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既然这样,这三道灵术你拿去,学院这些年收集的法术在7号密库未知类进门之后从右往左数第一个柜子里,编号00001001至00001010,若是觉得有需要你可以去用魔法石换取。”梅从魔法戒指中取出三块墨绿色骨节递给苏泽,淡淡道。

    “考文季凶险,虽然裁判所自有药物供应,但是有备无患总是好的,这里有五支‘混乱之灵’,算是我们两位老师的一点心意。”艾莉森见状也道。

    混乱之灵是三级魔法药水,可以瞬间恢复魔法师精神力,是应急的圣品。虽然还不知道梅给的什么灵术,但顶阶灵术就已经能够说明一切。

    苏泽上前接过,感动道:“多谢两位老师爱护,弟子必定不会辜负老师期许!”

    “嗯!”梅淡淡应了一声,接着道,“若是无事就先去准备了吧!”

    “埃里克留下!”

    这话是艾莉森说的。

    苏泽闻言只得道:“是,老师!”

    看了一眼埃里克便向外走去,苏泽转身之际,埃里克忽然朝苏泽塞过来一个东西,两人离得近,因此苏泽很快捏住,心中暗自诧异。

    出了法师塔,在前往湖心7号密库的路上苏泽才发现,埃里克递给自己的是已经简化到了四级聚灵咒:吟唱六秒,不可瞬发,消耗400点精神力,凝聚的灵气团持续三个小时,相当于低品灵石浓度,属于四级魔法咒中的低阶存在。

    “不错!”

    苏泽却是由衷的叹了一句,虽然自己不懂简化魔咒的知识,但是见埃里克折腾了这么多年才勉强简化到四级程度,个中难关他自然能明白!

    因此即使一般的四级魔法咒最长的吟唱时间也不超过3秒,而且掌握符文之后还能瞬发,苏泽也对简化后的聚灵咒感到满意了。

    有了聚灵咒,斗晶又能节省一部分了。

    此行去考文季,底牌自然是越多越好。梅看不上那些法术,是因为她不仅是金丹修士,还是21级的亡灵君王。而苏泽只是区区一个筑基中期的小修士,对那些法术却是万分渴求。

    7号密库是公共密库,不需要在财务处提前选定物品,交付价款。

    进了信息管理大厅,上到二楼就是密库管理的办公室,苏泽说明情况,里面值班的光明系守卫带着他进到密库之中。

    不同于黑暗系阴森恐怖的巷道,7号密库由黑曜石大门进入之后便是亮堂的藏书室格局布置,同样是五类分列,苏泽要找的则在未知类。

    里面还有一些魔法师在收藏柜中游荡,想来同样是来换取魔法造物的,却不是黑暗系的人。

    “里面的魔法物品都有禁制,除了未知类物品,你只能隔着收藏柜看,不能接触,知道吗?”守卫站在门口,指着里面陈列的一排排收藏柜说道,“时间不能超过两小时。”

    苏泽点点头,踏入密库直奔未知类收藏柜而去。有自家老师的提示,苏泽不必像其他人一样有如无头苍蝇乱撞,进门之后就直接朝右手边第一个未知类收藏柜走去。

    “00001001!”苏泽凭着记忆转动柜门上的齿轮,转好编号之后拉动铜环打开柜门,里面躺着的是一枚边角破损的玉简。

    苏泽拿起玉简精神力探入其中,是一道中阶法术“地木刺”,凭借修士法力可凭空催生恶鬼荆棘攻击敌人,是低阶木系修士比较钟意的法术之一。

    却不是苏泽想要的,将其放入封印仓,关闭柜门,再度输入编号“00001002”。

    “唔火球术么,不是!”

    “飞石术不是!”

    “掌心雷?”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好东西啊!”

    “金肤术也不是”

    “搬运术?”

    “穿墙术?”

    “好东西!”

    一连开了十次柜门,苏泽果然找到三种合用的法术,除了搬运术,掌心雷和穿墙术都是高阶法术。

    苏泽记好编号,朝外面走去。

    回到二楼办公室,苏泽将三个编号说与守卫听。

    “导师,这三件收藏品就是我要换取的了!”

