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笑了半晌,符石走过去拉起艾克,笑道:“你这家伙总是不自量力,好端端的干嘛找打?”

    艾克把头一偏,冷哼一声,仍赖在地上不起来。

    “不起来算了!”符石耸耸肩道,接着看向苏泽疑惑道,“阿泽哥你不是应该在洛城埋骨之地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考文季?”

    “是啊,姐姐前些年不是还说你会和她一起留在洛城吗?”艾克也插嘴问道。

    苏泽笑了笑,没说太多,只是简单道:“我应征裁判所诵律者职位的时候适逢联盟实行考文季西部扩建计划,因为精神力上限不达标就被分配到这里来了。”

    神态语气自然,是故没人听出什么不对,符石与艾克也只是哦了一声之后便没继续问下去,符石道:“那你现在是雷特镇的诵律者是吗?”

    苏泽点了点头,问道:“嗯,子爵府今晚打算宴请我们第五分队吗?”

    艾克看向符石,符石耸肩无奈道:“这事我不清楚,我和艾克也只是三天前到这里的。威尔先生,你清楚是怎么回事吗?”

    他看向一旁的骑士,骑士威尔一早知前来拜访的人是裁判所的人,却不知他还是埋骨之地的魔法师,听三人聊完天之后才明白眼前人身份之尊贵。

    威尔尊敬地看了一眼苏泽,他这才向符石回道:“这是大人吩咐的,每一个季度都会准备一次,不过”他迟疑的看了一眼苏泽,没有继续说下去。

    苏泽知道他下面想说什么,见他犹豫,便替他说开:“不过我们分队的人基本上都忙于修炼不怎么热衷参加,如果不是遇到你们俩,我都要推辞了!”

    “所以阿泽哥今晚你会来赴宴的吧?”符石听懂苏泽话里的意思,追问道,连同艾克也是一脸期待。

    “嗯,如果今天没什么事的话!”苏泽肯定道,今天是他值日,一直到十二点来临前他都需待在大厅,不过分队这么多人在,晚上暂时离开也无不可。

    “那就好,本来我和艾克也不准备出现的,不过阿泽哥要来的话,我们到时候就恭迎大驾咯!”符石道。

    “没问题,不过分队的其他人都已经拒绝了,所以你们不用派人邀请了,我到时候自己过来就行。”苏泽看着威尔补充道。

    “嗯,我知道了。我会给法恩管家说的。”符石应道。

    三人在早雾飘朦的山坡上聊了一会儿,苏泽告别二小离开,他尚有巡视的任务,自然不能多做逗留。

    离开子爵府之后,苏泽依次经过河流上游的公共磨坊、最北边的铁矿、西边的田野、田野旁的打谷场,最后迂回当初进入小镇的那条小径。

    趁着身边没人,他施展轻身咒之后快步赶到前日遇袭的地点,想找些强盗的线索。

    既然要对对方动手,最好要知己知彼。

    只是当他赶到那里时,当初为了掩埋尸首而挖的土坑泥土被人刨开,三条尸首也不翼而飞!除了他们的同伙,他想不出还有人对这些臭烘烘的尸首感兴趣。

    “这些家伙还有些义气嘛!”苏泽看着土坑感叹了一句,随即施展精神力,试图寻找一些后来者的气息,计算法记录了那群强盗们的气息,若是现场有遗留他不会感知不到。

    或许是对方收掩的好,或许又是此地山风肆虐破坏了现场,苏泽查探许久已久没有得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地上的马蹄印和人的脚印在沿着山脚连绵的草地消失不见,看来对方一早就已经选好了退路,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行事周密,无怪能够在周边肆虐这么久。

    既然没有发现,他只好继续巡视工作,和善的与沿路上遇到的居民们打招呼,偶尔问候几句,于是没多久,小镇居民们都知道了镇子上新来了一位英俊温和的新便衣,工作认真、为人谦和。

    嗯,这里裁判所的对外身份是警察局便衣。

    巡视完回到驻地,苏泽去敲了敲队长雷的门,没人回应,看来尚未回来。

    此时他听到楼顶天台啪啪作响,像是有小孩子在放鞭炮一样。精神力稍一探查,发现原来是帕姬在上面练鞭,即使是不附加斗气,那鞭子已久如同一条灵动的毒蛇一样危险。

    索性无事,苏泽来到阳台边,一个蹬步便轻松上到楼顶,他懒得再去门口慢慢爬楼梯。

    天台之上应当是多年没有人上来了,因为有一大堆的落叶残枝尘土被扫到角落还未来得及倾倒。护栏边一排排的盆栽看起来很眼熟,苏泽想起今早和队长雷在阳台谈话时曾在一旁的架子上看到过。

    想来是帕姬打扫之后摆上去的,女性对于环境总有有一种特别的美化能力。

    天台石墙低矮,上面灰尘遍布。苏泽翻身上来之后也不讲究,一屁股坐在上面,静静的看着帕姬练习。

    帕姬练鞭年深日久,身形鞭影之间自有一股美感,那是和谐的律动!虽无斗气,时而灵动如蛇、时而笔直如枪的长鞭即使是以苏泽的眼光也不得不承认它已经初具威能。

    但凡一样兵器被主人长时间用心练习,便自然而然能够有一番意料不到的变化,那是专属于它的主人自身的标记与秘密。

    就好像科尔的骨剑一样,自从苏泽给它制造出堪比领主遗骨硬度的兵器之后,渐渐习惯黑色重剑的科尔配上开荒剑术,在不使用压制性法力的情况下,便是连苏泽都感到棘手。代表死亡终焉的亡灵加上寂灭归真的开荒剑术,双重加持下科尔手中的黑色骨剑威力直追顶阶灵器。

