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咻咻咻!

    大大小小的妖禽不断冲击下来,金色剑气源源不绝射向天空,李宗所能造成的杀伤力,远不是其他天地部弟子能比得上的,不过短短半个时辰,便有数十头妖禽被锋利的剑气当场射死,他不敢全力出手,因为身边众多天地部弟子需要他掩护,单单依靠童治根本顾及不过来!

    四个少女在他身边协助,身后众多武者则诛妖弓连番齐射,城墙上不断有妖禽陨落,或者人类被妖禽击杀,这一片三百多丈长的城墙上已经被鲜血洒满,战争却只是刚开始!

    哞!

    下方人类军阵中,恐怖的蛮牛王巨鳄王嘶吼着横冲直撞而来,钢铁军阵眨眼间便被冲的七零八落,无数士兵武者血肉纷飞死伤惨重,眼看就要乱作一团!

    “砰!”

    数个先天境长老抵不住这几头恐怖的怪物,眼见情势岌岌可危,虚空中一道燃烧着烈焰的巨锤划破天际轰然落下,响声震彻整个战场,正中闪躲不及的蛮牛王,将它砸飞数百丈远,半边牛角都被砸断,惨呼着瘫倒在地!

    燃烧着烈焰的巨锤足有数丈大小,沿途留下一道熊熊燃烧的火海,无数妖兽沾染半点火星便被活活哀嚎着烧死!

    “好畜生!”

    身着黑袍的身影朗声大笑着从天而降,巨锤一再缩小,化作数尺大小飞回铁锋候手中,有他突然加入,军阵骤然变得坚不可破,冲阵的数头妖王纵然能以一敌三,也不得不顾忌铁锋候手中的神兵!

    铁锋候手持神兵协助众多先天境高手在下方大战巨鳄王等妖王,天空中方禹等十数个先天境高手也连连出手止住妖禽冲击之势,战斗似乎为之僵持住了!

    李宗始终分神注意着方同,两人同样修炼了潜龙秘技,他能看得出方同根本未曾使出全力,否则夜游马王绝对不会撑了半天,还毫无损伤!

    通体漆黑的神骏黑马浑身燃烧着黑炎,四蹄发力一跃而起,捕捉到天空中不断催发剑气给妖兽大军造成杀伤力的身影,张口便是一道黑色火焰长河!

    砰!

    方同根本不欲与马儿多做纠缠,无数紫金色剑气化作洪流击退扑击上来的黑马,他则不断穿梭在虚空中继续疯狂杀戮!

    这种战斗持续到傍晚,大夏城前整片天地都仿佛被血色洗了一遍,城墙下一副尸山血海的恐怖景象,。

    城头上手持诛妖弓的武者几番脱力,轮换了数次不知射死多少妖禽,城下尸体堆积数丈高,有人类的更有妖兽的,不断有妖王连连跳跃上来试图冲上城头,皆被镇守着城墙的先天境高手舍命击退!

    李宗内力源源不绝自动运转,身后众多天地部弟子却坚持不住个个瘫倒在地,让他骤然间压力大增!

    希律律!

    暴躁愤怒的夜游马王连连大战方同难以建功,反而被其在妖兽大军后方不知造成多少伤亡,它喘着燃烧着黑炎的粗气,四蹄不断蓄力,猛然一跃百丈高,化作一道黑光冲上天疯狂追逐着方同。

    嗡!

    一道银色剑光从远方骤然破空而出,这突如其来的一剑是如此令人惊艳,剑鸣声还未响起,银色剑光却已经落在夜游马王脖颈上,它是如此锋芒彻骨锐利无双,留意到这里的目光,没有人怀疑这绝世一剑无法斩下马首!

    砰!

    在万众惊骇的目光中,在夜游马王绝望的双目滚圆闪避不及中,一张一丈方圆大小如玉般的青色手掌骤然从虚空中显现,轻轻伸掌便将这近乎实质的冰寒剑气捏碎,而后消散在虚空中!

    “张观!你这个卑鄙小人!”

    死里逃生的夜游马王踏着黑炎落在大地上仰天嘶鸣,向着远方持银色神剑迅速凌空飞来的身影不断咆哮!

    偷袭落空的张观面色难看,他手中犹如寒冰一般通体透明的钧天剑不断散发着寒霜,让周身方圆数丈的空气都在不断凝结雪花落下!

    方同与张观对视一眼,皆能看出彼此眼中的苦涩,两人筹划许久,本来想一击斩杀了这玄武山脉排名第一的夜游马王,出其不意结束这场战争,谁知道潜藏在一旁,行为不轨的兖州高人似乎提前预料到了,竟然出手阻挡住了张观这绝世惊艳的一剑!

