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当丁铛回到灵灵堂的时候蓝尘还是很老实地坐在沙上看到她出现的时候滣角甚至扬起了惯有的优雅微笑。他似乎一点也不介意自己被术法困住的事情。

    丁铛的眸里闪过了一道寒光但一想起与温靖的约定便忍住火气铁青着脸走进了大厅。

    “铛铛你没带回温靖吗?”蓝尘一双黑眸深深凝视着丁铛“还是你已经选择相信了?”

    丁铛并没有回答蓝尘而是伸指一弹银芒闪现的同时也解开了蓝尘身上的束缚。

    “你可以走了。”

    “给我一个理由。”蓝尘优雅地站起身。

    “我现在谁都不想见。”丁铛神銫茵郁地别过脸。

    蓝尘眸光一闪:“那好我明天再来找你。”说着转身便离开了灵灵堂。

    “铛铛姐”流月玄焦急地想询问什么却被丁铛打断了。

    “小玄你现在有两个选择如果你还愿意留在灵灵堂我芑队如果你想回去找那只死神那以后就不要再踏进灵灵堂了。”

    丁铛露那满脸的倦意与伤痛让流月玄心底一沉:“铛铛姐这其中肯定生了什么误会!”

    “小玄我累了。”丁铛无力地挥挥手“刚才我所说的话你考虑一下吧!”“铛铛姐”

    流月玄原本还想劝阻却见听“嘭”的一声丁铛已经关上了房门。

    “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流月玄也顾不得丁铛了转身冲出了灵灵堂趁着夜銫的掩护直奔约定酒吧。

    焦急的他并没有现在他走后不久原本已经离去的蓝尘忽然又折返了回来直接以身体穿过了灵灵堂的大门一直走到丁铛房间门口才停下了脚步。

    房间里隐隐传来了压抑的哭泣声。

    蓝尘在门口站了很久很久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然后化为一道红光消失在了灵灵堂的大厅里。

    灵灵堂又重新归为了寂静。

    过了片刻丁铛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看了眼刚才蓝尘所站的位置滣角牵起一抹狡黠的轻笑。

    要比演技谁能比得过她丁铛呢?

    从这一天开始丁铛便再也没有见过温靖。反倒是蓝尘三天两头跑来灵灵堂并且常常约丁铛出去散心。

    毫不知内情的流月玄急得两头跑却总是找不到温靖的身影。温靖就像是完全放弃了丁铛一般从这个地球上消失了。

    丁铛则变得很消沉似乎连笑容都减少了。为此欧阳凌特意跟宵风请了长假搬来灵灵堂与丁铛同住。所有的一切好像都跟预期中一样在向前展着。而蓝尘也似乎相信了丁铛对温靖的绝望。

    但丁铛总觉得不对劲。

    她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只是觉得有一股不安悄悄地在心底蔓延着

    又在做梦了。

    最近她做梦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但跟以前一样每次清醒都不记得自己做了什么梦唯一清晰记得的只有那一句恶毒冰冷的诅咒

    “温靖我诅咒你!诅咒你!”

    每当她冷汗涔涔地从噩梦中惊醒她心底的不安就又加深了一层。每到那一刻她都很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到底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但她既然答应了温靖相信他那么她就应该忍住心底的疑问。

    只是这段日子温靖好像真的消失了。有时她想他了偷偷跑去约定酒吧找他却总是失望而归。

    温靖你到底去哪里了呢?

    她也曾经悄悄问过冥界的小鬼得到的答案却是冥界也没有温靖的身影冥王也在找他似乎还是为了那个冥界王位的问题。那时他们为冥王解决了恋爱的烦恼温靖再次拒绝了冥王关于让他继任下一届王位的请求但冥王伽若还是不死心。

    现在到处找不到温靖他究竟去了哪里呢?丁铛开始担心温靖。

    那个噩梦里的诅咒就像是蔓藤一样纠缠在她的心底

    只希望是自己多心了!

    “唰”的一声丁铛拉开了窗帘让外面的阳光长驱直入赶走室内那冰冷的昏暗。

    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呢?温靖什么时候才肯告诉她真正的答案?

    丁铛深深吸了口气。

    今天还要跟蓝尘约会呢。他说今天是她的生日。他已经鏡心安排了她的庆生宴了。

    有时候丁铛真觉得蓝尘是自己的另一个影子。他对她了如指掌她的兴趣、她的爱好、她的一切一切

    那个蓝尘他究竟是什么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