    守卫听完苏泽说出三个编号,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却没说什么。

    人总有奇遇和秘密,知道一些人所不知的知识也不奇怪。

    “根据学院规定,但凡未知类收藏品,除了统一价格500三级魔法石之外,如果有魔法师可以提供它的正确资料;三级中阶及以下的可以免费兑换。三级高阶及以上的可以按照价值的八成优惠换取。你怎么考虑的?”

    守卫密库的光明系魔法师按照编号取出苏泽选定的三块玉简,对正准备掏钱的苏泽说道。

    (还有这种选择吗?怎么老师没说过。)

    苏泽心中疑惑,却并不迟疑地笑道:“我也只是听从老师的吩咐来换取这些收藏品,具体是什么我并不知情。”

    既然梅说了用魔法石,那就让学院去找她好了。

    “那你的老师是?”光明系魔法师面露喜色的追问道。

    “艾莉森·凯佩尔!”苏泽回道。

    “哦!”那光明系魔法师闻言没了喜悦的心情,淡淡的应了一声。苏泽见状暗自摇头,派系争斗到处都是啊!

    缴纳1500块三级魔法石之后苏泽的财产瞬间缩水了一大半,不过他的心情却格外的好。无他,毕竟入手了三道实用的法术。虽然贵了些,但是在这个连修真门派都没有的主位面,能够淘到一到两种法术已经很幸运了。

    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上手这些法术,梅给予自己的三道灵术威力不小,难度自然也大,肯定不是短时间就能练成的。苏泽前往考文季之前,平时战斗能够依仗的就只有这三道法术了,修真剑术之事只能底牌使用了!

    此时离苏泽前往考文季裁判所还有数日时间。

    他先是回到浅水湾洞府将“法师塔地基”魔法阵关闭,用厚厚的泥沙将阵基掩埋免遭破坏,随后回到谢菲尔德家中。

    眼下苏业夫妇尚在忙碌花店的事,苏泽见状想要上前帮手,却被苏业赶进去收拾行装。

    “哪有什么行礼!”

    苏泽笑了笑,仍是回了屋。

    木坠空间内。

    快十余年过去,被施展启灵咒之后的孤存之木仍没有什么变化,不过能够让苏泽确定的是它确实已经逐渐朝灵修的路子在走了,皆因此时它已经不再吸取血肉作为成长所需,即使是苏泽给它丢一些家禽,它也并不饮血;魔兽血倒是不嫌弃,可惜苏泽舍不得魔法石。

    每年苏泽在它身上投入的灵石都在三十块中品灵石上下,基本相当于一个炼气期的修士了。

    “不过,这家伙不吸收水系斗晶,三百多块的灵石差不多了,得尽快赚取一些木系斗晶。”

    苏泽看了一眼孤存之木,两者之间若有如无的联系还在,便不再想是否要再次启灵,转而拿出今日得到的玉简和骨节研究起来

    半晌,苏泽忽然盘膝而坐,左手隐有电光闪动。俄而,只见他一掌打出,不远处一块半人高的石块被雷光劈中,瞬间四分五裂!

    苏泽见状摇头遗憾道:“按照玉简记载的威力,掌心雷发动,便是一人高的巨石也能打的粉碎。看来没有掌握精髓,果然不愧是高阶法术,起码有四级魔法咒的强度了吧!”

    再度演练一番,苏泽这才转而修炼搬运术和穿墙术。

    搬运术倒是好说,一旦口诀念完,就主要是靠精神力支配法力搬动物体了。魔法师本身就以精神力见长,凝练程度也远超同境界修士,再加上这世界有计算法的存在,微控自身精神力就更不上问题。

    是故即使是苏泽这个半吊子魔法师也很快熟练掌握搬运术,将孤存之木周围的巨石聚拢起来垒成一堵墙,看架势苏泽是想在树下修筑石屋。

    直到地面较大的石块都被垒成石墙之后,苏泽走过去,此时孤存之木基本认主,并不发动血腥斗场天赋。

    穿墙术比较奇特,即使有计算法的辅助,苏泽认识没有看出它是如何运转使得施术者身体虚化,穿透墙壁的。

    未知的事物最能引起人的好奇,是故苏泽花了大半夜时间掌握穿墙术之后,就围着那堵刚垒成的石墙穿来穿去,玩的不亦乐乎。穿完石墙不过瘾,苏泽想着能否穿透孤存之木或是湖心凉亭。

    咚!

