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阳湖郡城才刚刚沦陷,妖兽大军想要推进到大夏城下,怎么也要十天半个月,商议好军情,李宗便带着四个少女返回李府中休息。

    有了几十名少女,家中已经不似以往冷清,见到李宗返家,大呼小叫的大丫二丫和菲儿纷纷凑上来,李宗一手抱一个,还要让菲儿骑在脖子上,在府中玩闹了一圈才开始考验三个妹妹的武艺。

    小孩子修炼内功速度极其缓慢,李宗也急不来,只有菲儿由于是玩家,剑法已经挥舞的虎虎生威,颇有几分王虹的气势。

    “宗儿!”

    见三个小丫头正缠着李宗,李氏将他拉到一旁,紧张的问道:“你可曾见到你舅舅了?”

    李宗笑着点点头,说道:“已经在徽州见过他了,娘亲收到飞信了?”

    李氏有些担忧的说道:“你舅舅说如果大夏城守不住,便派人接我们去徽州,情势已经如此严峻了?”

    李宗见她清秀俏丽的脸上颦眉微皱,轻笑着捏捏她的手安抚道:“还远未到那种地步,娘亲无须忧虑。”

    李宗不知道孙钰是怎么和李氏沟通的,但是两人的母子情分从未产生过变化,她知道李宗为了府中一直拼命修炼,为了让他高兴,也咬着牙日夜勤修剑法。

    李氏对他的疼爱,是最宠溺的那种,也是最卑微的,李宗刚进九州时,因为他受伤,李氏差点就卖掉了大丫换些铜钱来给他请大夫,她是以儿子为天的人,也是李宗最容易哄的。

    李宗知道,在自己和孙钰面前,她绝对相信的是自己,而不是孙钰,就算孙钰怀疑自己的诡异,李氏也不会怀疑,她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在她眼里儿子就是一切。

    李宗轻抚着她的长发,温声安抚了一会,才让她放下心带着小四小七去修炼内功。

    在府中休息一日,第二日一早李宗便带着水氏姐妹和王虹菲儿,分别拜访了搬迁过来的水氏和王氏。

    水氏本是武林世家,搬迁到大夏城虽有些不适,但是比起留在天武郡郡城面对妖兽,他们还是很感谢李宗的。

    因为联盟征召,水氏将会派出两名通脉境高手助阵,这种事情是不可拒绝的,纵然李宗也不可能开口让联盟破例,更何况他和水氏姐妹都在第一线身陷险境。

    王氏就好多了,王员外本就是经商的,李宗给他准备的宅子和店铺打理的很不错,让人很省心。

    处理好这些琐事,李宗才放下心开始修炼。

    连日恶战下来,不要说四个少女,就连李宗也稍感心神疲惫,正适合静下心来修炼。

    多次大战下来,身法《万里无踪》修行进度最快,李宗也领悟的最深,《六阳剑法》则有些难练,因为比较难以御使剑气护体,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威力。

    李宗先修炼剑法,将六阳剑气修炼的融会贯通驱使如意,有修炼《少阳剑法》的经验,这门升级版的《六阳剑法》也难不住李宗,静下心来数日,依靠着超凡入圣的剑道境界,李宗很快将其修炼至剑气护体的程度。

    《小元气掌》三式,李宗已经将第一式运用纯熟,修炼到勉强可以使用劈山式才停下来,第三式天人合一十分考验心灵境界,李宗已经摸到了一些头绪,但是还未能成功运用。

    连娟修炼速度也十分之快,有丹药帮助之下顺利修成八脉合一,内力至寒至阴,出手剑气阴毒狠辣,悄声无息难以防备。

    李宗修炼的《阳极真经》至阳至刚,身中剑气者如同身中火毒,配合潜龙秘籍甚至能压缩内力催发无物不然的金焰。

    连娟修炼的《阴极真经》同样不差,重修回通脉境九层的她绝对不会弱于赵波等人,而且经受李宗日夜指导,又领悟了剑心境界,同境界绝对难寻敌手,最起码水氏姐妹单对单已经难以抵挡得住。

