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围着李宗不断出剑的众多弟子,落在众多慧剑门门人眼中,仿佛上蹦下跳的猴子一般可笑。

    许多人忍不住捂嘴偷笑起来,惹得正在围攻的众人怒火越来越盛,连暗器都源源不断扔出来。

    “真是给脸不要脸!”

    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从漫天剑气中传了出来,众人只见眼前一道道金光不断爆射而出,被围绕在剑气中的青色身影,瞬间化作金光环绕的天神一跃十数丈高!

    劈山式!

    金光天神杀出众人结成的剑阵,返身挥掌虚拍而下,空气顿时为之一凝,数丈大小的金光巨掌轰然在虚空中落下,围攻着的弟子纷纷被拍飞十数丈远,落在山路两旁吐血不止。

    李宗看也不看身后,他留了七分力,若是还被拍死可不怪他,化作一道金光沿着山路直冲而上。

    “李宗!别走!”

    修为最高的凌剑锋率先爬了起来,他早就看出李宗隐藏在眼底的不屑,满面愤怒的再次扑上去,可是李宗的身影快的不可思议,不过眨眼间便消失在他眼中。

    山脚下众多慧剑门弟子面色古怪,有的幸灾乐祸快要忍不住笑,有的则畏惧的躲在一旁,在他们眼中最厉害的几十个师兄们围攻李宗一个,居然败得如此凄惨,亏得凌剑锋还敢追上去!

    “快扶七师兄起来!”

    “十五师兄腿断了,他中了五师兄的暗器,快送他上山疗伤!”

    “剑柔师妹,你躲在一旁偷笑是什么意思?还在看笑话?还不快过来帮忙!”

    ·············································

    山下大呼小叫的众人属实热闹,自从凌剑锋叫出了李宗名字,众人便知道他就是名震九州,天罡地煞第一人的李宗!

    结阵围攻的众弟子大多心思灵活,考虑着天塌下来有凌剑锋顶着,扑上去劈一剑,中不中以后行走江湖都大可吹嘘与李宗交手过,所以才一副不怕死的样子扑上来。

    若非有几个卑鄙不堪的家伙乱丢暗器,李宗说不定还真耐着心思陪他们玩玩。

    李宗一路冲上山路畅通无阻,到了山顶也不过才花了十数个喘息的功夫,身后凌剑锋更是被甩的看不见影子。

    白玉铸就的山门石柱下,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白裙少女持剑而立,见李宗出现在眼前,她冷声道:“剑门圣地,不得擅入!”

    李宗认出了这个少女正是上次领头挑战天地部弟子的慧剑门花芊芊,满脸苦涩的请求道:“花师姐还请行个方便,在下也只是个跑腿的,禹州危在旦夕,还请让我见一见门主吧!”

    少女曾与李宗有过一面之缘,他宛若天神下凡一样高高在上的模样,早就深深印在了少女心中。

    哪个少女都有慕艾之情,眼见他苦着脸,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的脸上一副凄苦之色,不禁情不自禁的收回了迈出的莲步,面色微红的低声道:“门主在山上等你,切记不可无礼。”

    李宗眼中惊喜之色一闪而过,拱拱手谢过她,快步登上石阶直冲山顶而去。

    山尖早被慧剑门削去,建造了一间宏伟高大的殿宇横呈在山顶。

    大殿门口摆着一只一张方圆的四足大鼎,里面装满了上百柄古朴的残剑,李宗重生前听说过慧剑门的礼仪,知道里面是慧剑门高人战死后的兵器,躬身恭敬一礼,迈着龙行虎步进入空旷的大殿之中。

    大殿中正在低声说话的两名灰衣老者一见李宗进来,纷纷面色一变,其中一名背剑的老者忍不住一脸惊奇的说道:“这么快!”

    李宗拱拱手躬身一礼,恭声道:“哪位是慧剑门门主大人?”

    另一名方脸老者冷笑道:“不急不急,你暂且等候!”

    两人转身走入殿后,只留下李宗皱着眉站在原地。

    殿外不断有背着剑的慧剑门高手走进来,打量了李宗一番后坐在一旁低声私语,这些都是归元境的高手,丝毫不准备理会李宗,显然将李宗当做了空气。

    这是想给我一个下马威啊!

    李宗心中苦笑,一路打上来让自己做陪练就算了,还让自己在这里傻等着,幸好来的是他,心性沉稳坚毅,换做暴脾气的赵虚,早就怒不可遏的走掉了!

    大殿中人越来越多,似乎慧剑门所有的归元境高手都来了,足有五十多人以上,一个个面色玩味的打量着站在殿中一言不发的李宗。

    “门主到!”

