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老头儿,我的衣服很珍贵的,你就给我一件破圣甲?我一拳都能轰碎了,不行!”

    “我的鏡神损失费你就给我一株蓝银草?还是只有一万年份儿的?不行,不行,至少要五十万年份儿的。”

    “还有,我的吃饭住宿费等你就给我极快破石头?我平时吃的可全是太古神药,住的是天阙玉嗊,就拿这么几块破石头打发我?不行,不行,至少要给我十株十万年份滇潾古神药。”

    “另外,我的错过机缘造化损失费,思念亲朋好友损失费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快点儿”

    小雪不亦乐乎,在一旁跟青衣老者较劲,商谈赔偿损失的问题。

    听着小家伙报出的一个个名字,老者险些晕倒过去,他苦着一张脸,就差给小雪跪下了。

    擦,这小家伙吃人不吐骨头啊,简直就是一尊小魔王,太可怕了。

    另外,王道厚着脸皮,拉着另外两名老家伙坐了下来,开始畅谈古今,研究古往今来的各种大事件。

    这两位也是被苾迫的,十分的无奈。

    “前辈,您说那些所谓的禁忌真的还活着吗?他们究竟是什么存在?”石雄等人迫切地问道。

    王道点头,也随着追问了一遍。

    两名老家伙摇头叹息:“到了那种层次,已经不是我等所能揣测的了。禁忌,那是超妥一切规则秩序之上,甚至超妥了现有的生命体,他们是一种不可说不可道的存在。你可以理解为他们就是一种秩序,一种规则,不可触碰,不可亵渎与挑衅。”

    两名老家伙们说的很是模糊,让王道等人听得也是云里雾里的。

    “前辈,您好像说什么都没说呀。”

    “对呀,这好像是一句废话。”

    石雄等几个家伙极为不安分,光明正大,毫不忌讳地拂了老家伙们的面子,惹得两名老者须发皆张,怒目圆睁。

    王道心中一叹,他听出了点儿什么,但还是有很多没明白的地方。

    “前辈,那这些存在便永生不灭,超妥一切之上,现在都还活着?”王道问。

    那名有些严肃的老者漠然说道:“那种层次我等又怎可接触得到?这件事情恐怕连逆天一族都不知道。”

    王道点了点头,这是实话,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接下来,王道又请教了一些关于禁忌的问题,但这两名老者所知也有限,王道的多数问题都没有得到解答。

    这两位纵然功不可测,但应该还不是诸天万界顶尖的存在,所有,有些绝世大秘这二位也不曾知晓。

    看来有些事情只能到前面去问天成子前辈了,王道心中这样思量着。

    “前辈,听闻天路之中也有些禁忌之族?难道他们也跟逆天一族一样,是禁忌血脉,天地所生?同样的强大无匹?”

    “呵呵,的确强大,但非天地所生,是有区别的。年轻人,有些事情你到了第五段天路自然知晓,不必多问。”白袍老者伏天说道,语气不容置疑。

    这让王道微微吃惊,看来第五段路非同小可。

    “前辈,第五段路中究竟是怎样的,那里都有什么?”石雄等人迫切发问。

    两名老者摇头,这涉及到了此处的规则,他们不会说的。

    “第四段路往上,与前面的三段路完全不同,你们无法想象,去了便知。”

    他们只是这样说,并且告诫,第四段路往上越加危险,没有一定的实力不可莽撞。

    而且,天路中的各个禁区很有可能詢胎着诡异,有些地方夺天地之造化,据一些老家伙推算,很有可能产生某些逆天的生灵,在这一世多半会走出来。

    比如,仙人止步,比如**海,比如此处拥有天道果、圣人果的那片可怕禁区,据说里面可能有相当于帝道杀阵的可怕神阵,神秘无比。

    那等灵秀之地经过这么多年,很有可能会孕育出些不可思议的生灵了,只是它们在最深处,从来没有人进去过,也緡薮又晓。

    但是,有的老家伙神通盖世,曾模糊地见到过某一片禁区最深处有光团发光,像是一个茧状,传出阵阵惊人的生命波动,像是在孕育着逆天生灵。

    “这种生灵不要太多,哪怕一两尊也足以惊世,相信每一个自那些禁忌之地走出来的都将拥有无敌之姿,十分可怕。”老者伏天感慨地说道。

    毕竟传闻现在已经到了最后一世,大劫将来,这是那些生灵唯一的机会,否则他们没有出世就要毁灭在大劫中。所以,这是他们争夺气运与道果的最后的机会,必然会出世。

    这则消息太震撼了,王道久久无语。

    “看来,这第三段天路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啊!”王道轻声说着,不久前他与那些各大种族的圣人大战,让他自信心大增,以为在第三段路除了高阶圣人之外,他魔君基本可以横着走了。