    王虹进步也很迅速,已经通脉境八层的她,剑法修炼的很不错,经过这几场实战,应变配合能力大增,虽然比起其他三女的战斗能力还有不小的差距,但是已经不会成为拖累,还能提供不小的助力。

    她以前没玩过什么游戏,更不懂武学,能在短短大半年里修炼到这种程度,全是因为李宗希望她有能力保全自己,这已经很难得了。

    水妙同样修炼到了通脉境八层,领悟了剑心后她的修炼堪称飞速,距离八脉合一已经不远。

    水玲珑在李宗的叮嘱下稳步修炼,精纯内力等待圆满后突破归元境。

    就在这种繁忙的修炼十数日后,联盟大殿再次召集众多天地部弟子和长老紧急议事。

    方同高坐主位,面色有些阴冷的沉声道:“妖兽大军已经从阳湖郡城扫荡到了大夏城百里外,各郡损失惨重几近破灭,从今日起,各部人马皆要上城墙备战,未经允许自私潜逃者,当场处死!”

    殿中众人纷纷领命,李宗正准备离去,耳边却传来方同的声音,让他暂且留下。

    李宗只好让四个少女先行前往,自己跟着方同来到殿后。

    方同转过身,阴沉的面容上浮现几缕苦涩,低声道:“今晚午夜过半,你在城北河岸亭中等待,到时会有人来接你渡河,你将此信交予冀州慧剑门门主,不可乘凤,否则有杀身之祸,切勿多言切勿多留,尽早归来!”

    方同是个永远把自信挂在脸上的人,生性高傲霸道,李宗从未见过他脸上露出这样的无奈之色,可见这次四面八方来势汹汹的敌手给了他怎样的压力,让这样一个天生倨傲的人都心生无奈。

    李宗心中有些感叹,也不敢多问,恭敬的点点头,接过他袖中取出的信件,转身便离开。

    盘坐在城北亭中,李宗眼前水波浩瀚的禹河上没有任何船只的踪迹,空荡荡的一片,封河对于两岸各州来说是个巨大的灾难,不仅仅失去了商业经济,更是让南北两岸断绝了来往,使得整个九州彻底分为南方五州和北方四州!

    李宗知道,这样的封河不需多久,只要一年就会让九州之间产生巨大的裂隙,若非禹州方氏危及到了武林总盟的统治,他们说什么也不会驱使妖王封河的。

    经此一劫,不管结果是好是坏,八州联盟和兖州总盟的关系彻底回不去从前了!

    天色渐渐黑了下去,一轮明月高悬夜空中,银色月华洒落在河面上,水波粼粼暗流滔滔,李宗早已和王虹连娟通了消息,让两女和水氏姐妹耐心等待自己归来。

    到了夜半时分,河中闪出一道刺眼的光芒进入李宗脑中,他沉入朦胧梦中走向河边,只见两道近乎虚幻散发着微光的身影从河中走了出来,身材高大的光影是一个中年男子,他面色威严身穿金袍,手中拉着一个看起来七八岁身穿红裙的女童。

    李宗也修炼到了剑心深处,知道这是金蛟王以强大的心灵境界,将自己拉入梦境与自己相见,与自己曾尝试以剑心让李氏等人顿悟剑法一样。

    李宗连忙躬身一礼道:“晚辈见过金蛟王前辈!”

    面色威严的中年男子微微点点头,轻笑道:“方同的事本座已经知晓,我此番前来正是来相助你过河,这是我的小女赤练儿,你曾相救她一命,正好今日让她还你这个恩情!”