    孤存之木不能被穿透!

    咚!

    湖心凉亭的四根柱子亦是不能。

    苏泽揉了揉额头,讪讪的停下尝试。

    “唉,老师给的倒是好东西,可惜品阶太高,一时半会儿学不会!”

    看着手中墨绿骨节,苏泽遗憾想着。

    梅赐予他的三道灵术分别是组合灵术“惊涛诀”和“驭风诀”,能够组成伪道术“惊涛骇浪诀”。以及水系灵术“灵液化生术”,修炼界有名的水系疗伤法术。

    且不提道术至少要金丹后期才能勉强施展,就是最为低阶的灵术也需要筑基后期才能勉力施展,更何况是三道高阶灵术,至少在筑基后期之前苏泽是想都不要想了!

    梅在给苏泽这三道灵术的时候也没有考虑他的实际修为,她是金丹期之后才入手三道灵术,施展起来自然不费力;再加上她后面转修了河海潮汐秘法,法力淬炼了一番,更加雄浑,自然以己度人,想着苏泽也是同样的情况。

    纵然梅老谋深算,也还是因为两人都不是正统的修仙者,计算错了实际情况,搞得苏泽现在只有眼馋的份儿。

    “不过按照现在的进度,‘驭凤诀’再过段日子就能施展了!”苏泽想了想自身的修为情况,对其中难度最小的“驭凤诀”尚存一些念头。

    驭凤使雨,踏浪而行,便是驭凤诀的效果!

    虽说没有什么直接的杀伤力,但是在特定环境下它的威力才会显现,比如说海浪汹涌,落雨如注的时候。

    心中幻想了一阵,眼见天色渐晓,苏泽只得收敛心神出了木坠空间,准备与父母吃早饭。

    早在月前苏泽就已经将自己即将在洛城工作的事告知父母,苏泽夫妇自然是喜不自胜,如今简妮特和自家阿泽同样在洛城做事,两家又隔得这么近,可算得上是天时地利人和全占齐了,何愁不能成事。

    两人眼见自己韶华渐去,儿子也长大成人,终于开始担心起苏泽的终生大事起来。眼下的结果便是最好的,虽然自家苏泽是根木头,但有两家大人帮手,再加上简妮特似乎也有这个意思,事情自然好办多了!

    早饭间,苏泽见自家母亲近来一脸喜色,诧异道:“妈?最近有什么喜事吗?值得您这么高兴!”

    昆琳娜神秘一笑,左右看了一番,发现苏业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于是责备的瞪了他一眼,这才喜滋滋对苏泽回道:“没有啊,我哪有!呵呵呵,来,阿泽,你多吃点!”

    苏泽闻言只得把碗递过去,偏过头去给苏泽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苏业没说什么,轻轻抿了一口啤酒之后道:“有空多叫简妮特来玩!”。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苏泽听得一愣,只得傻傻的哦了一声,然后埋头吃饭。

    听昆琳娜碎碎念半天之后,一顿久违的早餐终于吃完,接着便是苏业叼着烟头在那里消食,昆琳娜则去收拾。

    苏泽待自己母亲收拾完毕,两夫妇准备出门的时候,他叫住两人道:“爸妈,工作的事,上面决定派我去那边,不能留在省城了!”

    两人闻言大惊,连忙追问原因。

    “是因为近几年那边上面决定扩编,所以在全省抽调医生去支援那边,新人大多数都要去!”为了不让自己父母担心,他只得编造大话,安慰道,“放心吧,那边虽然落后了一些,但是薪水还是一样的,足够咱们一家生活。”

    苏业夫妇担心的倒不是这个,两人对视了一眼,隐隐有失落之意,寻思着:自家儿子这一走,恐怕三五七年都回不来,那他和简妮特的事不久悬了?眼看两人也老大不小了,也不知道迪瓦斯家是怎么想的。

    不过工作的事他们也无法,只得旁敲侧击,暗中提醒道:“嗯,我们知道了。这事儿你也跟简妮特提一提,到了那边也别和人家断了联系!”

    苏泽没觉察出父亲的意思,只是点头,道:“好!”

    “那什么时候走?”

    “几天之后吧!催的急!”

