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呼!”

    美梦缓缓醒来,耳边阴风依旧呼啸不断,少女骤然惊醒发觉自己手脚血液通畅,浑身竟然暖洋洋的,虽然内力未复,却没有阴风吹拂而来。

    难道阴风洞坏掉了?

    可是耳边这阴风吹动的声音依旧在传来!

    花芊芊满心难以置信,一脸迷惑不解的向前走,洞中没了阴风跟普通的山洞没什么区别,只是比较干净。

    走了十数丈,她睁大了双眼看着眼前风口处愣住了!

    眼前一块一人多高的寒冰冻结在风口上,将阴风死死堵住吹不出来,寒冰中冰封着一道青色身影。

    盘坐在其中的少年闭合着双目,双手掐印横剑膝前,面如冠玉的脸上一片淡然,仿佛正在神游天外。

    他就这样静静的被冰封在这里,平静的脸上没有痛苦没有犹豫,微微下垂的剑眉,不再如往日高傲的微微上扬着,被风吹散的发丝冻结在寒冰之中,似乎代表着他心中并不像脸上这样安静。

    没有一丝丝气息传出来,他仿佛已经静静的死去了。

    少女眼中瞬间决堤,滚圆的泪珠颗颗滴落,因为门主的责怪和惩罚,她深恨自己的心软和退却,恨不得一剑杀了他才好!

    她怪罪李宗,进入阴风地穴中甚至不愿看见他,只要他跟上来,便狠狠的瞪着他,用自己最凶狠凌厉的目光注视着他!

    让他知难而退,让他知道自己宁死也不愿看见他!

    可是,眼前的一幕,将她心底所有的慕艾之情都百倍千倍翻涌起来,让她痛的不能呼吸。

    花芊芊满心绝望悲痛的敲打着寒冰,却发现自己内力没有恢复,丹田中空荡荡的,肉身之力根本破不开这坚冰!

    “你!”

    少女整个人从陷入失神之中到绝望,不过眨眼之间,她本想说你怎么这么傻,却心中一阵阵悲痛,哀哭着无力的扶着彻骨寒冷的坚冰跌倒在地,呜咽痛哭:“你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她宁愿不要他舍命相救,也不愿看着他因为自己而死!

    少女趴在地上伤心绝望的痛哭,从见到少年第一面起,朦朦胧胧的好感与少女慕艾的心动,让她时常留意着那个人儿的消息。

    “李宗已确定突破归元境,名列九州金策第四名,手持半神兵与兖州八杰在青玉楼大战平手而归!”

    “李宗代表着八州最后的尊严,兖州八杰接连战败!不愧禹州绝世天才之名!真乃耗尽禹州千年气运所生”

    “李宗战败兖州群雄笑傲九州,名列天罡星第一位!总盟主齐天行震怒!”

    “他的剑比风还快,天魁星高武手持顶级半神兵依旧败北!”

    “李宗在龙山城大展神威,当场剑斩血煞门血鞭魔女师兄弟三人!”

    ······················································

    李宗的名字短短两年就流传在九州之中,他似乎永远都是胜到最后的那个人,她见过的每一个少年都难以及得上他,只有九州最厉害的高手培养的天罡地煞弟子才能让他施展全力,他脸上挂着淡笑,却在别人心中永远这样高高在上。

    少女慕艾人之常情,可是她从来想不到这样的一个在别人眼中有能力高傲的人,会因为心中愧疚,会为了籍籍无名的她宁愿舍生相救!

    “你不要死啊!”

    少女痛哭着捶打在寒冰上,她这才想起落在地上的长剑,连忙拿剑刺向寒冰。

    “砰!”

    巨大的寒冰抵挡不住最锋利的千锻利器,裂开成一块块跌落在地上,一股炙热的气息自冰封中的少年身体中涌出,不过眨眼间便将冰块化作水雾被身后阴风吹走。

    李宗知道她内力耗尽,将她揽在怀里,用高大的身子遮住身后阴风,望着怀中少女目瞪口呆的样子,温声道:“你没事吧?”

    花芊芊感受着少年身体中不断传来的炙热气息,结结巴巴的说道:“你……你不是死了吗?”

    “怎么会!”

    李宗一脸轻松的笑道:“我修炼了一门奇功,正好可以阻挡阴风,我看花师姐命在旦夕,但是你又不让我接近你,我只好尽力堵住风口了。”

    “你……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少女愣愣的抬起头,看着少年温和的笑容,眼中瞬间充满着怒火低声喝问着,只是她通红到耳根的脸颊,出卖了此时她的真正心情。

    李宗其实一直清醒着,他修炼的能以内力救下少女,但是也不可能身化寒冰堵住风口,全是因为有人往洞里莫名其妙的扔了一块珍贵无比的“寒冰精魄石”,这玩意是锻造神兵的奇宝!

