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南瞻部洲。

    大唐国都长安城外。

    张小凡化身站在离城门五里处,看着长安城上空一条气运金龙张牙舞爪。

    以化身太乙金仙巅峰的修为,靠近城池,竟被这气运金龙压制,一身法力也只能发挥出一半。

    若是进入城中,恐怕十成法力,发挥不出一成。

    若是张小凡真身前来,可能压制的更厉害。

    甚至连太乙境界的实力都不一定发挥的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国家强盛的时候,妖魔鬼怪销声匿迹;国家衰落的时候,又都跳出来蹦跶。

    这一国国运,对于修行者来说,有极大的压制作用。

    这也怪不得大唐能令四夷臣服,有如此气运护身,就算是大罗金仙在战场之上,造成的破坏也有限。

    毕竟受人道气运的反噬,天道就会降下灾劫。

    就算是准圣,在天道算计之下,都有陨落的可能。

    这也是为何封神时期,燃灯道人大罗金仙巅峰的修为,会如此怂的原因。

    十绝阵前让弟子门人挡灾,遇赵公明只会跑路。

    身为阐教副教主,他出手次数最少。

    连十二金仙都被削了顶上三花,闭了胸中五气。

    燃灯道人却一直安然无恙,封神之后更是带着十二金仙之四,直接投了佛门。

    元始天尊心中恼他,却对他无可奈何。

    入了佛门之后,燃灯道人更是借二十四颗定海神珠之力,一举突破了准圣境界,成为天地间有数的准圣之一。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其实燃灯道人也是人生赢家了。

    而这样一位人生赢家,对这万丈红尘、人道气运,都是忌惮无比。

    更不要说普通的修行之人。

    甚至有传闻,一名妖圣境界的大妖,不服气想要兴风作浪。唐王派出大军对其进行围剿,结果那大妖受军阵之气和人道气运冲击,被几名人间武将给杀死,也算是大妖中的耻辱了。

    如今距离金蝉子遭贬,已经过去了三百年。

    张小凡却是准备到这长安城中,谋划一番,看看能不能直接争取到唐僧护卫的角色。

    毕竟玄奘西行之初,唐王还是给他派了两名护卫的。

    虽然很快就被吃掉了,但总归有个名正言顺的身份。

    只是看到长安城的气运压制之力,张小凡知道,他是不能随便进城了。

    毕竟以他的修为,在长安城中,就如同一个特大瓦的电灯泡一般,太过明显了。

    还是等过些年,唐僧出城的时候再说吧。

    长安城中。

    新科状元陈光蕊身着大红衣袍,正在御街夸官。

    丞相殷开山的女儿殷温娇在高楼之上,手中红绣球一抛,就丢中了陈光蕊。

    当下就有人将陈光蕊拉到丞相府,即刻完婚。

    第二日,陈光蕊得太宗钦点,到江州上任。

    而这里,也与唐僧九九八十一难其中一难有关。

    即第四难寻亲报冤。

    说的是陈光蕊与殷温娇出了长安,接了老母,准备去江州赴任,谁知遇到了水匪刘洪。刘洪将陈光蕊杀死,抛尸江中,自己带着殷温娇去江州当了官。

    江流十八岁后找到母亲,知道此事,进京告状,唐太宗命殷开山带人来江州捉了刘洪,在江边剜了心肝祭奠陈光蕊。然后陈光蕊得龙王相救,复活不提。

    张小凡前世就觉得此事有些蹊跷。

    堂堂丞相之女,怎么就到了抛绣球招亲的地步?

    这是砸了陈光蕊,嫁给了新科状元,还算是一桩佳话。

    若是砸到别人呢?

    而且砸中了,紧接着就把陈光蕊迎进去,殷开山夫妇都准备好了,直接拜堂成亲。

    显得太着急了些。

    一个丞相之女,一个新科状元,怎么也得三媒六聘吧?

    再就是陈光蕊死后,殷温娇跟着刘洪去江州赴任,刘洪一个水匪,在江州之主的位子上干了十八年,就没有人看出破绽?

    殷温娇生下玄奘,就将他抛到江中任他自生自灭,却跟刘洪生活了十八年?

    反而是玄奘带了人来救她,她却要寻死?

    这十八年早干嘛去了?

    此事有很多不合理之处,那必然有一些为人所不知的事情。

    一开始张小凡将之归结为佛门算计。

    可既然是算计,总要有个目的。

    所以张小凡早来了十八年,准备看看佛门到底是如何算计的。

    更重要的是,他想看看,这九九八十一难是不是天道恒定,不可更改?

    若是他救了陈光蕊,会不会就没有这一难了?

