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哒!哒!哒!

    有马蹄声在向四人靠拢,越来越近!

    苏泽等人侧目望过去,却是不远处的田地里突然冒出一群人,有六人骑着马,其余的人举着火把跟在后面狂奔。

    (打劫么?)

    苏泽心里刚有这么一个念头,便听伊恩不屑的笑道:“原来我们也会遇上强盗,啊哈!他们有六匹马!”

    “那就绰绰有余了!”诺比同样兴奋地笑着回道,似乎那些马儿已经是两人的囊中之物,唾手可得,对一众袭来的骑士们视若无睹的。

    接着伊恩道:“苏泽,等会儿打起来你就在后面给我们施加魔法就行,注意保护好自己。”

    他和诺比搓了搓手,血气沸腾!也对,没什么比要在夜里赶路的时候有人送马匹过来更令人激动的了。

    苏泽闻言点头应道,现在他的身份是魔法师,或许他应该听从梅的警告,出了埋骨之地之后就尽可能的掩藏身份。

    对付一般的盗匪,并不需要他亲自出手。

    帕姬也对苏泽小声道:“等会打起来了你注意站在我身后,我虽然实力不济,但是好歹是个斗者!”

    苏泽闻言微微一笑,谢道:“知道了,帕姬。”

    “哟嚯、哟嚯、哟嚯!”

    骑马的强盗们先行上来将苏泽四人围住,这伙人中居然有两个二星斗灵,其余四个皆是五六星的大斗师。

    “老大,这里面居然还有个娘儿们,今晚弟兄们有福了!哈哈哈!”其中一个满口黄牙的五星大斗师一脸淫笑,骑在马上打量帕姬道。

    为首的是个光有壮汉,二星巅峰的样子,裹着短袖皮甲,马鞍旁放着流星锤,腰上挎着长剑!他听完倒是没什么表示,阴鸷着眼看着四人,眼神冷漠。

    “老大,他们都有三个斗灵!三星的;是那个公子哥儿的护卫队!”另一个三星斗灵观察了一番,发现苏泽虽然是个普通人,却被三人保护得很好,于是打马上前对首领说道。

    无论是苏泽的计算法还是家传的敛息术,均是顶尖的,因此气息不显。再加上他站在三人身后,如同队伍核心一般被人保护,虽然衣着并不华贵,但还是令得这群强盗误会。

    “嗯!”首领点了点头,并不发话。

    伊恩等人见状也不解释,好整以暇的等着那群稀松散乱的火把队伍跟上来,原来是一群穿的破破烂烂,浑身怪味,不知多少日没有冲洗过的乡下农民,想来是穷极生盗。

    “嘿,诺比。他们人齐了,是不是可以动手了!这么冷的天,我真是一刻也不想在外面呆着。”伊恩笑了笑,转头对诺比说道,谈笑间一点没把这么多斗者放在眼里。

    帕姬默默在后面拿出武器,原来是一条被挂在腰间裙下的乌黑软鞭!苏泽见此倒是颇有些诧异,没想到这姑娘倒有些战斗天赋。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越强的越难练,更何况是软鞭,想要练好,除了上好的天赋之外,长年的咬牙练习也是必不可少的,毕竟鞭子可不认主人,若是没有掌握它,分分钟伤到自己。

    那首领冷着眼,呵了一口白气,哑着嗓子道:“留下一些斗晶丹药,我们不动手。不然,你们的主人可就难免会有损失。”说罢,他手一抬,已经有骑士策马跑开,在远处引弓,瞄准了苏泽。

