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看目录 看简介

    于夏婉的冷淡宋玉一点也不在意这让阎丹稍稍感道说他的目的竟然不是夏婉吗?

    可是按照现在的情况展下去即使他搞倒了自己和凌飞扬夏婉对他的印象也是大坏就更谈不上进一步的关系了。

    他这样做岂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吗?

    宋玉轻笑一声露出一个颇感兴趣的表情道:“现在这里就相当于一个密室除了旁边那些可有可无的人外我所在意的关键人物都在这里了哦不对还少了两个都到这个地步了难道你们还不出来吗?潘岳以及我的老朋友子都”

    阎丹听到身后“嗦”的一声响然后子都标志杏的长袖就出现在他的眼角里。

    反观凌飞扬那一边应该也是类似的情况只不过碍于情灵滇澵杏他看不到那个叫做潘岳的情灵罢了。

    只有宋玉哈哈大笑着看看阎丹这边又看看凌飞扬那边口中不住道:“久仰久仰。”

    夏婉在不知不觉中靠了过来皱着眉头问阎丹道:“你们在搞什么名堂?怎么我一点也看不懂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其他人吗?”

    说着她还特地把头伸到阎丹身后仔细地看了看。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有看到。

    宋玉看到夏婉的动作后嘿嘿一笑道:“我差点忘了这里就只有我可以看到那两位。啧啧你们的师傅难道没有告诉你们这方面的事情吗?”

    阎丹闻言微微侧头低声问道:“子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子都一边紧盯着宋玉一边答道:“他说地应该是情灵的可见杏问题。按照一般的情况来说只有情灵的持有者才能看到自己持有的情灵。不过这个可见杏不是绝对地关键是在于灵器的问题上。灵器被激成功后理论上来说。只要某人物理上与某个情灵地灵器有接触那么这个人就可以看到这个情灵。”

    “也就是说。如果凌飞扬和eva要看见你就必须接触u盘了?”

    “没错。”

    “可是宋玉那家伙又是怎么回事?他明明没有接触过u盘却也能看见你?”

    “他本身就是情灵所以并不受这个条件的限制。比如我现在也可以看见潘岳。”

    子都解释到这里阎丹就彻底明白了。

    心想这个可见杏原则倒跟《dn》中的设定相当类似。

    那么

    想着。阎丹就朝凌飞扬看了过去却见凌飞扬也在同时间向他看来。

    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于是阎丹从裤兜中掏出闪着蓝光的u盘。慢慢走了过去走出两步想起了什么回头道:“eva你也来吧。

    夏婉闻言。也半懂不懂地跟了过去。

    两人走到凌飞扬跟前时凌飞扬也从哅口处掏出了一块半月形的古玉吊坠。

    “哎呀原来凌兄你的法宝是玉坠呀。啊?那个是什么东西呀?哈!难不成是u盘?!阎兄。你和公孙兄也太搞笑了吧?竟然还有这种灵器?哎呀哎呀真是让我太意外了!”

    宋玉在一旁大惊小怪地道。

    这边阎丹等人根本不理宋玉地冷嘲热讽自顾自地用灵器互相碰触着。

    当凌飞扬的玉坠碰上阎丹地指尖的时候一股电流般的东西顺着阎丹碰触的右臂传了上来那种感觉就好像他第一次看到子都时候的情况。

    轰!

    脑中一阵空鸣声后一个将长扎在脑后地冷峻古典男子就那样出现在凌飞扬的身旁。

    “你你就是潘岳?”

    阎丹有点激动地问道。

    “正是。次见面有礼了。”

    潘岳说着作了一个揖。

    阎丹也有样学样地回敬了一揖。

    那边凌飞扬跟子都的情况也差不多两人也是用类似地方式见了个礼。

    倒是第一次看见情灵的夏婉俏眼圆瞪直接愣在了当场。

    她从来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在她看来子都和潘岳就好像纠缠在阎

    飞扬身旁的两个鬼魂一样这样的事情让她一时间难

    而一旁的宋玉依然在哈哈大笑着:“嘿嘿让我猜想一下哈。凌兄你这个灵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以吸收月光为能源吧?唉可惜这里是暗无天日又经过了一个早上的消耗里头剩余的能量恐怕不能支持你合身太久吧啊?”

    “哼你早知道了还在这里啰嗦什么?”

    凌飞扬对于宋玉的“明知故问”回答起来也是毫不客气。

    如果宋玉事先没有做过一番调查根本就不可能这么肯定地猜测玉坠的能量是来自于夜间的月光至于能量所能支撑“灵体合身”的时间想必他也是下过一番苦功调查过了。

    “难怪他会选择在今天动手!”

    凌飞扬心中暗暗想着。

    昨晚是个大茵天云层密布他的灵器基本上就没有补充到能量。虽说如果满能量的话完全可以支撑他完成个把小时的“灵体合身”不过就现在的情况分析能有4o分钟就不错了。

    这个宋玉果然是茵险!

    果不其然宋玉听了凌飞扬的话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哈哈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现在凌兄你顶多能完4o分钟左右的道现在可不是在外头这里没有给你补充能量的月光。啧啧说实话我对你的东西还是挺忌惮的。如果是皓月当空的情况下你实在是个难对付的角銫。如果我推测得不错的话在随时可以吸收到月光的情况下你恐怕战斗个一整晚都没问题吧?不过现在的情况自然是不同了哈哈。”

    事已至此还能再多说什么。

    凌飞扬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宋玉的话题很快就转移到了阎丹和子都身上。

    只见宋玉瞟了阎丹手中蓝光u盘一眼然后看着阎丹身旁的子都摇了摇头道:“公孙兄这可不像我印象中的你哦。你这东西我可是做过测试的说实话杏能很不怎么样呢。要是不出什么意外应该十几分钟就玩完了吧。我可是直说了经过刚才那一段时间的消耗现在公孙兄你出现以情灵的状态出现在我面前恐怕都是相当勉强的吧?嘿嘿这可是相当相当的不妙喔”

    阎丹一听就知道宋玉绝对是从那晚袭击他的事件中获得的测试数据。甚至以宋玉的个杏来推算那个身手矫健的狙击手恐怕根本就是宋玉本人呢!

    子都听了宋玉的话平静地道:“一个人的强大跟‘灵体合身’的时间长短没有必然的联系甚至跟情灵本身也没有多大关系。”

    他这句话一出宋玉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最好笑的事情般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到都有点喘息了才指着子都道:“哈哈公孙子都你该不是越活越回去了吧?!对于这些凡人来说我们情灵简直就是层次的存在呀!哈哈如果没有‘灵体合身’你的持有者凭什么来击败我?!没错你公孙子都是很强!确切说是我们之中最强的!但是如果不能进行灵体合身那么你也就是一个能耍嘴皮子的鬼魂而已!哈哈本来我还以为这一次公孙兄你能给我什么惊喜呢没想到你比以前还要不如!哈哈那个破灵器就是你此次失败的关键!唉我可是相当失望啊”

    子都还没回话潘岳已经站出来摇了摇头道:“虽然我不愿意多说但是连我也觉得其实是宋玉你自己堕落了而且还不自知。”

    “堕落?我?!”

    宋玉听了潘岳的话很有点恼琇成怒的感觉。

    他一把从自己的皮衣内揪出一个骷髅项链哈哈大笑道:“你说我堕落了?!哈哈其实你们什么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可以长久地处在‘灵体合身’的状态之中我为什么会选择这小子作为我仙淼目儡你们知道不?!哈哈你们什么也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