将他吓得亡魂大冒,连忙转身就逃。

    眼见一群江湖好手都转身逃跑,身披银甲的两位将军面色难看的走过来,恭敬的问道:“大人,要不要追上去处死他们!”

    李宗微微摇摇头,低声道:“你们也走吧!”

    “我们绝不会逃的!”

    两人面色坚决的拒绝李宗的好意,带着众多士兵直奔东城门而去。

    “宗哥!”

    李宗满脸哀伤的看着他们列阵离去,心中痛的有些难受,一旁四个少女围上来轻声安抚着他。

    战斗仍在继续,城外喊杀声从未停止,李宗不知道妖兽是否已经冲上城墙,他和白凤在城中疯狂捕杀嗜血鼠,四个少女实力强悍联手起来也屡屡得手,帮助城中仅剩不多的高手硬生生防住了地下妖兽突袭。

    “仇人的气息,可怜我死去的孩儿!”

    夜空中幽幽传来的声音响彻大半个城池,街道上建筑大片大片倒塌,正在捕杀嗜血鼠的李宗心脏莫名的开始颤动起来,一道足有数十丈大小的黑影缓缓从裂开的大地缝隙中爬了出来。

    “毒蝎王!”

    听到李宗高声厉喝,一旁白凤载着四个少女连忙升空。

    “是你杀了我的孩儿?”

    数十丈大小的恐怖巨蝎口吐人言,一对比人都大的幽绿双眼死死盯着李宗。

    李宗哪里敢答话,转身就逃,意念指挥着白凤赶紧远逃。

    咚!

    咚!

    咚!

    ····················································

    毒蝎王迈动足下八条腿疯狂追赶着李宗,蓄力一跃跳出数百丈拦在李宗面前,张口便吐出一片幽绿色毒液如同暴雨般落下,直扑李宗而去。

    李宗紧咬着牙关催动内力燃烧,整个人化作金光天神,身影一分为三,掉头直冲东城门而去。

    毒液落在李宗的金焰上,燃烧成毒雾升腾起来,李宗以内力护住肉身疯狂逃窜,身后恐怖的巨蝎桀桀冷笑道:“小东西,还想哪里跑!”

    咻咻咻!

    毒蝎王甩尾凌空一抽,无数微不可见的毒刺犹如万箭齐发般直冲李宗而去,去势又快又疾,竟胜过李宗见过的一切暗器箭矢,将他周身都笼绕在其中。

    “走!”

    李宗正准备甩出凤鸣剑阻挡,虚空中一道绿影来的比毒刺更快,将他裹住拖走,让漫天毒刺扑了个空。

    原来早就察觉到不妙的王长老听到城中动静,便舍了城外对手,赶来将李宗救走。

    白凤盘旋在高空飞行,一旁其余三个少女一脸焦急的看着连娟睁开九幽之眼寻找着李宗的身影,还不待她们反应过来,身边便多了两人。

    “噗!”

    将李宗带到白凤背上,王长老再也压制不住伤势,转身喷出一口血雾飘散在夜风中,脸色苍白的跌坐下来。

    见五人一脸担心的看过来,王长老惨白的脸色上勉强露出几分轻笑道:“城外那只夜游马王确实厉害,比这只蝎子还要厉害几分,还好他们虽然生来强大,也受限于本命种族飞不上来,不用担心方禹他们,我们先走!”

    锵!

    白凤挥动羽翼高鸣,在夜空中化作一道微不可见的白色流光快速向北飞去,李宗叹了口气坐下来说道:“这次禹州近半元气都损失在阳湖郡了!”

    见李宗一旁四个少女盘坐在他身后捏肩捶背,将人伺候的十分周到,他却还是一脸伤感,王长老忍不住笑道:“你们还太年轻,看不透生命本质,多经历几次就好了。”

    五个人的年龄加一起也没有他一半年龄大,当然无力反驳,不过李宗知道他说的事实,禹州数十年前就经历过一次妖兽之劫,不过损失没有这次厉害,当时也沦陷了好几个郡死伤千万,最后还是凭借着大夏城这座根基又兴盛了起来。

    白凤飞行速度极快,到天色微亮时已经来到大夏城。

    背靠禹河的大夏城前,此时到处都是前来逃难的人,步行的乘马的还有各种车队,排出数十里的队伍,白凤载着众人来到联盟大殿。

    李宗知道丫丫也累坏了,喂了它一些丹药,让它自己先去玩耍。

    大殿中方禹等四位太上长老还未返回,两旁坐着很多生面孔,都是李宗未曾见过的高手,不过张氏兄弟倒是已经到了,李宗上去和他们打了招呼,转头就见一个他绝对想不到的人跟着方同走进大殿。

    铁锋候见李宗未曾受伤,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这次见到了尸山血海,有没有吓破胆?”

    李宗面色如常恭敬一礼,轻笑道:“祖师竟也出山帮忙,看来禹州无忧了!”

    铁锋候满是感叹的说道:“没想到禹州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就算本座出山,也只是为了保护神锋府。”

    李宗微微点点头,一旁童治走过来,恭敬的请他高坐方同身边。

    一旁水氏姐妹带着连娟王虹和孙蕾等少女坐在一旁,低声私语起来,这次天地部弟子损失近半,大家都惴惴不安。

    源源不断有高手赶到大殿中,有李宗见过的白发剑侠赤三千,也有与祖师铁锋候交好的坤元老道山越真人这两位先天境高手,还有更多他未曾见过但是气势不凡的高人,这些人大多都是禹州隐藏着的底蕴,到了如此生死危急关头,由不得他们不出手了。

    徽州来了三位先天境高手带着张氏兄弟,不过李宗未见到张观,值此时刻,想必他也少不得来禹州走一遭。

    “长老!”