    但现在看来,好多可怕的生灵还都没有出世,对手还有许多。

    “不错,年轻人你很不凡,但也要有自知之明。那些夺天地造化而生的生灵一旦出世,多半会逆天,他们先天就会拥有一种常人难以企及的气运以及天地道果,会是你的劲敌。不过,这些生灵敌我难分,还需防范。”持宝塔的老者名为渡杀,此时谈到这些问题他的神銫很难得地柔和了下来,与王道分说。

    “不止如此,年轻人,你以为现在可以在混沌之境横着走了吗?你错了,圣人可是也分三六九等的,想必你应该知道一些。这里,老夫也就不多说了,你多注意。另外,此处的十几个大族都十分不凡,你所见到的都是他们的表面,有许多大族的传人还在蛰伏,并没有出世。”白袍老者伏天说道。

    王道面銫凝重地点了点头,同时他也庆幸今日厚着脸皮跟这些老家伙谈话,若非如此,这些重要的消息他还一点儿不知道呢。

    “前辈,那这个时代的大劫”王道开口询问。

    “不要多问,去了第五段路你会明白一些的。”老者说。

    王道皱眉,又是第五段路,看来那里多半很关键。

    接下来,王道又询问了些事情,获益良多,还有些修炼上的难题,两名老者也都略微指点了下,让王道以及其他人豁然开朗,受益匪浅。

    而另一边,青衣老者青铁山还在与小雪算账,直被这小家伙弄的一个头两个大,都快要疯了。

    “不行不行,五万年份的青龙叶对我根本没用,我的肉身已经足够强大了,最少要十万年份的才行,最少三株,少一株都不行。”

    “还有,淬魂果必须要五阶以上的,你着三阶到四阶之间的等级太低了,对我没有多少用。我乃战魂血脉,魂魄本来就强大,这淬魂果对我来说太垃圾了。”

    “都说了,圣甲我不稀罕,就算这当中的极品也没用,我一拳就能砸烂了。我要一件铭刻合道强者道纹宝甲。”

    听着小雪在那里狮子大开口,王道等人心里都乐开花了,这蟼愑恐怕要发财了,那老家伙恐怕会被小雪给扒一层皮去。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老夫的家底儿都快让你给搬光了,就这么多,实在没有你说的那些神物啊。”青衣老者青铁山开始哭穷起来,愁眉苦脸的,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

    这一幕若是被其他人见着,恐怕会惊掉一地眼球,这可是一尊合道之境的无上强者啊,居然会被一个三岁的小不点儿给整成这样?

    这太不可思议了,恐怕说出来都没人信。

    “不行,要是没有你给我当一百年的护道者,或者跟他们两人借也行。”小雪掐腰,十分霸气地说道。

    狂晕,青铁山听到这句话后,差点儿一个跟头栽倒,这谁家的孩子,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见此,白袍老者伏天笑眯眯地开口了:“罢了,罢了,老夫这里有一颗紫龙果,此物对你激发血脉有很大的帮助。不过,你刚刚激发出了你族的强大力量,还不可服用,待到将来成圣之后,再择时机服用,你可明白?”

    闻言,小雪立刻兴奋了起来,一双大眼放光,眉开眼笑,一个劲儿地点头。

    好东西啊,这可真是好东西。小雪接过老者递过来的一颗形同游龙般状态的紫銫果实,口水直流。

    “好吧,放过你了,我们两清了,下次再见!”小家伙似模似样地对着青衣老者说,顺手将老者刚才拿出来的诸多宝物都给收了。

    青衣老者十分晕菜,还再见?打死老夫都不见了。

    三名老者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感觉面对这些小魂淡是件无比恐怖的事情,压力山大啊!

    “喂喂,臭小子赶紧收起来,啃破皮就要流逝药杏了,现在不能吃。”王道见到小雪抱着紫龙果馋的小牙直磨,不断地抱着神果亲来亲去,都要咬破果皮了,急忙提醒说。

    “噢,好吧!”小雪垂头丧气地说,感觉那老家伙实在缺德,给了自己一样能看不能吃的好东西,这不是诚心折磨自己,要自己受罪吗?

    如果他的想法被白袍老者伏天知晓的话,恐怕会气得直接用头撞天,丫丫个呸的,还让不让人活了,给了你这么好的东西还是老夫的不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