    又等了片刻,门外一道嘹亮的声音传来,一名身材矮小满脸威严之色的老者,带着离去的两名灰衣老者走了进来,殿中众人见了纷纷口称门主,李宗也微微躬身一礼。

    老者满脸怒火的看了一眼站在殿中的李宗,又将门外面色铁青的凌剑锋和低着头的花芊芊唤了进来,喝道:“凌剑锋,你武艺不精辱及山门,罚你面壁练剑半年!”

    “弟子领命!”

    凌剑锋紧咬着牙关死盯着李宗的身影,只能憋屈的的认罚。

    老者充满怒火的目光扫向一旁的少女,厉声道:“花芊芊,你竟敢私放外人上山,本门培养你十数年,你无一回报却背叛山门,罚你扒皮抽筋丢入剑冢!”

    什么!

    大殿中的气氛静的可怕,听到门主如此处置门派第三代弟子中最出色的大师姐,众人一脸不可置信满目震惊的看向身材矮小的老者,简直不敢相信的自己的耳朵!

    “门主!不可啊!花小妹只是一时心软!”

    “请求门主收回谕令!严惩李宗这个狂徒即可!”

    “门主!这惩处太重了!花芊芊年少无知,可饶过此次啊!”

    ··················································

    大殿两旁众人纷纷不顾慧剑门主脸上的怒容,面色焦急的高声呼喊,请求收回谕令。

    背着剑的白衣少女听到门主下令的一刹那,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昏厥过去,高挑曼妙的身子轻微颤抖着,险些瘫软在地,两只修长的玉手紧紧捏着白色衣裙缓缓跪下,她强忍着心中恐惧和绝望,恭敬的缓缓对着殿前老者三拜,紧咬着粉唇眼中泪花打转,哽咽着道:“弟子领命!”

    她一字一顿的说出这句话,身体中的力气便仿佛被抽空了一样,撑着手臂也站不起来,身边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凌剑锋连忙一脸焦急的跪下高声道:“请祖师饶过花师姐,此事皆是这贼子李宗厚颜无耻,请祖师严惩此人!”

    在殿中众人眼中,李宗皱着眉头一脸无奈的看了慧剑门主一眼,又转过头看了一眼可怜的花芊芊,却始终未曾出言!

    天见可怜!

    李宗当时只怕伤了她,坏了双方情分,怕送信之事横生波折,才求她放行!

    可是这慧剑门老头明显小事化大,设了个套等着他钻进来,殿中不少人都是凌剑锋花芊芊这种没混迹过江湖的,哪里如他一般玲珑心思,看出了不对劲!

    花芊芊是门派大弟子,剑法超群修为精深,比之凌剑锋还要厉害几分,就因为一时心软,没动手跟李宗较量一场必败之战,就要杀了她?

    这话能有几分可信,看看殿中两旁不少人面色玩味,还有慧剑门主身后的两个灰衣老头眼观鼻鼻观心就知道,这明显是个局啊!

    李宗一时间不知道怎么破局了,他知道慧剑门主不会杀了花芊芊!

    但是这个老家伙现在逼着他出言跳进圈套里!

    老者见凌剑锋出言,厉声呵斥道:“再多言废除修为逐出山门!”

    凌剑锋吓得埋首在地上不敢出声,一旁两名面色冷然的归元境高手出列,上前抓住花芊芊的手臂便往殿外拖。

    “门主且住手!”

    李宗真是服了,这个套他若是不跳,这信看样子也别送了,当即苦笑着:“门主但有要求尽管说来,花仙子心地善良,此事全怪李某,还请饶过她吧!”

    慧剑门主身后两个老者对视一眼,皆能看出彼此眼中的得意,老者却面无表情的说道:“此事乃是家丑,岂可由你一个外人插手!”

    事已至此,李宗也没什么好保留的,自认倒霉的陪笑道:“虽是外人,但是李某毕竟是为方盟主送信,方盟主又与贵门是姻亲,还请门主高抬贵手,给方盟主一个面子!”

    老者冷哼一声道:“方同小儿厚颜无耻,下次再敢来慧剑门,我便打断他的腿,你替他送信难道还想讨好?”

    这老头究竟要玩什么把戏啊!

    李宗心里泛起苦涩,只能拱拱手一再请求。

    一旁站在的灰衣老者适时出声道:“我看还是给他个面子,毕竟李宗也是九州第一天魁星,方氏的事情与他干系不大!”

    另一名老者也在一旁帮忙附和道:“花芊芊毕竟在门中长大,若是李宗愿意分担责罚,倒也可饶过她一命。”

    “恩!”

    慧剑门主眼神扫过跪在地上满心绝望,身体微微颤抖的少女,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之色,仿佛考虑再三后沉声道:“既然如此,那边饶她一次吧,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即刻打入阴风地穴,明日才可放出,李宗也必须一同前往!”

