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我说笑的。”见伊恩几人脸色变化,西蒙淡淡一笑,“几位都是同僚,自然不用担心魔法阵的事。”

    看了一眼天色,他起身指着走廊里面的一竖排房间说道:“大家赶路一天早已疲乏,不如早点休息明天再说罢。里面的房间除了前两间是我和队长的卧室之外全部闲置,你们自己挑一间早早休息。”

    经过一场战斗,除了苏泽之外几人身上几乎都有伤,因此不反对西蒙的安排,各自挑了一间房后散去。尤以西蒙走的最快,进门前他道:“房间里面有一个小型的魔法阵,隔绝动静的。所以如果你们觉得环境太吵的话可以使用一块魔法石激活它,斗晶也行。”

    说完急不可耐的钻进房间,只留下初来乍到面面相觑的四人。

    苏泽选了左手第三间,对众人道了声晚安之后关门进去;伊恩则是在西蒙同侧,右手第二间;诺比当即选了伊恩对面,左手第二间;而帕姬最后则选了苏泽对面,右手第三间。

    进了房间,西蒙一早开始冥想,伊恩等人也并未到头就睡,身为斗者,这点精力还是有的,均是各自打坐修炼,各自吸收了一块四级斗晶之后在去休息。

    苏泽早已不需要睡眠,一进门就找到了位于床边特意隔开一人宽的木台,上面刻画着魔法阵,于是取出一块三级魔法石启动魔法阵,这才盘膝坐下拿出二级斗晶修炼。虽然他尚有几十块中品灵石,但那是给孤存之木预留的。

    翌日,

    天色未晓苏泽就结束了修炼,他走出房门,准备出去看看这个小镇的情况,毕竟这里是他会呆上很久的地方。

    甫一推门,便看见对面的房门也打开了,原来是帕姬!

    对方仅穿着浅色亵衣,头发散乱,睡眼惺忪,很是可爱的样子。

    苏泽见状微微有些心动,颇为她的少女青春所吸引。

    他笑了笑,轻轻咳嗽一声,轻声笑道:“早安,帕姬!”

    帕姬吓得一激灵!睁开眼才看清眼前早有人出门,正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她脸一红,连招呼也没打就迅速关上房门退回房间内,靠在门后心想:这下出丑了!被新同事看到自己的丑态肯定笑话自己。同时又埋怨自己没记性,总是忘了这不是在学院宿舍,也不是在家里,怎么能穿着内衣就到处乱跑!

    接着里面便是一阵淅淅索索换衣服的声音。

    苏泽心情大好,忽然发觉自己的心态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老化,同样富有朝气。近二十年的苦修生涯只是磨平了自己毛躁的棱角,心中的热血和激昂情感还没有熄灭!

    如此兴奋的想了一阵,这才转身出门去。

    天上星若隐若现,大片晓色从连绵的远山之巅开始往这里侵染,晓雾正浓,镇子里早已经鸡鸣犬吠!

    仅穿着粗糙麻衣的农民们扛着农具在夜幕和霜降的双重侵袭下佝偻着前行,犹如蚂蚁一般迅速散落在镇子周边田地,镇子仍是一片漆黑!

    苏泽站在警察局门口,大门紧闭,里面倒是灯火通明,但是值班的警察却是靠着暖和的壁炉睡得死沉。他试着推了推门,没推开,像是从里面上了锁。

    “那么,先从这条街开始吧!”苏泽喃喃道。这点寒冷已经不算什么了,他裹着单衣便从街上逛去,准备在天明时回来。

    小镇不大,由两条街道组成,一条清澈的河流直穿而过,两座石桥犹如连接“Z”字中间的斜杠,将两条街,一个小镇连起来。

    街道坑坑洼洼,碎密的石板街不知是何年月的工程,已经到了可以退休的年纪;两边是低矮的木石混合平房,临河一侧还要菜地和禽舍;没什么商铺之类的,连旅馆也没有,极没有生气;

    出了镇子,大片农田在河流两侧,不过现在是深秋,所以不见有农人使用水车浇灌;苏泽的视野越过星夜下忙碌的农民,达到更西边的连绵暗黑山脉那是晓雾森林一部分,也是迷雾森林的一部分,名义上属于卡梅洛王室,却没有任何一个潘德拉贡家族领主统领的地方。

    “嗨,早安!”

