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连娟带着林教授换上衣服下楼,王虹也抓紧时间哄着本就昏昏欲睡的菲儿回屋休息。

    林教授的房间里并未上锁,室内装点的极其温馨,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一面巨大的落地镜竖在床边,镜子前放着一张椅子,她似乎经常孤独的坐着,观望窗外沿河公园风景。

    李宗走到床边拉开落地窗帘,发现这里风景独好,一眼望过去临河公园郁郁葱葱的树林中人群来来往往,老大爷大妈们忙碌着锻炼身体哼唱歌谣戏曲,真是好一派红尘景象!

    王虹很快哄好了菲儿走进来,见李宗望着窗外,就知道他在打什么坏主意,正待面色威严的出言警告,便被他抱住亲热起来。

    两人一年来这种事情不知道发生几百次,大美人根本抵挡不住,很快滚落在宽敞柔软的大床上欲拒还迎。

    连娟对王虹的要求根本做不到拒绝,她敢训斥李宗,却不敢反驳王虹,因为王虹一直在她心中如同母亲一般。

    小美人认真的执行了王虹的吩咐,带着林教授下楼慢吞吞的买了零食和水果,估摸着已经半个多小时,才返回家中。

    林教授一推开房门,便被眼前大床上让人面红耳赤的景象,和王虹诱人心神的声音惊呆了!

    只有早就成为两人同党的连娟见惯了这幅景象,转身快速锁上房门,让林教授无处可逃。

    “娟儿!你!”

    林教授听到身后锁门声,顾不得眼前多看一眼,都让人面色发红心跳极速加快的场面,转身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满面羞涩的少女。

    “没事的!你一定会喜欢的!”

    连娟红着脸在她呆若木鸡的注视下缓缓褪去衣衫,露出白皙胜雪毫无瑕疵的娇躯,然后搂着她大胆的吻上去。

    林教授哪里见识过这幅罪恶场面,被连娟半是扯着来到床边躺下,被她褪去衣衫也无力反抗。

    一旁正在半跪着的李宗掐着大美人的细腰猛烈发动攻势,越来越让大美人有些遭受不住,无力的趴在床上枕着玉臂,浑身滚烫的泛红,一边喘息一边侧首含笑看着身边吻在一起的两女,绝色的容颜上媚态十足,明亮的美眸此刻迷醉朦胧,勾的人心神颤动。

    林教授回过神起身想逃跑,却被两女联手拉住滚成一团,李宗望着她羞得趴在被窝里的面容,嘿嘿贱笑着压上去。

    得了王虹的命令,李宗今天使出了全力,床上椅子上地上,镜子前窗口前,都留下了三女和李宗的身影!

    尤其是林教授口嫌体正直,从无可奈何到欲拒还迎,再到自暴自弃,展现了惊人的战斗力,到了最后,一向自喻年轻身体好,挑战无极限的李宗也隐隐有些腰酸,要知道他平常收拾两女可是未有一败!

    四人折腾了大半天到了下午,躺在床上皆无睡意,付出了大量体力,隐隐觉得有些饿的王虹提议去煮面吃。

    李宗和连娟自然毫无意见,反正现在都是一天两餐,中午不会有家政保姆按响门铃打扰,三人纷纷起床去煮面。

    林教授趴在被窝里捂着脸,她今天算是什么威严都被三人撕碎了,自己女儿和疼爱的娟儿还是助纣为虐最凶的帮手,让她到了后面根本不知道是梦里还是真实,彻底失去了自我!

    想起王虹在一旁摁住她,让李宗在镜子面前羞辱她,林教授又羞又恼!

    林教授在有些潮湿的床单上翻来覆去,想到王虹趴在她身边轻声倾诉,这一切都是为了她好,让她心中又实在恨不起来。

    十分钟后,李宗抱着连娟在沙发上玩手机,林教授则和王虹在厨房里下面。

    林教授将手中切好的葱花递给女儿,见她脸上忍不住露出得意的笑容,咬着银牙恨声道:“你这个坏丫头,怎么可以这么对娘!”

    王虹绝美的面孔上光泽照人,身上只穿着一间李宗的衬衫,捂嘴娇笑道:“女儿可是很孝顺的,以后可有你的好日子过了!”