    “杀!”

    大地上不断惨死的禹州武者和士兵让方同心中宛如流血般痛苦,他无暇多做顾虑,与张观眼神交流,一左一右落下去围着妖兽大军疯狂杀戮!

    天空上大地上杀戮仿佛永无休止,从黑夜到白天,李宗也记不清自己杀死了多少冲击下来的妖禽,这会不要说取下妖兽内丹,就连吞服丹药恢复内力的机会都没有,身边不少天地部弟子早已力竭退去!

    只有四个少女和赵虚孙蕾六人依旧团团围城一团彼此掩护,童治长老在黑夜中为了阻挡数只归元境妖禽冲击,堵上去当场被撕裂一只手臂,已经被白凤抓住送去城中疗伤,只留下李宗独自一人苦苦支撑着!

    轰!

    天色渐明亮,城中骤然响起一声巨响,李宗转过头,惊骇的发现比黎明更早到来的竟是漫天血光从大夏城左侧扑来!

    “血魄元幡!”

    刑部长老的怒吼声震动大半个战场,正在手持神兵苦战众多妖王的铁锋候,闻言仿佛失去了理智般,弃了众多妖王,几个跳跃间冲入城中回援!

    “宗儿不用担心家中!”

    细微的传音在耳边响起,李宗知道那是铁锋候的声音,他心中微微平静下来,李氏等人早已被他送入神锋府,哪里有无数防守机关,纵然厉若虎闯进去,也能阻一阻!

    现在先天境高层的铁锋候手持神兵回援,厉若虎绝难在铁锋候和几位先天境高手围攻下讨得好!

    哞!

    断了一只角的蛮牛王怒吼连连,众多妖王压力大减纷纷疯狂起来,大地上少了铁锋候这个重要助力的军阵开始突显危机,数位先天境高手连连败退!

    “张兄!”

    眼见情势岌岌可危,追逐着夜游马王四处杀戮的方同传音过去,正在被隐藏着的几位妖王围攻的张观只好弃了对手,化作一道锋芒落在军阵中压住阵脚!

    张观实力显然不在铁锋候之下,手持钧天剑连连出手,带着寒霜的剑气无坚不摧,几个妖王短短一个时辰就抵抗不住纷纷受创,人类士兵和武者士气大增,结阵连连推进!

    “哈哈哈哈!”

    不过小半个时辰后,城中一道道数百丈长的青色剑气从虚空中骤然斩落,只听得恐怖凄厉的嘶吼声音渐渐虚弱下去,一道李宗有些熟悉的得意怪笑声连连响起!

    李宗分神过去,只见弥漫半边天空的血色渐渐消散,道道恐怖的青色剑气直冲天际,花长醉偷袭得手的笑声中,隐隐传来自己师尊王长老的呼唤声!

    “别追了!”

    城中激烈的战斗因为花长醉的偷袭极速分出胜负,两人一青一黑两道身影各自提着一个巨大头颅来到战场上空!

    “毒蝎王已死!”

    “嗜血鼠王已死!”

    两个一大一小的头颅丢弃在疯狂冲击军阵的众多妖王面前,战场气氛为之一凝,众多妖王纷纷心惊,狡猾无比的山鳄王更是两只与妖躯其不相符的小眼不断扇动,偷偷挪动身躯往战场边缘逃走!

    “杀!杀!杀!”

    有了第一个逃跑的就有第二个,眼见山鳄王转头就跑,智慧不下于人类的豺狼王四肢发力,几个跳跃间便踏着虚空连连消失在战场上,本来几近奔溃的人类武者和士兵见此焕发出无尽的勇气,精神和肉身中的疲惫仿佛一扫而空,一个个结阵疯狂冲刺推进!

    战场上在众多高手也纷纷面露喜色,城中大患已除,高端战力上人类又占有优势,此时不杀更待何时!

    本就疯狂的杀戮此刻犹如火上浇油,人类阵营连连反攻,开始最暴力血腥推进!

    “岳丈助我!”

    方同正在大肆杀戮,眼见背着青色神剑的熟悉身影落在战场中,他赶忙连连呼唤!

    花长醉眉头微皱,似乎有些不太想搭理这家伙,但是稍作思虑还是持剑快速杀过去,两人一前一后围着夜游马王疯狂攻击!

    “马儿!今天你往哪里跑!”

    怪笑声十分刺耳,虚空中四面八方皆是方同的幻影,无尽的紫金剑气肆意纵横,燃烧着黑色火焰的身影在两大高手的剑气纵横中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杀的夜游马王连连嘶鸣!

    “且住手吧!”