    身后传来一道颇显尴尬的声音,苏泽嘴角一翘,收回视线转过身去笑道:“你也早安啊,帕姬!”

    一如方才情状!

    暗淡天色下帕姬脸色微红,走上前来和苏泽并列。

    “你怎么来了?”苏泽问道。

    帕姬道:“初来乍到,先熟悉一下环境总是好的。”

    片刻之后她开口道:“我查过资料了,雷特镇没什么重要的资源,交通也不怎么发达。所以这里常年没什么魔法师来;这里也没有进去的山口,那些猎团也不愿意来。镇子里唯一能够称得上产业的就是镇子北边的一座小型铁矿了,是东边胡戈镇约翰尼·爱德华子爵在巴尔子爵手里买下来的。

    嗯顺带说一句,巴尔子爵是骑士团的人,现在在第三团,你们埋骨之地的导师劳瑞恩手下任职,平常不回来。不过他庄园养了十三人的卫队,所以可以说我们第五分队的任务其实不重,也很安全!”

    “哦?这才一晚上,就查了这么多资料?业务能力可以啊!”苏泽惊喜的转过头,表情很意外的赞叹道。

    “这些都是来之前查过了的,毕竟对这边也比较熟。你知道的,”她耸了耸肩,无奈道,“我又没什么家族背景,天赋也不好。做什么事就只好笨鸟先飞,早做打算了!”

    苏泽闻言赞叹道:“各人有各人的困境,唯有自强不息才是真理。”

    见帕姬撇嘴以为自己说的是场面话,他笑道:“不瞒你说,我和你一样,同样出身平民;当初天赋也不好,还是意外才进的埋骨之地。这一身的修为同样来得不易!”

    “真的么?”帕姬狐疑的问道,两人认识不过一日,对对方的信任有所保留。

    “骗你做什么!”苏泽道,“刚刚你是说这座小镇的领主是巴尔子爵吧!我出身约克郡莱城,当时一家人都在与雷特镇领主同名子爵府上做事。嘿嘿,说来也不怕你笑话,那时候为了帮补家里,我还做过三四年的马夫!马厩的味道,嗯至今难忘!”

    说完他夸张的扇了扇鼻子,仿佛那股刺鼻的马粪味近在鼻端。

    帕姬看得好笑,她道:“所以说我们也算是贫困者联盟了吧!”

    苏泽注视着前方的田野,双目闪亮,笑道:“谁说不是呢?”

    两人聊了一会儿,见时间尚早,苏泽便道:“裁判所的职责是管理辖区发生的超凡事件和扫荡黑暗势力。虽然这座小镇除了我们就没什么超凡者了,但是该做的监督巡查还是不能少!既然现在天黑没亮,不如先去那座铁矿看看吧,顺便看看沿途的情况。”

    末了,他添上一句:“这里可不怎么太平!既然警察靠不住,那镇民们就只能靠我们了。不然都靠不上岂不是很惨?”

    帕姬想起昨晚遇袭的经历以及见到警察局的情形,不自觉地点头附和!

    沿着田野前行,躬身收获的农民们并没有注意身边路过的一男一女。

    铁矿位置颇远,在小镇边缘。这个时间矿工们还没上工,连守夜人也没有,苏泽两人静悄悄的穿过一片低矮的破烂木棚,里面挤着浑身黢黑、满是煤灰的矿工们!

    整个铁矿也不大,没什么好看的。苏泽用精神力探查了一番,并没有发现魔法能量或是斗气异常的地方。他看了帕姬也一眼,对方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此刻天色亮了起来,苏泽就听帕姬道:“回去吧,这个时候他们多半已经醒来,误了早餐可就不好了!”