    亡灵与兵器或是法师杖的情形,或许用修炼界的一句“性命交修”才最为恰当。

    当然,苏泽和帕姬都达不到这种程度,不过亦是相差不远。

    境界相同之人经常交流切磋往往能给对方一些意想不到的启发,纵然苏泽的黄河剑道和开荒剑术都是走得堂皇王道,浩荡为上。但水势无常,帕姬鞭影之间体现的灵动诡谲,一正如幽暗的地下河流曲折暗涌,刁钻攻势让人防不胜防。

    苏泽看得手痒,心知这种灵机一动的机会实属难得,他卡在开荒剑术的初级剑意时日颇久,河水汤汤剑意倒是循序渐进,或许今日过后第一重剑意能够圆满也说不定。

    届时黄河剑道威力再增,便是斗灵后期又如何?

    想到这里,苏泽跳下石墙,在垃圾堆里寻了一根粗直的枯枝,比划几下之后满意的点头,之后转身对沉浸在鞭影世界之中的帕姬笑道:“你的鞭法很好,看样子不是斗技吧!我看的手痒,小时候也学过一些剑法,不如你不要用斗气,我们两人切磋一些?相互比较才有进步嘛!”

    他尚未忘记自己不会斗气,只是魔法师的身份,因此提议道。虽是提议,整个人却径直踏步上前,根本不给帕姬选择的机会。

    帕姬在苏泽跳上天台的一瞬就已经发现他了,只是对方上来之后并没有主动打招呼,反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看自己修炼,于是便没有理会他。熟料苏泽看了一阵,眼中精光一闪,便跳下来捡起枯枝要与自己过招,看样子根本不容自己拒绝。

    目露精光?帕姬摇了摇头,把这个荒唐念头驱赶出去,那是自身精气神达到巅峰状态的巅峰斗灵才会有的异像,苏泽一个魔法师怎么会有,他又不是斗者。

    也好,难得有一回能正大光明的蹂躏高阶魔法师,这可是你自找的。

    帕姬看着眼中满是战意的苏泽,嘴角微微一勾,心中暗笑。

    “看招!”

    苏泽方要近身,帕姬手腕一抖,只听“啪”的一声脆响,鞭尾将将擦过苏泽脸颊,虽然没有挨上,却仍然透过空气摩擦出一道淡淡红印。

    苏泽一愣,却听的帕姬笑吟吟的提醒道:“等会儿觉得痛的话就喊,我会减轻力道的。”

    苏泽闻言则是一阵无奈,心道被人小看了呀。他刚刚愣神却是因为帕姬方才力道明显不对,显然是手下留情了,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现在闻言么,心里一股傲气上来,也不反驳,只是冷笑道:“好!”

    鞭法最忌被人近身,一旦近身则十成威力能剩三成就不错了。苏泽有心正面击溃她,因此站在帕姬鞭子的最佳攻击范围之内,踩动踏浪歌躲避。

    一时间鞭影重重,人影亦重重。

    帕姬见苏泽站在自己攻击力最强的范围,心里一阵好笑。又见他的身形灵动,仅凭本身力气灵尾鞭一时竟打不到他,心中一丝挫败闪过,当即认真起来,不自觉全身心投入到这场战斗中去。

    长鞭的威力大致能从鞭影与响声中分辨。有过对战经验的人基本都明白,但凡鞭影越少,响声却越多的鞭法越厉害。从一开始一鞭一响,到一鞭十响,以及再往上,每叠加一响威力便增加一分。而到了一鞭百响之后,叠一次则翻一倍,威力恐怖无比。

    帕姬的程度自然达不到“一鞭百响”的程度,但是在战斗中十响偶尔能够发挥出来,那是苏泽少有被攻击到的时候。

    (有点奇怪啊,她这鞭法好像不完整,不然威力应该不至于此!)

    苏泽看了半晌,发现帕姬翻来覆去就这么几招,颇有些黔驴技穷的味道,却不是她刚刚练习的几招。

    (这是什么缘故?不熟练么,还是嫌威力太小?算了,找个机会逼迫一下吧!)

    苏泽方才看到的几招虽然威力不及现在帕姬使的,但是已经有些“术”的味道在里面了,很值得发掘。

    两人约定不许使用斗气,仅凭肉体力量帕姬可不是苏泽的对手。

    脆弱的枯枝自然比不上长鞭,一触即碎。但是在苏泽手中,有着河水汤汤剑意裹挟,枯枝就有如河流一般,有着强大的纠正能力,将长鞭巨大的势能消磨,重新柔软起来。

    帕姬只觉的难受无比,胸口有如大石压住直喘不过气来,面对苏泽的时候就好像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汩汩不息的河流一般,虽然没有实质的压迫力,但是那种黏上了甩不掉,然后就好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直到没办法对抗。这种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步一步陷入困境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这家伙,真的只是魔法师,没有兼修斗气么?

    帕姬把长鞭一收,手腕一抖长鞭自动卷好挂在腰间,不满的横了他一眼,娇嗔道:“不来了不来了,和你打太难受了!”

    苏泽心说自己还没看完你的底牌呢,怎么这就不来了?

    但是既然帕姬已经收手,他也不好逼迫,只得讪讪一笑,暗道这就是我的剑意啊,倒是没办法让你舒服起来!

    (还有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