    花长醉手中青色神剑连连横斩,眼见就要堵住夜游马王唯一生路将其斩杀,两道陌生的诡异身影快速从虚空中走出,无声无息间出现在花长醉身边,一人一只手搭在其肩膀上,竟将其压的动弹不得!

    方同催发出近乎有了生命的剑气斩去夜游马王大半只后腿,但是两人的出现,导致他失了花长醉的协助,终究还是让其闯出剑阵!

    “青老儿!”

    望着一左一右压制着花长醉的两人中,那道熟悉的青色身影,方同心中震动,口中却丝毫不落下风,踩着虚空寒声道:“禹州千万人族皆死于你们之手!”

    身穿青袍的青先生和一旁银袍灵尊听了他的话面无表情,两人压着花长醉落在城楼上,方同顾忌自己岳丈,只好憋屈的跟上去。

    两道陌生的身影无声无息间出现在战场上,早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张观方禹等人纷纷弃了对手围上城楼,看看两位从兖州总盟来的高手面对如此局面还有何话可说!

    城楼上青先生扫视了众位面色不善的先天境高手一眼,冷声道:“花长醉竟敢越界,此乃灭门重罪!看在你们的面子上我可以饶了他!”

    花长醉充满威严的脸色上眉头紧皱,手中青色神剑不住吞吐着剑芒,仿佛随时有暴走的可能!

    方同厉声道:“你们不顾禹州数千万人族,一再纵容玄武山脉妖兽食人,更是封锁禹河断绝禹州生路,这次禹州尽丧于你们之手,还有什么好说的!”

    方同话中的悲愤之气感染了虚空中众多凌空而立的徽禹两州高手,整个禹州化作今日死地,兖州总盟有绝对的责任!

    这是数千万人族生命!

    这是禹州千年的根基!

    就因为武林总盟的一己之私,无情残忍的推动了这场战争!

    场中每一个人都是身份尊贵实力纵横九州的高手,这场来自于武林总盟对禹州的背叛之战,已经彻彻底底伤透了禹州人族的心,还必定会深远的影响着天下八州与兖州的分离!

    眼见周围众多高手面色冷漠,两位炼虚境高人眼中神色莫名,禹州付出了血的代价,兖州又何尝不是,这一场大战之后如何弥补九州裂痕已经是重中之重的事情!

    灵尊出声道:“既然你们已经赢了玄武山脉妖兽,我们也不便过多干扰,不过今日我们必定要带走一个人!

    “要不就留下他的尸体!”

    青先生冰冷无情的双眼紧盯着站在众人中心持剑而立的方同,缓缓开口道。

    “哈哈哈哈!”

    方同仿佛癫狂了一样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令人难过的悲痛,两行血泪从其眼角处滑落,他紧紧咬着牙关恨声道:“就为了杀我!你们害死数千万禹州人族,我方同究竟是做了什么罪恶滔天的事!”

    此言一出,眼见张观等前来助阵的高手面色一变,灵尊皱着眉头眼角余光瞥了青先生一眼,齐天行让两人尽量带走方同会兖州囚禁,可是青先生竟然说出如此无情之言,硬生生寒了场中众人之心!

    方同仿佛早就预料到了,猖狂笑道:“青老儿,别人都惧你三分,几位尊者中,老子却唯独不把你放在心上,今日我便代禹州数千万人族找你索命!”

    “好好好!今日就让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见识见识本座的厉害!”

    两道身影化作流光迅速消失在众人眼前,只留下灵尊与几个满面冷色的高手!

    “同儿!”

    方禹望着一闪而逝的金光,心中犹如刀绞般痛苦,因为预料到炼虚境高手会出现,方同压制到现在都未使用潜龙秘技,可是面对狠辣阴毒的青先生,方同一心搏命之下,怎会有生路!

    花长醉提着剑想闪身追上去,却被灵尊一只手擒住肩膀动弹不得,身上仿佛压着一座沉重无比的万丈高山般,灵尊轻轻挥袖扫退众人,沉声道:“花长醉留下,你们可以清理妖兽,我不会多管!”

    “唉!”

    花长醉长叹一口气盘坐在城楼上,整个人都仿佛老了下来,他不知道怎么和女儿交代,他今日做好了一切准备,却还是救不了自己女婿!

    “长老!”

    眼见方禹仿佛失魂落魄一样双眼失神走下来,李宗抽身而出,压抑着心中悲痛走上来。

    “杀!杀!杀!禹州还在!”

    见到李宗,须发皆白的老者眼中多了一分希冀,苦笑一声后,内力鼓荡着长袍飘动,纵身跃入地狱般的战场中疯狂杀戮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