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主位面的穿越者历来不少,甚至成立了异客联盟来对抗魔法师和斗者力量,其间经历了近数千年的超凡战争,终于在埃诺西帝国以北的北冻冰原站稳脚跟,而学院联盟见无法彻底铲除他们,只得签订和平协议,双方各自固守疆土,不得妄动兵戈!在这种情形之下,私自从北地溜出来的穿越者们自然成了联盟长老们的眼中钉肉中刺,非要打杀了才行!”

    两人斗完嘴,忽然想起苏泽还在这,这样做有失师道尊严,未免不妥。因此停止争斗,端起往日的架子来,给尚在迷雾中的苏泽上历史课。

    “不是叫北地联盟吗?”苏泽问道。

    结束冥想之后,艾莉森干脆站起来到旁边找了一把椅子坐下,随口回道:“不过是我们对那边的官方称呼而已。”

    “不过联盟也只是针对北地那边来的穿越者保持灭杀态度而已;对于流落在本土的穿越者们还算宽容,能吸收的都尽量吸收。”梅接着道,“所以你的事只能算小事,要知道卡梅洛学院那边还特意设置了一个异能系,就是专门为你们这些穿越者设立的,如果被他们提前发现你的身份,恐怕早就派人来抢夺了;好在你这些年足迹不远,没怎么泄露。要是说开了这也算是艾莉森大功一件!”

    “不过,这件事还需要暂时保密。既然你入了我们门下,我和艾莉森自然有义务要保护你!”梅想了想,对着艾莉森嘱咐道。

    “为什么,你不是说是大功一件吗?卡梅洛再怎么是超级学院,也不可能真的来埋骨之地抢人吧!”艾莉森不解的问道,苏泽在一旁也是一脸迷惑,不是说没问题吗?

    梅脸上青气一闪而逝,对自己这个不喜欢动脑子的契约伙伴无可奈何,她只得道:“那是因为苏泽还有一个很特殊的地方。”

    “是灵魂转生么?”苏泽极力回想,虽然不清楚其他人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但是根据自己手上那枚丁良骥的玉简来看,他遇到的穿越者都是肉身降临,他由此猜测道。

    梅点点头,奇怪道:“根据学院历史上对北地联盟搜集的资料和学院联盟同他们交手的记录来看,他们所有成员的来历都无迹可寻,好像凭空出现一样。就连魔法师们亲眼见证他们越界而来的事件都有数十起,而唯独没有灵魂转生的记录。要么是有学院发现了但隐而不发;要么到目前为止只有你这一例。”

    她顿了顿,继续道:“像你这样家世清白,成长轨迹毫无可疑的。如果不是进入学院以来露的马脚太多,恐怕永远都不会有人怀疑你会是穿越者。”

    苏泽苦涩的一笑:“老师是怎么发现的?我也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吧!”

    梅讥讽的看着他,轻蔑道:“你以为魔法师们都是蠢货吗?但凡有点心思的人都可以从你的言行中看出端倪来。虽然你的传承可以推到家族底蕴上去,但是你临事时那份与常人的格格不入的风格就很令人怀疑了。要是和你再有些亲密接触,就能发现你其实知道很多你不该知道的东西。

    比如说对修真的熟悉,那份超出了普通青年应有的担当这可不是一个没什么经历的普通少年能有的人格和积累。”

    “唉,原来是自我出卖了我。”想起往昔种种行迹,苏泽哀叹一声,心情复杂道。

    梅冷哼一声,斥道:“你知道就好。以后不想暴露身份的话还是收好你那份多余的好心肠,不然就算是我们保不住你。希望你能明白,虽然我和艾莉森虽然对你没有恶意,但是其他人绝对对你灵魂转生的秘密很有兴趣。所以赶快成长吧,在达到修真第四境之前不要再让第三个人知道你的秘密。”

    “元婴期么?”多么遥远的目标啊,纵然苏泽自认天赋上好,都不敢奢望元婴修为,“这岂不是说,我这一世都要缩手缩脚、违背本心苟且活着?”