    若是这样李宗都领会不懂慧剑门门主的意思,那他也可以一头撞死了,没办法,他只好配合一下,希望能将送信的事情办妥。

    李宗心中暗叹,骗小姑娘这种羞耻的事,以后一定不能做了!

    搂着怀中娇柔的身躯,李宗温声道:“你碎冰的时候才惊醒的我,现在天色也快亮了。”

    洞穴中重新被阴风灌满,感觉阴冷难挡的少女忍不住蜷缩着身子靠近他怀里,听他这么说放下了心,脸颊羞红的低声呢喃道:“你……你冷不冷?”

    “不冷!”

    事已至此,扭扭捏捏的也不是李宗的风格,他将少女抱在怀里,走到出口处坐了下来,背对着风看着怀中羞得抬不起头的少女,心中哀叹,这可真是作孽啊!

    李宗有些尴尬又有些好笑,沉吟了一会问道:“你们慧剑门山上好玩吗?”

    瞧瞧这优秀的聊天方式!

    李宗极少与人接触,两世为人也未曾会和女孩子聊天,王虹是因为纵容偏爱着他,连娟是因为太依恋王虹,导致爱屋及乌对李宗日久生情,水氏姐妹更好说,是因为少女慕艾,三人相伴日久,毕竟在游戏里已经过去了两年多!

    怀中少女也是懵懂无知心地善良,不似现实中那些身经百战,经历大风大雨见过大场面,第一次认识聊天开场就让男孩心口流血的姐妹儿。

    听着最喜欢的人儿温柔的相问,花芊芊羞红着脸埋首在他怀中低声道:“山后有几只黑白熊很可爱,是门中养的,它只吃竹笋可挑食了,山脚下水潭中我也养了好几只小龟,就是长得太慢了。”

    “乌龟好!”

    在现实中聊天功力负分的少年想起一个笑话,忍不住低声笑道:“乌龟养好了能送走你,就算养不好,你也能送走它。”

    “咯咯咯咯!”

    这在现实中足以换来老姐两巴掌的笑话,惹得怀中少女忍不住咯咯的笑起来,还忍不住大着胆子掐了李宗大腿一把。

    李宗装作很痛的样子,换来无知少女心疼的用小手揉动起来。

    两人低声聊了很久,少女也忘了恢复内力,就这样低声说笑,谈些小时候或者有趣的事情,直到石门外隐隐传来天色已亮的喊声。

    李宗抱着少女推开第一道石门走了出去,牵着她的玉手缓缓踩着石阶上行,这一刻少女希望时间过得最缓慢才好,可是纵然李宗也放慢了速度,但还是很快来到石门前。

    石门外,就是另一片不属于两人独自呆着的世界,李宗甚至能听到山洞中脚步声嘈杂,似乎有不少人正在等待着少女。

    少年微微低下头,对视上少女眷恋不舍的双眼,脸上流露出安慰的笑意,轻抚着她的长发。

    面容精致的少女眼中渐渐翻滚起水花,一堆玉臂紧紧搂着他的腰,踮起脚尖仰着头,充满不舍的看着他,恨不得这一刻就是天长地久。

    少年脸上笑容温暖着她的内心,与她唇齿相接,良久后才分开。

    两人缓缓分开,少女面色潮红有些喘不过气,她低声羞涩的说道:“下次你一定要来看我,我带你去看我养的小乌龟和白熊。”

    李宗认真的点点头,轻抚着她的长发,看着她整理好衣裙缓缓推开石门,留下一个眷恋不舍的眼神后缓缓离去。

    造孽啊!

    “为禹州,我付出太多了!”

    李宗现在恨不得仰天长叹,真是被逼的啊,什么时候小爷也成了唐僧,非要过女儿国这一关!

    门外嘈杂的声音传来,前来迎接花芊芊的大多都是女弟子,李宗甚至还听到了凌剑锋的声音,待到他走出去,众人已经快步离去。

    天色已经明亮,李宗走到山洞入口,便见一名长相清秀的白裙少女恭敬等候着,领着他一路前去拜见慧剑门门主。

    白裙少女名叫剑柔,是花芊芊的师妹,一路上不时红着脸偷偷转过头看向李宗。

    李宗目不斜视姿态冷漠,跟着少女来到一处院落中,不用少女提醒,独自进入院中。

    院中一人负手而立,似乎等待已久,正是慧剑门门主,李宗见了他躬身一礼,连忙取出怀中信件双手递上。

    面色威严的老者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方同写的信件,笑道:“你可知这信上写的是什么?”

    “此等要事,晚辈岂敢私自打开!”

    李宗微微摇摇头,心中却已经暗道不妙。

    老者面带笑意盯着李宗,将信件随手递给他,轻声道:“方氏的家底虽然厚实,但是能让我们看得上的不多,方同非常有诚意,现在就看你的态度了!”