    显然他看出来这个队伍不好惹,却也不想放弃这只肥羊。

    这是对付那些空有斗者护卫,本身毫无修为的贵族们的不二手段,多数人都会就范。

    只是这群人偏偏是少数。不提诺比是家族出身,伊恩和帕姬也都是学院派,手里的斗技自然不是对方能比了,这群强盗唯一比伊恩等人强的,可能就是那些刀尖舔血的生死经历了。

    学院派向来心高气傲,伊恩不屑的轻笑一声,从腰间拔出长剑便对着马上的首领冲了上去,诺比见状也提着两只铜锤挥舞如风砸进人群,砸飞数人之后另一名二星斗者上前缠住他。

    “帕姬,注意保护好苏泽。苏泽,你施展魔法辅助我们!”伊恩虽然和光头首领缠斗,心思却一点不乱,发号施令道。

    光头首领暴怒,在伊恩冲上来的瞬间就已经下令放箭,同时驱使剩余的三名大斗师和一众普通盗贼朝苏泽两人扑来。

    显然是打算擒贼先擒王。

    “不用管那些普通人和远处的射手,我召唤我的伴生亡灵和你一起对付那三个大斗师。”苏泽见帕姬一鞭子卷飞迎面射来的冷箭,对她说道。

    下一秒,科尔出现在主位面。这次它身上没有伤痕,魂火能量也是满状态,苏泽闻出了高级魂火的味儿,显然是自家老师的手下给他捕食了什么高阶亡灵。

    陡然看见一只活生生的亡灵出现在自己身旁,帕姬这才直观的感受到黑暗系魔法师和斗者的不同,她略显激动地点了点头,随即带着科尔一起冲了上去。

    “啪!”

    一鞭打歪刺来的骑士长枪,帕姬运转斗气又是一鞭打在那名骑士的脸色,印出一道血痕。

    科尔被高阶亡灵摧残了数年,一手已经补全的开荒剑术熟稔至极,浸淫之深远在苏泽之上。再加上苏泽一开始就给两人施加了锋锐和幽灵疾步,是故科尔一亡灵就拖住两名骑士,不落下风。

    而另一边,苏泽随手给自己一个普通的护身咒之后,便没再管远处的弓箭手了。他看见散乱冲上来的奴隶,手一挥,三只猩红骨矛凭空插在他们前进的道路上,恶狠狠的说道:“进一步者死!”

    众人先前就看见他凭空召唤出一只生猛无比的骷髅将自家主人打的不能还手,早已经心生恐惧;只是碍于主人们平日的威严这才不得不咬牙硬上,现在被三道骨矛一恐吓,立时吓破了胆,丢了手中的木棍和破烂盾牌就连滚带爬的往回跑。

    缠斗之中的二星斗灵大骂一声,随即又用手中短斧劈开铜锤,两人再次胶缠在一起。

    苏泽这时才有空闲下来观察战团,随意支援;同时骨矛不断,逼得远处的弓箭手没办法骚扰这边的战斗。

    光头大汉不愧为首领,一柄长剑凶狠血腥,使用的斗技等阶不高,却是搏命的打法;一时间打的学院派出身的伊恩连番败退。苏泽眼尖,看见对方的长剑即将砍中伊恩时便随手放上一个死灵庇佑。

    只听见“铿”的一声,火花四溅!

    伊恩丝毫无损,他回过神来,立马狰狞着脸一剑劈过去,丝毫不顾及自身防御!

    “他妈的,是魔法师!兄弟们,撤!”

    光头大汉虽在开始时就发现了苏泽的身份,却还是利欲熏心,想试试自身牙口。唯有到了事不可为的地步,这才叫破苏泽身份,呼唤一班同伙撤退。

    “想跑,嘿嘿,问过我没有,给我留下马来!”伊恩狞笑一声,手中长剑死死咬住光头大汉不放,那首领见状也不敢轻易回身,生怕被伊恩给砍下马来。

    苏泽眼见诺比和伊恩一时间没办法结束战斗,那么唯有自己这边再想想法子了。

    腐烂沼泽倒是很适合这种战斗,但是容易把马儿弄伤,不能骑。迟缓之砂么,帕姬等人怕也不能幸免。

    “不过,我有幽灵疾步啊!”

    苏泽毫不迟疑,趁众人注意力都不在自己身上,从戒指中取出装着迟缓之砂的玻璃试管,念动口诀发动搬运术将其送上众人上方,随后引动法力爆破。

    不一会儿,在黑不可见唯有些许散落地上燃烧的火把照亮下,在场的人无论是谁都行动突然迟缓了一倍。下一刻,随着苏泽体内近五十点的精神力流逝,伊恩等人速度突然恢复些许,虽然没有平时灵活,却也比盗贼们好多了。

    “走!”光头首领大喝一声,气息暴涨,突然突破迟缓之砂的效果,眼见伊恩仍是紧咬不放,他冷漠的脸色出现一丝狠戾,深吸一口气,手中长剑青光一闪,似缓实急的一剑引上去。锋锐的风系剑气成型,剑锋边缘隐越白芒吞吐,似乎连空气都已撕裂!

    危险的气息,伊恩心头狂跳。却还是一咬牙,火属性斗气澎湃而出,发挥到了斗灵极致,借助斗灵能够短暂腾空,他跳起来舞动长剑,剑光如风如盾,周身气势叠升,忽而一剑正对光头首领的一剑。

    “圆舞斗·风火裂!”

    锵!

