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虽然不是伊阿佩托斯的信徒,苏泽在这座古老的教堂门口依然有些朝圣的心情。无他,盖因数百万年来有史可查的九州飞升者不可胜数,但主位面之外的星空之上永恒屹立的神灵们却从来就只有那么几位,他们是漫天星辰的主神,是永生不灭的大神通者。

    苏泽很好奇为什么联盟和学院都禁止魔法师们祭祀神灵,信仰则更是不许。

    这是出于什么目的?为什么凡人就可以呢?

    怀着强烈的好奇,他走进去,来到墙壁上的神像之下,驻足观察。片刻后他忽然皱眉,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随即念动魔法咒,小型的火球术化作数十个火星弹到熄灭的灯盏上。

    倏!倏!倏

    下一刻,熄灭了不知多久的油灯重新被点燃,再次照亮此间教堂。“嗯,强者的庙宇不该蒙尘!”苏泽见状满意的小声道。

    灯光是幽幽的青色火苗,混着日光将伊阿佩托斯神像映照的一副萧索之像。苏泽抬头一看,好像看到有一道光芒从神像的双眼一闪而逝,他小心翼翼地将精神力探过去,发现并不能穿透神像,应该是用了特殊材质。

    他刚想收回精神力,像是触动什么禁制一般,只见神像头顶王冠上的宝石放出毫光,光芒几乎微不可见,下面的苏泽只觉眼前无数画面闪过,脑海凭空多了许多记忆那是鲜活的祭祀场景!

    唰!

    苏泽冷汗都开始往下滴,怎么会进到这种地方来。还以为会是普通的废弃教堂,不会有什么魔法力量存在。

    现在可好,他心里一惊,当即就想着离开。然而画面传输还在继续,苏泽身子如同中了石化诅咒一般,不能动弹。只能眼睁睁看着脑海中的类似场景越来越多,不可忘却!

    画面中地位崇高的大主教一反精灵服饰选择常态,穿上了猩红大氅,手中骨质法师杖在死神像前挥舞,撸起袖子裸露出的手臂上有一个暗红的猩月纹身,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举行某种祭祀仪式。神像与主教之间隔着数十个不断啜泣、惊恐万分的人族幼男幼女,看情形是生祭!

    周围披着白色长袍的信徒将大主教和淌血的祭品围拢成一圈,低头祷告。画面是无声的,因此苏泽也听不见里面的精灵们念了些什么东西。他只觉周身空气越来越凝固,以他的修士之躯也觉得呼吸困难,气喘如牛

    他瞪大着眼睛,眼中满是焦急惶恐。

    而在苏泽以为是某个家族私有的墓地中,只有十三个封土的石碑,残破低矮,大部分都东倒西歪,上面的石刻碑文已经模糊的不成样子。就在苏泽引发异动之时,一座边缘斜插的墓碑忽然晃了晃,仿佛有人即将从地下爬出一样。

    但墓碑只是晃动之后便没有了后续,继续沉寂下去;而教堂内被点燃的灯盏却无端熄灭,苏泽也恰好从幻像中回归。

    墓碑上的碑文已经看不清,只能看到上面隐约有一个残缺了的歪斜石塔印记,像是某种徽记之类。

    苏泽重得自由,也来不及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便运转法力直接御剑飞了出去。这里给他的恐惧此刻已经大到无以复加,对他来说没有什么能比赶紧从这里离开更重要的了。

    顾不得惊世骇俗,苏泽踏上飞剑便一路向着谢菲尔德大道疾驰,惊魂未定的看向身后教堂,仿佛就像某种致命巨兽一般可怕。

    离开西伊贡区老远,苏泽才意识到这是大白天,街道上到处都是人。于是收了飞剑跳下屋顶,绕了一大圈确定没有被人追踪才一步一步的走回到家中。

    一路上苏泽都在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画面。按理说自己除了点蜡之外就没有在碰过任何事物,就连点蜡这个动作也是依靠魔法完成。

    “难道说,那些油灯才是触动这种变化产生的关键?”

    他想起油灯毫无征兆地无端熄灭,自己就恢复对身体的控制,不由猜测道。只是他现在还没有胆子重返旧地去验证,只好惴惴不安的胡乱猜测。

    “不过,脑海里凭空出现的画面中,那些精灵在祭祀些什么?”

    得益于夺塔之战那段时间的收获,苏泽在位面历史知识方面尚且合格,很快他就找到了自己想要的。

    根据计算法存储的资料来看,画面里的精灵是距今三百万年前精灵帝国中期时候的暗精灵,是信仰死神的死灵教派信徒。那个时候人族尚是奴隶种族,距离崛起成为位面主宰还有一百七十多万年的时光,因此那时候被作为祭品并不出奇。

    在神迹尚在,神谕频繁的上古时期,信徒依据神灵谕示作出什么举动都不奇怪。而这种生祭则也都是信徒们取悦各自神灵的最佳途径。有事固然要祭祀,无事也可以生祭人族祈求神灵在上,增加自身与魔法能量的和谐程度。

    不过从画面中主教和信徒们的姿势来看,是献祭更多一些,像是在与死神交易!

