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你这家伙,真的没有修炼斗气么?”帕姬不客气的问道。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有时候颇为奇妙!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只有和他相处很长时间之后才能摸清一个人的性格品性,因为人多会隐藏自己;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有时候我们只需要和他搭上一句半句的话,不需半日便能看清他。

    苏泽便是后者,无论是当初的委婉维护还是现在直愣愣找人打架的行为,都让帕姬能够明显感受到他内心的纯澈,那是一种广义的善良,是许多人都不知不觉收藏起来不肯温暖他人的善良。

    是故虽然两人不是旧识,帕姬却能够很不客气的对苏泽大声呵斥而不必担心对方不悦,心生间隙。换了伊恩和诺比两人,她便需换一种方式相处了。

    苏泽丢掉枯枝,拍手笑道:“自然是没有了,这不过是一些世俗武学,比不上斗技之类的。若是换了斗气,我恐怕一回合都支撑不下来。”

    这话帕姬倒是相信的,只是她清楚苏泽的身份,也道:“你如果施展魔法我同样不是你的对手。”

    当日见识过苏泽出手,虽然不及她以前见过的大多数魔法师所表现出来的,但是比起自己还是强太多。

    “切磋而已,何必那么认真!”苏泽笑呵呵的回道,“对了,我看你早上施展的与刚刚的可不一样哦,做人怎么可以藏私呢?来来来,我们再次大战五百回合!”

    帕姬白了苏泽一眼,心道这家伙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更顺眼一些,于是直接认输,断然拒绝道:“不来了,不使用斗气的话我自认打不过你!”

    接着又无奈道:“想必你也看出来,我这门斗技是残篇,只有前八式,早上的是我自己琢磨的,还不够完善!”

    苏泽心道里面圆融意境可不是独自琢磨就可以的,特别是里面尚有一丝“灵蛇”的味道,或许和这门斗技有关!

    “也不要紧啊,实话实说,我对那几招很感兴趣,不如你施展出来和我再过几招怎么样。我保证不使用刚才的剑术,换种剑术和你打怎么样?”

    苏泽腆着脸笑道,非也要把那几式磨到手不可。

    帕姬狐疑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真的不是斗者?”

    苏泽连连摆手否认,又听她道:“好吧,不过记住你所说的!”

    两人退开,苏泽摄起地上枯枝,而帕姬这才果然用的是苏泽心仪的那几招。

    往日同科尔喂招的熟悉感觉再次回到苏泽身上,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再次步入攻击圈之内

    半晌之后,

    “不来了,和你打太难受了!”

    只见帕姬后退一步,捂着手怒道,语气比之前更无奈,手背隐有红点,是被苏泽用枯枝点上的。

    帕姬心里一阵自卑,心道你这家伙,没想到还有更凌厉的招式!一个魔法师有这么强的剑术,若不是苏泽再三保证自己不会斗气,她恐怕还以为自己是在同一个积年的剑修对手。

    开荒剑术的莽撞、霸道在苏泽手中显露无疑。

    苏泽苦笑了一阵,有些无奈。他已经注意收手了,只是单凭剑术与帕姬对手的话难以招架,毕竟这剑术走的不是灵敏的路子;而一旦加上他这些年渐渐揣摩的死寂剑意,便有些收束不住威力,才有方才帕姬的不满。

    心虚的摸了摸鼻尖,他笑道:“好,不打就不打了!”

    “你老实说,这一身的剑术是从哪里学来的?不如兼修斗气吧,天赋差点也没关系,不然可惜了!”帕姬打量着苏泽,犹如在看一块璞玉。

    苏泽摇了摇头,道:“没这个时间!”炼气和魔法一样,都是需要漫长的时间苦修法力,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兼修斗气的。若不是炼气境界突破能够顺带提升精神力,恐怕他连精神力都放弃了。

    帕姬哦了一声,明白魔法师的时间宝贵,不肯轻易浪费。

    两人比试完便下到楼下准备回房修炼,临进房门前,苏泽对着帕姬请求道:“对了,帕姬,能不能帮我一个忙等会儿晚间帮我值一下班?”

    帕姬没多做沉吟应承道:“没问题,不过你要干嘛?队长说过如果是要离开小镇需要等他回来才能请假的。”

    苏泽摇头解释道:“没有,我去赴个宴。还记得我给你提过我小时候在子爵府做工的事吗?”