    殿外急匆匆的脚步声传来,李宗转过头便见执法殿太上长老,和另外两位太上长老扶着方禹走了过来,方禹似乎受伤不浅,单手捂着胸口不住咳血,殿中众人连忙慌乱的迎上去。

    方禹摆摆手让众人散开,任由李宗上前搀扶着,脸上泛起苦涩笑意道:“好马儿,真够狠得,若是再晚一点,我们哥几个只怕要栽在这畜生手里了!”

    夜游马王!

    一个只听名字都足以让众人心头一沉的怪物,玄武山脉中排名第一的妖王,能够压服一群神兽后裔,足以说明它的实力有多么恐怖!

    “叔父辛苦了!”

    李宗扶着方禹在一旁刚坐下,方同便缓步来到大殿中,他先是抱拳与众多前来助阵的高手见礼,一脸自信的笑道:“马儿由我来搞定,这畜生也不是一次两次败在我手里了,大家无需担忧,此番请众位前来,是召集大家商议一下大夏城一线防线的问题。”

    “大夏城一线七城决不能丢!”

    赤三千站起来高声道:“这最后七城是我们禹州的根基所在,若是放弃,禹州百年元气彻底丧尽!”

    “难!”

    坤元老道抚须苦笑道:“现在禹河封河了,再想像上一次那样背靠冀州输血而战,基本不可能了!”

    听到老道士如此说,一位中年江湖门派高手一脸焦急的站起来高声道:“若是放弃这最后三郡,我们可就彻底完了!”

    ·························································

    殿中很快声音嘈杂起来,大夏城至上庆郡下淮郡上淮郡这最后一线,足有一千多里,也是禹州最后的本钱,若是放弃其他三郡,即使赢了,禹州也损失前所未有的惨重。

    方同沉思了一下,目光扫过殿中近百名高手,其中近半都是联盟的人,自然唯他马首是瞻,其余江湖门派道门之类的皆以坤元老道山越真人为首,这两人又是铁锋候的至交好友,想到这里,他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李宗!平时你主意最多,你来说说!”

    李宗隐隐能预料到方同会点自己发言,因为场中联盟高手中能让各方人都服气的并不多,他不但在禹州联盟地位崇高位比太上长老,而且还是神锋府嫡传弟子,各大江湖门派又依仗神锋府较多。

    从禹河封河开始,其他三郡早就注定了只能听天由命,禹州联盟不可能再分散力量防守这上千里的防线,必须将力量集中在大夏城守住根基。

    这个道理场中不少联盟高人都知道,但是谁说出来都会得罪其他三郡高手,唯有李宗这个游走在联盟与神锋府之间的人说出来,可以勉强让人信服。

    李宗在一旁铁锋候支持的眼神中站了起来,抱拳向着四方高手沉声道:“晚辈有一点不成熟的建议,还望各位能听一听!”

    殿中众人自然明白李宗的身份,倒也没有敢站出来拆台的,不然得罪了联盟又得罪了神锋府。

    见众人安静下来侧耳倾听,李宗说道:“从长留郡到阳湖郡,我们一路布置防线抵抗妖兽,但是效果皆不在理想之中,原因在于我们低估了妖兽的决心!”

    “决心?”

    不少江湖门派高手听出了李宗想要接着说什么,纷纷想要出言阻止,却顶不住方同高坐在主位上冷厉的眼神,只好听着李宗继续说下去。

    “此次妖兽之劫,实乃数百年难得一见的劫难,众多妖王此番出山,并不是为了劫掠血食填饱肚子!我们守前线,后方长留郡城就被血煞门所破,我们守阳湖郡城,妖王们就集结兵力誓要打破坚城毁掉我们的中坚力量!此番作态不难想到,它们真正的目标是为了彻底击溃禹州人族,将整个禹州都化作妖国,它们所作所为是为了长久之计,大家此时若在不反省过来集中力量与妖王搏命一击,还要分兵七城,只怕会遗恨千年追悔莫及!”

    “晚辈说完了,有不满的各位前辈可以指出来!”

    说完话,李宗拱拱手坐下。

    殿中静的可怕,众人纷纷陷入沉思之中,方同高坐在主位上给了李宗一个赞许的眼神,李宗此番发言简短有力直指要害,由不得众人不慎重考虑!

    铁锋候适时站出来高声道:“宗儿说的不错,去年妖兽冲击,一座盘山城他守了数日,但是这次妖兽劫难,便是固若金汤的阳湖郡城也未能撑住三天,玄武山脉妖王的决心可见一斑,大家值此时刻,更要做出割舍!”

    铁锋候的地位不但在禹州十分崇高,即便是九州之内也少有人在锻造之术上能与他齐驱并驾,他站出来,也算是给李宗撑腰,让众人好好掂量一下取舍之道!

    从铁锋候自己的角度上来说,神锋府的根基在大夏城,其他三郡跟神锋府没有太大干系,而且诛灭张青的时候禹州联盟高人有相助之情,他站出来也未尝没有还情的意思。

    话已至此,殿中江湖门派的高手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要求方同分出部分高手驻守七城,尽量拖到大夏城集结兵力击败妖兽助力。

    方同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开始排兵布阵安排防守。

    与阳湖郡城不同,大夏城是禹州都城,四面城墙上百里,防守压力惊人,还好目前人手勉强够用,兵器军械也在打造。

    大夏都城中有先天境高手近二十人,归元境高手近两百位,通脉境高手数千,黑甲士兵守备兵近二十万,城中粮草无数,不过城中还有上千万普通人,最多也就能死守两三年。

    妖兽之劫到了这种地步,死守基本代表放弃禹州,放弃数千万人族,禹州联盟是无论如何都要出城迎战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