    “妈的,这群渣滓,居然生祭!”苏泽火冒三丈,恨不得上去持剑砍了他们。骂了一阵,苏泽很快释然,毕竟那个年代的人族实在没什么地位可言。

    “不过,这种程度的献祭能换些什么?二级魔法咒都换不了吧?那家伙看样子好歹也是个主教,不至于平白浪费自身精神力!”苏泽奇道,不是很明白那名暗精灵主教的用意。

    “算了,想不通就不想了,只要不再去招惹这种东西就行!”他没有强迫症,也没有那么大的好奇心,既然思索一番无果,又没胆子去探索真相,那就扔在脑后好了!

    接下来的时间苏泽没有再去埋骨之地,基本待在家里陪伴父母。其间多数时间还是在练习三道法术,加强保命能力,特别是穿墙术,在城市中战斗效果显著,逃命一流!

    “呼,练好穿墙术,至少性命无忧了!”

    十日之后总理处通知此行参与洛赫马迪西部扩建的魔法师和斗者在南城门集合,通过专用魔法飞车前往考文季。除去总理处领路魔法师,此行共计40人:四级魔法师10人,精神力上限值全部低于1000,4名地系、5名风系外加苏泽一名黑暗系;斗者30人,皆是斗灵前中期修为。

    这次出行既没有什么大人物前来慰问,也没有派遣魔法飞屋护送。当日情状相当凄惨,40人挤在五辆魔法飞车之中,空间狭小,又不是熟人,因此很是拘束。一行人宛如残兵败将逃命,一路上静悄悄地,无人知晓。

    想想也对,此去考文季的斗者和魔法师都是修为低下,本身也没有一技之长。一路上苏泽偶尔与同车的魔法师交谈,也知道他们都没有家族背景;基本都是从考文季的让·奥恩学院出身考进裁判所之后又被一脚踢回考文季的,而像是出身埋骨之地的倒只有苏泽一人这么黑仔!

    考文季在洛省西北部,坐落在一座巨大暗黑的山脉边缘,行政区域沿着山脚分部,各个部分并不相连、支离破碎。

    魔法飞车一路疾驰,十日之后才在一座平缓的山顶停下。

    下了马车,突然一阵寒意袭来,周围植被有点点白色霜降,原来已经进入深秋时节,越北的地方越是寒冷。

    好在一众人不是魔法师就是斗者,这点寒冷根本不算什么,只是一个恒温术的事情。苏泽和斗者们则有法力斗气护身,血气澎湃不受影响。

    “这次你们的分配区域就是周边的十个行政镇,这里是雷姆城治下,也是一位伯爵的领地。”领路的魔法师指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城镇说道,“每个行政镇裁判所分队补充四人,一名魔法师配三名斗者,抽签决定。最近的是雷特镇,就在那里;最远的是胡安镇,距离这里还有十天路程。赶紧抓阄,我好一个一个的送!”

    说完从法师袍内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小心沿着空白区域撕成四十等份,分别放入一个木盒两端。

    他拿着木盒,意味莫名的笑道:“魔法师左,斗者右。谁先来?”

    在场的不是斗灵就是四级魔法师,精神力强度自然没得说。谁都不想在狭小的车厢内继续带十来天,自恃精神力高想一探究竟,结果却如同泥牛入海,没了踪迹。

    虽然精神力没损失,却有些丢脸。

    见那魔法师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讥讽众人,他们便醒悟过来,知道对方早有防备,只好捏着鼻子忍气吞声上前抓阄,全凭运气了!

    苏泽吃过太多的亏,望见对方的表情就一早知他是有备而来,也不自取其辱。在众人都在试探之际他便一步上前抓出一张纸条,打开一看,赫然是雷特镇,不由的微微一笑。

    终于不用在挤在那个小盒子里了!

    将纸条公示给众人看,示意自己抽中哪里!他看向斗者人群,笑道:“我叫苏泽,不知能有幸与哪几位朋友同行共事呢?”

    众人见状一阵的不爽,丢脸不说,还得在车厢里被关十来天,想想就难受。特别是剩余九个魔法师,心情更加糟糕!

    而斗者们见状,知道只剩三个名额,自然积极无比,很快上去抽取完,得出自己的下车地点。

    “妈的,居然胡安镇,还有十天呐,这一路可怎么活!”

    有人抽中了最远的地方,不由哀嚎一声,引得众人大笑。

    不一会儿剩下的36人被赶上车,呼啸远去,只留下被分配到雷特镇的三男一女。

    三名斗者朝苏泽走来,他们的气息隐藏的不好,因此苏泽很容易就看穿三人,前面黄发青年他对苏泽笑道:“你好,我叫伊恩,狮心学院毕业生!”他是三星斗灵。

    第二名胡须浓密的大汉则道:“我叫诺比,一个小家族出来的!”,这人只有二星程度。

    最后一名穿着灰色长裤,配以鹅黄色上衣的棕发女子微笑对三人道:“帕姬·凯瑟琳,淬木乙级斗气学院毕业生!”,帕姬也有三星程度,但是听完她自报家门,苏泽就对她的实力不做期许。

    苏泽闻言好奇的看了帕姬一眼,她的姓却是和凯瑟琳导师的名重复。而其余两人也是颇为意外的看着她,眼神中隐约有失望的神色。

    她见状略微歪了歪头,无语苦笑了一声,道:“别看了,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嗯我知道自己实力不行,不过我保证我会努力不拖大家后腿的。能够进入裁判所就很不错了,所以被分配到雷姆城郊,也没什么话说!好了,未来大家就是同伴了,我是从考文季毕业的,对这边还比较熟,以后有什么不懂得我很乐意为大家解答!”