    李宗看着手上空无一字的信件,双眼瞪得滚圆,心智聪慧的他反应再慢也明白了,原来方同送来的诚意竟是自己!

    见李宗面色发黑一时愣神,老者轻笑道:“当初慧剑门与方氏联姻,本座是不同意的,可是小女被那个混账东西骗走,本座无可奈何也就顺水推舟同意了。”

    “这次不管是禹州还是方氏都面临生死存亡之危,方同想要请慧剑门这把神兵相助,不付出点诚意,又如何让本座信任他?”

    “你就是方同手中最有价值的筹码,若你不愿,即刻便回吧!”

    一字一句仿佛惊雷般在李宗心中炸响,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所谓的送信竟然就是送自己!

    “方同我XXX!”

    李宗心中翻涌着愤怒恨不得将方同一剑捅死,他本想问花芊芊是否会同意,想起花芊芊在他怀中那羞涩娇媚的面容,再多问也是无用,只得苦笑道:“若前辈不嫌弃,晚辈愿听从前辈的意思!”

    “哈哈哈哈!”

    老者朗声大笑着拍了拍李宗的肩膀,笑道:“芊芊是我亲手收养的,我一直视为亲生女儿,有我昨日这一番苦心设计,想必她也不会拒绝你,你小子从此就是慧剑门的女婿了!”

    李宗恭敬的点点头,脸上的苦涩却有些掩饰不住,不过这老头丝毫不在意,招招手示意李宗跟上,一同前往大殿。

    慧剑门门主对方同送来的诚意非常满意,李宗不但是九州天罡地煞排名第一的天魁星,剑道修为更是超凡入圣,慧剑门同辈弟子根本无人可比!

    李宗还是神锋府嫡传弟子,而且他早有耳闻李宗是炼药宗师精通炼药之术,为人少年老成心思狡诈又多变,在这黑暗无光的世界里只有这种性格的武者才能活到最后!

    李宗光是武道潜力就胜出同辈不止一筹,突破归元境后,提前陨落夭折的可能已经大大降低,以后只要不作死,最起码也不比方同差。

    就算方氏这艘船沉了,李宗也依旧是最抢手的,花芊芊是他自小收养的女儿,能以此提前下注,怎么也不会亏本!

    再说李宗生的面如冠玉气度不凡,花芊芊能跟着他,怎么也不算自己亏待了她。

    想到这里,老者已经忍不住脸上笑意满满,很快在大殿中再次召集众多弟子门人。

    昨日见过李宗的高手纷纷赶来,花芊芊也和一群师兄妹来到殿中,目光灼灼一脸好奇的看着站在门主身后一旁的李宗。

    见人已到齐,老者沉声道:“此次禹州遭劫,慧剑门岂能袖手旁观,本座已经决定亲自携神兵前往大夏城相助,在这之前,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宣布给所有门人!”

    听到这话,李宗心中苦笑,看了站在大殿中的白裙少女,两人目光一触,少女脸颊微红低下头去,一旁两位灰衣长老则笑意连连的打量着李宗。

    慧剑门主高声宣布道:“本座已与诸位长老商议过,决定收花芊芊为养女,将其许配与禹州天魁星李宗,择日适时完婚!”

    轰!

    大殿中众人听到这个消息犹如雷霆在耳边炸响,瞬间惊呆了,只有少数十几位早有预料的长老抚须轻笑,殿中众多弟子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望向李宗,再望向满脸笑意的门主,纷纷高声反对起来。

    “门主!弟子反对!”

    听到这令人震惊的消息,惊得肝胆俱裂的凌剑锋率先站了出来,他本就暗中喜欢花芊芊多年,见心上人居然被门主许配给李宗,他怒声道:“李宗本就好色放荡,如何能配得上花师姐,请祖师收回决定!”

    老者岂容他坏了自己的谋算,呵斥道:“昨日罚你半年禁闭,你居然还敢胡言乱语,将他拖下去!”

    “祖师!不可啊!”

    两名归元境长老面无表情的拖着凌剑锋离去,任由他挣扎,也无力挣脱。

    慧剑门主扫视了一眼殿中面色各异的众人,看向满脸通红低着头的花芊芊,沉声道:“李宗修炼的是童子功,突破归元境后尚且是元阳之身,怎么可能好色放荡,李宗自己站出来说说!”

    李宗面色有些尴尬,低声回道:“小子虽尚未成亲,但是却有相伴的红颜知己。”

    “只要无大小之分即可!”

    慧剑门主出言打断了李宗继续说下去,笑道:“我早有耳闻水氏姐妹位居天巧星地阴星,都是女中英杰,芊芊比之两女也不差嘛,只要你不偏不倚,都好生相待怎么会合不来,芊芊你觉得呢?”

    花芊芊脸色通红,羞的抬不起头,身边众多师妹羡慕的眼神看过来,让她再也站不住,害羞的转身就快步走出去,身边几个师妹也连忙跟上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