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臭小子,还我法宝!”蚊道人见三品功德金莲被张小凡收走,大怒。

    张小凡翻手将三品功德金莲收入系统空间,毕竟骤然得到的法宝,还来不及炼化,万一再被蚊道人收走,那就翻了船了。

    张小凡也没想到,这三品功德金莲来的如此容易。

    蚊道人更没想到,这与他肚腹相连的三品功德金莲,竟如此轻易被别人收走。

    蚊道人怒吼一声,周身血海温度骤然下降,连张小凡的速度都受到了限制。

    张小凡仍是在斡旋造化、飞身托迹、翻江搅海、五行大遁四种神通之中来回切换,纵然是蚊道人着了急、发了狠,先天被克制之下,也是于事无补。

    蚊道人化身亿万黑蚊这一招,也不敢使用了。

    毕竟张小凡还有一门划江成陆的神通,配合翻江搅海神通,可以瞬间将周身幽冥血海的血水排开,刚才蚊道人就吃了这一亏,被张小凡一式五行真火,烧死了一大片黑蚊分身。

    蚊道人横行洪荒不知多少年,封神大劫之前,死在他手里的大罗金仙也有一些,太乙金仙更是不计其数。

    饶是见多识广,他也没见过掌握神通如此多的人。

    其实说起来,这天罡三十六变,乃是鸿钧老祖紫霄宫讲道之时传下,按理说洪荒中人会的应该不少。

    可当初鸿钧老祖讲道,都是只讲一遍,而且在鸿钧老祖的道韵之中,只有你领悟入门了,才能记住,领悟不了,不管你记性再好,过后也会忘了。

    而且这是鸿钧老祖第三次讲道之时才传下的,当时听道的,也没有多少人了。

    特别是经过巫妖大劫、封神大劫,又不知死了多少。

    现在掌握全部天罡三十六变神通的,也就六尊圣人和有数几人了。

    而这些神通,就算是圣人也有些精通,有些不甚了了,并不是全部三十六门神通都是信手拈来。

    再加上弟子资质问题,是否适合修习这些神通。

    甚至涉及了洪荒讲究的缘法。

    这也就导致了,学全天罡三十六变的,越来越少。

    菩提老祖虽然传了孙悟空天罡三十六变,但有些神通他自己也掌握不深,孙悟空自然也谈不上能学到什么程度。

    单指斡旋造化一样神通,于此道钻研最深的,乃是女娲娘娘,凭此神通造人。

    再就是冥河老祖,也是凭此神通创造出阿修罗一族。

    其他人,对于此神通的理解,相比于这二人,就差了些火候。

    而张小凡有系统之助,所有神通直接学习成功,到了入门级别,凭借大罗金仙的修为,拿过来就能用。

    省去了参悟入门的无数苦功。

    所以他身怀十八种大神通,大神通之中又有无数的小神通,都是随他使用。

    这也就是蚊道人心中惊奇的来源。

    只是这蚊道人毕竟是大罗金仙巅峰的存在,虽然是稍稍落入下风,但也不至于就会落败。

    张小凡见今日目的达到,也显示了自己的能耐,不想再继续打下去了。

    蚊道人打着打着,发现自己法力运转,没有当初那种阻碍、迟滞的感觉,想到可能是三品功德金莲的缘故,此时也想回去潜修,不想再打了。

    至于自在天波旬,他修为虽高,但没有蚊道人的手段,被诛仙剑克的死死的,根本没有插手的余地。

    两个不想打的人,很快便看出彼此心思,停手罢战。

    “蚊道人,你也知道,这三品功德金莲,本就不是你所有之物。依我看来,或许是什么人的后手,那也说不定。今日我收了,对你而言,不一定是件坏事。”

    张小凡看着蚊道人,却是不想将他得罪的太狠了。他自己虽然不怕蚊道人,但蚊道人毕竟凶名赫赫,又有化身亿万的诡异神通,他还要当心逍遥派门人受到报复。

    而蚊道人似乎也想明白了此事,这三品功德金莲长在他肚腹之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个祸端。

    以佛门中人精于算计的性子,为何这些年来他躲在幽冥血海,就此安然无事?

    张小凡方才打出的法诀,明显是佛门法诀,连张小凡这个非佛门中人使出佛门功法,都能将功德金莲收走。

    那佛门中人使出秘法呢?

    是不是会连他也受到影响,就此被禁锢,然后被度化进入佛门?

    毕竟佛门最将因果。

    蚊道人吃了功德金莲,是因。

    佛门以功德金莲将其度化,是果。

    佛门几乎没什么损失,凭白得了一个大罗金仙巅峰,随时有可能晋级准圣的战力。

    想想佛门这些年来的行径,此事大概率可能会发生。

    想到这里,蚊道人突然觉得不寒而栗。

    佛门秃驴,当真是好算计!