    接着一家人又说了会儿话,苏业夫妇这才出门去开店。

    听了父亲的话,苏泽决定去找简妮特说一下这事。循着简妮特给的地址找到了西伊贡区裁判所第五分队驻地。

    第五分队驻地不大,整个二楼一目了然。通透、气派!

    苏泽暗中赞了一声,走到前台接待侍女去问。这才知道简妮特前往洛城郊外的村庄执行任务,已经走了两天有余,归期不定!

    “这样啊!”苏泽有些失落的回道,正要离开,又问道,“请问能借我一些纸笔吗?我想给她留个信,麻烦你到时候交给她!”

    侍女甜甜一笑,回道:“好的,没问题!”

    写完留言之后苏泽再次向对方道谢,之后便离开对方驻地。

    出了门,苏泽突然没了心情想其他事,就连明知考文季潜藏着危险,他此刻也没了心思计算如能提高自己的实力。

    这是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失落,来的莫名其妙!

    “嗯,这里怎么也会有死神的神庙?”

    苏泽这时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街道,走到一座与繁华的商业街格格不入得到荒凉神庙前。或许是中午太阳太大的缘故,街面上不见一个行人。

    神庙前有一座高大石门,上面刻满了花纹,周围用围墙隔住,隐约可见里面是墓地。

    从里面坟墓的排列方式来看,显然不是公墓,而是私人墓地。按照常情,多半是城中某个信仰死神的贵族的家族墓地。

    身为黑暗系魔法师,苏泽对本系主神死神的骷髅权杖标志自然熟悉,眼前高大石门上雕刻的神话浮雕以及后面的教堂式建筑赫然表明这是一座主祭死神的神庙。

    他看了一眼身后的裁判所第五分队驻地发现没人来阻止自己,接着才放下走近石门,小心观察了一番神庙里的情景。

    只见里面的花草不知多久没有被人打理过了,胡乱的疯涨,一派天生天养之状;通往祈祷教堂的石板路上堆积蛮了枯死的落叶,显示出此地人迹稀少;神庙外墙斑驳,屋顶的彩色玻璃也东鳞西爪的破碎了大半;大门虽开着,却无一个信徒祷告。苏泽见状好奇心大起。

    据他所知,根据联盟的规定,但凡神灵庙宇只能建立在王室划出的教区之内。苏泽也曾在教区见过祭祀死神的伊阿佩托斯神庙,可谓是信徒如织,钟声繁盛。哪像是这里,破烂的犹如被遗弃了一般!

    既然没人来阻止自己,显然此地不是禁地。这样想着,他抬脚踏入门内,朝教堂之内走去。

    作为一个黑暗系魔法师,若是对本系的神灵庙宇都不了解,简直是一种笑话。

    走近了,苏泽才发现这座神庙的古老之处。

    从外面看来,只能看出大致的破败萧索残景。进到里面,墓地花园的布局赫然是曾经盛行一时,如今却消亡不见的精灵帝国时期的森林高地式风格,花木品类倒是寻常,只是枝叶巨大,造型野派,不似卡梅洛现在的风格。

    一路看不过去,啧啧称奇!

    到了主祭祷告教堂,苏泽又是一阵意外。除了破损剥离的部分墙皮,教堂四壁及玻璃彩窗上刻画的,居然是尖耳绿发的精灵族祭司祭祀死神以及信徒日常祈祷画面的死灵教历史油彩画。

    (这是上古时代留下来的东西?)

    苏泽仰着头站在门口打量,心中惊疑不定。暗道洛城不愧是一省中枢,果然无奇不有。

    半晌之后,看完了一部分油画的苏泽收回目光,虽然空旷教堂内部没有油灯,但好在是白天,借助日光可以看清里面的情景:中轴线上的伊阿佩托斯神像栩栩如生,高高在上,俯视众生;两侧是手持戈矛秘典的一众从神,面色恭敬的仰望主神;再往后,一排排藤条编织的祈祷座位犹如活生生的树藤有序的排列在中间,尚有片许绿叶。

    由此看来教堂已无外面的落魄残败,一派肃穆神圣。只是人迹全无,祭祀信徒不复,再加上两侧的烛台黝黑,香火熄灭,反而显现出阴谋诡谲之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