    嗡!

    两道不同的声响先后传来,风系斗气与火系斗气相撞,一股强大的气浪从两者间爆发。把众人吹得东倒西歪,身形不稳的同时,也将众人身边的迟缓之砂纷纷吹走。

    迟缓效果消失。

    “走!”

    光头首领和伊恩被弹开,两人身上各开了一道口子,血流如注!而光头首领斗技不如人,伤得更重一些。

    只见他面不改色,冷喝一声之后策马狂奔。另外一名二星斗灵也有样学样,奢侈的以斗气加持马匹,迅速与自家首领汇合策奔入黑夜里,在远处逡巡不定,似乎还想着拯救一班属下。

    苏泽冷笑一声,当即凝聚数十道猩红骨矛,在气浪吹来时便是连闪避的意思也无,在所有人都东倒西歪的时候一矛钉死了这些斗气纱衣都没来的及凝聚的大斗师们!

    骨矛用力之大,便是在钉入地下之后尾尖儿仍嗡嗡的整动个不停。

    敌人消灭,消耗了苏泽大半精神力的科尔瞬间被送回亡灵位面,而他则面不改色的站立原地,似乎一点影响也不受!

    一时间伊恩等人面面相觑,不自觉的喉结耸动,咽了口唾沫!妈的,魔法师真可怕!

    远处马蹄声渐渐消失,剩下的三名强盗终于逃出生天,今晚的经历恐怕永生难忘这是来自黑暗系魔法师的恐惧!

    强盗们逃离之后,那些脏兮兮的普通强盗也连忙迈开双腿跑路。除了苏泽,三人多少都挂了彩,尤以伊恩为重。他看了一眼不远处逃命的普通强盗,眼中戾气渐盛,紧了紧手中的剑,连伤势也不顾,对着诺比恶狠狠说道:“宰了这群贱民!”

    苏泽闻言眉头一皱,不待诺比回话,截口道:“现在大家都有伤在身,不宜节外生枝。还是包扎一下赶往雷特镇再说。强盗的事以后让镇上的卫队来扫荡也不迟!”

    帕姬也不愿见到血腥场面,默默走到一边撕下裙边包扎伤口。

    苏泽走过去说道:“我会小回复术,皮外伤可以帮得上手!”说罢对着帕姬腰上的伤口一指,魔法能量随即灌注到伤口上使之愈合,帕姬道了声谢,走到一边默默恢复斗气。

    伊恩狠狠瞪了一眼已经渐渐消失不见的普通强盗们,将剑归了鞘!

    这时苏泽已经处理完诺比胸前的伤口,走过去帮助伊恩治疗。

    五分钟后,苏泽处理完三人的伤势,再料理完尸体。这时伊恩牵过三匹马,骂道:“妈的,这里这么乱的吗?怎么会有斗者沦为盗贼?随便去哪个贵族府上任职都会舒服很多吧?”

    这是件怪事,莫非是考文季犯了事的斗者?

    本地人帕姬表情复杂的回答道:“谁说他们不是贵族身边的护卫呢?至少白天就是!至于那些普通人,则是贵族手下的佃户,为势所迫罢了!”

    末了他,她叹了一句:“除了市级以上,哪里都是这种情况!那些世家啊!”

    “难怪裁判所迟迟不能掌控这里,这里的贵族势力已经强到这种无所顾忌的程度了吗?”同样出身世家的诺比感叹道,满是羡艳。他的家族虽然有势力,却无潘德拉贡家族的爵位在身,自然低了一等。

    自小在约克郡长大的苏泽没去过乡下,却也没听说过莱城周边有盗匪的事,后来又到了洛城,治安就更加好了,哪里听说过这种事。这样的情形,倒是让他想起了前世冀州大旱,赤地千里,到处都是走投无路的乱民盗匪的情形。

    然而一是天灾,一为人祸,自然是后者令人厌弃!

    苏泽闻言抿着嘴不出声,他一早听闻考文季乱,却没想到会已经至于如此地步。无怪乎洛省联盟分部一听说劳瑞受伤之后便将他调了这里来,而不是更富庶的诺里季,显然考文季已经成为了洛省身上的一块烂肉,非割不可!

    四人聊了几句,只觉寒意更甚。因此伊恩道:“迟则生变,我们走吧!”

    诺比则捋了捋火红的浓密胡须,问道:“这里只有三匹马,怎么骑?先说好,我身上这双铜锤足有两百斤,再加上我自己,已经没办法再带人了!”