    而张小凡误打误撞,破坏了佛门算计,那这份因果,就转嫁到张小凡身上了。

    至于那三品功德金莲,此时在蚊道人看来,已然是个烫手山芋,给他就给他吧。

    蚊道人看了张小凡一眼,然后转身没入血海之中,消失不见。

    张小凡又一个闪身,来到波旬面前。

    波旬见着刚刚“打败”蚊道人的张小凡,皱了皱眉头。

    “我们之间的仇怨,全因波力罗而起。当年我在下界之时,波力罗分身下界,想要与我为敌,被我杀了,那是他技不如人。如今若是因此闹大,或许便宜的,只会是别人,你说呢?”张小凡面色平静的看着波旬。

    波旬沉吟了一番,说道:“我败于你手,失了面皮,但你有诛仙剑之利,我却是心有不服。不若你我各凭神通,再打一场,我也好说话。”

    看来这波旬也是不想与张小凡继续为敌了,但还是想找回点面子。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好。”

    于是二人飞身出了幽冥血海,在血海上空各施神通,斗了个天昏地暗。

    只是这神通声势虽然浩大,但杀伤力却差强人意。

    二人直斗了三天三夜,双方都毫发无伤。

    眼看再打下去也没什么结果,约好改日再战,便各自回家。

    至于洪荒之人怎么想的,那张小凡二人就不去管了。

    张小凡回到逍遥派,将张念凡三人自袖里乾坤之中放了出来。

    仔细检查了一下,见三人只是被人打昏,便手掌一挥,将三人救醒。

    三人醒来,看到四周围着的一群人,这才知道自己被救回来了。

    “父亲,此事怪我,没有听您的话,擅自去了幽冥血海。”张念凡见父亲看着自己,忙低头认错。

    萧和道:“二叔,此事不怪念凡,只怪我未曾及时认清那筱音的真实面貌。”

    段瑞见两个哥哥都替自己背锅,忙道:“不关两位哥哥的事,都是我被美色迷了心窍。”

    段瑞说到这里,人群中刀白凤、秦红棉、王夫人、甘宝宝、阮星竹几个,一同看向段正淳。

    段正淳一脸尴尬。

    因为段誉和王语嫣生了段瑞之后,也不会照料,段瑞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们一同长大。

    别的没学,倒是学了段正淳的风流。

    张小凡见画风有些歪楼,轻咳一声道:“我不怪你们,让你们出去游历天下,也是为了增长见闻。如今我们都是仙道中人,寿元无尽,但这江湖险恶,却与寿元无关。”

    “这也幸亏那自在天波旬还是讲些规矩的,若是碰到不守规矩的,给你们施展些旁门术法,那你们想死都难。”

    说起来,如今的洪荒,还是有些规矩的。

    如同前世的江湖之中,有条不成文的规矩,叫祸不及家人。冤有头,债有主。

    而这样的规矩,也造就了如今洪荒表面和谐的情况。

    如若不然,大罗金仙不要面皮,出手对付太乙金仙,甚至天仙,那这洪荒还不乱了套了?

    就算是波旬此次将张念凡三人擒住,其实也有些坏了规矩。所以他让筱音去将张念凡三人引到幽冥血海,而不是直接找到他们将他们擒住。

    性质也是不一样的。

    规矩,有时候对弱者来说,其实是一种保护。

    这也是为什么元始天尊亲自出手对付三霄的时候,也是让白鹤童子祭起三宝玉如意打死琼霄。后来碧霄骂他,他才丢出一个小盒,将碧霄杀死。

    而即便如此,大家也都知道元始天尊坏了规矩。

    但由于元始天尊是圣人之尊,心中念叨他,他就会生出感应,所以大家都是连想都不敢想。

    所以张念凡他们,大体在洪荒还是安全的。

    有张小凡的玉符,能挡住一般的太乙金仙巅峰。

    更高层次的人,也不屑于亲自动手对付一个小辈。

    但持有异宝之人除外。

    若是有一天仙持有一件厉害法宝,那张念凡三人即便有玉符在身,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比如堪堪达到天仙境界的殷郊拿着番天印,连十二金仙之首,太乙金仙境界的广成子,也需要用计将殷郊除去。

    不过这样的重宝,在洪荒之中也是不多,倒是不用太过担心。

    如今张念凡三人此次经历,也不一定便是一件坏事。

    最起码能长些见识,以后遇到类似情况,不会轻易被骗。

    毕竟张小凡作为一个大罗金仙,战力超过大罗金仙巅峰的存在,他的软肋不多。

    门派、家庭恰恰是其中的部分。

    如今幽冥血海事毕,张小凡此时在洪荒之中也没什么对头了。

    可谁又能保证他以后不会得罪别人,谁又能保证以后得罪之人,会讲规矩?

    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

    诚然如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