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乌巢禅师

    等级:92

    归属:佛门

    又是一尊佛门准圣。

    佛门准圣何其多也!

    怪不得这一量劫,佛门要大兴。

    三世佛、乌巢禅师、药师如来,一共五尊佛陀都是都是准圣的修为。

    可能还有张小凡不知道的,潜修中的佛陀尊者。

    当真是庞然大物。

    如今天庭明面上有玉帝、王母两尊准圣。

    道门只有太清圣人化身太上老君一尊准圣,而且太上老君还算半个天庭的。

    如今圣人不出的时代,又有什么势力能与佛门争锋?

    当然,乌巢禅师也不一定真就心属佛门。

    药师如来一直在东方净琉璃世界,一般不出来。

    过去佛燃灯古佛,多数时间也是在潜修。

    未来佛弥勒佛祖,则是在东胜神洲东来寺,不随便掺和大雷音寺的事情。

    所以大多数时候,还是现在佛如来佛祖作为佛门的代表。

    当然这洪荒世界,还有不少隐世大能,道行高深,手段厉害,但也没谁会去随便招惹佛门。

    却说玄奘见了乌巢禅师,当即下马参拜。

    乌巢禅师却是个和气的,扶着玄奘道:“圣僧无需多礼。”

    猪八戒知道乌巢禅师厉害,上前行礼道:“老禅师,作揖了。”

    乌巢禅师道:“你倒是好运道,能跟随圣僧,自有你的好处。”

    待乌巢禅师与孙悟空打过招呼,玄奘又拜问乌巢禅师西天大雷音寺还有多远。

    乌巢禅师道:“路途虽远,倒不妨事,只是这一路之上,多豺狼虎豹,更有诸多魔障。我有多心经一卷,共五十四句,二百六十字,念之魔障自消。”

    玄奘口中拜谢。

    乌巢禅师遂口诵经文:“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

    张小凡不知为何,这多心经明明与自己从前所见一般无二,但在乌巢禅师口中诵出,别有一番韵味。

    只是乌巢禅师似乎只传玄奘一人,孙悟空和猪八戒都听得云里雾里,张小凡也只是感觉到有些特殊韵律,但却不明就里。

    一共二百六十个字,乌巢禅师一会儿就说完了。

    玄奘闭目,默默诵记,乌巢禅师却回过头,看向张小凡

    时间回到三天前,乌巢禅师正在潜修,远处佛光阵阵,香风隐隐,却是观音菩萨到了。

    “菩萨怎的到此,莫不是这多心经还有疏漏之处?”乌巢禅师看着观音菩萨,笑吟吟道。

    观音菩萨双掌合十,道:“见过大日如来,贫僧此来,非为玄奘,却是玄奘那随从,颇有古怪之处。”

    乌巢禅师奇道:“怎地玄奘还有个随从?”

    观音菩萨道:“是那唐王所派,护卫玄奘西行的。原本应在巩州城外,被三妖所食,却不知为何,竟安然无恙。”

    有张小凡本体以颠倒阴阳神通为化身遮掩天机,就算是太上老君,也不能算出他的来历,观音菩萨自然是不知道,张小凡一个“凡人随从”,为何能活到现在。

    乌巢禅师道:“依菩萨所言,需要老僧做些什么?”

    观音菩萨道:“西行一事,天道已有定数,于我佛门,关系重大。多此一个随从,便多出许多变数,还望大日如来设法阻他一阻,莫要让他继续西行。”

    乌巢禅师道:“如此,却是有趣,老僧倒要会会这随从,看看他到底何方神圣?”

    突然,张小凡只觉自己四周空间一变,玄奘、孙悟空、猪八戒都不见了,只剩乌巢禅师站在对面。

    “这位施主,老僧有句良言相劝,不知施主可听得?”

    张小凡心道来了,面色不变道:“不知老禅师有何指教,张某洗耳恭听。”

    乌巢禅师道:“这西行之路,颇多艰险。玄奘有佛法护体,诸邪不侵。悟空、八戒各有本事,当无灾难。只是施主凡人之身,前路恐有诸多凶险。”

    张小凡没想到竟来了个准圣级别的说客,这是要拦着他不让他跟着走了?

    只是张小凡有自己的算计,又有系统任务在身,却是不得不继续前行,遂道:“多谢老禅师指点,只是张某奉唐王之命,护送玄奘法师前往西天,却是不能半途而废。若是真遇到什么过不去的,那也怪我自己本事不济。”

    乌巢禅师道:“我佛慈悲,老僧却是不愿看到施主遭劫。我观施主筋骨健壮,资质不凡,不知可愿随老僧在此修行?西行之事,自有定论,施主无需太过执着。”

    张小凡摇了摇头,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更何况唐王待我不薄,我又怎可相负?恐怕要辜负老禅师好意了。”

    乌巢禅师在这与张小凡聊天的时候,也在掐算他的来历。

    只是算来算去,以他准圣境界的修为,竟算不出哪里有问题。

    而这,正是最大的问题。

    他堂堂准圣境界,竟算不透一个“凡人”?