    李宗有些惊奇的看了身穿红裙的女童一样,只见她虚幻的身影中面容精致,察觉到李宗看过来,有些羞涩的低着头。

    金蛟王沉声吩咐道:“齐天行下令封河,便是连一只木舟也不准我们放行,你只有让赤练儿载着你过河,才能确保无事,你切记要在后日傍晚之前返回,否则你不但回不去,还会有杀身之祸!”

    两道身影渐渐消散在虚空中,李宗盘坐在亭中的身影连忙站起身走到河边,刚才他在梦中被呼唤,原来肉身一动未动。

    望着闪耀着银光的河面,李宗挠挠头低声呼唤道:“赤练儿!赤练儿!”

    “唉!我在呢!”

    平静的水面上翻涌起来,一道一丈多长的黑影快速露出水面游到李宗身边,这竟是一条一丈多长的通红色大鲤鱼,它抬起头看向李宗,眼中闪烁着羞涩的眼神,低声口吐人言道:“快上来吧,有我的气息,它们那些傻大个不敢靠近。”

    李宗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乘鱼过河方式,满心惊喜的跳下河,骑在超级红鲤鱼背上缓缓渡河。

    赤练儿游动的极慢,看起来它修为很低,李宗喂了它一颗阳脉丹,让这个小宝贝十分高兴。

    李宗低着头趴在赤练儿耳边问道:“你还记得我?”

    赤练儿的声音与小女童的声音一样稚嫩清脆,低声羞涩的说道:“记得呢,要不是你把我丢回河里,那些可恶的人类就要把我吃了。”

    李宗倒没想到它记忆这么深刻,有些好笑的轻抚着它,听着它娇声低语,好奇的东问西问。

    游动了一个多时辰,到了河中心,赤练儿突然惊呼道:“快抱紧我,黑鱼将军要来了!”

    李宗连忙紧紧抱着它,任由它一头扎进水底更深处极速前行。

    一人一鱼消失踪迹不久,一道数十丈大小的黑影缓缓从河中行过,身后还跟着大大小小数百个小弟,气势威武的巡视整个河面,像这样的队伍在整个禹河上成千上万,若是李宗独自潜水过河,只怕游不到河中心便被众多水族分食。

    赤练儿这会游得飞快,在水底犹如离弦之箭般猛窜,它知道李宗能入水不侵,沉在水底赶路,不过短短一刻多钟便到了北岸。

    李宗站在水边,赤练儿从水中探出半截身子,口吐人言娇声道:“公子需快去快回,后日午夜过半,我还会在这里等你。”

    李宗点点头,望着它一对小眼中极其人性化的羞涩眼神,摆摆手让它赶紧离去。

    这小丫头属实古怪,李宗看得出来它没见过人类,想和自己多聊会,便故意放慢了速度,缠着他低声私语了许久,要不是发现黑鱼精巡逻过来,只怕快到天亮才会将李宗送上岸。

    上了岸,李宗脚步如飞化作一道黑影快速消失在原地,直奔慧剑门总部,冀州第二大城,天河郡郡城!

    冀州的天河郡类似于禹州的上庆郡,都是顶级郡城,城北有一座山清水秀的千丈高山,叫做青剑山,山上便是禹冀两州最大的江湖门派慧剑门的总部。

    李宗赶到青剑山山脚下时已是正午,幸亏他的身法擅长远途奔袭,内力又恢复的极快,不惜内力之下狂奔数百里,远比马匹和一般妖兽快得多。

    李宗抬起头便见整座高山上雾气云绕鹤鸣阵阵,无数红花绿草盈盈而立挂着晶莹露珠,亭台楼阁在云雾中若隐若现,不时有身穿白衣的弟子在山道上走过,当真有几分世外仙境的景象!

    慧剑门山门看起来根基不下于平天观,怪不得连两州武林联盟都想办法拉拢这个慧剑门。

    李宗脚步匆匆来到山脚下,几名看守山门的白衣弟子见此,连忙拦住他,见他衣着身着青衫背着长剑,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皱眉高声问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李宗拱拱手沉声道:“在下乃是凌剑锋凌兄弟故人,特地从豫州前来拜访他,还请通传一声!”