    两女在厨房里打闹了一番,很快顺手煮好了面,几包方便面加熟牛肉和香菇,对于饿了的四人来说,倒也十分美味。

    吃完饭,林教授返回一片狼藉的房间里忙活,两女吃了面有了些体力,跑去给她帮忙收拾。

    这种大战后的场景让那些中年女保姆看一眼,便会露出马脚,到时候林教授还有没有脸活下去了,三女只好亲自动手收拾。

    李宗第一次如此过瘾,睡得也十分香甜,直到傍晚天色黑下来,王虹才叫醒他吃饭。

    撕碎了表面正经,餐桌上气氛明显肆无忌惮了一些,若非菲儿在一旁,李宗怀疑自己甚至可以左拥右抱上下其手,吃饭都不用拿筷子。

    躺在床上,李宗和身边的连娟一起登上《真武纪元》。

    清晨的光辉撕裂黑暗,巍峨高耸的大夏城屹立在禹河之畔!

    从大夏城数千丈高空看下去,距离大夏城数十里外,到处聚集着密密麻麻的妖兽四处追捕着零零散散的人类,或者自相残杀,只为在这大战之前填饱肚子活到最后!

    城中禹州联盟高层也同样疯狂,各种兵器丹药无节制般发放出去,让数十万武者和士兵士气高昂决意死战到底!

    往日严禁武者持有的诛妖弓,也被从联盟库房中取出发放给箭道高手,这种禁忌性武器偷袭之下,能洞穿归元境先天境肉身,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都不可能以肉身阻挡这包裹着内力的破甲箭锋!

    这是一场搏命之战,押上的赌注,是禹州人类的命和玄武山脉妖兽的命,若是人类胜了,将会得到大量资源,赢得上百年喘息时间,并且彻底解决玄武山脉这个要命的危险!

    若是玄武山脉妖兽胜了,整个禹州都会化作妖国,智慧堪比人类的妖王,将会把人类圈养奴役充当口粮。

    双方都再无退路,方同呼朋唤友找了一大堆伙伴,玄武山脉妖王也同样倾巢而出,就连以往总是倾向人类,拖住妖兽大军后腿的白凤妖王,现在也无力来援,只能眼睁睁看着无数妖禽集结。

    人类一方有几十位先天境高手,妖兽一方也绝不止十三妖王,灵狐王虽然已经被杀死,肯定还会有更多后进妖王未露面!

    这场大战注定关乎九州格局!

    李宗基本清楚方同的底牌,若是只有玄武山脉的妖兽,禹州至少有七成以上的胜算!

    但是怕就怕兖州武林总盟会亲自派人下场,到时候那结局可就难讲了!

    李宗和众多天地部弟子负责防守的一段城墙在东面最边缘,是压力最小的,分属刑部一位太上长老管辖,方禹还派了童治在一旁压阵。

    这批弟子算的上是禹州的希望,经历阳湖郡郡城一战后,只剩下区区二十多人,比起交州都不如,堪称凄惨!

    还好其中有李宗和水氏姐妹,以及赵虚孙蕾这样的天才,才使得禹州天地部不算是彻底废掉。

    众人站在城墙上眺目远望,不断有身躯巨大的妖兽露出恐怖的身形逐渐靠近大夏城,天空中也被源源不断飞来的大量妖禽遮蔽住天日,战争似乎真的要一触即发了!

    李宗严禁白凤升空,它虽然已经成长的极为惊人,但是碰上那些先天境的妖禽王者,一个照面都撑不住就会陨落,若是没有好机会,李宗甚至不准备让它露面,毕竟白凤神兽后裔的血脉在众多妖王眼力太刺眼了!

    “希律律!”

    浑厚响亮的嘶鸣声音响彻天地,一道黑色流光眨眼间划破天际落在大夏城城前,众人定睛望去,一匹通体漆黑三丈多高的神骏黑马迈动着四肢缓缓走上来,口吐人言高声道:“方同快快出来受死!”

    夜游马王!

    城墙上不少人皆认出这怪物,正是玄武山脉众多妖王排名第一的夜游马王,据说这神骏的马儿有神兽玄武血脉,纵横徽禹两地未逢一败,威名早就响彻九州数十年!

    “好畜生!竟敢如此大胆!”

    方同见此勃然大怒,屈指一弹,一点金光破空而出直冲黑马而去!

    砰!

    那金光在虚空中不断显化,到了黑马面前已经化作一道近百丈长的恐怖金色利剑极速斩来,所过之处连空气都为之撕裂!黑马狭长的脸上露出人性化的嘲笑,一丝丝黑炎从其体内不断涌出,将其妖躯团团包裹住,硬生生以头颅撞上来!无坚不摧的金色利剑仿佛撞上了世间最坚硬的屏障,一寸寸崩裂,如水般融化在天地间,只留下周身燃烧着黑炎的神骏马儿仰天嘶鸣!

    “畜生!”

