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却说杨戬所化“刘伯钦”带着玄奘和张小凡来到两界山,压在山下的孙悟空化身却是知道自己脱身的时候到了。

    “请问可是唐朝来的取西经的和尚?”满头落叶的孙悟空化身,远远见到来人,高声叫道。

    玄奘四处转头,没看到孙悟空身影,张小凡化身自然是知道情况,回道:“这位法师正是取西经的玄奘法师,你是何人?”

    孙悟空化身道:“我乃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因犯了诳上之罪,被如来佛祖压在此处。日前观音菩萨在此路过,让我等一个取经人,与他做个徒弟,护送取经人到西天求取真经。”

    张小凡道:“那便是了,只是你如今压在山下,我们怎么放你出来?”

    孙悟空道:“你们离远了些,我自己就能出来。”

    原著中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奋起反抗,后来如来佛祖丢下一个金帖,上面写着佛门六字真言,这才镇住了孙悟空。

    而孙悟空化身自从被压了下来之后,由于张小凡事先早就与他说明,却是动也没动过一次,自然就没有金帖镇压。

    若不是这样,以孙悟空化身太乙金仙巅峰的实力,这五行山还真的压不住他。

    毕竟这只是一个石头所化的化身,虽然这个化身的实力已经堪比杨戬、牛魔王。

    可毕竟还是个石头,不是真人。

    于是刘伯钦带着玄奘和张小凡,向着远处走去。

    等玄奘三人离得远了,随着孙悟空一声长啸,山崩地裂,五行山山石顿时四下纷飞。

    不知道孙悟空是不是故意的,那些石头,竟有几块大的向着隐藏在暗中的五方揭谛等人打了过去。

    一时间,将几人弄得手忙脚乱。

    张小凡和杨戬自然都看到了,只是二人用的是隐藏身份,只好装作没事人一样,心里却都偷着乐。

    至于玄奘,他压根儿什么都不知道。

    正在玄奘震惊于孙悟空出世的威势的时候,忽然眼前一花,一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将他吓了一跳。

    孙悟空隐晦地看了张小凡一眼,然后对玄奘道:“师父莫怕,俺老孙已答应了观音菩萨,保你取西经,这一路上的妖魔鬼怪,俺老孙都替你收拾妥当。”

    孙悟空说完,还对刘伯钦拱了拱手。

    玄奘见孙悟空虽长相吓人,但有观音菩萨作保,自然不会害他,也就放下心来。

    张小凡则是从包袱中拿出一套衣服,递给孙悟空道:“说来也巧,我这正好有一套多余的衣服,可与你穿戴。”

    孙悟空点了点头,道:“多谢了。”接过衣服,使了个法诀,摇身一变已经穿戴整齐,满身的尘土落叶也都消失不见。

    玄奘见孙悟空打扮齐整,倒也似模似样。而且看起来,似是个有神通的,便也放心了许多。

    刘伯钦见玄奘已然收徒,自此有人护卫,便提出告辞。

    四人寒暄一阵,挥手告别。

    刘伯钦返回双叉岭。

    玄奘、孙悟空、张小凡三人自然是一路向西,往灵山大雷音寺方向走去。

    一路之上,孙悟空与张小凡一人保护玄奘,另一人则是出去化缘,晓行夜宿,不觉已到初冬时分。

    这一日,正走着,忽然路边跳出六个毛贼,拦住三人去路。

    这应该就是害得孙悟空戴上金箍的眼看喜、耳听怒、鼻嗅爱、舌尝思、意见欲、身本忧六贼了。

    叮咚!支线任务四:杀死六贼。任务完成,奖励经验100000,金钱20000。

    又来任务了,而且还是这么低端的任务。

    张小凡无奈,看来要抢了孙悟空的工作了。

    只是不知道玄奘会不会赶张小凡走?

    孙悟空本来想要上前收拾几个毛贼,却见张小凡先一步走上前去,把大刀往地上一戳,道:“你们几个毛贼,竟敢抢到唐朝圣僧的头上,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眼看喜道:“我管你唐朝什么圣僧不圣僧,这里不归唐朝管辖,却在我兄弟六人的地界,要从此路过去,需得留下马匹行李。”

    “我要说不呢?”张小凡皱眉看着眼前的六贼。

    眼看喜与其余五贼对视一眼,笑道:“那你们也都留下,不要走了。”

    张小凡道:“如此看来,你们也不知在此害了多少性命,却是自寻死路,怪不得我。”

    耳听怒道:“大哥,跟他废话什么,以为拿了把大刀就能吓唬人了不成。”

    说完,手持钢刀向张小凡砍了过来。

    其余五贼见此,一拥而上。

    玄奘见六名贼人拿着钢刀砍向张小凡,忙道:“悟空,你快去帮帮张壮士。”

