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盂兰盆会之上,一团和气。

    如来佛祖的两名弟子,摩诃迦叶和金蝉子,也是兄友弟恭。

    只是这弟确实很恭,兄是不是真的友,那可就不好说了。

    原来这摩诃迦叶虽与金蝉子为同门师兄弟,但如来佛祖向来喜欢金蝉子多一些。

    而金蝉子本体乃是洪荒异虫六翅金蝉,在上古六大虫豸之中排行第一。此虫天生智慧,是修道种子。

    自跟随如来佛祖之后,金蝉子修行进境一日千里,很快便将摩诃迦叶这个大师兄超过了。

    再加上金蝉子佛性极深,人缘又好,在大雷音寺之中,声望极高。

    这对于想继承如来佛祖衣钵的摩诃迦叶来说,可谓是极大的打击。

    只是金蝉子生性与世无争,老好人一个,摩诃迦叶多次想要暗中找他的茬,也是有力无处使,均以失败告终。

    直至今日,迦叶发现有一金鼻白毛老鼠精在偷吃香花宝烛,原想将她拿了,向如来邀功。

    谁知金蝉子先下手一步,不动声色将老鼠精放入袖中,藏了起来。

    迦叶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方才他在为天庭、佛门众仙佛奉完仙茶之后,还余下一杯。

    原本他可以自己享用,可他却将这一杯赠与了金蝉子。

    金蝉子推辞不过,只好接受,心中觉得这位师兄私下里对自己比较严厉,可能是因为自己惫懒的缘故。如今将这五百年才能尝到一次的仙茶给了自己,对这位师兄还很是感激。

    只是金蝉子将仙茶饮了之后,初时还没什么感觉,等到如来佛祖宣讲佛门大法之时,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平时金蝉子本就嗜睡,也不觉得如何,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只是这次,当着如此多的仙佛大能之面,金蝉子竟直接睡了过去。

    而原本被金蝉子置于袖中的老鼠精,藏得本来严严实实的。可她毕竟自大雷音寺长大,自小偷吃佛门香油、香花、宝烛,体内也带有一丝佛性,连功法也偏向于佛门。

    如今如来佛祖讲道,虽然对于张小凡这等大罗金仙来说,用处不大,但对于老鼠精这等修为来说,却是如同醍醐灌顶的仙家妙音。

    老鼠精听得如痴如醉,一个不察,嘴角的一粒米不小心落下,从金蝉子的袖口掉落在地下。

    在场的都是仙佛大佬,就算是一根头发落在地上,也会有所察觉,何况是金蝉子袖口落下的一粒米。

    一粒不应该出现在这盂兰盆会中的香米。

    众仙家虽然面不改色,但不自主地以余光向金蝉子看去。

    张小凡当然也在这些人之中。

    虽然他就在现场,但也没明白为何这金蝉子竟然真的睡了过去。

    不禁有些诧异。

    如来佛祖则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一般,仍旧口若悬河地宣讲着佛门大法。

    也没人去特意提醒金蝉子。

    仙佛大佬们也都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这一劫的关键人物之一,金蝉子的宿命之轮,却是要开始转动了。

    至于金蝉子本人,此时尚且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金蝉子不知道,那位在他到达大雷音寺求取真经之时,故意给他无字经书的大师兄摩诃迦叶,此时就已经在算计他了。

    只是这究竟是迦叶的算计,还是命运的安排?

    却是谁也说不准。

    果不其然,就在盂兰盆会过后不久,张小凡就听说,金蝉子因轻慢佛法,被贬入轮回。

    这一日,三山五岳到处遨游的孙悟空,突然来到了逍遥派。

    “猴哥怎的有空来此?”张小凡看了看孙悟空,如今修为又有精进,真是得天独厚。

    孙悟空道:“却是有日子没见兄弟,甚是想念,特来寻你喝酒。”

    张小凡叫来萧峰、段誉,吩咐门人置办些瓜果酒菜,准备开喝。

    “猴哥那分身,如今怎样了?”张小凡却是想到了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的身外化身,问道。

    孙悟空道:“若不是兄弟你说仙佛此举必有深意,叫我不要妄动,我早就去砸了如来那劳什子五行山。好在那化身本就是石头所化,不需吃喝,在那安心修行,倒也无甚事。”

    张小凡以系统探测了一下四周,然后道:“不瞒猴哥,据我推测,或许洪荒世界有一件大事将要发生。”

    孙悟空挠了挠头,道:“什么大事?”