    诺比和伊恩闻言面色尴尬,连忙道自己没看不起人的意思。但是帕姬的话也从侧面证明,她修炼的是这所学院的普通功法《淬木之心》。

    淬木学院的名字就来源于《淬木之心》,是一门精纯斗气,加速修炼的功法,但是威力却差强人意,可以说在没有突破斗王之前基本没什么战斗力。

    一般天赋稍微好点的斗者都不会选这门功法,唯有家境贫寒、天赋又差的人才会选择它。毕竟能够精纯斗气、加速修炼的《淬木之心》是他们这些人唯一晋升更高阶的机会了,哪有选择的余地!

    苏泽明白两人的感受,却对帕姬更为感同身受。他走上前对着三人笑道:“再次自我介绍一番,我叫苏泽,埋骨之地黑暗系毕业生。希望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够和大家合作无间,共同扶持!”

    最后两句话是对诺比和伊恩说的,见两人没什么反应,他又接上一句:“也要早早突破,升官发财!”

    三人闻言大笑,连声应和。

    伊恩和诺比对视了一眼,共同想到: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伊恩看了看天色,对着苏泽道:“总理处的人也没说裁判所在哪里,从这里到雷特镇尚有一段距离,我们走吧,早点报道早点休息!这十来天都没机会修炼!”

    按照斗灵的脚程,最多只需要五个小时就可以赶到。一般魔法师身体素质极差,几乎要用双倍的时间才能走到。这是伊恩怕苏泽耽搁时间天黑都到不了,这才有此一言。

    这一路都是荒山野岭,天黑了的话就容易出事。

    他闻言点了点头,对三人笑道:“那走吧!”

    帕姬感激他刚才仗义执言,因此提醒道:“你不比我们,如果感觉吃不消了就叫停,休息一阵再走也行。”

    伊恩和诺比也点头,表示赞同。

    苏泽笑了笑道:“我可是魔法师,不是还有轻身咒吗?哈哈哈,不用担心我拖大家后腿。”说罢率先迈开脚步。

    三人沿着起伏不定的山道前进,目的地是极目处的小镇。四人下车的地点是一座山的山顶,雷特镇在极目处的另一座山的山脚,颇有些距离。

    正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即使是斗者和魔法师,在没有掌握飞行能力的时候仍不免小心翼翼。毕竟一路上林深草密,瘴气飘荡,若是一不小心滚下山去,虽然不至于受伤,但是弄得灰头土脸,脸上无光却是没人愿意见到。

    苏泽御剑倒是不用半个小时就能到,但这些人又不是简妮特,自然没办法把这种能力暴露出来,只得老老实实的沿着山中野径逡巡而下。

    伊恩等人一开始还担心苏泽和其他魔法师一样,身娇肉贵,心里已经做好了他会发脾气、拖后腿的准备,心想看在他是埋骨之地黑暗系出身的份上也咬牙忍了,就是最后无可奈何要背到雷特镇都认。熟料一路上苏泽从未表现出一点疲惫来,与众人有说有笑,简直比他们这些斗者还精神。

    三人偶尔眉目交睫,眼神里透着一股喜意,心道乙级魔法学院出身,即使是差生也比一般魔法师强太多。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有苏泽是差生的认知,原因其实不难猜。

    难道有背景、有实力的魔法师会被发配到这种蛮荒之地吗?

    下山花了一个小时,大大出乎四人的预料,眼见路程还远,因此四人不再开口,皆是默默加快脚程,争取在天黑之前抵达目的地。

    秋冬时节天黑的意外的早,几人都是修炼中人,已经很多年都不曾有过世俗生活,对这种自然现象一时没想起。四人盘算着路程还有一小半时,天色就犹如浓墨泼盖一样迅速黑了下来。

    摸着黑,伊恩问道:“还走吗?”

    “嗨,你说这总理处的人也是,就不能给我们直接放到雷特镇,非要在这么远下车。谁知道天能黑这么早。”

    天黑夜行颇有些风险,特别是在野外。

    虽说苏泽以前经常半夜在浅水湾洞府和埋骨之地来回跑,但那毕竟是一省中枢,平日里裁判所就是想找个滥用照明术的魔法师完成治安任务都难,更别说出什么大乱子了。

    “走吧,反正也没多远了!”诺比道,“在这里扎营也没帐篷,难道要在树上猫一晚?”

    帕姬一路上最没存在感,见伊恩两人都倾向于继续赶路,于是也表示赞同。

    苏泽见状也没什么意见,于是四人在苏泽照明术的照明下继续前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