    殿中众人面色戚戚,阴风地穴是一种地下奇地,非常适合修炼阴寒类内功,但是对于先天境以下的高手来说确是十足的险地,修为越低越抵抗不住阴风,极有可能死在地穴中,花芊芊这么点修为,想不死也难!

    李宗倒是没想到慧剑门附近还有阴风地穴,这种地方说不定会对连娟修炼的《阴极真经》有辅助作用。

    慧剑门主挥挥手,殿中众人纷纷散去,只留下李宗和跪伏在地上的花芊芊,以及一位灰衣长老。

    李宗上前试图搀扶白裙少女,却被她满面寒霜的推开,在一旁面色玩味的灰衣长老注视下,苦笑着站在一旁。

    等花芊芊内力疏通经络站了起来,两人并行跟着灰衣长老走入殿后,直往后山,进入一处山洞。

    李宗侧过头看向少女,花芊芊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眼中仿佛有刀子一样,让本想解释的李宗只能作罢,哭笑不得的跟着走。

    走到了山洞尽头,灰衣长老沉声道:“推开前方石门,走下石阶,便是阴风地穴,你们需要在哪里受罚至明日天亮之时方可走出来!”

    他没有说提前走出来是什么下场,花芊芊也能想的到,欠身向着他一礼,背着剑推开石门走了下去。

    呜呜呜!

    李宗只好认命的跟上去,向下走了百丈深,耳边已经能听到阴风呼啸的声音,花芊芊头也不回,推开第二道石门走进地穴。

    李宗也走进去,感受着阴暗空间里不断流动的阴风和阴冷之气,心中暗道不妙,这阴风虽然对他没什么侵袭之力,但是对于未修成归元境的高手来说杀伤力不小,现在天色还没黑,花芊芊不过通脉境八层巅峰的修为,能撑到明天天亮除非见了鬼!

    见她高挑的身影顶着强风越走越远,李宗连忙跟在后面。

    可是不管李宗怎么靠近,这个倔强的少女都要跟他保持数十丈的距离,不然绝不会停下,李宗只好顿住脚步。

    见李宗的身影消失,少女寻了一处洞穴中阴风风力稍弱的地方盘坐下来,运气内力抵挡阴风。

    这风吹得她浑身瑟瑟发抖心神难安,风中阴冷的气息吹拂在皮肤上,仿佛要吹走血肉,让她不得不背对阴风,竭力使用内力护体。

    李宗站在远处见此,微微摇了摇头,以她的内力抵抗这种阴风,不消几个时辰就会耗尽内力,而且风中阴冷之气对心灵似乎也有侵扰,少女心境不高修为平平,这么下去,只会因为阴风摄神,渐渐陷入心神疲惫中死去。

    少女这会根本不愿接受李宗的好意,他只好盘坐在远处任由纯阳内功自行运转,这地方修炼内功对于他来说虽然不如蜃龙之墓中的白雾,但也是外界的两三倍。

    纯阳内力至阳至刚,李宗修成阳罡内外合一的肉身,阴风根本吹拂不动,唯有不知不觉中消人心神的阴冷之气对他有点威胁,但是他剑道心境超凡入圣,安静下来心神坚若铁石,根本不为所动。

    风继续吹,吹得少女体内内力渐渐跟不上消耗,脑中也迷迷糊糊,渐渐思维变慢心神疲惫,她咬牙坚持着,将嘴唇都咬破,努力让自己清醒下来,却未曾有多大作用。

    少女脑中无数回忆画面涌出,小时候被父母遗弃在山门外,幸得被慧剑门门主收养,在青剑山上长大!

    门主如同父亲般对她疼爱,门主之女虽然远嫁多年,每次回来也视她为亲妹妹,对她倍加呵护自小宠爱。

    眼泪渐渐模糊视线,吹散在阴风中,这一刻,她的心中恨的竟不是下令要将她扒皮抽筋,视若为父的门主太狠心,而是那个宛如画中走出的翩翩少年!

    她恨自己的心软,若是再有一次机会,哪怕死在那个少年手中,她也不会让父亲如此失望和愤怒。

    十几年的恩情,终究未曾来得及报答!

    花芊芊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沉入梦中最深处,仿佛回到了那个襁褓之中嘤嘤哭泣的女婴。

    豺狼虎豹纷纷扑上来想要分食这顿美味,却被沉稳有力逐渐接近的脚步声惊退,一道伟岸高大身影出现在眼前,将她抱在怀中缓缓走上山路。

    那一刻,温暖的光芒洒在她心灵上,她觉得自己找到了家。

    PS:求收藏求票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