    “不想死的话只有这样!”梅冷冷道,不给苏泽任何幻想的余地。

    “别听这个老妖婆的,她只是说不能让别人发现你是穿越者的身份,修真者的身份还是可以暴露的。你只要别暴露会九州文字,别做超出你身份设定的事情就行。比如说你本来是平民出身,却表现出世家贵族的行为举止,这个是不能的。至于修真者的事,你直接推给梅就行了。到时候我们推说是从你的家族传承中得到的功法就行了,反正你们苏家本来就是那边的血脉,只是流传到半岛来了而已。”

    艾莉森听见梅有意误导苏泽,终于忍不住跳出来戳穿道。虽然高阶魔法师寿命悠长,但是多半时间都在独处,天性单纯的人并不会改变太多。

    而梅·海登则不同,她在晋升君王之前就已经经历了漫长的时光,每日在生死边缘挣扎求存,心思冷酷,将生存摆在第一的位置;再加上成就王冠时取回了前世宿慧,平白多了一世记忆之后更加工于心计。此次揭穿苏泽,一则是为了利用他完全解析修真奥秘;二则知道伙伴艾莉森对其很看重,先挑破这事让她想办法帮助苏泽遮掩。三则是苏泽为人正直,为了避免他被人发现过早夭折,因此借故敲打他一番。

    苏泽与艾莉森不是心思深沉之辈,但艾莉森能看破梅的心思不过是因为身在高位知道的多,再加上和梅相处日久,熟知她的性情。

    而苏泽只是不聪明,但同样不傻,听懂了艾莉森的意思,因此心情不再压抑低落,感激道:“多谢老师。”

    梅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苏泽见状对她同样感激的一拜,虽然不喜她的做法,但是确实是为自己着想。

    接着苏泽想起来此的目的,于是拿出一块魔法水晶道:“我先将九州文字和撒克逊语对照翻译,之后再教两位老师如何发音。”

    说罢将自己曾学的启蒙书籍印刻在其中,在逐字逐句翻译成撒克逊语。这件事虽然不难,却是个细活,因此颇耗时间,再加上苏泽精神力修为不高,一直忙活了一日一夜方才完成。

    接着便是他教导两人九州文字的事了:“两位老师,接下来我们学习古篆,首先是‘一’”

    魔法师基本过目不忘,往往苏泽说过一遍两人便牢牢记住,进度飞快;只是古篆虽不难学,但是数量多,因此一周之后已经勉强能够与苏泽进行对话交流的梅直接让他教两人功法里面的文字,这才在数日之后结束这次教学。

    “嗯,这块玉简我先拿着,时机成熟之后我会让艾莉森交给学院,届时看看能不能解决你的身份问题。不过你放心,没有把握我们不会随意透露你身份。”梅把玩着那块记载古篆的魔法水晶,对苏泽说道。

    苏泽点了点头,应道:“全凭老师做主。”

    两日之后

    “这件‘天罗紫云衣’如何?虽然只是中阶法宝,但却是少见的法宝级法衣!”梅用精神力凭空构筑一件法宝的虚影,淡紫色罗裳,法纹绣针,煞是好看。

    苏泽在脑海中调出它的信息:中阶法宝,六层六级防御阵法,附加灵光披风阵法,令其主人迅捷如风。接着一看炼制材料:四两三阶玄阴冰蚕冰蚕丝、足量九天雷云精炼符箓、乌金针、浣溪溪水名目繁杂,令人眼花缭乱。

    “还是这件‘玄龟盾’吧,虽然笨重,但是却是高级法宝,防御力超强。而且我恰好有一面六阶的龟类甲壳,材料都是现成的。”艾莉森又在一旁勾勒出另一面厚重的盾牌来。

    “唔再看看其他的。”

    苏泽见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挑来选去,基本都是防御型法器,旋即明悟过来梅走的应当是纯术修的路子。否则本命法宝不会选防御型法宝的,但凡有一门刀法剑技在手的修士都会选趁手的兵刃。

    明白两人想法的苏泽暗自摇了摇头,临河一派的四大家族没有一个是纯术修的,黄河境内能够算术修的也只有隐居并州不问世事的天机派了。虽然此派门下弟子稀少,却无一不是精英,天罗算和云鹤盘更是他们的成名法宝。

    便于计算,辅助施法,无论是平日运算推演还是战斗时施法布阵,威力卓绝,犀利无比。

    不过这种秘宝向来秘不示人,没有流传,其他家族断无搜集炼制之法的可能。

    两人争拗半天相持不下,苏泽也没插嘴资格。因此趁此机会在实验室中逛起来,查看自己老师的收藏,毕竟先前她们曾允诺会给自己寻找炼制本命法宝的材料,如今主要材料天外陨铁已经到手,收集剩下的应当不是难事。

    想到这里,苏泽心头一阵火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