    领头的青年男子见李宗不似捣乱的,疑惑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可有信件凭证?”

    “在下姓李!”

    李宗见几个白衣少年仍旧一副审视的眼神,只好沉住气说道:“曾与凌兄在禹河对岸见过,劳烦几位通传一下。”

    青年男子微微点点头,让其中一人上山汇报,剩下的人将李宗堵在山脚下。

    见几人面色不善拦在眼前,李宗心中暗道不妙,笑道:“难道几位识得我?”

    青年男子冷笑道:“凌师兄常年在山门中修炼,可不常踏出山门,他上次下山还是去禹州挑战,你说你在河对岸见过他,等会他下山来一见便知。”

    李宗闻言面无表情的退后几步,盘坐在一旁巨石上,心中却泛起苦涩。

    他奶奶的,这群人还记恨着上次家丑之事,上次的事情,方同解决的可算不上皆大欢喜,若非方夫人担心被鸠占鹊巢,早就返回冀州了!

    凌剑锋等人离去时气冲冲的身影,至今留在李宗脑海中。

    恐怕今天想上山,要活动一下手脚了!

    “就是他!”

    果不其然,不过半刻钟,山腰上数十名身穿白衣手持长剑的少年成群结队的赶来,领头的白衣少年面容俊俏一脸不善之色的看着李宗,厉声喝道:“李宗!你竟然敢登门送死!”

    李宗从巨石上跳了下来,不慌不忙的轻笑道:“凌兄莫要生气,在下前来是有要事拜见贵门门主,因为担心发生误会,所以才报上了凌兄的名号。”

    “禹州联盟都是无耻之徒,先吃我一剑再说!”

    凌剑锋看到李宗就想到当日憋屈着离开禹州的记忆,哪里肯听他解释,脚下健步如飞手中长剑横扫,数十道剑气直扑李宗而来。

    “唉!”

    李宗微微叹了口气,仿佛怔住了一般站在原地,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锋利无双的剑气洞穿他留在原地的残影!

    青影一闪,李宗仿佛瞬间出现在凌剑锋身后,单手便按住了他的肩膀,沉声道:“凌兄且住手,正事要紧!”

    一旁众多慧剑门弟子看着,李宗想给凌剑锋留下几分面子,才直接出手制住了他。

    不想凌剑锋却丝毫不买账,轻易挣脱了李宗,暴跳如雷的喝道:“结慧字剑阵,给他点厉害看看!”

    早就雀雀欲试的众多弟子纷纷持剑跳下来,漫天剑气层层落下,结成剑气杀阵将李宗团团围住!

    叮叮叮!

    李宗知道山上肯定有高手看着,面对这群通脉境的剑客,他只能压抑着心中不满沉住气,拔剑施展一半实力应对起来。

    数十名慧剑门弟子不断出剑,剑气将李宗周身数丈方圆都化作杀机凌然的绝地,他却面无表情的单手持剑挽出剑花,金色剑气源源不断从剑身中四射而出,不管什么多少剑气都抵不住这近乎实质的恐怖金色剑气!

    若非李宗只用了一半实力,这群自不量力的家伙连他全力出手几招都接不住!

    凌剑锋带着众多师弟呼呼喝喝着出剑围杀,数十道身影不断变阵轮转,李宗却面无表情动也不动,站在原地不断出剑抵挡!

    他知道若是出剑杀几个,即便能跑掉,方同给的差事只怕也要办砸,值此禹州生死存亡之际,他不得不受此屈辱!

    剑光闪耀的刺眼,山上许多慧剑门门人见山下打斗的热闹,纷纷跑来观战,却只能看到被慧剑门众多弟子围在中间的青色身影,犹如海边的万丈高山般,任凭风吹浪打不为所动。

    PS:求收藏求票票!这一更有点晚,码字通畅,忘了上传了!抱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