    见帕姬点头,他继续道:“当初以为是同名,今天遇到子爵的独子才知道原来是同一个人,再加上我一个好朋友的弟弟也在那里,所以今天的宴会没办法推辞。”

    帕姬闻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那你晚上叫我!”随即关上房门,苏泽也回到客厅打坐。

    此后数周,雷一直行踪不定,早出晚归!苏泽知道他的打算,因此也不意外。其间艾克和符石则返回了洛城,毕竟考文季冬季即将到来,若是大雪封山导致晚归受罚则不是两人愿意看到的;苏泽问过两人来此地的目的,却想不到符石和艾克当真是来度假的,顺带来看顾一下自家领地。

    西蒙一直沉浸在修炼中,并不理会这些,按他的说法,如果天赋欠佳还不肯努力的话,那还修炼什么魔法?苏泽闻言再次心生敬意。

    其余人也各有各忙,除了轮值之外并无多大交集,始终修炼为上。倒是帕姬或许是自知自身斗气不济之故,时常在天台练习鞭法斗技,苏泽偶尔手痒也上去同她过上几招。

    终于在某一天清晨对战结束之后,脑中一阵微鸣,眼前仿佛出现一条若隐若现的残破河流,宛如发黄的破烂布带漂浮在空中。

    宛若流沙的布带仿佛静止不动,又好似在缓慢流动一般令人眼花。

    这幻象一闪即逝,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

    苏泽心中却是一阵惊喜,暗道多年苦练,第一重剑意终于大成!

    帕姬见他傻站在那里,不由疑惑道:“喂,你怎么了!”

    苏泽当即回过神来,感激道:“这些日子和你切磋,获益良多。刚刚偶有所得,所以一时出神!见谅!”

    帕姬:“”

    你这家伙,真的没有入错学院吗?

    如此再过了数周,考文季开始下去雪来。因其西侧有巍峨高山之后,风雪劲势更大,没多久整个郡全部覆盖在一片白茫茫之下。

    雷是顶着狂风和密密麻麻、足有巴掌大、遮蔽前路的暴雪赶回来的,风尘仆仆!

    奔波多日,虽不见清减与疲惫,但是心情却是不好。和苏泽见面的第一句话就爆了粗口,不甘道:“妈的,今年雪怎么下的这么早!好了,大雪一来,所有人都缩回屋子里去了,这些白忙活一个月了!”

    所有人自然包括那群强盗了,这种天气,既无商旅也无猎团肯出来,那群强盗自然亦是不肯的了。雷想将他们一网打尽的计划算是泡汤了。

    苏泽只觉寒气逼人,他连忙将门关上,阻隔风雪。心想风系魔法师都不畏冰冻的吗?再吹下去自己这个水系筑基修士都得运气法力御寒。

    雷抖去身上雪花,两人坐下,苏泽安慰道:“也不能这么说,他们在这里肆虐这么多年,肯定不会就这么离开的。来年春天雪化之后再寻他们晦气也不迟。”

    “不然还能怎么样?”雷无奈道。

    “不过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雷略微振奋了下精神道,“起码我这一个月搞清楚了他们的行动规律,也算是一大收获了。”

    “对了,他们人呢?都在修炼么?”末了,雷问道。

    苏泽点了点头,道:“这种天气,就是想要干点别的也不成啊!”

    熟料雷闻言眉头一皱,怒道:“这个西蒙也来越不像话了!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好似发生了什么严重事件一般。

    苏泽见状连忙追问,生怕发生什么意外:“队长,怎么了?”

    “算了,你把所有人都叫出来吧,冬天没有盗匪,却不待表没有别的东西啊!”雷缓缓说道。

    苏泽见得雷郑重其事的样子也不敢耽误,连忙去到各人房间将众人叫出来。

    围坐成一圈等待雷示下。

    雷先是狠狠瞪了一眼无精打采的西蒙一眼,最后只得无奈的收回目光严肃注视着众人道:“今天叫你们出来,是有任务布置。”他顿了顿,等众人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之后,这才继续道,“从明天起,每天巡视的人数增加到两人,且必须要有斗者陪同;巡视时间由一次改为三次,早午晚各一次。”

    苏泽闻言一怔,这样岂不是说修炼的时间时间又将大大缩短,众人怎么肯答应?

    果然,雷的话音刚落就已经有人反对开来,只是令苏泽疑惑的是,不是最为紧张修炼的西蒙。

    伊恩站起来皱眉道:“队长,可以说一下是为什么吗?毕竟冬天除了大雪恐怕没有什么危险的了吧,大家的时间都是很宝贵的!”

    雷一早料到这种情况,也不生气,只是解释道:“当然不是!斗者和魔法师或许会在冬天歇着,但是魔兽们可不会!”

    “但是不是有迷雾山脉阻挡吗?这里又没有进山的山口,那么高的山脊它们不可能翻越过来吧!”伊恩反驳道。

    “这么多年也就发生过一两次,队长,没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吧!”西蒙果然适时插嘴,为了修炼他是绝对不肯放弃任何机会的。

    “那么,你记得上回我是怎么把你从那只饿疯了的暗影林豹嘴下救回来的吗?五年来只发生了这么一起,却差点毁了半个小镇以及你的小命,不是么?”雷语气不含一丝感情,仿佛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事。

    而西蒙为之语塞,终于一言不发。

    苏泽等人见状也明白此事的严重性,众人守土有责,再不反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