    于是陈光蕊夫妇出了长安城,张小凡就以飞身托迹神通跟了上去。

    看着陈光蕊接上老母张氏,然后张氏半路生病,陈光蕊将张氏留在客店之中,与殷温娇一同来到江上,准备坐船去往江州。

    刘洪

    等级:3

    归属:大唐

    李彪

    等级:2

    归属:大唐

    迎面撑船过来的,便是水匪刘洪李彪了。

    张小凡以斡旋造化神通化作水流,然后以翻江搅海神通一个浪头将刘洪的船只打翻。

    陈光蕊一见江上有大浪,便决定走陆路去江州。

    那刘洪掉到江中,自然不至于被淹死。

    张小凡也不去管他,自顾跟上陈光蕊夫妇,看看他们能否顺利到达江州。

    然而,不知是巧合,还是注定。

    就在陈光蕊距离江州还有五十余里,来到江边休息的时候。

    一艘小船驶了过来。

    从船上下来两人,正是刘洪和李彪。

    殷温娇见到船上走下来的刘洪,神色突然有些慌乱,捋着发鬓,偏过头不去看他。

    陈光蕊不明就里,这几日走路走的累了,看到有船,心想距离江州还有五十余里,这一段地势平缓,水流或许没那么急,或许可以搭个船去江州。

    只听陈光蕊道:“二位大哥,不知往何处去?”

    刘洪看了看陈光蕊,神色复杂道:“江州。”

    陈光蕊喜道:“如此巧了,我也是往江州而去,可否搭载我等一程?”

    刘洪嘴角微微上扬,道:“自然可以。”说着,还瞥了一眼旁边的殷温娇。

    陈光蕊似是没看到刘洪神色有异,吩咐仆从将东西搬到船上。

    殷温娇被刘洪瞪了一眼,欲言又止。

    张小凡以系统之力探查四周,发现并没有什么神佛之流在附近,看来这陈光蕊是命中该有此一劫,便不再插手。

    接下来,一切又回到原著剧情。

    刘洪将船驶到江心,将陈光蕊和仆从都推下了江中。

    殷温娇阻拦不住,只能望着滔滔江水发呆。

    “这已叫他多活了许多时日,难不成你与他成亲几日,还真有了感情不成?”让李彪驾船,刘洪走到殷温娇身旁,皱眉道。

    殷温娇道:“你一去数月不回,音讯全无。我却是已有了身孕,叫我怎生是好?父母有命,我又别无他法,只好绣球招亲,下嫁陈光蕊。”

    说到这里,殷温娇看向刘洪:“如今木已成舟,我原想随他去江州赴任,不再回长安伤心之地,你怎地又忽然出现,叫我如何是好?”

    刘洪道:“一切还不是为你,难不成你又要故作不知?如今陈光蕊已死,你待怎地?”

    殷温娇道:“他毕竟是金科状元,你又怎能害他性命?若是他不去江州赴任,上面查将起来,你我插翅难逃。”

    刘洪冷笑一声,道:“一不做二不休,这江州之主,他陈光蕊能做的,我刘洪自然也能做的。”

    殷温娇大吃一惊,道:“欺君罔上,这可是要诛九族的大罪,你怎能如此大胆?”

    刘洪道:“事到如今,你若从我,万事皆休!若不从时,一刀两断!”

    殷温娇无话可说,只得虽刘洪去江州赴任。

    而附身在船上的张小凡,没想到竟能吃到如此大瓜。

    怪不得玄奘“寻亲报冤”竟然能算作一难,原来他杀死的,正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可不是要算作一大劫难吗?

    接下来,刘洪赴任江州,待人接物根本不似绿林水匪,倒像是个饱读诗书的。

    没有一个人发现,这个“陈光蕊”是个假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殷温娇的肚子也是越来越大。

    张小凡化身,这些日子就以斡旋造化神通,附身在殷温娇头顶金钗之上。

    这一日,殷温娇忽的神情困顿,昏睡过去。

    一阵风吹过,忽有一人走至殷温娇身旁,往她怀中抛了一个闪闪发光之物。

    南极星君

    等级:79

    归属:天庭

    不知南极星君与殷温娇在睡梦中说了些什么,等殷温娇醒来,怀里已然多了个孩子。

    无名婴儿

    等级:0

    归属:佛门

    注:十世修行的好人,吃一块肉可延寿千年

    原来唐僧肉的传说竟是真的,虽然不是吃了长生不老,但是吃一块肉延寿千年,多吃几块,多活个几万年还是不成问题的。

    毕竟除了那些有职位的神佛和积年大仙,一般的神仙妖怪,没有特殊传承的,也都是有寿命期限的。

    像金角银角童子、青牛精、牛魔王等有后台的,根本不在乎什么唐僧肉,因为他们本来就长生不老。

    可有后台的妖怪,毕竟是少数。

    这也是为什么西行路上,那些妖怪们听说吃了唐僧肉可以长生不老,便趋之若鹜的原因。

    如今玄奘出世,那再过十八年,西游的主剧情就要开始了。

    虽然知道有漫天神佛看着,不会有什么事情,张小凡还附身玄奘襁褓之上,也算是为这位老好人保驾护航,免得顺着江水流到金山寺的途中,再出现什么意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