    苏泽闻言笑道:“怎么斗灵还需要吃早餐的吗?”

    帕姬白了他一眼,无语道:“需不需要和想不想是两回事,再说,难道你不需要吗?”

    刚想顺口回道我当然不需要了,苏泽突然想起自己的魔法师身份,连忙住口,干笑道:“嘿嘿,自然是不能不吃饭的!”

    说着两人快步向来路走去。

    回到小镇驻地,天光大亮,这时伊恩等人才出来房门。

    伊恩见苏泽两人有些湿寒,他疑惑道:“这么早你们干什么去了?”

    苏泽笑着回道:“没事,大清早的睡不着出去转悠去了,路上刚好碰到帕姬,所以就一起回来了!”

    伊恩一怔,心里却是不信的。心想这个鬼地方有什么好逛的?

    这时又听苏泽问道:“西蒙呢,今天的早饭怎么解决?”

    伊恩摇了摇头,“他还在房里,不过我和诺比都不需要,你们自己吃吧!”说着兀自进了房,看样子是接着修炼去了!

    苏泽和帕姬对视一眼,皆从眼中看出对方的无奈。

    没办法,做戏要做全套。苏泽只得上前敲西蒙的房门,门打开后他道:“早安,西蒙!不知道我们分队的厨房在哪里?有厨娘吗?”

    西蒙睡眼惺忪,如同方才的帕姬,不过看他衣裳齐整,应当是直接在修炼台上睡过去的。

    真是个修炼狂魔,苏泽暗道。

    “唔,这几天队长不在,所以厨娘暂时放假了。面包的话,我还有一些,你要么?”

    说着不待苏泽回答便转身进入房间,端出一盘面包片,上面还有一瓶果酱,他递给苏泽道:“用火球术烤焦之后蘸酱很香,我基本都是拿这个作早餐的!”

    除了自己,苏泽第一次遇到这样不正经到用魔法烘烤面包的魔法师,突然有种想吐槽的欲望。

    队长没在就放厨娘的假,莫非你平日都是不吃饭的吗?这么能将就?

    没奈何,他只得捏着鼻子接过面包,来到客厅娴熟的用火球术烤熟面包片,然后蘸上果酱开吃!

    “很香的,要不要?”他拿起一片烤好的面包,向帕姬问道。

    帕姬颇感兴趣的接过面包,看来对于魔法烤面包这种事还是很有兴趣的,然而接过来吃了几口便露出嫌弃的表情,她品评道:“看来魔法并不是无往而不利的,至少在烤面包这件事情上是这样的!”

    苏泽一愣,心道面包焦香酥脆,加上酸甜的果酱不是很美味吗?帕姬怎么会这么说呢?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只好归咎于两人口味不同,完全无视了那在魔法高温下有些被烤糊了的面包片!

    无奈之下他只好一个人解决战斗。

    “你们是?”正当帕姬在好奇的看苏泽如何风卷残云之际,门口传来一个警惕的声音。

    两人循声看过去,却是一个斯文沉稳的男子站在门外,他穿着裁判所制服,看样子只比苏泽大几岁,正一脸警惕的看着苏泽和帕姬。

    “西蒙呢?他在什么地方?”他又问道。

    苏泽反应过来,这人应当是第五分队的队长,值律者雷·格雷西!却没想到又是一个魔武双修的天才,从他不经意流露的气息来看,火系斗气达到了五星斗灵,风系魔法更是达到了四级高阶即将突破五级的程度。无怪乎能够坐镇一地,成为雷特镇的值律者。

    他当即表明身份道:“你好,雷,我是苏泽,新到裁判所成员,这位是帕姬·凯瑟琳,也是我们的同事,这是腰牌!嗯西蒙在里面冥想,我们还有两位同事也在房间里修炼。”

    说着他把腰牌递出来自证,雷闻言这才收敛斗气,放松警惕。

    他点了点头,认可了苏泽的说法,又疑惑道:“你们认识我?”