    张小凡道:“我听说,天庭的天蓬元帅,因为醉酒调戏嫦娥,被贬下凡。近日又有如来佛祖二弟子金蝉子,因轻慢佛法被贬入轮回。再联系到猴哥你的事情,我隐隐感觉到了当初所言‘大局’之事。”

    张小凡却是想在西游之中谋取些好处,而有些谋划也离不开猴哥的帮助。

    毕竟西行大劫,也有大功德。

    要不然,那些仙佛大佬们,为何频频派门人弟子、童子坐骑下界应劫。

    而这天地功德,是洪荒世界所有修行者都追求的东西。

    就连圣人们,大多也是借着功德成圣。

    可见功德的重要性。

    而张小凡既然已经入局,那自然要好好谋划一番。

    孙悟空知道张小凡所言必中,对他信任无比,问道:“兄弟可是察觉了什么?这与那金蝉子还有天蓬元帅又有何关系?”

    张小凡不好直接说出西行取经之事,但在天龙八部所在的宋朝,就已经有玄奘取西经的传说,倒是可以从这里入手。

    于是张小凡借助系统,以颠倒阴阳之术扰乱了四周,然后道:“猴哥当知我这两位兄弟,也是来自下界。而这个世界与林惊羽、曾书书他们的世界,却不是同一个。”

    孙悟空点了点头,示意张小凡继续说。

    张小凡道:“我和大哥、三弟所来的世界,所属的朝代叫做宋朝。而宋朝之前,有一个朝代叫做唐朝,当时有着一个玄奘法师西行取经的传说。”

    “而这位玄奘法师,传说就是如来佛祖的二弟子金蝉子转世。”

    萧峰没读过多少书,对玄奘取经之事不甚了解。

    可段誉出身大理,本就是以佛教为国教,又博览群书,自然知道这个典故,点头道:“却有此事,我曾在书中见过西行取经的记载。”

    只是段誉看得是玄奘法师去天竺取经,但不知道玄奘法师是如来佛祖二弟子转世。

    张小凡继续道:“如今金蝉子已经被贬入轮回,那想必要托生凡人。而以肉体凡胎之躯,如何能在这遍地妖魔的洪荒世界,顺利到达大雷音寺取得真经?”

    “那么自然,这就需要有人一路护卫,保玄奘法师取经。”

    “至于这保护玄奘法师取经的人选嘛,自然是要有本事,且知根知底之人。”

    孙悟空皱了皱眉头,道:“兄弟你是说,俺老孙就是他们选定的护卫之人?”

    张小凡点了点头,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甚至我猜,这护卫之人不止一个。猴哥可知,我刚才所说天蓬元帅的来历?”

    孙悟空道:“我倒是与他见过,掌管八万天河水军,本事不弱。”

    张小凡道:“便是他了。据我猜测,此人或许为太上老君弟子,修为与我等相当,也是大罗金仙的境界。而将一位大罗金仙贬下凡间,若无什么重大缘由,却是说不过去。”

    其实原著之中,对猪八戒的来历修为,通过他口中歌诀交代了清楚。

    “自小生来心性拙,贪闲爱懒无休歇。

    不曾养性与修真,混沌迷心熬日月。

    忽然闲里遇真仙,就把寒温坐下说。

    听言意转要修行,闻语心回求妙诀。

    有缘立地拜为师,指示天关并地阙。

    得传九转大还丹,工夫昼夜无时辍。

    三花聚顶得归根,五气朝元通透彻

    敕封元帅管天河,总督水兵称宪节。”

    这九转大还丹是谁的?

    乃是太上老君炼制,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至于猪八戒的兵器,上宝沁金钯,也就是九齿钉耙,也是来头不小。原著中猪八戒亲口说:“老君自己动钤锤,荧惑亲身添炭屑。”

    这可是太上老君亲自打的。

    至于猪八戒的修为,原著中也有诗为证:“因我修成大罗仙,为吾养就长生客。敕封元帅号天蓬,钦赐钉钯为御节。”

    吃着老君炼制的九转大还丹,用着老君亲炼的上宝沁金钯,又是大罗金仙的修为,还会天罡三十六变神通。

    种种迹象都证明了猪八戒的来历。

    至于猪八戒的天罡三十六变神通不精通,那是他自己懒。

    一路西行的过程中,也是在混日子。

    其实论起实力,他与孙悟空也在伯仲之间。

    当然,如今的孙悟空,应该比猪八戒要厉害些。

    孙悟空也觉得张小凡说的有道理,有两位大罗金仙的保护,那玄奘西行取经,简直不要太轻松。

    只是既然知道此事,分身又是被那如来压到了五行山下,孙悟空自然不想应下这差事,道:“既然如此,那俺老孙不保那玄奘,也就是了。”

    张小凡摇了摇头,道:“猴哥,我们要保,而且要好好保护。不过却不是我们的真身,而是我俩的身外化身,都去保那玄奘西行取经。”

    孙悟空道:“这又是为何?”

    张小凡道:“他们既然这么明目张胆的算计我们,若我们不入套,又怎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而且既然下界早有传说,那玄奘取经必然成功。但凡顺应天意之事,天道必有功德降下,我们兄弟也顺便去赚他一场功德。”

    孙悟空道:“都听兄弟你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