    苏泽耸了耸肩,摊手道:“我和伊恩同乘,帕姬单骑就行!”

    伊恩点了点表示没意见!

    接着四人纵马前行,一路向着远处的零星灯火行去。

    一个小时之后,天穹之上已经是漫天繁星。

    四人三骑在星光照耀下静悄悄进入雷特镇内。乡间贫苦,娱乐较少,是故普通民众一早熄了油灯入睡或是做些有趣的运动,周围一片漆黑。

    不多的光亮则是从镇中唯一一间破旧酒吧中传出,一同传来的,还有闲汉们充满了荷尔蒙气息的叫喊声。

    “怎么走,这里也没个地图路标!哪里才是裁判所驻地?”诺比暗暗骂了一句,很是嫌弃道。

    “分头找吧,有消息就相互通知!”伊恩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得无奈道。

    帕姬点点头,正欲策马!就听的苏泽指着街道尽头道:“我感觉到那里有魔法师的气息,不出意外的话就是那里了!”

    伊恩等人闻言意外的看了苏泽一眼,从这里到尽头可足有三百米左右!显然是意外苏泽的精神力之强大。

    就这么点距离,苏泽也不愿意和伊恩再挤,他跳下马来率先走在前面,三人跟着后面。

    整条街唯一的昏暗路灯下,入眼的是大大的“警察局”三个大字,里面灯火通明,很是喧嚣,似乎那些警察是在赌博?还是公然的!

    苏泽有些愕然,不过那名四级魔法师的气息确实在这栋三层小楼里!他对着已经下马的三人笑道:“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人肯定在里面!嗯先等等看!”

    说完他将精神力释放一部分,已经足够引起里面的人注意了!

    果然,才说完话音还未落下,便看见一道红蓝相间的人影快速跑了出来,那是裁判所的红蓝箭条外衫制服,是雷特镇裁判所的驻守魔法师。

    那名魔法师一脸紧张的看着四人,严肃的问道:“你们是谁,这里是雷姆城治下雷特镇。我是雷特镇第二裁判分队诵律者西蒙·奥尔德里奇,你们来这里要做什么?”

    说完他心里一阵不安,只想着自家队长能够快些回来!原本他在驻地冥想,忽然发现警察局外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波动,当即出来看看情况。孰知不止是一名四级魔法师,而且还有三位斗灵!

    西蒙心里一阵慌乱,只是碍于裁判所的威严并不表露。他盯着众人,只希望不是来挑衅裁判所威严的。

    伊恩见状上前笑着解释道:“你们没有接到通知吗?我们是洛城派来支援考文季裁判所扩建的。我叫伊恩!这是黑暗系魔法师苏泽,这是诺比,这是帕姬!”

    介绍完众人,西蒙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笑道:“原来是这样,欢迎大家!”

    说罢带着众人往里面走,进了警察局的大门之后不再往里走,而是转由门口的一道楼梯上去,直达三楼!

    “一周前刚得的通知,却没想到你们来的这么快,这么多人呢!当时他们只说有人回来,呵呵!”他笑了笑,喜悦道,“自从接替上一任诵律者驻守这里之后,一直以来就只有我和雷两个人。五年以来你们还是第一批补充的人。这下好了,有人值班,终于有时间修炼了!”

    还是修炼狂魔吗?苏泽回想了一下,这么大个小镇,平日里又会有什么事,大把的时间修炼,居然还说不够时间。强盗再嚣张也不敢接近城镇的,这是王室和联盟的底线!

    “雷是什么人,也是诵律者吗?”伊恩问道。

    几人上了三楼,上面是一间宽敞简单的大厅,大厅尽头有一条走廊,两侧是房间!

    西蒙招呼四人坐下,他道:“嗯,雷是第五分队的值律者,也是我们的队长!对了,按照规矩你们把腰牌拿来看一下,我确认一下身份!”

    苏泽四人依言从身上摸出腰牌验证身份,这时西蒙才彻底放心下来。而苏泽也心中暗自吐槽这家伙心大,感情还没确认敌友身份啊,那怎么敢领着自己一群人进入驻地!

    “自然是因为整个警察局都被三级高阶魔法阵‘绝对主场’笼罩,但凡你们想图谋不轨,只要进来之后就只能束手就擒!”西蒙看清苏泽脸上的表情,若无其事的说道。

    “绝对主场”品阶三级高阶,斗王之下禁空禁法!无怪乎西蒙有底气对自己等人不设防,原来局势一早再在对方掌控中。

    伊恩等人闻言脸色微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