    恐怕真仔细掐算之下,一个凡人的上几世,也能掐算的一清二楚吧?

    可如今按他推算,张小凡就是一个唐王所派的普通护卫,没什么特别之处。

    往前世推算,却是一片朦胧,看不清楚。

    如今大劫方起,天机不至于如此混沌。

    那只有一个可能,有大能为他蒙蔽了天机。

    是谁?

    原本多方沟通好的事,此时却忽然下子,又有何目的?

    而且张小凡看到四周空间变了,一脸镇定,对答如流,怎么像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凡人?

    至于张小凡手中大刀,却已被乌巢禅师算的清楚。

    明明就是巩州城外寅将军的大刀。

    而且这大刀之上,近期还沾过太乙金仙的妖血。

    一个凡人,能伤到太乙金仙?

    “难道老禅师要强留在下不成?”张小凡一脸镇定的看着对面的乌巢禅师,却是丝毫不慌。

    若是封神时期的陆压道人在此,那张小凡还得忌惮三分。

    毕竟陆压道人相对来说比较自由,自然也就不那么讲究规矩。

    可如今陆压道人已入佛门,成了乌巢禅师,西行之事又是佛门如今的头等大事,半点马虎不得。

    他总不能明目张胆的在玄奘、孙悟空等人的面前,把张小凡怎么样吧?

    毕竟张小凡如今算是西行队伍四人之一,若是出手对付张小凡,就相当于对西行队伍出手。

    那就要增加劫难了。

    而乌巢禅师却是根本不在九九八十一难的范围之内。

    若是随便增加一个劫难,会不会导致后续的变数?

    谁也不敢保证。

    如今张小凡是个光脚的,乌巢禅师等佛门中人都是些穿鞋的。

    顾虑重重之下,又算不出张小凡来历,当不会贸然行事。

    果不其然,乌巢禅师一听此言,忙道:“施主却是误会了,老僧一片好心,却无强留之意。施主去留,全在自身。”

    张小凡看了看四周,道:“那这四周空间,却是何意?”

    乌巢禅师道:“只是为了方便与施主说话,老僧施展的些小神通罢了。施主若是想学,老僧可以教你。”

    张小凡皱了皱眉,道:“老禅师莫不是诳我,我除了一把子力气,无任何法力修为,怎么学你这神通?”

    乌巢禅师笑了笑,道:“我这神通,在道家,叫隔垣洞见,在佛门,叫做天眼通。不需要法力修为,也可修习。”

    张小凡道:“那我学了神通,可算做你的弟子?”

    乌巢禅师摇了摇头,道:“不算。”

    张小凡又道:“那可需要留下来,不得西行?”

    乌巢禅师继续摇头:“不需。”

    张小凡看着乌巢禅师,行了一礼,道:“多谢老禅师,在下不学。”

    乌巢禅师奇道:“那你要学些什么?”

    张小凡道:“老禅师好意,在下心领。只是张某这一身力气,尚不能融会贯通,若学些旁的,怕是耽搁了打熬力气,得不偿失。”

    说完,张小凡以脚跺地。

    乌巢禅师双掌合十道:“阿弥陀佛,如此,老僧却是帮不了施主了。”

    紧接着场景一变,玄奘仍是在闭目背诵多心经,猪八戒扛着钉耙站在一旁,只有孙悟空似乎有所察觉,微不可查的看了张小凡一眼。

    其实别看张小凡与乌巢禅师说了半天,现实中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乌巢禅师的隔垣洞见神通,已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张小凡暗道好悬。

    只是看了一眼,便能将他引入异空间之中,他太乙金仙巅峰的境界,竟没有丝毫察觉。

    若不是张小凡故意暴露肉身实力,告诉乌巢禅师他是个纯肉身武者,再加上有孙悟空等人在侧,恐怕这乌巢禅师还不知要困他多长时间。

    好在这门神通不以伤害著称,只是那天眼神光,还伤不得他。

    如若不然,恐怕这乌巢禅师仅仅一眼,就能将张小凡这具化身杀死。

    而这具化身真死了的话,那就要化作原本六合镜的形态了,就会暴露他张小凡插手西游的问题。

    那可真是大大的不妙了。

    好在一切顺利,乌巢禅师此处并非劫难点,最多阻他一阻,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只是接下来,佛门知道张小凡是肉身修行者,恐怕就会有针对性的利用劫难点,来除掉他这个“变数”了。

    待玄奘默诵完多心经,又向乌巢禅师请教西行之事。

    乌巢禅师笑呵呵说了一段偈语,便化作金光回到乌巢之中。

    其中有一句“野猪挑担子,水怪前头遇。多年老石猴,那里怀嗔怒。”惹恼了孙悟空。

    孙悟空拿出金箍棒乱打一阵,乌巢中垂下万道金光,却是毫发无伤。

    最后无奈,只好继续西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