    苏泽回道:“西蒙昨晚提过,他说队长出去办事去了,不知道事情可办完?”

    雷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完成公务。

    “既然这样,把大家都叫出来吧,重新认识一下!”雷继而说道。

    帕姬闻言主动道:“队长我去叫人!”说罢不等雷回话便起身向伊恩等人的房间走去。

    俄而人齐,相互认识之后,雷便开始介绍裁判所的工作,颇有些一本正经!

    “在你们没有来之前,我和西蒙负责分队的工作主要是巡视,以及平偶尔协助警察局调查案件,做一些抓捕或是取证的工作。”

    雷瞥了一眼昏昏欲睡的西蒙,清了清嗓子道:“巡视的话是一天一次,既然现在分队有了新成员,那么就可以轮班。一人轮一天,然后在这里值班,其余人在小镇自由活动,有事再集合,怎么样?”

    一听说可以休息,西蒙顿时来了精神,他接口道:“队长,我觉得轮换的周期可以长一些,一周轮一次怎么样?这样大家能省出不少的时间修炼,你们说对不对?”

    苏泽没什么所谓,反正炼气也不是短时间就能够有进步的,一天和一周差别不大,况且巡视小镇一圈也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其余时间照样可以修炼。

    伊恩等人倒是颇为意动,毕竟轮完一圈至少是一个半月,这么长的时间干什么的有多余的了!因此也同意西蒙的提议。

    唯有雷沉吟一阵,道:“时间太长了,还是一人一天。出了什么事也好召集人手!”

    除了西蒙之外,众人都听出雷的弦外之音:这么长时间的轮换周期,肯定会有人离开驻地,要是发生了事却召集不齐人,这个责任却是所有人都背不起的。一个月20块三级魔法石的薪酬可不好拿,渎职是要受刑的!

    魔法师和斗者都不例外。

    “既然这样,那就一人一天吧,也不耽误修炼!”苏泽想了想附和道,若是因为队友的渎职而导致自己受罚,他有点受不了。魔法石对他来说就是命啊,雷击石,纯乌金,哪一样不需要大量魔法石?

    所以说赚钱才是最重要得的。

    (不过,斗晶该怎么赚取呢?光凭这点薪酬要存到何年何月?)

    苏泽心中暗叹一声,越发觉得自己的本命法宝距离自己过于遥远。当初艾莉森是承诺过给他一份本命法宝的材料,也给了他搜刮实验室收藏的三次机会。可惜一直到他前来考文季也只用了一次机会,皆因其余的材料好是好,却不合用。

    本命法宝又不是能够将就的东西,因此也只好放过艾莉森的实验室!现在想想,自己还是过于老实了,就是随便拎两件宝物出来交换也是好的。

    (世间最痛的事,莫过于追悔莫及啊!)

    心痛了一阵,苏泽只得暗自盘算去哪里能够赚些外快!

    想来想去,他发现雷特镇可以说的上是一无所有的蛮荒之地,想要积累财富,或许找些捷径。

    他将目光投入远处的迷雾森林,连绵不断的高山密林阻碍了低阶斗者进山的道路,但是对于能够御剑的苏泽来说,根本算不了阻碍。只要翻越了山脊,对面便是危险而浩瀚的魔法生物乐园,无数冒险者、猎团的前赴后继的探索之地。

    在考文季,最火热的职业永远都是猎人,没有之一!

    除了总部驻扎在君泽市的第三骑士团定期进山扫荡边缘魔法生物之外,连绵密布的零星猎团,大到有斗王坐镇的巨型猎团,小到只有几名大斗师组成的冒险小队,密密麻麻的分别在山脚沿线的小镇上。

    糜日不战,终年不歇!

    “哈,或许猎人的工作还不错。隔三差五应该有些收获,反正小镇事情也不多。”

    苏泽摸了下巴,喃喃盘算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