    方同气的面色发黑,接过身后一名长老恭敬递来的紫色长剑,身影踩着虚空杀向夜游马王!

    紫金色的剑气铺天盖地般落下,恐怖的气息压得方圆十数里境界低微的人类妖兽皆喘不过气来,剑气纵横中一道黑光不断四处冲击,近乎实质化的恐怖剑气仿佛生出了灵性,不断追逐着黑光,可是却难以快速建功。

    方同恐怖的金属性内力和无坚不摧的半神兵,一时半会竟也难以伤到这怪物燃烧着黑炎的妖躯!

    一人一妖大战起来,城前千百丈方圆尽皆化作绝地,纵横四溢的紫金色剑气恐怖无比,大地被剑气洞穿后留下一道道深不见底的窟窿!

    燃烧着黑炎的高大马儿同样踏碎大地,所过之处无物不燃,漆黑的火焰诡异的跳动着,仿佛有了生命的精灵一般!

    夜游马王疯狂追逐虚空中的人影冲击,一跃百丈之高如飞一般,只要被它得手一次,就算凌空而立的方同身躯可以媲美半神兵,也难逃被撕碎的下场!

    希律律!

    眨眼间十数个回合过去,连连冲击无果,夜游马王愤怒的高声嘶鸣起来,身上抖落的黑炎连虚空为之燃烧起来,远方观战的妖兽听到了命令,山呼海啸一般疯狂涌来!

    眼前天上地下尽皆被妖兽占据,直冲大夏城而来!

    大地上一道道身躯巨大的恐怖怪物在海量妖兽中是如此显眼,其中远远不止李宗见过的雪狼王一个!

    有身高五六丈,浑身筋肉狰狞的四脚蛮牛,两根牛角仿佛刺破虚空锋芒闪烁!

    有体长十数丈,腹下数百只手足的怪物蜈蚣,不少肢体上还悬挂着人类妖兽的残骸,常人望一眼便要吓得魂飞魄散!

    有一张两三丈长的巨口中巨齿狰狞,七八丈妖躯上浑身披甲的巨鳄!

    ··························································

    李宗一眼望过去,这些蛮牛王、蜈蚣王、山鳄王、豺狼王、巨虎王、雪狼王身后跟着一望无际的兽海奔腾而来,直冲这座高大无比的坚城,大地都为之震颤,仿佛人类的末日已经到来!

    天上日光也早被铺天盖地的妖禽遮蔽,挥舞着肉翅长相恐怖的夜蝠王、神骏无比白头黑翅的鹰王、羽翼金黄的神雀王、腹白羽红的鹳鸟王,通体褐色来去如电的鹂王,引领着无数飞禽配合地面冲击,直冲大夏城城头而来!

    “放箭!”

    “上弩!”

    “诛妖弓齐射!”

    ·····················································

    城头上一队队手持诛妖弓的通脉境高手不惜内力向着天空连连齐射,锋锐的寒芒刺破空气,洞穿妖禽身躯!

    地面上早就列阵的士兵在上百名金甲将军的指挥下顶盾抵矛,化作一团团巨大无比的钢铁怪物,直面无数妖兽的冲击!

    方禹带着十数名先天境高手纷纷冲上虚空,与众多妖禽王者大战起来。

    全面战争,骤然开启!

    李宗早就被方禹等人再三呵斥,不准冲阵杀戮,只能掩护着身边众多天地部弟子连连催发剑气阻挡妖禽冲击。

    李宗深知,这场战争真正决定胜负的,不是地面上数十万武者士兵和海量妖兽,而是人类中的先天境强者和玄武山脉的众多妖王!

    地面上如此繁多的人类和妖兽,即使一方势颓,没有几天几夜也杀不退如此庞大的阵容!

    只有人类先天境强者和妖王分出胜负,两方庞大的队伍才会有一方迅速崩溃!

    远处锋利无双的紫金色剑气纵横天地,正和夜游马王大战的方同随手甩出一道百丈长的恐怖剑气,都会杀死千百只妖兽,气的夜游马王暴跳如雷连连冲撞,几次险些近身上去重创方同!

    一人一妖的交手是这场战场两方重要的胜负主导,妖兽中也不乏智慧高深者,妖禽王者划破长空,不断趁机偷袭方同,却难以建功,反而被无坚不摧的剑气洞穿羽翼,惨叫着惊退!

    天上不断有燃烧着烈焰的妖禽坠落下来,战场上金木水火土五行内力不断显化,那是先天境高手正在捉对厮杀,不管是人类还是妖兽一旦触之,难逃一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