    孙悟空自然是知道张小凡的能耐,只是抱拳笑呵呵看戏。

    而张小凡等的就是他们先动手,手中大刀挥舞,不过片刻之间,六贼枭首。

    叮咚!宿主完成支线任务四,奖励经验100000,金钱20000。

    “啊呀,你怎地将他们都杀了,捉了他们见官,也就是了。”玄奘没想到自己刚才还担心张小凡安危,转瞬他就将六贼杀了。

    张小凡回头,对玄奘法师笑了笑,道:“严格来说,我代表的,就是大唐官家啊。”

    玄奘不语。

    毕竟“张壮士”是唐王派给他的随从,跟孙悟空不一样。

    孙悟空是他佛门的弟子,若是孙悟空打杀了这六贼,玄奘还有的说道。

    可张小凡杀了,玄奘就是心中再有不快,也不好多说。

    不过张小凡却是准备借机与玄奘聊聊。

    “在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可否请教法师。”

    玄奘道:“壮士有何不明之处?”

    张小凡问道:“法师曾言,‘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按佛家道理说来,这万物之生命,应是平等的了?”

    玄奘道:“阿弥陀佛,佛曰,众生平等,就是这个道理。”

    张小凡又问:“那老虎与人,是否平等?”

    玄奘不假思索道:“平等。”

    张小凡又问:“既然如此,老虎要吃人,人奋起反抗,将老虎杀了,那这人错了吗?”

    玄奘明白张小凡的意思,一时竟无话可说。

    若说人错了,那么前些日子,双叉岭上那两只老虎要吃他,亏得张小凡将两只老虎杀死,他还曾出言感谢。后来张小凡与刘伯钦将老虎扒皮吃肉,他也没觉得怎样。

    这岂不是说,他自己错了?

    若说人没错,他刚刚才说了众生平等,那人杀了老虎就是应当,如今人杀了人就是不该。那岂不是说,人就比动物要高上一等?

    那说起来,还是他错了。

    沉吟了半晌,玄奘双掌合十道:“壮士深具慧根,却是贫僧错了。”

    孙悟空知道玄奘是佛门高僧,如来佛祖二弟子金蝉子转世,没想到在这禅机上却输给了自家兄弟张小凡。

    自家兄弟果然了不得。

    这时,张小凡却摇了摇头,道:“法师却也没错。吾尝闻,佛,普度众生,佛,亦有金刚怒目,可有此事?”

    玄奘点头道:“确有此事。”

    张小凡又道:“这六贼在此,不知害了多少过往之人的性命,若是今日我放过他们,那他日又不知有多少人命丧他手,是谁的错?”

    玄奘觉得张小凡说的有些偏颇,但一时也没反应过来。

    张小凡见玄奘不言,继续道:“若我抓他们去见官,到底要见哪里的官?他们不是大唐子民,大唐官府可能对他们进行审判?”

    “即便是能审判,此处距离巩州城,尚且要行走数月之久。皇帝派我保护法师西行取经,我又怎可轻离?万一因为我走了,耽误了取经大事,那岂非本末倒置?”

    玄奘虽熟读佛经,佛法修为了得,但毕竟不如从大爆炸的信息时代生活过的张小凡。

    虽觉得哪里不对,但却又无力反驳。

    现在他说自己对也不是,错也不是,一时间,竟有些怀疑自己。

    张小凡见玄奘陷入思索之中,便不再多说。

    一切还需慢慢来,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

    作为十世老好人,坚定的佛门拥趸玄奘法师,是不可能被别人三言两语就能动摇的。

    但不妨碍,张小凡在他心中种下一颗怀疑的种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潜移默化之下,这颗种子,总会发芽的。

    至于张小凡为什么要改变玄奘?

    或许是因为盂兰盆会上的一杯茶?

    谁知道呢。

    只是张小凡心里有种预感,说不定哪一天,他就要跟佛门对上。

    金蝉子这样的老好人,他真的不想与之动手。

    且不说玄奘在此怀疑人生,此时观音菩萨也纳着闷儿呢。

    怎地玄奘身边,还有这么个身手不凡的随从?

    这随从,不应该在双叉岭就死掉了吗?

    观音菩萨看了看手中准备好的紧箍,然后翻手收起,飘然离去。

    毕竟他总不能让玄奘将这紧箍法宝,戴到一个不知什么时候就要死了的随从头上吧?

    孙悟空不出手,她又有什么理由去给人家戴上紧箍?

    那边儿观音菩萨的郁闷,张小凡是不知道。

    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在意。

    毕竟他和猴哥才是一条战线上的,就算是个化身,他也不想让猴哥戴上什么劳什子紧箍,让玄奘念那紧箍咒。

    见玄奘还在冥思,孙悟空牵着马继续往前走。

    张小凡则是扛着大刀跟在一旁。

    甚至他还与孙悟空讨论着等会儿吃什么,完全没有刚才杀了六个毛贼,却将玄奘法师难住的样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